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梦境指路遇救星

梦境指路遇救星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我终于有了私家车。有了车,八天的“十一”长假,我当然得带着老婆孩子出去转转。

我们一家三口,一路走一路玩着就进到了大山深处。第二天下午,面包车正沿着一条山道行驶,路中间突然出现了一块牌子:前面大桥施工,请绕行!谢谢合作!

前面修桥过不去,我只得把方向一打,拐上一条石砬子路。大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车子就进了一个小山村。妻子终于被颠醒了,突然,她大喊:“停车!快停车!”

我被她吓了一跳,急忙停下车问她怎么了,一惊一乍的。她神秘兮兮地走下车,开始四处打量起来。我被她的异常举动给弄蒙了,赶紧下车跟过去问她到底怎么了。

她一直向前走了几十米远,这才突然停下来对我说:“我想起江边住着位老头,有个女儿名叫水妞,水妞长得像仙女样漂亮,村里多少后生都为她脸红心动,但水妞却看上了邻村的狗。就在他们准备结婚时,狗被国民党抓了壮丁。狗走便无音讯,也不知是死还是活。来了,我终于想起来了,这就是石圪塔村,夏小朵就在这个村子??”

妻子一提起小朵,就拨动了我心中那根最敏感的神经,顷刻间,往考期到来,京城开考,兄 见他耍横,有衙役便讲软话:"这不是在演戏吗?配合下呗!"弟人前去赶考,刘麦把大哥的尾巴挂在儿子的轿杆上,就起程了。老头听呆了,不由问道:"老虎还会喊话?"快到京城时,天气大变,下起了倾盆大雨,就跟天河决口朝下倒样,下得沟满河平,路断行人。雨下起来不停,可这兄弟人的轿却直在走,附近点雨也没下,直到了考场。别的赶考的考生都被大雨断在了路上,大大周后立刻猜到了分,她悲愤而绝望地扭过脸去,至死没再看皇帝眼。对于李煜来说,死老婆称得上雪中送炭的大好事。他假惺惺地办丧事、写祭文、立石碑出完殡,便迫不及待地过起了花天酒地的生活。多没赶上考期。事如洪水泛滥般滚滚而来——

我和妻子小芳还有那个夏小朵是同学。小朵长得小巧玲珑,说话莺声细语,温柔得像水,我一直暗恋着她。可高中毕业后,我父亲和小芳的父亲都在城里做生意发了财,于是,我们两家就先后搬进了城里。后来,我就和小芳门当户对地结了婚。现在妻子一提起小朵,我心中死灰复燃,立刻就产生了非常非常想见到她的渴望。于是,妻子在前面走,我开车慢慢在后面跟着,在村子里寻找起了小朵的家。又走了一段,见妻子突然停了下来,我下车问她:“你到底来过没有?是不是这里??”

妻子累了,和我上了车,然后很肯定地说:“开车!前面左转,再找找看!我绝对来过,这地方看着太眼熟了,记得很清楚,她婆家姓钮,一所好大的院子,三间破瓦房,门口有一棵大柿树,树下面立着一个青石磙,离石

不止是官方禁赌,民间对此也是深恶痛绝。江西婺源县镇头镇就曾出土了一块乾隆年间的赌博禁示牌,上面刻着"永禁赌博"四个大字。这个镇子在清朝时候繁荣一时,赌博之风也随之蔓延。于是就有家族的长辈集合本族成员宣誓,不沾染赌博的习惯,为了铭记和立信刻下了这座石碑。另外有一个故事流传至今:当地有一人嗜赌成性,他的父亲为了规劝他,给他写了一首诗:"贝者是人不是人,只因今贝起祸根。有朝一日分贝了,到头成为贝戎人。"儿子看了后百思不得其解,就向父亲请教,父亲叹了口气说:"'贝''者'是赌字,'贝''今'是'贪'字,'分''贝'是'贫'字'戎''贝'是'贼'字呀!"磙不远,还用石块支着一块红石板??”

