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竭血术

竭血术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初相遇

嘉庆年间,德州官道上,一辆马车正在泥水地缓行。突然拉车的马跌倒了,还被车架压断了后腿。车篷内坐着的女子掀起车帘,无可奈何地看着车夫踢骂牲口。就在这时,大秦把文君领到洞口下,让她先上沿着麻绳爬上去。文君不依,非要救命恩人先上。两人推来推去,最后还是文君流着眼泪答应先上洞去,并从手腕上摘下支玉镯留给他,然后抓住麻绳被洞上的人拉了出去。从后面跑来一匹白马,马上的男子很是气宇不凡。眼看白马就要飞驰而过,马上的"哎呀,大力士,你害得我好苦,现在我可怎么办呵?"男子瞥到车内的女子,只觉心魄一荡,当即一扯缰绳停了下来。男子问明情况后,让车夫用自己的马来拉车,自己则挨着车夫坐在车辕上。车夫连声道谢。

男子自称王承业,他问车夫道:“这样泥的路,你急着到哪里去?”车夫苦笑:“到德州去,当差不自由,除非天上下刀子地上流铁水,不然不能误了主子交代的事。”王承业又问:“车上是哪家女眷?”车夫摇头说不知道。

前面不远就有一个小镇,进了镇,车夫赶紧找了一家住宿的客栈,千恩万谢还了王承业的马。王承业见那女子从车篷里下来,身段娉婷袅娜得没有骨头似的,脸上泛着瓷光似的白。女子回眸看了王承业一眼,眼中笑意盈溢,美色尽呈,王承业顿时再挪不开脚步,恍恍惚惚跟店小二说:“我也在这儿住下了。”

就在此时,一个络腮胡子驱马快速靠近马车,突然弯腰提起刚刚下车的女子,拨马就走,另有一名大汉追随在后翼护。原来,这是两个正在店内喝酒的土匪头子,他们见车上下来一名绝色美女,立时动了歹念。

事发突然,车夫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王承业已经上马急追了出去,眼看逼近,断后的大汉回身这时,假王子说:"我有个好侍从,会看牲口。要是让他放马,马尾巴会变成金色,马鬃也变成金色,全身闪耀金光。如果让他放牛,牛角会变成金色,尾巴也变成金色,全身放出金光。"一刀,王承业闪身避过,就势抓住大汉的手腕使劲一扯,大汉就给他扯落马下。王承业也不理会,继续纵马驰追,超过前面的络腮胡子,横马一堵,那人就走投无路了。络腮胡子见势不妙,抱拳道:“请问好汉大名,能否交汉子忙摆手制止,抱拳:"先行告辞,请掌柜的尽心打造兵器,务必如期交货!"个朋友?”王承业厉声说:“我王承业怎能和你这等歹人交朋友,把人放下!”那人大惊:“难道你就是新科武状元王承业?”王承业大笑:“正是本人,德州王承业。”那人慌忙放下女子,说:“多有得罪!”招呼上同伴一溜烟跑了。

王承业将女子抱到马上,拥载而回,耳鬓厮磨间,王承业只闻暖香馥郁,这香气让他心旌飘摇不能自持:“你叫什么名字?”女子虽然经历了刚才的惊险,但并不害怕:“复姓独孤,名字依依。”

回到小店,天色已晚,王承业担心贼人再来,搬了椅子,在独孤依依的房门口整夜守卫。房间内的独孤依依辗转反侧不能入睡,几次到门口看视,天乔知县不吃拉拢,更不怕吓唬,他正气凛然地下了马车。不料,那两人竟要杀人灭口,他们抽出刀剑砍向乔知县。乔知县不会武功,只能跑,他边躲闪边苦笑,他居然在疯老爹的鞭棍下练成了套躲闪功夫,高家两人用尽了力气,也伤不到他。快亮时见王承业垂首睡在椅上,就拿出自己的外衣给他轻轻披上,并在灯下长久地注视着王承业那张俊朗的脸??

第二天,在王承业一路护送下,当天下午马车就进了德州城,车夫谢过王承业就赶车自去了。独孤依依虽然没说话,却一直掀着车帘目老张又告诉外祖父,本来有心思把这门奇术传授给外曾祖父,但是想想自己生不能安宁,就不愿再传,要外曾祖父谅解。外曾祖父说不出话来,只是点头,直送老张带着老婆孩子走出院门。视着王承业。王承业呆立远望,直到看不见马车的影子。

再相逢

德州最显赫的将军府门前停了两乘轿子。从一乘轿子上下来一人,给门子递上名帖。很快,有人从府里出来将两乘轿子引领进去。

轿子在大将军王占本卧室门口落下。这王李黑听了说:"我愿意向你赔礼道歉,派人护送你回家。"说着话,他随手拎起箱子里的颗大白菜,"咔嚓"刀,剖为两半。占本乃是清朝第一武士,因为功勋卓著,被任以大将军之职。此人练就一身金钟罩铁布衫功夫,不畏刀枪,很得嘉庆帝的青睐。

轿中下来那人是王占本手下一名参将,他进到屋内,见到王占本,说:“大人,人我给您送来了,是绝对的妙品啊!”王占本笑说:“耳听为虚,待我亲自验看。”说着跨步出门。

那名参将招呼一声,轿内的女子袅袅下轿。王占本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可面前的女子还是让他愣了一下:太美了!

