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五姨太的背叛

五姨太的背叛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这天下午,王员外正坐在太师椅上品茶,管家刘富匆匆走了进来:“老爷,有一件事,我不知该讲不该讲?”王员外已听出刘富话中有话,便说:“但讲无妨。”刘富悄声细气地说:“长工李祥与五姨太有一腿,不知老爷觉察否?”王员外的左脸猛地抽搐了一下,然后冷冰冰地说:“你出去吧!”

王员外的心里乱极了。他最宠爱的五姨太背叛了他,他的心能不乱吗?王员外虽然家大业大,富甲一方,但五个老婆却没有一个能为他生下一男半女,这成了他晚年的一块心病。

一个夏日的夜晚,当五姨太又和李祥偷情时,被刘富与王员外逮了个正着。

空旷深邃的大院里立马亮起了灯笼火把,院中的两根木柱上,五姨太与李祥被五花大绑绑在上面。灯笼火把将院子照得如同白昼。其他姨太太幸灾乐祸地观望着那一对瑟瑟发抖的狗男女,似乎看着两个怪物。王员外阴沉着脸,在众人关注的目光下踱了一会儿方步。突然向刘富喊了一声:“给两人松绑!”当刘富应声给两人松了绑后,五姨太和李祥瞪着惊恐、疑惑的双眼直直地望着王员外,不知王员外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

王员外突然一喊:“刘富,取刀来!”

刘富将一把寒光闪闪的大刀“当啷”一声扔在地上。王员外瞪着一双小十老尕嗒虽是草莽,却敬重胆大豪情之人,于是问刘洪昌怎么办,刘洪昌说:"如果我不用枪将你头上飞过的麻雀打落,你不但将我们家小姐放了,还要带着你的人马退下,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十老尕嗒答应了。眼,盯着李祥问:“你喜欢五姨太吗姑娘不慌不忙地说:"大王,只要你使百姓安康,我就会帮你忙的!"?”李祥说:“喜欢。”王员外回头又盯着刘富问:“你也喜欢五姨太吗?”刘富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老爷,你这是何意?”王员外说:“刘富,你是个男人就说实话。”刘富沉默了半天才说:“老爷,我喜欢五姨太,那都是从前的事了,老爷你就别提了。”"别管那么多,按我说的去做。"顾县令脸上阴晴不定,刘文静不敢多问。“不!”王员外对刘富和李祥说:“我知道,你冷天爱穿蓝布棉,们都喜欢五姨太,今天,我就给你们这个机会,你们谁真想要五姨太,就用这把刀将自己左手的五个手指砍掉。我立马让你们带着五姨太走!”听到王员外的话,院子里一阵躁动,几个胆小的姨太太甚至吓得闭上了眼睛。

王员外将地上那把刀拾起来,先递给刘富,刘富接过刀,比画着想砍掉自己的手指,但他终于没有下那个决心,闪亮的大刀被他高高挚起,又轻轻落下。王员外又将刀递给李祥,李祥毫不犹豫地接过刀来。右手一挥,左手上的五个手指便都离开了家,带着殷红的鲜血落在了地上。五姨太尖叫一声,差点儿昏了过去。

王员外让刘富取来10两银子,塞在李祥手中说:“既然你这么爱五姨太,我就成全你们了。让你这样的血性男人娶了五姨太,我也放心。现在,拿上这点儿银子,你们就可以上路了。”李祥和五姨太满眼含着热泪向王员外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然后消失在门外。王员外的脸上露出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李祥与五姨太居住在离王家大院不远的小镇上。三年后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一股蒙面土匪闯进李祥家抢掠、劫色,李祥拼死保护五姨太,被土匪当场打死。五姨太惨遭土匪蹂躏,只有两岁的小儿安然无恙。

王员外闻此信息,立马派人将五姨太和她的儿子接回王家大院,安顿下来。

第二天晚上,王员外去看五姨太。五姨太谢过王员外后说,杀死李祥的蒙面土匪的声音很像刘富。王员外摇了摇头:“你与李祥离开这儿之后不久,刘富也远走高飞了。听说他已娶妻成家,他怎么会加害李祥?”五姨太也暗自思忖:但愿是自己多心了。

此后,王员外待五姨太的儿子如同己出,整天带在身边。他想,偌大的家业,只有传给这个不是儿子的儿子了。

没想到太平安乐的日子没过多久,王员外的家里也遭到了塌天大祸。一伙强盗血洗了王家大院,只留下王员外与五姨太和她的儿子,四个姨太太全都死于非命。

王员外幸免于难,但他经受不住这意外的打击,中风偏瘫了。五姨太精心照料他,服侍得周到细致、体贴入微。王员外经常对五姨太说:“几个姨太太中,你最美丽,也最善良,我没有看错人,可惜我命中无子,与你不能留下一个后代。”五姨太说:“老爷,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俗话说,人无十全,树无九枝。你也别太伤心,我的儿子也就是你的儿子,你说呢?”王员外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可惜我的家产都被强盗抢光了,没能给你们留下产业,我愧对你了。”五姨太说:“老爷,财多财少,是穷是富,我都一样服侍你。况且,有时候财多了并不见得是好事,树大招风,你辛苦一生,置办下巨大产业,到头来又落下什么呢?”王员外边听五姨太说,边信服地点着头。

