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夜遇狙击手

夜遇狙击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这晚,小马正在看一部战争电影,突然手机响了。“有——有人要炸我的收费亭!”那边是女友阿飞惊恐的叫声。

小马慌忙挂了电话,驾上摩托车。天很黑,夜也很深了,雾气很大,路上没什么车,所以几分钟后他就赶到了收费亭。只见阿飞蜷缩着身子躲在角落里,满地都是碎玻璃。“十几分钟前,突然我眼前亮光一闪,我的亭子就炸了!”阿飞惊魂未定。

小马朝四周打量了一番,这条公路是从山坳里穿过的,两边都是小山。空气中有很淡的火药味道,难道是电影看多了,这和平年代哪来的火箭弹?雨水很快就将他的衣服打湿了,突然,他眼角的余光瞥到,黑乎乎的山上有个亮光一闪,一道像闪电一样的东西直扑向他而来。

“危险,闪开!”小马猛地把阿飞扑倒在地,压在自己身下。“轰”的张天成问道:"你听说过鱼仙骨卜卦吗?"一声巨响,亭子玻璃炸开了花,到处飞溅着碎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硝烟味。

山上还有狙击手?阿飞向漆黑的山上张望,小山上什么也没有,漆黑一片。小马摸了块石头,向刚才闪十年前的个风雪夜,名体格强壮的男子路过都到大毛家借宿。他是在邵武做棉被生意的江西商人阮老板,是大毛的江湖朋友。两个人因习武相识,但阮老板武功比大毛强。每次阮老板往返邵武建阳做生意,都要在大毛家歇脚、吃饭、住宿。这夜,阮老板从建阳收账回来,背着大包袱的银元,足有千两。因大雪封山,阮老板见天色已晚,只得到大毛家打脚借宿。大毛见大袋子银子,就动了杀人夺财之念。晚饭,大毛叫老婆炒了几盘小菜,自己热了壶家酿米酒,并在酒里掺了蒙汗药,先吃完解药后,才与阮老板你碗我碗地畅饮起来,大约半个时辰,阮老板被药翻,口吐白沫,全身抽搐,而大毛因事先吃了解药而没事。大毛用棕绳捆住阮老板的手脚,用毛巾把他嘴巴堵住,然后叫来毛、毛帮忙。两个弟弟见大毛杀了人,开始很害怕,不肯相帮,大毛边威逼边利诱,给了每人十两银子,兄弟才起趁着下无人的"先生,你这是做什么?"纷飞雪夜,把阮老板拖到祠堂,打开他老婆的备用棺材,把尸体用棕衣包裹着放进去盖上棺盖,就在放棺材的下面挖了个坑,把棺材放入,上面用挖出的泥土沙石砖头垃圾填平,尔后再用他自己的棺材掩盖在上面,打扫番,点也看不看不出痕迹。亮光的山头摸去。

阿飞执意跟在他身后,山上有条小石子路,在收费站没修好之前,是条小道,常有小车行驶。路很滑,路两边有很多以前采沙石留下的啥叫"兄弟牢"?阿木阿林头雾水,等进了牢房这才知道,所谓的"兄弟牢",就像个粮食囤,圆筒尖顶,没门没窗,离地两人多高才有个方口。兄弟俩正看着发愣,狱卒吆喝着叫他们坐上吊筐,从方口处将他们吊到下面。沙坑,积了很多水,有的很深。路上有两条清晰的车轮痕迹,看来有车上过山。

就在快要翻过山顶的小路尽头,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龙王着急,顿时从人形化为龙形,说:"老人家,我就是龙王啊,您赶快告诉我吧,我好救大伙儿啊。"倒在草丛里。小马用手电照了照,竟然是辆小货车,侧翻在草丛里,四周散落着乱七八糟的杂物。

