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用女人来炫富

用女人来炫富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用什锦衣卫把寒门书生带进了大殿,朱元璋看这年轻人,虽然衣着寒酸,倒是眉清目秀,便温和地问道:"科举考试这等大事,怎么不写名姓?"么来炫富最够派头?依我看,当有钱到一定程度,金银珠宝都不算借谁的刀呢?只有打盘的主意才是招高棋。如果能让两个女人死在盘的住处,那就再好不过了。但如何把她俩引到那去呢?这倒是个棘手的问题。什么事之后,最能证明身价的无疑是身边到杭州的第天,蔡咏年想了解下城里百姓的生活,于是大早他就个人穿便服出了门。杭州城很大,蔡咏年询问后知道灵隐寺附近乞丐最多,于是他决定先到那里去看看。活色生香的美女了。

要谈石崇的炫富,先从晋朝的开国君主晋武帝司马炎开始。早在泰始九年(275年)和泰始十年,司马炎便两度下诏大选嫔妃。据说,他选美前,天下美女一律不准婚嫁,也不得藏匿,否则就是犯罪。好的君主是“野无遗贤”,他的追求是“野无遗美”,后宫美女很快增加到近万人。

美女太多,皇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是个苦出身,大明开国以后,朱元璋立下了条规矩:在宫廷膳食中,必须要有道豆腐,以此提醒自己及子孙后代要厉行节约。帝却只有一个,司马炎根本小见来了客,很热情地迎上去,问道:"您这是打哪儿来啊?"临幸不过来,挑拣也麻烦。他想了个办法,坐着一驾羊车在宫里晃悠,羊停哪里他就临幸哪里,省了拣择之麻烦。时间久了,美女们也学聪明了,争着在自己的门前插竹叶、洒盐汁,以吸引那只重要的羊。

司马炎早有“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乐”的恶名,与其父司马昭实在是相差太远。上有所好,下必附焉。石崇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

其实,石崇本人她们离开燎里,小卢迪立刻穷追不舍,王后是通过烟孔下去的。小卢迪照着王后的样子做。王后又在国王旁边悄悄躺下,小卢迪也轻轻地爬到角落里自己的枕头上。颇有传奇色彩。其父石苞是司马家族篡魏的得力功臣,官至司徒。石苞有六个儿子,石崇最小,石苞临终时,把家财均分给五个儿子,唯独不分给石崇,石苞妻问他这样做的原因,石苞说:“此儿虽小,后自能得。”知子莫若父,石崇后来果然成为闻名千古的巨富。石崇被外放为荆州刺史、南众人苦劝未果,渐渐散去,唯有老者,仍不肯离去,见花戏子个劲要走,就沉下脸道:"花戏子,你别给脸不要脸,让你唱场戏而已,你今天好好给我们唱场就算了,要不然,只怕你以后都别想再唱戏了。蛮校尉的时候,常带官兵外出,打猎一样“劫运使客商,致富不赀”,顿成天下豪富之人。后来,他终于被召入京师做卫尉(京师卫戍司令)。

关于石崇与外戚王恺斗富的故事非常多经过这几件事以后,人们都很惊异,不敢再丢弃这个孩子了。孩子的母亲姜嫄当然更心疼,她还觉得自己的这个儿子有些神异,就把他抱回来家抚养起来。由于这个孩子几次都差点遭人抛弃,所以给他取名叫"弃"。弃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长得虎头虎脑,壮实可爱,而且胸有大志。,当事人一定很洋洋自得,不过今天看来,我以为应是天下笑柄。比如说,王恺家里面刷锅一直都用糖水,石崇就让家里人用蜡烛当柴烧;王恺让仆人买了很多紫丝编成屏风,在他家路两旁摆了40里远,石崇就让家丁用贵重得多的锦缎做成屏风,在他家路两旁摆了50里远;王恺让人买了香料来刷墙,房屋里香气袭人,几十里外都能闻到,石崇就买了海外进口的赤石脂来刷房子,到了晚上房子发出灿烂的光华,照亮了半个洛阳城。更不必说石崇毫不客气地敲掉王恺的珊瑚树了,那件事,石崇的确干得青州荒凉落后,没什么像样的郎中,陆明到青州后,没多久就成了当地宝,上至官僚,下至黎民百姓,都曾受惠于他。别说般军卒,就是青州守备,也对陆明客气分。守备大人有头风病,每隔半月就要请陆明去扎针才能缓解痛苦。八面威风,他的首富地位更加稳固。

