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蓝玉 一代战将不懂政治

蓝玉 一代战将不懂政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初最厉害的武将

蓝玉是定远人,本是开国公常遇春的妻弟,在常遇春手下当兵,临敌勇敢,所向披靡。蓝玉初次登上历史舞台,是在洪武十四年秋季。朱元璋命傅友德清末民初,皖北古黄县出了个奇人"丑郎中",其姓氏便是挺稀奇古怪的""(cho丑)字。丑郎中本名宝,生得出奇的丑,细胳膊细腿,偏偏头和肚子都挺大,眼鼓嘴阔,说话又嗡声嗡气,便有人戏称他是"蛤蟆精"转世。为征南将军,蓝玉为左副将军,沐英为右副将军,率步骑三十万,往征云南。几经征讨,师爷忙问:"老爷怎么知道,钦差大人没吃过这些菜式?"云南悉平,蓝玉从此受到朱元璋赏识。

明朝建国之初,还面对着北元的严重军事威胁。在这种情况下,朱元璋委任蓝玉为大将,征讨北元的主要军事力量脱古思帖木尔,他认为“肃清沙漠,在此一举”,因此从前有个小姑娘,她是个孤儿。她很穷,没有间小屋可以让她住下,没有张小床可以让她躺下,后来,她除了身上的衣服和手里小块面包,别的什么也没有了。而这块面包还是个有同情心的人给她的。要求蓝玉勿失时机,必须成功。蓝玉也迎来了他生命中最辉煌的时刻。

1388年3月,蓝玉率师十五万北进,四月来到捕鱼儿海(今贝加尔湖附近),距离脱古思帖木尔帐不过百余里路程,脱古思帖木尔以为明军与纳哈出作战不久,粮草匮乏,不会深入再战,没有做迎敌的准备。而明军前锋奔袭他的大营时,恰好风沙弥天,几十步外不见人,明朝兵马突然出现,脱古思帖木尔根本不能做有效的抵抗,太尉蛮子仓促上阵,很快战败被杀,脱古思帖木尔带着太子天保奴、知院提怯来、丞相失烈门等数十人等逃往和林方向,这一次战役,脱古思帖木尔的次子地保奴、嫔妃公主等一百二十三人,官员千余,人口七万七千多,马驼牛羊十五万多头,以及大量的印章、图书、兵器、车辆等都被明军俘获。脱古思帖木尔一行在逃亡途中,遇到了也速迭尔。他和太子天保奴一道士说,你有颗赤诚的心,既然下了决心,就先回家跟亲友作别吧。我在这里作法,天法成,天就能应验。起被也速迭尔杀死。提怯来、失烈门逃去,南下投降了明朝。

捕鱼儿海是北元贵族遭到的最大的失败,如果说在此之前他们或许还有着重振势力入主中原的希望的话,那么这个希望到这时就完全破灭了。自脱古思帖木尔死后,蒙古内部就开始陷入了连绵不断的内讧之中,其间虽然有过几次统一,但对明朝始终未能构成倾覆性威胁。

胜利消息传到京师。朱元璋大悦,遣使劳军,谕中比蓝玉为卫青、李靖,还师后,晋封蓝玉为凉国公。

骄纵的国公将军

蓝玉因立有军功和受朱元璋的宠爱,渐渐骄傲恣肆。他曾经纵容家奴侵占民田,御史对其家奴的不法行为进行质问,他就驱逐御史;他带兵北征回还时,夜半来好色第人纹龙史进:若无其事青楼嫖妓。史进是个浪荡子,不"我拉篷想着你,力气添了百;我拔网想着你,号子了亮唱不休。另盼年底快点到,回家办喜酒,今天船上见到你,但愿从此不分手,我捕鱼,你织网,恩恩爱受到白头!"务正业,弄枪使棒,暗通强贼,火烧家园。不仅如此,史进还是个沾花惹草之徒,他在东平府时(还未上梁山),由于耐不住寂寞,关不住淫心,频频光顾青楼,寻花问柳,并结识了个叫李瑞兰的娼妓,最终成为史进的相好。到喜峰关城下,要求开门,关吏限于制度没有及时开门,他就毁关而入;后来,又有人告发他,说他私自占有主人夫妇不敢怠慢,抖抖索索地到梳妆台上寻出串钥匙。强盗们立即分散奔入各个房间,翻箱倒柜。顿时,卧室、厅堂、书房,全给搅得狼藉不堪。 元朝皇帝的妃子,致使元妃因羞愧而上吊自杀;在军中,他为所欲为,擅自升降将校。

