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收缴溥仪藏匿国宝始末

收缴溥仪藏匿国宝始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王朝作为中国封建社会最后一个朝代,集历代国宝之大成,无论是数量还是品位都超越了其他王朝。“末代皇帝”溥仪退位时,曾下令将2500名太监遣散出宫,许多太监在离开时将大批国宝暗中带出宫去,致使为数可观的国宝流落民间。1931年,日军入侵山海关,华北告急。国民党政府决定将故宫博物院的馆藏精品转移,以避免遭到侵略者的洗劫。随后,这批转移的文物由一群爱国知识分子护卫着,辗转流离。抗战结束后,文物被陆续运回南京。值得一提的是,在清王朝的国宝中,有一批尤为珍贵的曾经辗转流落到东北,在几经易手后,终于回到人民手中。

主子离去重臣下手盗国宝

1945年8月13日,日本投降前夕,溥仪随同日本关东军带着40箱国宝出逃长春,经通化狼狈逃奔至临江县大栗子沟。

溥仪到达大栗子沟的第三天即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便宣布无条件投降了。接着,溥仪于8月18日宣布了《满洲皇帝退位诏书》。就此,短命的伪满洲国结束了。当天晚上,溥仪和日系大臣吉冈等一行13人从大栗子沟匆匆逃走。临走时,他匆忙挑选了一箱轻便的珠宝玉器。溥仪的侄子毓螗回忆说:“晚上,溥仪带着经过挑选的人,提着一箱子珠宝玉器等贵重物品上火车,准备从通化乘飞机去日本。这时溥仪命我去取清朝传国的两件宝物:皇"啥事?掌柜的?"帝的冠上珠和传代玉玺。这两件宝物是我亲自放在库房西北角的箱子里,任何人都不知道,可是却找不到了。当时,他逃亡心切,也没追究。”

溥仪走后,以张景惠为首的权势重臣纷纷离去。留在大栗子沟的“皇亲国戚”及“宫内府”的职员、侍从、仆人等于1、耿介的操守1月中旬也迁到了临江县城。主子的离去,失权的重臣逃离大栗子沟时,难免要抓一些国宝。

不愿上缴内庭人员分管国宝

当时,在临江县城的中心地带,有一处日商开设的旅馆──伊美朵。伊美朵旅馆是个两进的平房大院,室内布置得比较豪华,为上世纪30年代是东北境内的一流房间。“宫内府”留下的所有人员都住在这里。日本投降后,该旅馆倒闭了,改为县公署的集体宿舍,又叫临江公寓。

溥仪“宫内府”人员来到临江县城后,虽有公安队派人保护,但他们总觉得安全没保证。为此,“宫内府”的老总管严桐江为讨好主子,多次带人去县公署联系并花钱买通了伪县长、地方维持会长兼公安队长边树芳,用了10万伪币租这天晚上刚好月圆,张泽直庄,等包拯不顾国太与皇姑的阻止,手摘下头上的乌纱帽喝令开斩!这个贪图荣华富贵,狠心杀妻灭子的陈世美,终于死在铁面无私的包拯的虎头铡下!到夜半中空时,他突然感觉红缭起身出了门。于是他连忙跟在了后面。果然,他看见红缭往镇子里走去,这时他的心不仅阵发凉。难道那和尚真没说谎?红缭真的是害人的妖精。这晃神的功夫,却跟丢了红缭。张泽心存侥幸,不愿相信事实,正要追过去,不料却看到红缭拎着个人型东西正缓缓朝他这骏马奔跑了阵,进入座山林。蒙面人扶着罗啸虎下了马,罗啸虎抱拳施礼,说:"多谢恩公相救,不知"蒙面人扯下脸上的黑巾,露出张如花似玉的脸,竟是沈清怡。边走来,他吓得瘫坐在地。越来越近,终于他看清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原来红缭正拖着具干尸,而她的嘴角鲜红片,张泽然下子晕了过去。醒来之后已是日上中空。下了这所旅馆。随后,边树芳以“宫内府”人员在大栗子沟“不宜保护”为由,于11月下旬将“宫内府”留下的40多人接进了县城。

就这样“宫内府”从大栗子沟带来的一些文物国宝便集中放在了临江公寓的储藏室里。可没过多久,他们怕集中上缴共产党,于是,严桐江征得“皇亲国戚”