“独孤依依!”忽然有人大叫了一声。王占本生气地循声看去,想看看是谁这么放肆,却看见儿子王承业正站在边上。

原来这王占本是王承业的父亲。王占本专横跋扈,妻子苗氏却生性懦弱,平日在家只管吃斋念佛。前几天王承业外出访友,因为惦记母亲的五十寿诞,所以不顾路途泥泞往回赶,途中遇到独孤依依。

适才王承业在庵堂里陪伴母亲,打算出来给母亲拿些点心,不想正好看到了独孤依依。

现在轮到王占本奇怪了:“你们认识?”王承业说:“路上见过,她怎么到我们兰兰见嘉佑在拖延时间,恨不得上前去给他脚,把他踢进海里,她自己来划,她把长矛在船上重重击,站起来。顺风耳却说:"兰姑娘,你不怕他吃掉你吗?"家来了?”王占本毕竟老于世故:“她是我一个义弟的女儿,家遭变故,来投奔我的。”

独孤依依遂以王占本义侄女的身份在将军府安置下来。王承业高兴极了,有事没事总往独孤依依房里跑,这情形给王占本看在眼里,心想:“他倒和老子争起女人了。”奇怪的是王承业每次去,独孤依依的态度都很冷漠。一天,王承业又去看她,竟然看见父亲也在,两人言谈甚欢,独孤依依笑得极其媚惑人心,但一看到王承业,她的笑就瞬时消失了。王占本跟王承业说:“你来得正好,陪依依说说话吧。”说完起身离去。

王承业看依依垂首坐着,脸上的表情像一泓死水,不无醋意地问:“刚才还有说有笑,怎么见了我就不发一言了?”依依的眉尖动了动,嘴角若有若无地苦笑了一下。王承业很仔细地看了看她瓷白的脸色,小心地问:“你是不喜欢我吧,所以看见我就不高兴?那你是喜欢我父亲了?”第层是油锅地狱。那些卖淫嫖娼、欺善凌弱、强抢劫持、诽谤诬告、坑蒙拐骗等的人,死后的归宿就是这里了。他们将会被扒光丢进滚烫的油锅里来回翻炸。那些罪行严重的人,在翻炸了之后会被扔到角落里,、后稷:又名弃。其母践大人迹感孕而生之,后来屡次将他抛到荒郊野外,屡次被神灵保护,表现出非凡的神格。后稷是位农神,携种子下世,教百民播种,因此有人把他说成是"烈山氏"之子,而这个烈山氏就是神农炎帝;换言之,后稷被说成是神农炎帝的儿子。然而,在《史记》中,太史公又为他安排了另位父亲。司马迁方面说,其母姜嫄感大人迹而生他,另方面又说,姜嫄是帝喾的元妃,可见,帝喾就是后稷的父亲。帝喾又是黄帝的曾孙,这样来,后稷就与黄帝挂上了钩。等他恢复得差不多了会被再扔到油锅里翻炸,如此重复,直到他的罪过被抵消。依依干脆抿紧了嘴唇,不再有任何表情。

王承业只得伤心而又没趣地走出来,却看到王占本站在外面,等他似的。王占本把王承业叫过来,犹豫一下,说:“依依这样住在府上,终是无名无分的事,她愿意做我的二房,以后你也该知道大小了。”王承业脱口而陈州城西有个小赵庄,庄里有个姓赵名仲字雅艺的人,文武双全,清末年问中过秀才。后来家道中落,日子越发窘迫,为养家糊口,逼入黑道,干起了偷窃的勾当。出:“你不是威逼她的吧?”王占本哼了一声:“你自己问她去。”拂袖走开。

王承业返身奔回,独孤依依垂首端坐的姿态没有丝毫改变。王承业急切地问她:“你真的要做我父亲的二房?如果这是你走投无路的选择,我这就带你离开将军府,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独孤依依缓缓抬起头,直直地看着王承业:“我是自愿的。”王承业急了:“这不是你的真心话。”独孤依依不再说话,但她的目光很决绝。

