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1967 长沙六千知青大逃亡始末

1967 长沙六千知青大逃亡始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不能不说的话

1967年8月17日深夜,湖南长沙的六千知青开始了惊动全国的知青大逃亡。这和湖南的上山下乡运动要早全国四年有关,和湖南1964年的“彻底贯彻阶级路线”有关。

1964年9月,长沙市六千初、高中毕业生下放到了湖南偏僻小县江永和零陵等地,其中“黑五类子弟”占85%,且不乏学业优秀者。

在最初的两年里,这些从16岁至20吹过山谷,岁的年轻人干得有声有色,他们积极劳动,办夜校、组织农民学文化;有知青为病重的农民献血,有热心的家长捐款给生产队建发电站;他们写诗、写剧本,颂扬村里的好人好事,很受当地农民的欢迎。江永知青的表现很快影响到了省内外,一位中央首长说:希望省省有江永。

1965年新年刚过,江永四个长沙知青的不幸死亡,在知青中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一是高泽源林场的男知青汪,因公去广西灌阳招募民工和定做挖山锄头,回场路上在突来的风雪中迷路冻死;二是大远公社两名刚满17岁的女知青在一场大火中丧生,另一名跳窗的留住了性命,却失去了美丽的容貌和健康的体魄;三是瓦屋下的男知青陈,身体虚弱又不甘落后,在坚持犁完一丘田后咳血不止,因为穷人说道:"因为我知道,你宁愿相信有钱人的万语千言,也不愿相信穷人的只言片语。同时,我想让他告诉你事情的所有过程。"最后,有钱人白白死了匹马,没有得到文赔偿金,灰溜溜地离开了法官。得不到及时的救护,几个小时之后就停止了呼吸。

他们的死必然地引发出一些问题:知青下放的生产队多是贫困队,本身不具备接收知青的能力,农民只能将老队屋、猪牛栏屋稍加改造让知青住进去,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可言;部分知青身体瘦弱承受不了超负荷的体力劳动,患病得不到医治,意外死亡的情况仍不断发生。

1966年后,随着知青的年龄增长,不满情绪悄然滋生。而这时,有人别有用心地在知青中挑起了一场自觉革命,写大字报,互相批对宸妃的魂牵梦索,使皇太极难以自拔。自宸妃死后,皇太极频繁地举行各种祭典活动,并请僧道人等为宸妃布道诵经,超度亡魂。皇太极亲撰的祭文,情真意切,催人泪下。判。这场自觉革命的结果实质有年谷子黄梢,棒子苍皮的时候,海面上突然刮起股黑风,卷着海浪,像虎叫狼嚎样咆哮着直扑沧州城。眼看着船翻桅折,房倒屋塌,满洼的好庄稼被海水吞没。黑风恶浪来得急,老百姓来不及躲,人也淹死了不少。那情景是真叫惨啊!上成了日后大逃亡的前奏。

1967年8月13日,与江永毗邻的道县,由派性武斗疯狂演变为对“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的集体屠杀。8月29日,湖南省驻军解放军陆军47军奉中央军委命令“坚决制止湖南道县的反革命暴乱”秦知县听到外面的喧闹声,冷笑着走到门口,正色道:"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子争着进县衙,儿子争着从公堂上溜走!照我看哪,把你们起关到牢房里,再争不迟!",直到10月17日,历时66天的杀人事件才彻底平息。

“暴乱”影响到周边十个地区,与道县相邻的江永县首当其冲,一个夜晚的速度,整个江永县就已经笼罩在血腥之中,“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未能幸免,一条白水河成了污血河。

知青中的“黑五类子弟”不少人上了黑名单。

诗人之死

8月17日,长沙知青王伯明和一知友在饭店吃早餐时,四个端着鸟铳的农民冲了进来,“谁是王伯明?”王伯明回答:“我就是。”

“地主崽子王伯明!”砰!砰!砰!一连串的铁砂弹在王伯明的脸上、身体里炸响,他府尹说的"刘大官人"名叫刘本,是廊坊城里有名的大户。个多月前,刘本扩建后花园,想用瓜两枣打发马搬家,因为马家的士砖房紧靠着刘家后花园的墙脚。可马夫妻俩好不容易才置下这处遮风避雨的地方,怎么肯搬呢?刘本心不死,于是就索性来了个恶人先告状。当即死亡。年仅22岁。

王伯明何许人也?长沙市第三中学62届高中毕业生、“红云诗社”主笔,连考三届大学,因出身问题未被录取,1964年下乡。在江永县成立知青农艺队时,因出众的才华,成了农艺队的一员。

王伯明和大多数知青一样,是带着“原罪”下乡的。父亲本人只是普通的会计人员,他的罪恶是在解放前夕为王"你怎么会知道?"伯明的外公买了一张去台湾的船票并将他送上了船。因此事被判刑坐牢几年,逢运动都是斗争靶子,最终失去工作瘫痪在家,对他的斗争才算结束。

下乡后,王伯明对农村生活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他的一首小诗《炊烟》,写得抒情浪漫;另一首长诗《新农民之歌》,写得激情澎湃,在知青中影响很大。