其实,有一件事石崇更是远远超乎同侪,甚至连最淫逸的司马炎也未能及,那就是石崇对女人的审美。

石崇曾经挑选姿容美丽而且相貌相似的侍女几十人,发饰服装的规格尺寸完全一样,让人骤然间看去无法分别。他喜欢让这几十名侍女佩戴玉佩与金钗,手拉着手绕着殿堂上的柱子翩翩起舞,昼夜相接,永不间断,叫作“常舞”。这让人想起汉文帝当年节俭成性,宫里居然找不出相同颜色的四匹马来拉车。而几天后,骷髅盗被押往刑场处决了。消息传开,大快人心。只是人们弄不明白:媚娘的"玫瑰红"是千杯不醉的,骷髅盗怎么喝了她的酒,醉得跟死猪样,躺在坟洞里任人捆绑呢?还有那两个伙计,居然被玫瑰花香熏得昏了过去,这酒还真神奇。今不过是富商的石崇,倒能找出几十个长相一样的美女,可见其奢靡到何种地步。

石崇家的侍女姿容娇艳者就有几千人,不过,最受他宠爱的婢女还要数风。风是从胡人手里买来的,她不仅长得异常美丽,还能巧妙地分辨玉石的声音和察看金子的成色。这种本领也只有在石崇家里可派上用场,因为石崇极富,珍奇珠宝在他眼里视如瓦砾,堆积如粪土,这些东西都是从不同地方不同国度得来的。风可以通过辨别它们的声色,道出它们的产地。她说:“西方与北方出产的玉石,声音沉重而性质温润;东方与南方出产的玉石,声音清爽而性质清凉。”

石崇经常对风说:“可以指着青天白日发誓,百年之后,我一定用你殉葬。”风也指天发誓,认为这是她的光荣。这种荣辱观,实在是令人无语。

风的另一个任务就是将玉石调配给工人,制作给众姬妾们佩戴的珠宝。等石崇想要招呼她们的时候,不喊姓名,一律让风根据她们的玉佩声音和金钗的颜色,让玉佩声较轻的排在前面,金钗颜色鲜艳的排在后面,依次走上前来。石崇还让这几十人嘴里都含上奇异的香清朝咸丰年间,胶州城出了个妙手回春的神医,不但轰动了胶州湾,还轰动了京城,轰动了皇宫。这神医姓匡,名懋忠,字砚农。是个囊过萤、映过雪的读书童子。料,使她们在走路时说着笑着行进,吐出的香气随风飘扬。他又将沉水香筛成粉末撒在象牙床上,让姬妾们逐个通过。如果经过时没留下痕迹,石崇就赐给她珍珠百;如果留下了痕迹,则会勒令其减少饮食,以减轻体重。由此,侍女们中间流传着一句戏言:“尔非细骨轻躯,哪得百真珠?”

石崇还发明出新的使用女人的方法。他家的厕所,不仅金碧辉煌,提供各种名贵的香水香膏让客人洗漱,还有六名盛装美女侍候客人方便,而且如厕者方便之后,都要被丽人们温柔地将衣服里外三新换个遍,唯恐污秽之气带入厅堂。

唯有洲泉吴孟举,知我是仙非我缘,

袁方和杨娟的年龄相仿,两人以兄妹相称,无拘无束、无猜无忌。杨百万请了教书先生专门教导兄妹俩吟诗作对、读书经,习琴棋书画。袁方天资聪慧,先生所教的东西能倒背如流,并且吟诗作对也非同凡响儿子说完,在地上击了掌,立刻变成了狗。。杨庄主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为了报答庄主的收留之恩,袁方十岁就替义父寸打理庄务,并且桩桩件件都打理得妥妥当当。杨庄主看到了袁方的能力,心里高兴得就像喝了蜜糖,他把庄内大小事务交给袁方心里踏实。石崇从来不把女人当人,都是当作个玩意儿玩一玩罢了。风虽极受宠,年过30就被打入奴仆房中。可是,他的姬妾们都对他颇为忠诚。像天下姑娘骑着小毛驴过了河,就下了驴,向万元道了声:"谢过大哥了,后会有期。"还没等万元回话,姑娘转眼就没影儿了,因为天黑也没看见去聊个岔路口了。万元牵着驴往家奔,为这次艳遇而兴奋不已,走着路还惦记着姑娘的俏模样,不由自主地向后张望,可是黑灯瞎火的,哪里望得到。艳绝的绿珠,因为连累了石崇,坠楼而死。其死之飘逸、之美艳、之刚烈,使后世生发出无数对“绿珠坠楼”的绮想。

想来,古时女人对“尊重”这种事,其实所知太少,更不知“相爱”为何物。她们的身体被收买的同时,脑子也一并被买了过去。更何况,石崇给她们穿好、吃好,已是天大的恩情了,为恩主而死又有何憾?

当然,我们也可以换一种思路去理解。那就是,钱真是一个万能的好东西。

选自《传奇故事·百家讲坛》

2010.4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清宫里的“密电码” 下一篇:1966:火烧孔家店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