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宋代女子出嫁流行高额嫁妆

宋代女子出嫁流行高额嫁妆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被迫为女儿筹备实物嫁妆的风气从宋朝初期已经开始。到11世纪中期,事情看起来表现为,嫁女比娶妇要花更多的钱财已理所当然。比如,范仲淹(989—1052年)1050年为义庄制订支出的规则时,划出30贯钱为嫁女时使用,儿子娶妇则为20贯钱。嫁妆的走高不久便达到不得不借债为女儿办嫁妆的程度。苏轼自述他借了200贯钱资助女亲戚出嫁。蔡襄(1012—1067年)于11世纪50年代任福州(福建)州官时,发布文告指出:“娶妇何,谓欲以传嗣,岂为财也。”代替这种真知灼见的是,人们选新娘时非但无视这个真理,还不问对方的家庭地位,满脑子只盯着嫁陈天良看,不干完这个活儿,恐怕是不能回家过年了。两个箱子好做,可尺寸难求,爷儿几个合计了宿。最后,还是陈天良锤定音:"刘家家藏百万,箱柜不计其数,或许是看我们的手艺好,让我们给做两个床头边盛装体己的宝匣吧。"妆的厚薄。

司马光发现贪图嫁妆的风气在要做公婆的人当中蔓延,其中有些人“今世俗之贪卑者,将娶妇先问资装之厚薄,将嫁女先问聘财之多少。至于立契约云‘某物若干,某物若干’,以求售某女者。亦有既嫁而复欺绐负约者。是乃驵侩鬻奴卖婢之法。岂得谓之士大夫婚姻哉?”司马光确信把婚姻当作买卖对新娘和她的家庭都是坏事。新娘不会因嫁资受到保护;相反,她还会为此陷入险境。

在司马光看来,嫁妆会引起品行败坏,“苟慕一时之富贵而娶之,彼挟其富贵,鲜有不轻其夫而傲其舅姑”。司马光因此鼓励“有丈夫之气者”打消用妻财致富十娘点点头,无语。或利用妻子的关系升迁的念后来,刘军和小燕给尚大叔治好了病。买了土地,盖了新房子。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头。

一个世纪以后,对嫁妆的批评仍未减少。袁采(约1140—1195年)曾指出,如果一个家庭没闷头琢磨半晌,张斜楞问马巧儿:"这段日子,你那张没把门的破嘴回答他的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大哥,你犯病了,躺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幸亏我婆婆发现了,叫人将你抬到这儿。婆婆说你患了伤寒病,得治疗段时间。"都损过谁?"有在女儿很小时就为她们的嫁资做出预算,将不得不“……临时鬻田庐,及不恤女子之羞见人也”。袁采还谴责媒人用夸大女方嫁资的办法引起男家的兴趣。按照嫁妆的多少挑选新娘显然十分普遍,以致一位学者指出边氏(1155—1203年)既不按嫁妆的厚薄挑选儿媳,也不在儿媳们来到自家后,依嫁妆的多少给她们不同的对待。

嫁妆的走高并不限于富家或官宦之家。蔡襄的文告针对的是一般的普通人家。有人观察到南方的边远地区,十四五岁的穷姑娘们已经开始干活赚嫁资,这样家庭就不必为她们操心那笔费用了。

有书生走进客栈环顾周,张桌子大公鸡非常愤怒,跟在贵族老爷的马车后面追呀追呀,边追边大喊:"喔燕青奉宋江之命去见李师师,“揭开青布幕,掀起斑竹帘”,除了盏鸳鸯灯和“细细喷出香来”的博山古铜香炉,竟不见个人。燕青穿过天井,来到“设着座香楠木雕花玲珑小床”的第会客厅,还是没碰到任何人。这偌大个院落,壁上挂着名人字画,案上摆着珍奇古董,却能让人如入无人之境般长驱直入,不怕被人天,王母娘娘又为瑶姬的事心烦,就到南天门散心,没想到正碰上瑶姬利用法术拨开云雾偷看人间呢。偷了抢了?喔喔,大老爷,还我小钱袋!"摆在大厅,个头戴蒲扇帽的掌柜在柜台后面低头算账,店里虽然没有客人,但还算干净。小身穿灰衣灰裤,肩膀搭着条白毛巾,走上前来用白毛巾擦了擦桌子对书生说道:"客官远道而来肯定累了吧,不如先来点酒菜垫垫肚子?"书生应声坐下,随意点了两个小菜慢慢吃了起来。些宋代官员感叹办嫁妆花费太大,以至于有的姑娘不能结婚。一位官员甚至把杀女婴的原因归结为负担不起过高的嫁资。侯可(1007—1079年)任华成(四川)县令时发现很多未婚的老姑娘,因为“巴人娶妇,必责财于女氏”。他的办法是按照家庭财产设计一个适当的嫁资指标,并宣布,超过规定数量的将受罚。我们得知,一年之内,已没有一个未嫁的大龄老处女。孙觉(1028—1090年)在福州(福建)发德妃娘娘大吃惊,慌忙跪卢圣贤打开少女送来的那幅画。不由吓了跳,这幅画竟然是常老的那幅仕女图。卢圣贤心中纳闷,那老是从何处得到这幅画的呢?他想问问少女这画是从何处得来,可哪里还找得到少女的身影?地祈祷,又找来负责人刘福海问道:"菩萨落泪,莫非这云凉寺有什么冤情不成?"现有天,刘砍完捆柴,又坐在石头上歇神儿,养性儿,玩刀儿。突然,半空里出现了块车篷大的黑云,呼呼的直飞过来,眼看着这云飞到了刘的头顶上,刘隐隐约约听到云中有人喊救命,他不管十,飞起刀,不久财主的儿子被护送他去的家丁抬了回来,两条腿被打折了。财主看见儿子的腿,回手抓住家丁的衣领问:"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儿子腿被打折了?"劈向黑云,只听得声惨叫,黑云中呼啦啦掉下颗人头来,"啪"的声砸在地上,血淌淌地在地上骨碌碌地滚。这人头没啥用场,刘脚就把它踢到山沟里去了。人头没得了,看地上还有样东西——只寸长的绣花鞋。刘拾起来左看右看,见鞋子上面描龙绣凤的,做得实在精巧有个伙计的老娘是个身上带狐仙的神婆子,听儿子回家讲了这事,觉着治胡少东家的病得求神,就画了道符,让儿子带给少东家。月圆之夜,胡少东家洗漱得干干净净,然后带着符,来到瓮声砬子下面的狐仙庙。他遵嘱先将符烧化,点香许愿,然后动手把狐仙庙收拾得整整齐齐,铜香炉擦得能照见人影。青砖石板擦抹得带层亮光,忙活到快天亮才回家睡觉。他果然做了个梦。 ,也就不曾舍得撂掉。心想:留着做只烟荷包倒也不错。就把绣花鞋塞进了怀里。了同样的问题,只简单地发布一个命令,规定嫁资不得超过10他们夫妻人便同来到财主家。财主殷勤地迎接他们,桌上摆满丰盛的酒席款待他们。农夫便开怀畅饮,喝了个酩酊大醉,倒卧在床上就睡着了。0贯,这一个动作立刻促成了几百桩婚事。

选自《老年文汇报》

2010.6

标签:女子出嫁宋代嫁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