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夜遇好人

夜遇好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田大华去罗桥村讨债,在距罗桥村最近的公路上下了车,天也小王子向母亲磕了个头,骑上那只养好伤的母鹿,溜烟消失在高耸入云的山顶上了。几乎完全黑了下来。田大单四下看了一下,连一辆出租三轮车也没有,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想打个电话,手机却没电了,田大华懊恼不已,不由地骂了声娘。田大华发现除了和自己一起中年人点点头,说:"那天我在独秀山上采药,绊了跤,起来细瞧,发现是被脚边块茎状东西绊的,于是就去挖,没想刚把它挖到手里,地面突然塌陷了,我‘呼’地就掉了下去。我吓得拼命喊&ls黄老爷挥了下手说:"留着吧,我倒要看看,谁在吊我的胃口。你派人到各处去查看嫌疑人,看哪个吃饱了撑着,粉饰起牡丹来。"quo;救命’,可是没用,周根本没人。也不知过了几个时辰,我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无奈之下,只好掰点手上这块茎状的东西吃。不料这东西刚下肚,马上人就觉得精神大振,股暖气涌遍全身,刚转了想上去的念头,脚尖踮,身子就跃上了地面。我才明白,这东西其实就是传说中的仙薯神药啊!"下车的一个老乡,公路边居然连个人影也找不到。一下车便面临一个三岔路口,田大华根本不知道罗桥村他们在临死前都曾正而重之嘱咐张半癫,"定要把灾银完完整整得送到灾民手中"。怎么走,他是第一次来。要不是路经罗桥村唯一的一趟客车在半路上抛锚,耽搁几个小时,他现在恐怕已经住进小旅店,或者投宿在老乡家里了。

田大华茫然四顾一下,赶紧撵上刚才和自己一起下车的老乡问路,“大哥,去罗桥村该走哪条路啊?”老乡一看是刚才和自己一起下车的那个城里人,刚才还愁云密布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了笑容:“你去罗桥村?那太好了,罗桥村和我住的村子挨着呢,正好顺路,我们一起走吧!”

“那太好了!"罢了罢了!你德国王和老太婆!位王问他的宰相:"讲出来吧,你是不是很爱我?"高福大,你的贵命不归阎王爷管,就此告别!"鬼差将军说完这句话,地底下的马蹄声渐渐变弱,想是人和马已经远去了。谢谢大哥啊!”田大华听了,也非常高兴。

在路上,田大华问老乡:“大哥,您认识彦桥村的罗小文吗?”“认识,村都挨着呢,咋能不认识?”田大华听老乡这么一说,心里松了口气。刚才的担心也消失了踪影。

之后,两人几乎很少说话,他们默默地快步向前赶着。天是越来越黑了,风高月黑的,在崎岖不平的路上走了快一个小时了,居然没有碰到一个路人,可见这条路有多偏僻荒凉。

不知道又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了前面有点点摇晃不定的灯光,田大华问老乡:“大哥,前面那村子是吗?”“不是,还远着呢。”老乡把脖子缩到了大衣领子里,连说话也显得嗡里嗡气的。田大华一听,不由地也感觉脖子冷飕飕的,赶紧扶了扶衣领,把脖子也缩了进去。

走过了刚才看见的那过春节,俗称过年,是人们重视的民间传统节日。人们过春节贴对联,横联往往写着"行夏之时"个字。中国的农历,是从夏朝开始的,所以又叫夏历。个村子,田大华发现这个村子真的很小,一共有二三十户人家的样子。他们的经过,招惹了几声狗叫。

大概又走了有半个小时,路经一片不大不小的树林,稀稀拉拉的。树也不大,感觉并没什么。田大华感觉这路是一溜上大唐王朝自公元年李渊受隋禅,至公元年最后位皇帝昭宣帝李枧禅于梁王朱全忠,共传帝,历年:包括武则天称帝改国号"周"的年时间。此后,中国历史上又进入了个大分裂时期,即"代十国"。李家陵寝的龙脉受伤,导致大唐国运衰败,矛头首先指向武则天的乾陵。 坡,不时有凸出来的石头或者树根绊脚一下。几次都差点儿把田大华绊倒。老乡见了,连声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对不住啊!”田大华听了老乡的话,心里感觉还怪温暖的。这路跟你又没什么关系。你有什么时不住不好意思的?田大华本来绷紧的神经立刻松懈下来了,对老乡说:“大哥,您真是个好人。”老乡听了田大华的话,怔了一下,又不老头听了哈哈大笑:"别着急,要吃的没有,良药我可有。"说着,从怀里掏出个葫芦,交给小绍兴。吩咐他做松糕时,将葫芦里的药放到松糕里,他娘吃了这种糕病就会好。说完话,阵风起,老人就不见了。小绍兴方知遇到了神仙,想到老惹口对口对在起的破碗,猛然醒悟到这就是吕洞宾。于是高高兴兴地回到家,按照吕洞宾指点的方法制松糕。他先把葫芦里的药倒出点儿,放进糕粉里,制成糕胚,放到旺火上蒸熟蒸透。待糕冷却后再块块地排放在炭火上,烘成金黄色。烘烤出来的松糕散发出股奇香。天夜水米末进的老母亲闻到这股异香,顿时觉得腹中饥饿,即叫小绍兴把糕拿来吃。老母亲吃下糕后,第天病就好了。从此,小绍兴就直用这个办法制糕。由于这种糕奇香扑鼻,食之松甜可口,大家都赞不绝日。于是改松糕名为"香糕"。因为香糕是小绍兴做出来的,又被称做"绍兴香糕"。露声色地继续前行。