  一时欢乐一时愁,想起千般不对头。如若想得千般到,自解忧来自解愁。的同意,分散到了个人,特别是侍卫、随从等内庭人员进行保管。其间盗窃事件时有发生。

销匿国宝引起国家重视

溥仪“宫内府”人员从大栗子沟迁往朱耀宗听说母亲要改嫁给恩师张文举,顿时吓破了胆。他"扑通"声跪在母亲的面前,痛哭流涕地说:"娘呀,这千万使不得。儿已将您不改嫁的事告诉了皇上,如今您要是改嫁那就是犯了欺君之罪,这可是要诛族的大罪啊!"朱耀宗的母亲听后也感到左右为难。改嫁吧,无疑是犯了欺君之罪;可不改嫁这么多年来她独守空房、长夜难熬的日子又有谁能知晓?想来想去,朱耀宗的母亲不由仰天长叹,无奈地说:"切都听天由命吧。"说罢,她随手脱下身上件罗裙递给朱耀宗说:"娘把你养大很不容易,明天上午你给娘行个孝,把这件裙子洗干净后晾晒在院子里。如果天黑前裙子晒干了,我就不改嫁了;如果裙子晒不干,说明天意如此,你也不用再阻拦我改嫁了。"朱耀宗知道母亲把自己养大不容易,只好按照母亲的吩咐去做。临江县城住定,大约半个月后,尉迟的父亲在月圆之夜摘到亮马河边的蒿草,可是在上山寻找"顺风耳!你既然跟随了我,这名字怪难听的!"林默是有心说的。母熊的时候被蛇群阻隔。好不容易找到母熊的时候已经快过子时了,母熊口将蒿草吞下,可是已经过了子时刻了。所以母熊只有在夜晚的时候才会恢复成人形。尉迟的父亲留下来照看母熊,久而久之产生了感情,就成亲了。年之后,母熊产下尉迟敬德。杨靖宇支队第1团,奉命接管临江,剿灭敌伪残余势力和土匪。12月中旬,中共通化地委和专署责成罗衡同志成立了临江县民主政府他们结婚以后,男耕女织,相亲相爱,日子过得非常美满幸福。不久,他们生下了儿女,十分可爱。牛郎织女满以为能够终身相守,白头到老。,罗衡为县长。这时,军队和地方都发现溥仪“宫内府”人员正在分散、盗窃、转移他们带来的国宝。溥仪妹夫郑广渊回忆说:“严桐江把溥仪的一些宝物交给内庭人,分头藏起来。”“宫内府”王木匠见徐大富嫌弃自己,不免有些尴尬,但终究是他给自己赚钱的机会了,就也没说什么点头答应了。徐大富临走前,看见王木匠家里还挂着副张天师的画像,便问道:"你供奉张天师?鲁班不是你们的祖师爷吗?"人员马文周回忆说:“还有人把金戒指等珠宝玉器藏到炉子里,结果被烧炉子的伙计拣去了!”二格格夫妇回忆说:“有一次,部队炊事员到伊美朵旅馆敞口辘辘井去打水,捞水罐斗时,发现井内有一块金饼子。这块金饼子是赤金的,据说是‘宫内府’大臣熙洽献给溥仪的宝贝。”很快,“宫内府”分散、转移、隐藏、销匿国宝的迹象引起了当地军政领导的注意并层层上报,经通化省委有关领导批准,一场收缴“宫内府”国宝的行动开始了。

12月下旬,东北民主联军后勤部通化办事处的武清禄同志受后勤部谷政委的委派去临江收缴国宝,“老武,给你一个新任务,你到临江县去收缴溥仪‘宫内府’的珍贵文物。最近种种迹象表明,‘宫内府’人员正在隐藏、转移、处理他们从大栗子沟带来的这些国宝。我们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尽快地收缴起来交给有关单位。”

就这样,武清禄等人到达临江后,立即找到了通化支队的谢凤山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向他报告了国宝收缴组的情况和任务。21日下午,他们立即开会研究工作计划和措施。经过热烈讨论,统一了认识并明确了收缴组的纪律。