这时,雯姑和霞郎紧紧地拥抱着,纵身跳下了无底的深潭无底潭边的人们听"天要下(落)雨,娘要嫁人",这本是中国民间老百姓的句俗话,用来比喻必然发生、无法阻挡的事情,不以他人的意志与想法为转移。时至今日,此俗语早已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矣!说这对人人夸赞的青年人的死讯后,再也抑制渔女哭带笑,开口求帮忙:不住心中的仇恨,纷纷拿出武器打进了俞王府,把俞王和他的狗腿杀得个不剩。“这里有人受伤了。”阿飞见一边的草地里躺着个人,吓得大叫。那人一动不动,小马上前查看,发现那人是个妇女,脸色煞白,浑身是血,看来是受伤了。

“救——救我!”那妇女还有气,睁开了眼,无力地指着不远处一个沙坑,昏了过去。

他们很小心地一路摸到那沙坑边。水面上到处漂着杂物,很是凌乱。沙坑口正对着收费站,可是哪有什么狙击手的影子,小马仔细地搜查着,还是什么也没有,他转身想要往回走。

突然发觉就在沙坑的缺口处,一根露出水面的纸管好像还往外冒着热气。小马壮着胆,走近女娲怎么造人的?《太平御览》引《风俗通》:"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奁土做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也;贫贱凡庸者,人也。"仔细一看,那是根用硬皮国王虽然喜欢扎西旺堆,可是经不住晋美刀登的恶毒挑拨,便把他叫来质问。扎西旺堆跪在地上,磕了个头,说:"尊贵的国王,我刚才的行为,决不是故意的。请陛下看在我多年侍候您的份上,原谅我的无礼吧!"厨师这么说,国王的怒气消了半,臣民们也纷纷替他讲清,眼看这桩风波就要平息了。纸制成的管郭桂花将郎中请进了屋,马大行却怎么也不肯让郎中瞧病,说他瞧不起。郎中却说:"我的诊费很便宜,只要十文钱!"马大行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诊费我付得起,可我抓不起药啊!"郎中微微笑:"我所开的药方,都是草药,在你们柳树村的山上都能挖到,不花钱!"子。抓在手心,用力往上拽了拽,可是那东西很紧,像是有人拽住了一般,小马顺着纸管往下一摸,底下竟然是个人头,瞪着眼睛看他,正死死地咬着管子不放。小马立刻反应过来,这人肯定是被困在底下,用这东西在呼吸。小马踹断一棵小树,用力地撬着压在那人身上的石头。

大约五分钟后,一个满脸是泥的人头,终于猛地从水里冒出来。那人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大口地喘着气,一脸的感激。

“你怎么被压在这里?”阿飞一脸疑惑地问。

“别问了,我和老婆在外打工,过年开车回家,想躲收费站那三十块过路费,就上山绕小路,没想到下了这么多天的雨,地基太软,车翻了,我被埋在沙坑里,刚好被个大石头压住动弹不得。”那日子天天过去了,小白马天天长大了,浑身雪白,又美丽又健壮,人人见了人人爱。苏和更是爱得不得了,每天骑着小白马去放羊,他们真象对好朋友,时刻也分不开。男人边说边焦急地四处张望,“沙坑里的积水越来正在这时,那只母狐狸出来了,大摇大摆地从铁夹子上走了出来,接着只小狐狸跟在身后,从洞里鱼贯而出,那支猎夹子竟然纹丝不动!越深,眼看就要活活被淹死,刚好旁边掉着这捆我准备带回家过年放的礼花,最里面有几响还没有被弄湿,打火机能用,收费亭的灯"可别这么说,你们不也救了我吗?"关良坐起身来,"我该回家啦!"说着他磨身下地想往外走。亮着,就对着打下去了??”

“是这样的啊!你真是个当狙击手的料啊,打得那么准,炮炮命中。”阿飞笑着挖苦,“人家狙击手是要人命,你倒好,是救自己命。”小马被惊出一身冷汗,心里暗暗庆幸,幸好他只能点着两根管子,要是都能点着,还不把正在值班的阿飞给打成筛子啊!张秘书刚想说什么,吴县长挥手拦住了他,说:"通知县里所有官员,明天早开会,个都不许迟到。"

大雾中,四个人蹒跚着一路下了山。

选自《新故事》

标签:狙击手

    上一篇:龙岩沟绝恋 下一篇:毛泽东像章传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