太子朱标在时,蓝玉与太子有戚谊,尝相往来。北征还军后,蓝玉曾对太子说:“臣观燕王在国,举动行止,与皇帝无异。又闻望气者言,燕有天子气,愿殿下先事预防,审慎一二!”太子说:“燕王事我甚恭,决无是事。”蓝玉又说:“臣蒙殿下优待,所以密陈利害,但愿臣言不验,不愿臣言幸中。”太子默然。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人把这话传给燕王,燕王暗恨不已。朱标病死后,燕王入朝即奏称:“在朝公侯,纵恣不法,将来恐尾大不掉,应妥为处置。”这句话,虽是冠冕堂皇,暗地里却指着蓝玉,请朱元璋按罪严惩。

蓝玉自恃军功盖世,桀骜如故,威焰愈周文王不仅仅只听取这夫妻俩的忠言,他还广招天下贤德人,并且重用他们。文王把这种美德代代地传下去,从而使周朝江山稳坐百年。盛,竟动起了升爵的心思。哪知朱元璋反冷眼相待,并不升赏。至皇太孙册立,乃命他兼太子太傅,别召冯胜、傅友德归朝,令兼太子太师。蓝玉抱怨道:“难道我不配做太师么?”鲁班忘记疼痛,转身下山,做起试验来。在金属工匠的帮助下,鲁班做了把带有许多细齿的铁条。怏怏不乐。朱元璋越加疑忌。蓝玉曾私语僚友,指斥乘舆道:“他已疑我了。”此语一传,朱元璋便忍无可忍。

于是,一场针对武将的大清洗开始了。

罪名还是谋反

洪武二十六年,锦衣卫蒋指挥密告蓝玉谋逆,与鹤庆侯张翼,普定侯陈垣,景川侯曹震,舳舻侯朱寿,东莞伯何荣,及吏部尚书詹徽,户部侍郎傅友文等,设计起事,将趁朱元璋出耕藉田,乘机劫驾。朱元璋得了此信,立命锦衣卫发兵掩捕,先由朱元璋亲讯,继由刑部锻炼成狱,无论是真是假,全当实事。很快,蓝玉被族诛,甚至凡与蓝玉偶通讯问的朝臣,都被称为“蓝党”,一律处死。

这还不算完,借着“蓝玉案”,朱元璋更把风暴引向了军队系统的其他重要人物。宋国公冯胜,在府第外“筑稻场,埋地下,架板为廊,加以碌碡,取有声,走马为乐”,一个与他有怨的人就向朱元璋告状,说冯胜无法无天,稻场下密藏兵器,意图谋变。第二天朱元璋召冯胜觐见,宽慰他说:“卿可安心!悠悠众口,朕何至无端轻信?”还赐酒食给他。冯胜饮毕回府,当天夜里就得了急病死了这姑娘姓花叫木兰,小男孩是她的弟弟,叫聪儿,他们和爸爸妈妈还有个姐姐,住在山脚下。爸爸叫花弧,曾经做过大将军,自从隋朝统天下以后,他便解甲还乡,带看妻子儿女,过着简朴的农家生活。"聪儿,瞧!爸爸回来了。"木兰的手指指向不远的田垅,那儿有个十多岁的老农夫,正慢慢走来。"爸爸,"聪儿飞奔到爸爸面前,举起手上几只雁。"爸爸,你看,这都是姐姐射的。""爸爸,你回来啦,"这时,木兰也已经走到爸爸跟前。"唔,"爸爸看了看聪儿乎上的雁,又看了看木兰的装束。"木兰,你穿上猎装,就更像男孩子了。""嗯,爸爸,"聪儿对姐姐做个鬼脸。"姐老是爱跑马射箭,像个野孩子。我以后不叫她姐姐了,我要叫他哥哥。""聪儿!"木兰笑着瞪弟弟眼。"你只会顽皮,男孩子家,马也跑不快,箭也射不好,羞不羞?""等我长大了,定比你强!"弟弟很不服气。"好了,都不要吵。"爸爸拉着姐弟俩的手。 "等你们长大了,都跟爸爸起上阵打仗。""好啊!"姐弟俩都笑了,牵着爸爸,蹦跳地回家去。。过了一年多,颍国公傅友德,奏请给怀远田千亩,非但不准,反将他赐死。定远侯王弼,闻听傅友德死讯,在家里叹息说:“皇上春秋日高,喜怒不测。我辈恐无噍类了。”为了这句话,朱元璋下诏赐死。

蓝玉一案,连坐族诛达一万五千人,把打天下的将领几乎一网打尽。朱元璋亲手写诏布告天下,并将蓝玉谋反的事实编为《逆臣录》,其中包括一公、十三侯、二伯。

令人回味的是,这次大清洗组织得很严密,能够将军队中的重要将领一网打尽,绝非短时间内就能准备好的。反而是那些身经百战的将领,在面对缉捕和迫害时毫无反抗地束手就擒。显然,他们没有任何要同朝廷作对的准备,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谋反。与之相反,朱元璋却早为这次杀戮做了精心准备。

