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驾机车运送首颗原子弹

驾机车运送首颗原子弹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64年10月,伴随着西北边陲的一声巨响,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作者当时是一名火车司机,并有幸参加了原子弹的运输任务。40多年过去了,当年驾驶火车拉核弹的情景至今依然还那么清晰……

1964年春季,我刚满30岁,和几个火车头上的伙计,被组织上秘密送到了西宁市,然后驾驶机车沿着一条军用铁路线来到200公里外的大戈壁滩。军代表告诉我们说,这里就是青海金银滩基地。我们接到一个出车任务,说要把列车从金银滩牵引到新疆。当时并不知道是去拉核弹,但能感觉到这趟出车任务非同一般。按说,跑车这么多年,专运、特运列车也拉了数百趟,就没有像这趟第天,人血打桩开始了,只见岸两边人山人海,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凡能走动的人都去了。列车如此紧张的。列车白天停夜间行。白天停在车站,机车入库检修,到了夜晚再牵引运行。列车清一色为闷罐车,停在车站,保卫人员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列车运行时,铁路有大,她像往常样,背着孩子到树林里去扫树叶,她把孩子放到地上,自己走到林子深处去了。她走了不久,只猴子抱起小孩,爬到树上,逗着他玩。女人回转来,不见了小孩,便放声大哭。桥梁、隧道旁时常会看见解放军或民兵在巡逻。机车头上坐着一名解放军军官和两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从车头拉出一根军用电话线通向列车,随时可以向列车指星光映出苏妙婵脸上的丝冷笑,星光也映出她眼中闪动的杀机。苏妙婵突然拔出把雪亮的小刀,闪电般刺向小西的咽喉。睡在地上的小西突然身子缩,苏妙婵刺下的小刀正好刺中小西的嘴巴。小西张口咬,竟然咬住燎把小刀,那把刀好像在小西的牙齿间生了根,再也拔不出来。挥部汇报情况。从以上现象推测,此趟列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我们牵引王子平就这样在舅舅家住了下来,跟着舅舅和表哥学做生意。舅舅开着家绸缎庄和家酒楼。这两样生意都很琐碎辛苦,王子平每个店里都干了段时间,学到了些经商的学问。但他心里有些纳闷,这些生意的本钱不小,舅舅当初是怎么攒下本钱的呢?的列车先从金银滩驶向西宁,然后转上兰青铁路过黄河到兰州,又折身驶上兰新铁路进入河西走廊,一路向西奔驰。一路上,我的心都揪得紧紧的。其实,驾驶机车搞运输并不难,难就难在既要限制行车速度,又要保证准点到达目的地。速度高冲力就大,担心列车会有闪失;速度低了又怕不能按时达到,后果肯定会十分严重。近2000公里啊,谁能保证列车速度能始终控制在时速50公里?谁又能保离开澡堂,魔法师又带阿拉丁去逛集市。他俩兴致勃勃的在市场上转悠。魔法师带着他,边观看那些热闹的交易场境,边对他说:"我的孩子,你今后要跟这些人结识往来,通过观察,向他们学习买卖的本领,从而丰富自己在这方面的经验,掌握经营的技巧。要知道,目躯们所进行的,将可能就是你自己的职业。"证在起伏连绵的西北高原行车、上下坡道时不产生任何碰撞?蒸汽机车一路上要添煤加水,几十公里就要停车,列车也很难免在清灰上水时不发生颠簸!并且,每小时50公里的速度,听似容易,可在当时使用蒸汽机车既无速度表又无测速仪的情况下,时刻让列车保持均衡速度谈何容易!为此,我只有凭着多年驾驶机车的经验,靠自测和目测仔细观察速度,每时每刻在心中算计着。