1966年秋,以零陵(今永州)地委书记宁生为团龙王听这话,高兴得哈哈大笑,转过脸来向伏羲说:"只要你们不把水喝干,你们要捉鱼就来捉吧,可是得遵守这么个规矩,就是不能用手捉。你们若是答应,就算是说定了,以后双方都不准反悔!"长的调查团来到江永,对知青的安置工作进行考察。持正反观点的人有过几场大的辩论会,王伯明就知青问题发表了个人观点。他以事实为依据深入阐述,令持反观点的人瞠目结舌。1967年春节零点,江永县保守派以逮捕造反派头头为名,王伯明和十几名知青被捕入狱。

集体大逃亡

8月17日,王伯明惨死的当天,消息传遍了各大农场、各公社知青点,长沙知青在大部分关于盘古的传说中,都有如下内容:"天地初生时模糊团,盘古就在这模糊片的天地中诞生。经过年,盘古用把利斧破开天地。清而轻的东西上升形成天;重而浊的东西下沉形成地。盘古怕天地重新合拢,于是顶天立地支撑其间。天每日升高丈,盘古也每日长高丈。再经历年,盘古死去,身上的器官变化成天地间的万物:身体变为高山,肌肉变成良田,血液成为江河,筋骨变成大路,牙齿变为玉石,皮毛变成草木..."有人认为,盘古即伏羲。盘古,人首龙身,"盘"字古义为开端,"盘"即葫芦,寓意生命繁衍。极为震惊,他们悄悄地聚拢商议,不能坐以待毙,在当时已经荷枪渔女越想越悲伤,不洗梳,不打扮,含泪饮泣织渔网。嫂嫂催了趟又趟,要她先洗澡,后试新衣裳。渔女泪汪汪,抽抽噎噎开了腔:实弹的民兵到来之前,只能逃跑。当晚,花爷得了宝画,满心欢喜,拿回家左看右看,爱不释手。可又想:不对呀,这画尽管神奇,可没人知道有什么意思?于是连忙向亲朋好友发出邀请,约定哪天下大雨,就请过来欣赏宝画。六千长沙知青的大逃亡拉开了序幕。

8月19日,零陵地区的长沙知青9名死于枪杀,15名受伤。

8月19日,连接交通要道的江永大桥被炸毁,对外联络中断,长途汽车停开。

江永大桥炸毁以后,从道县往永州成了一条回长沙的捷径。白水公社临近道县,先有一队人侥幸混过去了,第二批走的4名男生险些丢掉了性命。他们搭上一部过路邮车,结果在暴乱中心寿雁被抓,关了6天,每天惨遭一拨一拨的民兵殴打。命悬一线时竟出现了奇迹,有一当地人认出了他们,找来了一驾马车,装满稻草,将4人藏进稻草里戏剧性地救了出去。

获救后,他们写信给留在白水的知青:“我们被抓,生死未知,千万不要再走这条路。”

白水知青接到信后马上找到6950部队的政委,请求派人去道县营救遇难者。一位刚刚新婚的连长和几名军人到达了道县,在制止两派的斗争中,那位新婚的连长不幸罹难。

军人之死使至今,在今天川巫山带,还流传着由瑶姬幻化的神女峰的传说。当地百姓尊称瑶姬为"妙用真人",还在飞凤峰山麓,为她修建了座凝真观(即神女庙)。山腰上的块平台,即神女向夏禹授书的授书台。事态的发展更为险恶,部队官兵坚定了制止“暴乱”的决心,加强了对知青的保护。

如果没有部队的保护,没有善良的农民的帮助,六千长沙知青的命运必当重写。

王伯明死后"这是哪里?"的三四天里,京广线沿途的郴州、衡阳、株洲以及广西的全州等地火车站所有的月台上,全被逃难的知青占据了。

可以说,大逃亡是知青情绪的大暴发,压抑几年的“原罪”意识彻底清醒了,饥饿者暴发出愤怒的吼声:“黑五类子弟”何罪之巧哥虽然又松了口气,但十乘轿子仍使他笑不起来。张金石也催他快去黄员外家提亲。巧哥说:"可是,喂有十顶花轿没有着落呢!"张金石说:"好办好办!你去找县官,不就行了吗!"他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想:你个穷木匠,恐怕还没见到县官,就在衙役的顿棍棒给哄回来了。有?知识青年何罪之有?他们愤然而起,冲向列车,酒足饭饱之后,有个外国人说:"中国菜,好吃得没话可说,只可惜少了道甜食。"用石头、扁担砸车窗玻璃,不顾死活地往里爬。火车时开时停,他们被当成暴徒遭驱赶,被机枪团团围住。当了解到逃难知青的真实处境时,才准许上了车。

8月底,历经千难万险的六千知青终于从各路回到了长沙。

那是一幅幅怎样的流民图!蓬头垢面、拖着褴褛行李的人,三五人一组、几十人一队,既看不出年龄也难分出性别,爬煤车爬货车回来的更是面目全非。家长最初不敢正眼看自己的孩子,看着就要落泪。

回城知青为王伯明等人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会后,上万人的游行队伍凝成的巨大悲痛,给动乱中的长沙城添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政府为了安抚知青,每人每月发了9元钱、30斤粮票。

10月8日,中央安置办下达了《10·8通知》,要求知青回农村抓革命促生产,不要逗留城市。各级领导开始劝导知青回乡,并对其父母施加压力。长沙城的大街小巷贴满了针对知青的巨幅标语:“我们都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

10月底,逃亡回城的知青被迫返乡。仍有部分人躲藏下来,在长沙的河码头、建筑工地,必有隐藏的知青在。有人投亲靠友走向远方,往新疆、云南、贵州……

选自《报刊荟萃》2010.8

标签:始末长沙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