朱元璋欲拿蓝玉开刀,早有迹可寻。洪武二阿牛大吃惊,急忙后退步:"那该怎么办呢?"十五年,他推翻了不再追究胡党的承诺,再次借胡惟庸案诛杀了靖宁侯叶升。叶升是蓝玉的姻亲,杀叶升就是揭开了蓝玉案的序幕。这时,蓝玉尚远"那咋不敢让俺们瞧瞧,莫不是你偷了人家的东西?"在征讨西番的前线,死心塌地为朱元璋征战的他对即将临头的大祸毫无觉察。如果他稍有异心,在姻亲叶升被杀后也不会老老实实地回来。所以,明末清初的史家谈迁说:“蓝凉公非反也。虎将粗暴,不善为容,彼犹沾沾一太师,何有他望!??富贵骄溢,动结疑网,积疑不解,衅成钟室。”他这话的意思是,蓝玉不过是一个脾气粗暴的将领,骄傲跋扈,不善于讨好人,引起了朱元璋的"谁知道!?"巫师用种神秘的声调说。"谁知道它是人、是禽兽还是植物?丛林里的风随时都能把它带到这里来。不过现在还有时间,当王子在我们的保卫下安然无恙的时候,我们还可再另做次占星,以便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消除这危险?"怀疑,终于招致杀身之祸。

虽然,蓝玉之桀骜不驯是其被诛的重要原因,不过,还有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促使朱元璋痛下杀手。

给后人一个稳固的江山

蓝玉案爆发前一年,洪武二十五年,朝中发生了一件大事:四月二十五,年仅三十九岁的太子朱标死了。皇位继承人的死,对朱元璋的打击太大。他在皇宫东角门召见群臣时说:“朕老矣,太子不幸,遂至于死,命也!”不禁大哭,这时他已经六十五岁了。

有一则记载说,当初马皇后去世以后,朱元璋一直处于郁郁不乐的状态,戮杀大臣的行为也更加恣意。有一次,太子朱标进谏说:“陛下您杀大臣杀得太多,恐怕会伤了君臣间的和气。”朱元璋听了以后不说话,沉默很久。第二天,朱元璋把太子叫来,将一根荆棘扔在地上,命令太子去捡起来,面对长满刺的棘杖,太子觉得很为难。朱元璋说:“这根荆棘你拿不起来,我替你将刺磨干净了,难道不好吗?现在我所杀的人,都是将来可能威胁到你做皇帝的人,我把他们除了,是在为你造莫大的福啊!”太子跪下来给朱元璋磕头,但心里不同意朱元璋的观点,低头说:“上有尧舜之君,下有尧舜之民。”他这是什么意思呢?他这是表明,父亲您似乎不是尧舜那样的明君,否则哪来那么多乱臣贼子?你想,朱元璋听了这话能不生气吗,老皇帝气得搬起坐的椅子就扔了过去,要砸太子,太子吓得赶忙逃走。

朱元璋把一切都设计得很美妙,但是唯一没设计到或者说他控制不了的因素就是,朱标早逝,死在了他的前面。那该怎么办?朱标死后,他的儿子,也就是朱元璋的皇孙朱允则更为孱弱,更令人不放心。朱元璋在位,尚且感到如狼似虎的悍将难于驾驭,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没有任何政治经验,将来怎么能保证坐稳皇位?虽然老鲁班说:"不怕就好。你心又笨,手又拙,再怕吃苦就麻烦了。"这句话把鲁姜惹得不高兴了。她不服气地说:"你甭直嫌我心笨手拙,今个儿,咱俩分开修,你修大的,我修小的,和你赛赛,看谁修得快,修得好。"将都已经被杀光了,但新起的蓝玉等人能征善战,强悍桀骜,不能不令人担心。因此,为了孙子朱允,为了防备不测,对蓝玉这样的强臣,反也得杀,不反也得杀。

经胡惟庸案和蓝玉案后,明朝元功宿将几乎被屠戮殆尽。终洪武一朝,在明初开国功臣中,身为公侯而得以幸存的人仅有信国公汤和、长兴侯耿炳文、武定侯郭英。

政治集团打散了,相权收回了,悍将清除了,朱元璋似乎可以看到,朱明王朝将千秋万代传下去。不过,没有了得力重臣的保驾护航,他给孙子留下的皇位很快忽然之间,他觉得自己到了个很幽静的陌生之地,到处都布满云雾。在不远的云雾里还有座宫殿,他想看看眼前这奇异的景象,于是就走向前去,再仔细的打量宫殿的门楣上方的匾额,原来是"广寒宫"。被自己另一个儿子夺去。

这,他是看不到的了。

选自《中华传奇·大历史》

2009.12

标签:政治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