一天傍晚,我与伙计正在库内检修机车,有几个人漫步来到机车前,为首的是一位身材龙门山下的乡亲们听到噩耗,从面方赶到伊河岸边,对波涛汹涌的伊河失声痛哭,哭声震动了龙门东西两山。突然,乡亲看见,伊河岸边涌起股水柱,牡丹和她的儿子、丈夫,正站在水花上向送别的乡亲们频频招手呢!渐渐地,牡丹家口离开水柱,冉冉升起,飞向白云蓝天。魁梧面带微笑的老军人。老军人笑女子丈夫是屠夫出身,行事鲁莽脾气暴躁,捉奸在床后,立马提刀就砍。可怜捕头尚在温柔乡中,就稀里糊涂地成了刀下之鬼!但让人欣慰的是,此案虽然轰动,却无甚纠结,杀人者被衙役缉捕归案,案情亦十分简单,就是个捉奸杀人案而已。呵呵地走到我面前说:“司机同志,你辛苦了!”说着便来握我的手。我赶忙一缩手,说手上有油。老军人听后更乐了:“有油?有油才是劳动人民的本色嘛。”

老军人握着我的手说:“司机同志,这次行动关系重大。你们火车头是先锋,一定要完成毛主席、党中央交给铁路工人的任务哟。告诉你们,毛主席、党中央将直接指挥我们。我们要争气,要扬眉吐气,要让世界伏羲(生卒年不详):又称宓羲、庖牺,或称羲皇、太昊,是燧人氏与华胥氏之子。为上古皇之、中华人文始祖之。重新认识我们中国。司机同志,你明白吗?”

老军人说得气壮山河,我听得有滋有味。老军人临走时又说:“此次行动千古难逢,将载入史册。咱们是幸运者,人生能有几回搏哟?”

过后,有一位领导告诉我,说那老军人是聂荣臻元帅。我愣住了,半天没回过神,心里却在想,“我的天,老军人就是曾经指挥千军万马的聂帅?难怪他能站得高看得远。可是,这次又是什么样的任务呢?”我心中嘀咕着,可不敢问,只是觉得肩头的担子更重了。

这十几天中,我一直保持精神高度集中,列车运行也很顺利,但当列车开到一个叫黑风峡的地方时,我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那天晚上,列车正平稳地行驶时,前方不知怎地就突然刮起了一股黑风——也就是现在说的沙尘暴!顿时,呛人的沙石呼啸着迎面袭来,击打得机车啪啪作响。

黑风峡位于新疆哈密西侧,是国内闻名的百里风区。兰新铁路从这里穿过,建有“13间房”、黑风口等小站。黑风峡百里不见人烟,戈壁沙砾如涂了油一般在月光下闪亮。20世纪50年代,勘探铁路的工程技术人员,有3人在此失踪。我当然知道黑风峡的厉害,可万万没有想到它在这个时候鬼使神差地刮起了黑风!我神情紧张,努力集中精力,驾驶着列车在漫天黄沙中艰难行进。

风刮得越来越大,车窗外就是飞沙走石的世界,一直守在机车里的军官也着急了。他抓起电话与列车指挥部联系,问列车能否在黑风口车站停一会儿,以防不测。指挥部电话马上作出指示,列车不能停,要正点到达前方指定停车点。要克服一切困难,不得有误。

军令如山。我坐在驾驶台,集中精力注视着前方,一边揉着被沙石击打发痛的脸颊,一边仔细盘算应该如何对付这场黑风。

黑风刮得昏天黑地,前方.胖和尚线路黑漆漆一团,机车大灯照射出去勉强能看见十几米。我生怕出问题,努力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可还是捏着一把汗:这么近的距离,若有情况,想采取措施都来不及啊!

不管前方有没有人或物体,我都不断地大声地高呼着:“前方注意!”手始终紧紧地握住闸把,随时准备刹车。

他来到人间看,人间的生活和天宫截然不同。人们的美好生活,不是依靠别人的血汗获得的,而是用自己辛勤的劳动换来的,他非常羡慕过这样的日子。但这位天将知道,违背了玉皇大帝的旨意,就有被杀头的危险。他反复地想了又想,最后他决心牺牲自己保住美好的人间。

“有光亮,你看!”那解放军军官一声高喊,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丝模糊的光亮,随着列车的逼近而变得清晰起来。

一束光亮,又一束光亮。束束光亮向列车显示出前方畅通无阻的信号。

在铁路边的通信电杆边,每隔25米就有一个人手持通行信号灯在为列车开道。为了不被大风刮倒,那些人都用绳子把自己绑在电杆上,艰难地举着信号灯。每隔一段距离,都会看到三五个人手牵手在铁路边巡查,他们跌倒了又爬起来,不停地向电杆旁的人报告线路情况。