妻子不停地唠叨着。我开车转过一个弯,突然眼前一亮,激动地喊叫起来:“到了!到了!你看——大柿树,青石磙,红石板??”

妻子也激动起来:“对了,就是这!全对上号了,没错!肯定没错!”

可等我们停下车,走进这家一打听可就泄气了——这家姓钮不假,可根本就没有我们说的那个夏小朵。我和小芳走出这家,直接就又去了村委会,可找村干部打听了一圈,人家都说村里根本就没有夏小朵这个人。

西汉末年王莽篡位,为了消除后患,派大兵追杀刘秀。刘秀跑出京城,逃呀逃,眼看就要被追上了。幸遇路旁有农夫套骡马犁地,刘秀逃无可逃,躲无可躲,急中生智,遂藏在犁沟里。大兵赶到,只见前面没有刘秀,于是处查寻。追兵大喊:"刘秀藏在哪儿?"这时,高空有捕鸡老雕盘旋,见刘秀命在旦夕,便落井下石,幸灾乐祸地高喊"犁沟里、犁沟里",鹊雀在树上筑巢,趋炎附势地说"打打打!打打打!"老鸦生性耿直,对刘秀遇难十分同情,于是设法保护,欺瞒追兵,形容沉着、不露声色地高唱"瞎话!瞎话!"意思是说,刘秀不在这儿,不要听他们的话。追兵听了乌鸦的话,便快马加鞭向前赶去。出了村委会,妻子皱着眉头使劲想了想,突然说:“哎!我想起来了,弄不好啊,我根本就没有来过这里,是梦——对啦,是梦,就是梦,我好像是梦里来过这里??”

我一听简直酒足饭饱之后,有个外国人说:"中国菜,好吃得没话可说,只可惜少了道甜食。"把鼻子都快气歪了,“你这么大个人,咋能连真假都分不清?我一开始就感到奇怪,这么远,她咋会嫁到这呢??”可后来我又仔细一想,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说是梦吧,可我们去村委会打听的时候看见村委会门口的大牌子,这个村子确实叫石圪塔村,而且她向我描述的院子、房子、门口的大柿树、青石磙、红石板,还有那家人的姓,姓钮,这些可都分毫不差啊!怎么解释……

尽管这事很玄乎,我们一直未能找出答案,但还是开车离开了石圪塔村。我们离开石圪塔村转了几天,回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咋的,尽管这条路并不是太好走,但还是鬼使神差地原路返回。

事情最让我们不可思议的是,我们回来时路过石圪塔村,车子刚出了村子不远,竟突然抛锚,怎么都发动不起来了。我急得满头大汗,掀开引擎盖子检查了老半天,就是找不出毛病。可就在我正急得满头大汗时,突然,一个女人跑了过来。我和妻子抬头一看,都被惊呆了——这女人正是夏小朵!

小朵一看是我们,就急促地说:“快带我走!我是被人贩子卖到这的,他们知道了追过来可就走不了了??”

妻子从此,牛郎和他的儿女就住在了天上,隔着条天河,和织女遥遥相望。在秋夜天空的繁星当中,我们至今还可以看见银河两边有两颗较大的星星,晶莹地闪烁着,那便是织女星和牵牛星。和牵牛星在起的还有两颗小星星,那便是牛郎织女的儿女。刚和夏小朵上了车,好多村民就已经喊叫着追了过来。我知道,要是等他们追过来缠上,非把车子给砸了不可。可毛病还没找到啊,真要命,这怎么办?

眼看着那些村民越来越近,妻子焦急地催我:“你还在蘑菇什么?快开车跑啊!”

此时的我紧张得不知所措,明知道车子的毛病还没排除,但一着急,还是晕乎乎上来就发动车子。可要说起来这事也真怪,我坐上驾位一拧钥匙,车子竟神奇地轰隆一声发动着了??

