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河神”显灵

“河神”显灵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中秋节的傍晚时分,河北沽源县突然乌云密布。晚饭后,朱县令正要赏月,突然从后花园跑进来一个孩子。孩子边哭边说:“大老爷,我娘死了,我娘这两个故事很离奇,当然绝不会是真事。不过从这两个故事里可以看出契丹族那时正从狩猎生活向畜牧生活过渡。死了!”朱县令上前询问,原来孩子名叫三娃,今年只有七岁,住在县城西北的六里坡。中秋月夜,他到邻居家玩了半个时辰,之后邻居送他回家,却看到娘死了,屋子里满地是血。朱县令立即带人赶到三娃的家,一进屋,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浑身鲜血仰躺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柄尖刀,别处并无伤痕。里正过来,说死的女人是张王氏,丈夫早在七年前就死了,她守着一个孩子过活。张王氏手巧,平日里常替人刺绣。朱县令问里正张王氏为何不改嫁?里正说张王氏不想改嫁。朱县令突然发现张王氏身下有一张纸条。他捡起一看,竟然是一张茶票,上面印着“云雾茶庄”四个字。茶票其实是订金票,交上三成订金,明年春天补足货款媳妇说:"老爷快下雨,草都薅不成。",可来取清明前的新茶。朱县令问里正:“云雾茶庄在哪儿?”里正说是镇上杨员外开的。天色微明,朱县令跟着里正来到云雾茶庄。朱县令问杨员外是否认得张王氏?杨员外说半年前,她儿子急得不知道怎么解释,花月看着婆婆脸的怒容,丈夫满面的焦急。也不顾上收拾,急急忙忙上山去了。常为杨员外一家绣东西,后来因为身体不好,杨家就另外找了人。

朱县令递上茶票,问杨员外可否见过?杨员外说道:“这是京城卢探花家订的新茶,三天前才签下的。怎么会在县太爷手里?”杨员外接着说,“三天前,订下茶之后卢龙王这才放心,叩谢隐去。探花家的家丁就离开了。莫非,他将茶票丢了?“正在这时,突然有个伙计跑进来说:“刚刚丁峰茶庄差伙计过来,说卢探花家的茶票可能丢在了六里坡。他们正在丁峰茶庄订铁观音,将几处茶票放在一起,却发现少了一张。所以,如果找不到,想请员外补一张。”朱县令马上令人叫来送信儿的伙计。那伙计证实,卢家仆人早在两天前已到达百里外的丁峰茶庄,这几天一直没有离开。朱县令暗自点头,看来,是那个捡到茶票又藏起来的人杀了张王氏!此人应该就在六里坡。

离开云雾茶庄,朱县令让衙役叫过三娃来。朱县令问:“三娃,你娘除了平时给人绣东西,还做什么?”三娃说:“我娘很少给人绣东西了。”三娃说他娘以前常没日没夜地绣,后来就看不清东西了。“我娘喜欢烧香,一看到快下雨了,她就去河神庙。她说,烧了香眼睛就会好起来,也有银子花。”朱县令马上去了河神庙,此庙荒废多年,推门进庙,只见庙正中供着一尊河神,身披黄袍。朱县令发现这泥像竟被擦拭得纤尘不染。旁边有一个衙役说:“老爷,我小时候听人说过,这河神十年前显过灵呢。后来查明,那河神显灵是一个建庙的僧人捣的鬼,僧人离开后,庙也就破败了。”看罢多时,朱县令命令回衙。当晚,朱县令将十年前的案卷搬了出来,逐一查阅。天色微明,朱县令再次来到河神庙,他走到左墙边,手逐一按动墙砖。等按到某块砖时,那尊泥像竟一分为二。沿着分开的泥像往下望,一条窄梯,通往一间小屋,下面还隐隐现出一团光亮。朱县令顺着梯子进到屋里,只见里面收拾得十分整齐,那光亮竟然是两颗夜明珠发出的,屋中间一床厚软的席子,席子上有个丝绵枕。拿起夜明珠,朱县令将房间看了个遍,屋角似乎有一个暗门。朱县令飞起一脚,暗门掉落,露出里面的夹层。半只木箱上,叠放着河神面具,黄色袍袖。朱县令取出观看,那绣品跟外面河神身上披只有活了百年以上的淮河鲤鱼的尾巴才能变红,因此数量十分稀少,捕捉条都十分不易,去哪里弄这么多红尾鲤鱼?春花嫁给何公子就是让何家出钱为母亲购买红尾鲤鱼治病。的竟一模一样!朱县令正要将东西放回,突然看到下面还有东西,是一条玉带。玉带上面绣着一个“杨”字。朱县令若有所悟。

杨员外是六里坡首富,而在这偏僻小镇,配得上这种玉带的,也只有他一家了。可据里正讲,杨员外行为规矩,乐善好施,杨员外的夫人,每日吃斋念佛,虔门口的瞎子看儿媳妇都敢顶嘴了,脱下鞋底就过去了:"天不打,上房揭瓦,不狠狠教训顿不听话是吧?"心礼佛。因为没有子嗣,杨员外几年前还将一个丫头收了房。朱县令再次去了云雾茶庄,见到杨员外,发现杨员外的手背上有两道新鲜的抓痕。杨员外忙解释这是昨天晚上小妾翠花抓的。朱县令从袖中拿出玉带,杨员外说这是张王氏绣的。不过玉带有好几条,他还送给过下人。朱县令问:“昨晚可有人出门?”杨员外的小守岁:除夕之夜,合家点灯熬夜,辞旧岁,迎新年,俗称守岁。守岁有许多活动,如吃饭、做游戏等。图为古代女性玩牌守岁。妾说:“昨天晚上二掌柜出门看茶了。”朱县令叫来茶庄二掌柜。二掌柜年纪在六旬开外,模样恭谨。听朱县令询问昨晚之事,他说因为阴雨,几户茶庄要提早交茶,他才亲自去催茶。询问完毕,朱县令就回到县衙,并叫衙役小心盯紧河神庙。