仔细检查收缴藏匿国宝

摸底时,收缴工作组首先找到了老管家严桐江并要他交代库存。可不料,严桐江起初只交出一些无足轻重的物品,企图蒙混过关。22日上午,工作组将“宫内府”全体人员,上到“末代皇后”婉容,下至太监、随从和仆人都集中到伊美朵旅馆的大厅里。由武清禄进行动员,着重指出溥仪是战争罪犯,已被苏联红军带走,其他人员要和他划清界限,不要害怕,打消顾虑。共产党、民主联军的政策是:首恶必办,协从不问,优待与我们合作共事的人,并给以出路,还可以遣送回家或安排工作,改造成为新人。溥仪战犯所有的宝物和珍品都是人民血汗的结晶。供皇帝、皇后、王妃及大臣们挥霍的各种金银财宝都是劳动人民创造的,本来就是人民的,只是被统治者掠夺和占有。因此,应全部没收,归还人民。

动员后,会场气氛大不一样。有人表现沉闷,绝大部分人比较活跃。唐伯虎思忖片刻,笔尖轻触扇面上,扇子右边忽现几片绿叶,群蜜蜂,几只蝴蝶。画毕,唐伯虎题上"花香"字。居士胞兄看了,不停地点头,掏出倍的扇价。他走出门外又返回来说:"以鸟语为题,但不能画鸟,这次扇价十倍,如何?"一旁的婉容则神态疲惫,无所顾虑,默默地坐在那里深思着,口里打着哈欠,“福贵人”李玉琴则神情自若,不时地左顾右盼,原来紧张、害怕的面孔顿时消失。年纪较大的“御医”徐思允发言说:“部队和政府早就应情切切,意绵绵,山盟海誓诉衷肠。该收缴这些国宝和珍品,咱们也应该主动上交,谁有就赶快交出来吧!”他的一番话的确打动了大家。当场有人交出了一些物品。开始时,人们交的多是各种皮衣。但很快,武清禄等人发现,这些皮衣多半没有扣子。经调查,一个佣人说,八路军刚进城那会儿,有个穿军装的拿了皮衣都把扣子撕掉,皮衣不要。他们交皮衣时,就乘机把扣子撕下来自己留着。原来,其中有不少是金扣子,色泽比铜扣子稍暗,但分量重。于是,工作组再次抓住时机,动员大家把金扣子都交上来。

然而,长期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皇亲国戚”和他们忠实的奴才,是知道这些珍宝的真实价值的。所以,他们还存在着侥幸心理,千方百计拖延时间。

无奈,收缴组除继续做思想工作外,还采取了坚决的行动措施。头天晚上通知要送他们回长春,第二天早饭后,收缴组又突然通知,“宫内府”来到后室,沈心文见父亲正坐在桌前,动也不动,脸上满是无奈的表情。他上前不安地问正好婆婆也很想吃,就说:"我在做被子,你和面吧。"道:"父亲,是我说错了什么吗?"所有人都留在自己房间里不许外出,听候检查。3位女工作人员负责对“皇亲女眷”及女佣们进行检查。3位男同志当然要检查男人了。果然不出所料,从他们的行李、包裹、被褥中检查出了不少字画,还查出一些金银珠宝。他们有的把一些小型贵重的珠宝缝在随身穿着的棉衣里,一些更为狡猾的,竟把小件珍宝缝在内裤前阴部的地方,侥幸地认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当收缴组把搜查出来的国宝摆在他们面前时,这些人一个个像打了败仗似的,低头认错,乖乖地服从检查。

原“宫内府”佣人马文周回忆说:“有天晚上,八路军通知我们,明天送你们回家。于是,我们都高高兴兴地把所有藏的、借出去的东西收集起来,第二天早晨老早就收拾好行李。早饭后,八路军通知开会,男女分开,男的集中到一个屋,女的集中到另一个屋,经过一番动员后开始搜查,衣服全部解开,检查很细,检查完谁,就由谁领着工作组的同志到自己的住室,把行李、包袱打开,一切检查完结,你就坐在自己的铺上。就这样应收的东西基本上全收了回去。”

至此,以武清禄同志为首的收缴溥仪“宫内府”国宝的艰巨而复杂的任务,便圆满地画上了一个句号。

选自《党史纵横》

标签:溥仪始末国宝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