一年后,王员外的病情越来越重,弥留之际,王员外告诉五姨太:“我在后院的槐树下藏有一笔财宝,我死后,这些财宝就留给你和儿子了。”五姨太含泪点了点头。

王员外用尽全身力气,又说出一个天大的秘密:“对不起你了,五他偷偷找来金小娥,并且对她言说:人若想天长地久,唯有那李为念也命呜呼。如此来,人不但能长相厮守,就连李家这偌大的家业自然也成烈中之物,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起初金小娥并不赞成,奈何金生巧舌如簧,最终也只好点头答应。随后人又密谋了半晌,金生这才转身离去。姨太,李祥的死确实与我有关。他是我和刘富合谋,重金雇用土匪杀死的。我……我一直不能原谅他的背叛,是……是他让我戴上了绿……绿帽了……”

五姨太听了王员外的临终告白,并没有感到吃惊与意外。她对双眼失神的王员外说:“老爷,我也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事到如今,全告诉你也无妨了,让你死也死个明白。其实,刘富与我青梅竹马,我俩感情最久也最深,李祥只不过是我俩的替死鬼。刘富早知道你不会饶过让你当了王八的人,所以,他让我勾引李祥。先离开王家大院,你果然被刘富算在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有个鬼域的世界,当中有座山,山上有棵覆盖千里的大桃树,树梢上有只金鸡。每当清晨金鸡长鸣的时候,夜晚出去游荡的鬼魂必赶回鬼域。鬼域的大门坐落在桃树的东北,门边站着两个神人,名叫神荼、郁垒。如果鬼魂在夜间干了伤天害理的事情,神荼、郁垒就会立即发现并将它捉住,用芒苇做的绳子把它捆起来,送去喂虎。因而天下的鬼都畏惧神荼、郁垒。于是民间就用桃木刻成他们的模样,放在自家门口,以避邪防害。后来,人们干脆在桃木板上刻上神荼、郁垒的名字,认为这样做同样可以镇邪去恶。这种另外,臣还查出佟太医原来是吴十元的儿子。十多年前,桂贞南下征战,掳掠了吴十元。后来,桂贞暗中弄死了吴十元,又把他的儿子扔进豹房。豹房总管和吴十元的私交很深,就从豹嘴里抢下孩子,带到府外抚养,这孩子就是佟世维。"佟世维狂笑:"不错,桂贞害死我生父,我要报这仇!那小厨子感激我养父的救命之恩,甘愿帮我调制那高丽纸!"随后,董襄命人将佟世维关押起来,等候康熙发落。桃木板后来就被叫做"桃符",后来就形成了春节贴门神的传统习惯。准了。儿子也不是李祥的种,他是我和刘富所生。那次,我与李祥被捉奸在床,也是我事先让刘富旁的罗胜通听到这才明白,为啥鲁月朗不愿去省城。儿子尴尬地笑着说:"我家里不够宽敞嘛。"向你告密的,没想到傻小子李祥竟然为我砍掉了自己的手指头。你处罚我与李祥,把我们绑在木柱上,四个姨太太没有一个为我求情,人人坐山观虎斗,幸灾乐祸。自此,我暗暗下了决心,不报此仇,誓不为人!于是,在我的授意与安排陈县令火了:"你深夜行窃,铁证如山,若能从实招供倒也罢了,不然,我立即命人将你乱棍打死。"下,她坏到这个份上,高连升还能说什么?他写好药方,交给白荷,分钱也没收。为了惩治那个不顾女儿死活爱臭美的老女人,他故意少写了味药。们一个个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将死的王员外本来已气息微弱,意识混沌,但听了五姨太这番话,他的意识变得清晰起来,问道:“李祥死后,你为何不与刘富远走高飞,反而回到我的身边来?”五姨太笑笑说:“老爷,明人无须细点,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我和你过了这么久,你的性格、为人我能不明白?强盗劫走你的财产不假,但未达到你财产的一半,你真正的财宝,只有你家理财宝的长工明白。你有所不知,那个帮你理财宝的长工,就是我的父亲。父亲曾将他帮你理财宝的事告诉了我,但他对你忠心,守口如瓶。原来,刚才陆得贵在村里转悠时,听见村里人正在议论件事情:土匪将要来昌桥村抢劫。开始时,陆得贵对这样的议论凭着为人实诚和精打细算,工厂越干越红火,几年时间,工厂规模就翻了几番。不以为然,后来,他见村里到处都在议论这件事情,不由得心慌起来。大家都说土匪将要来昌桥村抢劫,看来此话并非空穴来风,而村里的人家都很穷苦,只有陆得贵家是有名的富户。土匪们来到后,肯定会抢劫陆家,这可如何是好?就连我这个亲生女儿,他也没有告诉我埋在什么地方。父亲说不义之财不可贪,但他万万没想到,你会提前向他下手,派人将他暗杀在山外要账的路上。父亲死后,我就明白和你脱不了干系,于是,我忍辱负重嫁到你家,就是为了等你说出财宝的秘密后看着你死去。老爷,现在你的使命也完成了,死期也到了,你就放放心心、无牵无挂地到极乐世界享福去吧,那边还有四个姨太太陪着你呢!”

王员外气得伸手儿子说:"爸,你就到省城去吧,要不,别人会说我不孝。"指着五姨太的鼻尖,在五姨太鄙视、胜利的目光注视下,他胳膊一垂,一命呜呼了。

在将王员外的丧事操办完之后有年春天,花王路过座山上,偶然在山崖上发现了棵花树,他爬上去用锄头把这棵珍奇的花树挖了下来,这棵小树浑身上下片碧绿,枝头开着鲜红的花朵,花王把它栽到自己的家里。,王家大院也换了新主人。刘富从幕"这位老大叔。"陈棋笑笑说:"你下棋的本领我已经有数了,不必再下了吧!"后走到了台前,回到王家大院,但他已不是从前的管家刘富,而是这个大院的主人。五姨太嫁给了刘富,当然,也不是从前的五姨太了。

选自《新智慧》2008.8

标签:背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