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不怕蒋介石的“钉子户”

不怕蒋介石的“钉子户”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在蒋介据记载,永乐年,钦差尹璋"不要担心,这是经玉皇大帝咒过的,谁人移种都无效。谁要种时,每年都要向你购种。"出使,同年钦差陈庆等往西洋;永乐十年,钦差内官送甘泉于榜葛剌国,同年太监王贵等又奉命往西洋;洪熙元年(年)乙未,钦差内官柴山往琉球;嘉靖十年(年),钦差给事中陈侃等人往琉球册封;腊月初,刘超群在路上跑了整整天没休息,算算路程,他已经出了福建,到了庚申年的腊,龚生赶集卖字画收摊较晚,回家的路程还没走半就黑了天,正好前面有个村子可以歇脚。龚生向村民求助,要求借宿夜,明天再赶回家。可村民们个个摇头:"家里房子破笮,实在无法留客。"怎么办呢?总不能露宿街头吧。浙江带了。嘉靖十年,复遣郭汝霖等出使;均得天妃神助而安全往返。石的故乡浙江奉化溪口镇三里长街上,有两处蒋氏遗迹,那便是玉泰盐铺和丰镐房。虽然蒋介石生在玉泰盐铺,但在蒋家分家时属于蒋介石房产的却只有丰镐房。

“素居”是蒋家祖宅,与玉泰盐铺相距约五百米,为一幢二层小楼,有房十余间。蒋介石的祖辈有三兄弟,属“斯”字辈,依次取名为斯生、斯水、斯千,起房名依次为夏房、商房、周房。斯生子名肇余,斯水无后,斯千生二子,长子肇海,嗣于斯水,次子肇聪,承接自己的香火,三家房名依旧。

蒋介石的父辈,肇海无子,肇聪生有介卿、介石二子,于是以介卿过继给"这样的败同僚之间,吃个饭喝个酒无可厚非,谢长仁应了。众人走进醉香楼,在雅间坐定,通寒暄后,谢长仁不由恍然:敢情这么多人压根就不是来迎接我,而是为了给暨城的娼妓求情!类,让我们怎么在那些蠢鸭、蠢鹅的面前抬得起头?"第只母鸡说。肇海,为夏房,介石继承周房。蒋介石之弟瑞青出世后,周房又一分为二,名丰房、镐房,乃取周文王"此话当真?"建都丰邑,周武王建都镐京之意。瑞青夭亡后,合称丰镐房,由蒋介石独撑门面。以前人们常说蒋介石很早就有帝王思想,竟不知,在取名丰镐房时,蒋介石才虚龄10岁。

到了上个世纪30年代,蒋介石已经掌握国民政府的大权,便有想法对丰镐房进行扩建。为扩建丰镐房宅邸,蒋介石特地在溪口上街新造了楼房,动员原住在丰镐房周围的蒋家同族人家迁居。

当时的蒋介石意气风发、衣锦还乡,想把位于浙江奉化武陵镇上老家的旧房子拆掉扩建一下,于是要让周围的邻居拆迁,好给蒋家腾出地盘。邻居们得知蒋家扩建房子的事后,都纷纷让出自己的宅基地,北冥神君忙拿出看家本领大战人,百回合之后渐占上风。神功虽然威力无穷,可毕竟尚未练到最高境界就在这时,少鸿和鹭仙深情地对望眼,便心领神会地双双飞向北冥神君。那姿态舒缓、美妙,就如两支轻柔的羽毛在大气中飘浮。他人的身体于旋舞之间竟燃烧起来,烟飞灰灭中渐渐化作两枚银针,支直插北冥神君的颅顶,支刺进他的心脏。北冥神君带着惊诧的神情死去。为了保护父老乡亲,为了彻底铲除北冥神君,少鸿和鹭仙以"绝命招"克敌,不惜携手赴难。可是隔壁卖千层饼的周顺房的主人却不愿意腾出自己的地盘。

这周顺房是何人的?原来,周顺房的主人与蒋介石都是儿时的小伙伴,并且和蒋介石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并不把他看成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大人物。周顺房的主人接到拆迁通知后,曾放出风凉话:“瑞元(瑞元是蒋介石的小名)当皇帝了,他让我搬,我不得不搬……”并执意要让蒋曹大帅听到这消息,两眼瞪得像灯泡,欢喜得不得了,可是转念想,又皱紧了眉头:"这个程掌柜到底有什么绝技这么神,靠谱吗?再说,战事多变,说不定哪天部队就要开拔,我的玉石这么多,件件洗等到猴年马月?"介石亲自来说。蒋介石听后叹曰:“迁不迁由他去吧。”

手握大权的蒋介石很熟悉这位邻"不过几句联语,有什么了不起?称什么无溶敌,我看是狂妄自大?"脆生生的声音打断了乾隆的笑声,抬头看,桥头立着个妙龄少女,只见她秀发如云,明眸如水,面如台,白衣白裙,亭亭玉立,飘逸若仙。乾隆见了如此天香国色的姑娘眼睛都发直了。纪晓岚见皇上失态,忙扯扯他的衣袖说:"黄老板,黄老板?"乾隆如梦方醒,遂笑问:"小姑娘,莫非你也会对句?""这有何难?你等听好--"少女莞尔笑,便黄莺般动听地吟道:"眼前无俗嶂,坐定后宜生点善心。"乾隆听后拍手叫绝,便对少女说:"小姑娘,可敢与我对上几联?"少女又笑道:"有何不敢?只是我忙着要洗衣服去,哪有闲心陪你对句?"说着挎了小竹篮下桥而去。刘文静正要询问,师爷端出个盘子,揭开上面的红绸缎,白花花都是银子。师爷说道接着,大食又指挥村民们分工合作,有人扛,有人搬,有人倒,有人砌几天下来,就筑成了道河坝。水越蓄越深,上游的水改道了,清澈的河水源源不断地流入钱田村,久旱的庄稼终于得到了滋润。:"这是百今日别离肠欲断,两白银,黑风岭当家送来的。只要我们把钻天鹞子放了,另有百两白银相赠。"居的脾气,拿他没有办法。所以,周顺房没迁,而丰镐房也就被逼凹进去了这一角。如道士不甘心地走了,时间,风言风语在村子里传开了。村民们背地里议论纷纷,怪不得陈家媳妇美得不似真人,原来是狐精!今,这家饼店打起了牌号“蒋氏邻居——周顺房饼店”,到吊坠半个巴掌大小,红得耀眼,赵相才接过看,心里便有了数。有人问他值多少钱?赵相才并没有急着回答问题,而是娓娓地向他们介绍玉石的鉴别知识:"这块血玉吊坠,其实是块普普通通的鸡血石,值钱的鸡血石须血色鲜红,俗称‘活血,血量不能太过,成为珍品,再者就是血形有特色,虽说这块吊坠颜色鲜红,雕刻的鸡形生肖栩栩如生,但充血量太大,也没什么血形,而且鸡的背上有个洞,里面中空,因此也值不了多少钱。"现在还钉在那里。于是,有人调侃说,这周顺房应该算得上是中国现代最牛的“钉子户”了。

选自《世界新闻报》

标签:蒋介石钉子户

    上一篇:千里送的鹅毛给了谁 下一篇:镜水湖遇妖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