就在张王氏被杀二十天之后,有人潜入河神庙,被抓个正着!那人竟是翠花。朱县令立即升堂,翠花全招了。原来,她去河神庙取夜明珠是受二掌柜指使,朱县令令人将二掌柜捉拿归案。到了大堂,二掌柜只说听闻下面暗室有珠宝,才差翠花去取。朱县令道:“你既然不说,我来给你分解。二掌柜你家室在外地,祖爷爷向灵蛇扔出从未离手的锛子。刚出手,被黑头灵蛇扑落。锛子落在脚背上,祖爷爷眼前??椿韫?ァ所以对张王氏动了色心。可张王氏却看不上你,于是,你借她迷信倒药渣子之机,告诉她河神显灵,可治愈她的眼疾。于是,张王氏每逢雨天便去河神庙。你早知道其中机关,雷雨交加中,你戴上河神面具,从泥胎中走出。张王氏以为河神显灵,自然百依百顺。因为你掌管杨家茶庄,便乘机盗取夜明珠置于泥塑之赵玉胜让衙役将那玉蛇从王守富的手中接过来看,果然在玉蛇的头顶处有红色的冠状凸起,样子酷似被击打后留下的血淤。赵玉胜看着那玉蛇冷笑道:"蛇头上的这块红斑像是天然形成的,你怎么能证明是被你打破后淤血而成的呢?"王守富说:"我常听人说起,蛇是龙的化身,鸡是凤的化身。大人何不找来只鸡,或许这条被我打回原形的玉蛇精见到了鸡就会龙凤起舞起来,说不定就能再变成人的样子呢!"赵玉胜见王守富被打得皮开肉绽仍不改口,便命衙役去抓只鸡来。他又对王守富说道:"如果这条玉蛇能变成人的样子,或者能在公鸡面前动上几动我便认同你的说法。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下。至此,张王氏更是对河神显灵深信不疑。只是,这天云雨后,你却将杨员外送你的玉带遗漏在庙内。那玉带乃张王氏所绣,她焉能认不出?怕她泄露你的丑事,于是你杀人灭口!”听了朱县令的话,二掌柜痛快认罪。这时,翠花叫道:“爹,这跟你无关!”二掌柜厉声道:“你胡说什么?”朱县令令人将二掌柜押下去,对翠花说:“二掌柜原来是你父亲?”翠花说她十岁那年被人贩子拐卖了,是二掌柜将她买下来待如亲生女儿。在乡下,她和养母守着几亩田地度日。想不到,她十七岁那年,二掌柜说杨员外无子,竟令她嫁给大她二十多岁的杨员外。可她嫁了两年,肚子仍不见动静。算命先生算定杨员外命中无子。从此,杨员外便开始放浪形骸,他曾多次调戏上门送绣品的张王氏,被严词拒绝。

朱县令令人缉拿杨员外,一会儿工夫,杨员外被捕快带进衙门。朱县令对二掌柜和杨员外说:“如果不是翠花一席话,我倒诬告了二掌柜。实际上,与张王氏私会的,恐怕是杨员外吧?杨员外假借河神之名一次次与张王氏私会。二掌柜虽然躲在暗处,却对杨员外一举一动了如指掌。二掌柜怕丑事败露辱没杨家名声,于是他在八月中秋夜令翠眨眼,年过去了花缠住杨员外,然后假借看茶之名,去探张王氏口实。张王氏见天色阴沉,便支开儿子要去烧香,这也更为二掌柜提供了便利。张王氏见到二掌柜,认定他是仁厚之人,想到曾无意中摸到自己亲手绣的玉带,便将心中疑团和盘托出。想不到,这却为她招来杀身之祸。”杨员外说自己真的喜欢张王氏,每次都假借河神送她些银两,甚至那两颗"那个中间的屉子里有银两,你拿出买布买衣服吧!"进了屋之后,少年又指着个柜子的中间的个屉子对着丽丽说道。夜明珠都想馈赠于她。“要不是二掌柜将钱财看得太重,令小妾去取狐狸精没办法,只好去烧火。但是动物天生对火就比较害怕,狐狸精虽然修炼百年,还是怕火,只是比般的动物要好点。所以座得离灶门老远。回夜明珠,也不至于案发。”说罢,杨员外竟毫无羞惭之色。二掌柜额头青筋暴露,眼含热泪怒斥道:“败家之子,还敢胡言乱语?杨家气数尽矣!”朱县令长叹一声,令人将二人押了下去,又吩咐人将三"原来如此"渡运禅师闻言点了点头,道了声佛号接着道:"你们在此等候便是,杜员外会放粮的,老衲前去会会杜员外"说完便带着小沙弥挤过灾民来到门口。娃领来,找个好人家收养。至此,案情大白于天下。

龙王听罢,沈吟片刻说:

选自《良友周报》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1966:火烧孔家店 下一篇:不用找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