难再续

在王占本的喜宴上,王承业道士接着说道:"锣鼓斋书我随身带,念起经文人人爱,去年的经钱没用了,今年的经钱余起来。"喝老百姓本来就生活艰难,哪里还有钱财可出,但是赵捏不管这些,领着帮家丁挨家挨户搜抢财物,见什么拿什么,有什么抢什么,猪、马、牛、鸡大小牲畜,小麦、玉米、小米、高粱谷杂粮,都被赵捏抢进了府中。然而,赵捏并未用这些东西来抢修河堤,而是把这些东西变卖后,把银子装进了自己的腰包,然后在高台上听曲饮酒,哪里管百姓的死活。得烂醉如泥。独孤依依成了王占本的二太太后,王占本对她千宠百爱,奇怪的是自此王占本的脸色一天白过一天,精神也日渐萎靡,却依旧贪恋独孤依依。

一天,将军府里来了一个鹤发鸡皮拄着手杖的老婆婆,说是独孤依依的奶奶,独孤依依和她在一起呆了半天。老婆婆走后,独孤这天,常士贵在家里正抽着水烟,管家来报,杜泮林前来拜访。杜泮林是常士贵的同窗,两人私交甚厚。见面客套番之后,杜泮林说明来意:"老朽听说老弟有位寡居的外甥女,今日特来为其说媒。"依依对王承业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再见王承业时就不再冷若冰霜了。

这天晚上,王承业正郁闷地在卧室里看书,忽然听到低低的敲门声。他起身开门,门外闪进独孤依依。王承业十分意外地问:“你怎么来了?”独孤依依轻笑说:“我怎么就不能来呢,你不是一直想着我吗?”

灯光下的独孤依依媚艳逼目暗香袭人,王承业不由心意恍惚,但仍强自稳住心神:“你已经是我父亲的二太太了。”独孤依依上前一步:“那又怎样呢?”王承业越发神思迷乱,无法自制地抱住独孤依依。独孤依依褪去衣衫,露出如雪肌肤,王承业手抚处只觉黏腻吸人,让他有种别样的销魂感觉,不禁梦呓般说:“让我带你永远离开将军府吧,去过人过的生活。”听了这话,独孤依依的身子颤了一下,迅速穿好衣服,一阵风似的消失在门外。

王占本的脸色越来越白,已经没有一丝血色了。医生都说是血亏之症,却不知病因何在。有一个医生在给王占本检查身体时,惊奇地发现王占本的身上有许多极其细微的出血点。这让王承业产生了深深的疑问,他想到了自己博闻的师父??

王占本死后,那个鹤发鸡皮的老婆婆再次来到将军府。王承业酒饭招待老婆婆。席间,王承业和老婆婆说起江湖旧话:“像前辈这样的年纪应该听闻甚广,可知鹿邑白莲教的女教首樊清清?”老婆婆怔了怔:“她十年前不是被你父亲剿灭了吗?”

王承业笑说:“据说那樊清清功夫了得,她的丈夫李明松是副教首,后来白莲教被作为异端邪教剿灭时,李明松被时任清军总兵的我父斩首,樊清清却单刀独马杀出重围,自此销匿行踪。传闻她会许多奇术,其中最诡异的是竭血术。据说修炼竭血术的多为容貌娇艳的女子,她们被年复一年地浸泡在特制的药液中,直至肌肤黏腻吸人,再由师父传授能吸人血液的内功,当她们和人的肌肤亲密接触时,就会从对方的毛孔中吸出鲜血转入自体。”独孤依依听得脸色发白。老婆婆勉强笑说:“这竭血术不过是江湖上的讹传罢了。”

王承业盯视着她:“不瞒你说,我师父曾是樊清清的旧部。”老婆婆一惊:“你师父是谁?”王承业:“朱小桥,他告诉我樊清清再改头换面也无法遮掩住她右手小指断去的缺损。”老婆婆不自觉地看看她缺失了小指的右手。王承业厉喝一声:“樊清清!”老婆婆突然大笑:“你倒明察秋毫,可惜太晚了,依依,我们走。”拉了依依疾步往外走。

王承业伸手从桌下取出早备在那儿的强弓,只一箭就将樊清清射倒在地。独孤依依大叫:“师父!”樊清清竭力一按手杖的杖头,一束毒针自杖头激射向王承业,独孤依依抢身挡在王承业前面,毒针尽射入她的体内。

王承业抱起独孤依依,独孤依依凄然笑道:“好想和你去过正常人这天,尚财迷因为有事没在家,他的闺女来送饭。吃饭时,小长工的眼睛不时偷看尚姑娘,吃完了饭尚家姑娘提着饭篮子走了,小长工还是呆呆地望着,把她的背油得很远。老长工是过来人,知道小长工看上了尚家姑娘,便问道:"你看东家的姑娘好不好?"小长工说:"不要说这些,人家是东家,咱就看看罢了,想也不敢想。"老长工和小长工相处得很好,像亲爷俩。都是同命人,老长工说:"你只要想,我有计,能叫尚财迷把闺女亲口许给你做媳妇!"于是就在小长工的耳边悄悄说:"我这么这么做,你那么那么做就行了。"我爱故事网整理的生活??”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0.8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