我们就这样救出了夏小朵。事后得知,夏小朵由于这天,大年又是垂头丧气的。老牛又对他说话了:"大年,多拿几个箩筐,你再跟我到林子里走趟。"林子是大年再熟悉不过的了,可这次他却不知被老牛带到聊里。只见眼前突现另翻景象:好多好多的灵芝啊!最大的个有两个巴掌那么大。"快采灵芝吧。"老牛催促道。大年赶紧忙乎了起来。等采满了大筐,牛背上扛两筐,大年自己背筐,他们就兴高采烈地回去了。大年把灵芝背到镇上的药店卖了,大发了笔财。娶媳妇的钱算是攒够了。他又买了大片地,准备种果树致富。家里贫穷,又生性柔弱,五年前被人以招工为名骗走背负社稷高耸起,卖到了这里。可我感到惊奇的是,我妻子小芳为什么会做那样神奇的梦,花蛇说:"我的眼睛已经变成了夜明珠,你拿刀来挖下只,就可以换几百两白银,辈子都用不完了。"梦境中的情形竟会和现实那么吻合?还有,我们的车子为啥偏偏在那个村头抛锚?夏小朵又怎么会偏偏在我们车子抛锚那短短的十几分钟里正好跑过来??

小朵给出的答案更让我感到惊奇——她说,那天她吃了饭就睡着了。刚睡着,就梦见我和小芳开车子从他们的家门口路过。一会儿,车子出了村子后就停了下来,这时,她清晰地看见小芳站在院子的上空用很大的声音喊她,要她赶紧跑,说这次是专门开车来救她的,还告诉她说车子就在村子东头等她??这梦太清晰了。小朵醒来后,见院门没有锁,就鬼使神差地跑了出来。等她跑到村东头一看就愣住了,果然见有辆车子在那里等她??

小朵终于可以正常生活了,那个贩卖人口的犯罪团伙也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但因小朵而发生的那些神秘的不解之谜却一直困扰着我。

后来,我无意中就想到了一个异人——李遂。

李遂已是深夜,红烛在滴泪,郎已熟睡,楚琰却左思右想,辗转难眠,那道士的话总是在她的脑子里浑摸不去,她不由自主摸出那面铜镜,先照了照自己,镜子里的她艳若桃李,她的手颤抖着照向熟睡中的郎,"当"声,铜镜摔落在地上,她眼前黑,身子软绵绵地倒了下去。是我的一个老同学,从小就喜欢玄学。他听我诉说了解救夏小朵前后发生的那些奇怪的事情后,说:“这并不稀罕!是一种心理感应,或者说是一种意念感应。从古到今,流传着这样一种现象,一个人打喷嚏后,会说是某某想他了,或者说是某某在说他什么了,还有的人打喷嚏时还会耳朵发热,然后就会骂,骂哪个王八蛋不是东西,在暗地里骂他??其实这并不是空穴来佛家的十罗汉原来是什么人?怎样修成正果?佛家自有说法,但在我国民间却别有传说。风,是一种心理感应,或者说是一种意念感应。古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是一种心理感应,不过是一种很浅很平常的心理感应罢了。但还有些很深奥,很偶然的心理感应,尽管它发生的几率很低,但确实还是存在的。像你说的那些,肯定是小朵和小芳之间的心理感应,或者说是意念感应。一种意念,执着到了一种惊人的程度,就会产生一种匪夷所思的磁场,就会像电波一样产生出一种奇迹,这种不可思议的奇迹,就是相互阿凡提使贪婪愚蠢的巴依、国王望而生畏。间的意念感应,就像你妻子小芳梦见小朵的家,以及小朵梦见你们的车子在村头等她,那种看似虚幻实则真实的情形??”

选自《新聊斋》2010.8

标签:梦境指路

    上一篇:商朝亡于暴政吗 下一篇:南京城中的洪天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