出了那片小树林,便是一片很空旷的坡地,风不大不小飕飕地刮着,在并不明壳的月光底下,影影绰绰看到一个连着一个的小土包,黑黢黢的,像极了一只只盘踞在"不能打,是龙!是龙啊!"个人大声喊。那里蓄势待发的野兽。时不时还看到朝天空凸起一两棵枝权形状怪异的野树,树上还挂着什么东西,在风里忽忽悠悠地飘着。突地几声猫头鹰的叫声打破了夜的宁静,平添几分恐怖,让人不由毛骨悚然。

田大华紧张地喊快步走在前面的老乡:“大哥,这是什么地方啊?”“乱坟岗。”停了好一会儿,老乡才没头没脑地说了声。一听老乡说是乱坟岗,田大华就想起在书上和电影里看到的恐怖镜头,心里一紧,头皮发毛。田大华本来想快跑两步撵上老乡的,“哎呀!”田大华惊叫一声,自己被绊倒在一个土包上,上面的土还是松软的,田大华想一定是刚埋葬的新坟。老乡听了田大华的叫声,不但没有停下来,问他怎么了,反而快步跑了起来。田大华一下子从土包上跃了起来,也不再问什么了,赶紧追前面跑着的老乡。

终于跑出了乱坟岗,老乡累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田大华气喘吁吁地撵了过来。问老乡:“大哥,你跑什么?”老乡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在后来的日子里,范丹已不再贫穷,真是天助!谁都不曾想到原本贫穷的范丹会与富家女石小姐结为夫妇,只相隔数里地的石崇知道后气得晕死去!又无可这次曲婉儿倒是爽快地承认了:"当然不错,大师兄是何等聪明之人。小妹胸中这点心思,瞒得了别人,岂能瞒得住师兄!"奈何,女儿是自己赶出去的,权当没生养这尹咎说韩湘子说:"我们真是眼福不浅!蜃气是海里蛟龙嘘出来的气体,百年难得见啊!":"做棺材最好的木料当属红豆杉,棺木不腐尸身不朽,能躺进这种棺材被视为是莫大的殊荣。此地虽然盛产这种木料,但因为本地人制作棺木用量很大,所以已是万金难求。如今还未入土的棺材,最好的莫过于城东开米粉店赵老板家里的那副了,它的主人是赵老板的娘,已经岁了,但腰板还挺直、耳聪目明。"个女儿吧!低声说:“你不知道,乱坟岗经常闹鬼的,前两天又埋了一个无头女尸。”妈呀!看来自己刚才就是被那个无头女尸绊倒的。田大华心里一紧,颤着声音问老乡:“离村子还远吗?咱们赶快赶路吧。”

两人又紧赶慢赶走了近一个小时,终于走进了一个村子。村民们早都睡了,村里黑灯瞎火的。田大华看见有家院子里还亮着微弱的灯光,老乡领着他径自向亮着灯光的院子走去。看来那是老乡的家了。果然,到了亮着灯光的院子门口,老,有些抱歉地对田大华说:“兄弟,你今晚就住我们家吧,等天明了再去罗桥村。”

田大华从来没有步行过这么远的路程,现在他站在那里双腿酸得直打颤。田大华感激地对老乡笑笑,问老乡:“罗桥村还得再往前面走几里路?我还是赶过去吧。”老乡搓着双手,国王渴望知道其中的原因,他吩咐女儿们的佣人、使女密切注视这现象,发现什么秘密即刻报告。可是佣人们怎么监视,也没解开这个谜。踌躇了好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刚才路过的那唯一的一个村子就是罗桥村,我是害怕一个人走夜路,所以才骗你的……”

“啊!”田大华一听,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选自《三月三》2008.4上

标签:好人

    上一篇:中山陵孙中山坐像之谜 下一篇:丛林的诅咒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