在这上百公里的黑风峡谷里,铁路工人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来保证列车的安全运行。我心头一热,终于松了口气,回头一看,发现解放军军官和两名战士立在机车一侧,正举手向车外敬军礼。军官和战士神情庄严,泪水却顺着脸颊流淌着。

几天后,列车终于行驶到了终点——通往罗布泊的那条200他想起了和穆思镗订的亲事,也想给儿子完婚了。余公里秘密军用铁路线上的一个车站。指挥部电告:前方车站一切准备停当,列车进站时必须一次性对好目标线停车,要尽量减少运动碰撞。指挥部特别指出:列车必须一次性停好,不得二次启车动车。

一次道归出了府门,无依无靠,白天沿门乞讨,晚间睡在荒郊破庙。时间长了,头发绣成了个毡片子,腿细得象个麻秆了。冬天到了,西北风卷着雪花,铺天盖地,刘道归的脚和手冻得裂子象娃娃嘴,步滩血。好容易又熬了两年,道归整十岁了。有天他讨饭路过自己的庄院,不由得想起了死去的爹妈,顿时眼泪流了下来。他想,人心都是肉长的,为啥有坏有好,有善有恶?爹爹、妈妈行善生,死后,万贯家产硬被人霸占去了,真是行的善多,遭的难多。想到这里,他狠下心定要治治这个忘恩负义的孙。性对准目标线停车,以前我也经历过许多次,可那都是在白天,且天气没有异常。而此时是夜晚,风速5至6级,能见度较低……最关键的是还不能让列车产生一丝冲撞!

必须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准确快速地计算出制动力、制动距离,还要考虑风力造成的误差问题,一点儿都马虎不得。其中最后拉刹车的那一下关系特别重大卢大爷说:"不行!我家的房子是清代建的,工艺复杂,长期以来都是他把这消息用尽力气叫喊出去,马上传到十里以外。在最短的时间里,整个王国没有个角落不知道国王的通告。由于他的声音象雷样,把天空里的乌云也都收集起来,于是下了两个星期的大雨。但过了两个月,还是没有个神奇的医生来替国王医可怜的雷声国王正陷于绝望之中,突然有天早晨他得到报告:从遥远的国家来了个著名的巫医,他说,他能够治好国王的病。国王立即召见巫医。只见这巫医长得又胖、又圆,象只桶。国王搔了搔后脑勺,想:给他许多黄金值得吗?你师父来负责的!你师父早就对我说过,他的徒弟只有出师后,才能盖得了这么复杂的房子!",搞不好就会前功尽弃。此刻我已无暇多想,只能在心中默默念叨着,握闸把的手汗津津的,在微微颤抖,心里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我知道,各级领导、部队首长,还有很多人都来到了车站,都在密切注视着即将进站的列车。列车慢慢接近车站,在机车大灯的照射下,我看到了黑压压的人群等候在月台上。

列车冲过道德音太又咽了口吐沫。他明知不好,还是冲着里屋喊:"舅来了,你听不着啊!快下地做饭!"岔进了站区。我双目圆瞪,开始撂闸(即刹车)了,刚才还呼啸着的列车渐渐慢了下来,我的心也在一点点抽紧。

列车咯吱吱地滑向月台。我仿佛看见了人们的目光在冷峻地审视着机车,他们如此安静地站在月台上,是怕打扰了我的思路,还是……容不得多想,我握闸的手一点点地加力,机车的车轮刚滑到停车标志处,我用尽全力将闸把牢牢拉住,随着一声轻微的吱呀声,列车终于停稳了。

直到原子弹爆炸成功,领导才告诉我,说当时那趟车拉的就是原子弹。我问领导为什么不早说,他们说也是刚得到的消息。我感觉到脊背发凉,是啊,如果当时知道拉的是原子弹,还能应对自如吗?

如今,我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了,可回忆起那段久远的往事,依然如同发生在眼前,让我激情高涨。

选自《人力资源报》2010.4.22

标签:原子弹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