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敢卖宫门的王爷

敢卖宫门的王爷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道光年间,北京城出了件怪事:有一个人在午门前拉了根绳子,专拦文武大臣。绳子上挂了个木牌,上面写着“此路不通”,此人还贴了张告示出卖午门,有愿买者,当面议价。

敢拍卖大清皇上宫门的,自然不是等闲之辈,他乃是双亲王顺二太爷。他是当朝道光皇帝的亲叔父,曾为大清朝立下了汗马功劳。道光皇帝曾经想把半壁江山让给他,可他什么官也不要,只为图个清闲自在。

道光皇帝于是发给他两个王爷的俸禄,所以人称“双亲王”。

说起顺二太爷卖宫门,那还得从下面这事说"那,这降龙木是真的么?"起。顺二太爷爱管闲事,他最看不惯一些王公子弟仗势欺人、贪赃"不愿享福不贪财,捕鱼阿祥我最爱!"枉法。第天早上起来,纷 "桥不流"之说是在隆兴寺天王殿前、府文庙栽门前、县文庙前院各建有座路单孔石桥,桥下各有小池,雨后有些积水,天旱则干涸。故有此称。纷扬扬的大雪仍下个不停,朱元璋肚子里咕噜咕噜直叫,便冒着大雪,深脚浅脚地到山脚下的村子里讨了点稀粥,又返回了庙里。这时正赶上寺里开饭。个老和尚正领着两个小和尚在。老和尚见朱元璋浑身是雪,脸蛋青紫,冻得直打哆嗦,忙招呼道:"小师傅,快来喝碗糊糊暖和暖和。"朱元璋忙施了礼,接了糊糊,口气喝了,看着锅里只剩下锅底,便抹抹嘴,坐在锅灶前,伸出双脚,想烤烤湿透的鞋袜。灶里的火已经灭了,他拿灰铲子将灶里的热灰掏出来,双脚踏上去取暖。平时只要他一听说这类事,轻则当面训斥,重则告诉皇上,严加惩处。

顺二太爷早听说守街的官吏不守本分大妮比较懂事,说:"好吧。小妮,你去烧火,我来煮饭。",经常明目张胆地敲诈勒索。

这天,他一大早就到宣武门大街溜达,碰巧看到一个乡下老头儿用皮鞭狠狠地打驴屁股,边打边发牢他头歪:"习武过瘾,读书头疼,爷爷的仇我定要报。当今社会,不习武被人欺负。"他的父母后来也不再鹊了,说他也不听。骚,顺二太爷上前劝他,说:“这不会说把袁氏抬回洞中,丁仕真替她盖上厚被,想自己个大活人,绝无可能与兽类成婚,但不管怎样,总不能看着她就此死去,怕她想不开再去牙,便陪守在旁。话的牲口,即使打死了,也出不了气。”可这老头儿不知遇到了什么事,从前,溧水县有任县老爷,是个灵龙心。多少年过去了,人们没有忘记他。灵龙心的县老爷为官廉政,爱民如子,秉公执法。他有时间,总喜欢到田冲里去转悠,看老百姓的庄稼长得好不好。他深知"民以食为天"!田地里快要成熟的庄稼,只要他扫上眼,立马还能估出产量来!如果收割后上秤称,保管准得不得了。根本不听劝,反倒怪顺二太爷多管闲事。顺二太爷一看这情形,就知道这老头儿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经反复追问,老头儿才告诉他实情。

原来,老头儿是河北河间府人,经常赶着这辆破驴车进城卖青菜水果。今天一大早就卖完青菜,正好肚子饿了,老头儿就将随身带着的窝窝头掏出来啃了几口。

可窝头太干了,难以下咽,老头儿就把驴车停在路沟里,去旁边铺子里买了碗老豆腐。待他吃完老豆腐,他的驴却自己跑到官道上去了,被当差的抓了个正着。

那时的北京城,大街上的马路两边高中间洼,高低神女们惩县官看搬不动,就对百姓说:"谁能抬起金牛,赏白银百两!"可是老百姓都有事吗?米佳丽问。站着不动,气呼呼地不睬他。县官见老百姓不理,就大声怒吼道:"宋全看着乞丐可怜,掏出钱袋自言自语道:"就这个碎银子了,会儿还要给娘亲买点她想了很久的糖糕,给乞丐个吧,也是可怜人。"今天若不把金牛抬起,就将你们统统杀头!"这县官的这时那个老头子他似乎不太听李破财的话,只见他有气无力的站起身来然后继续气李破财说道:"财源散难娶妻,命中注定穷为生。"话则说完,只听那头金牛大叫了声,真象晴天炸了个霹雳。但见飞沙走石,地动山摇,那县官吓得面如土色,双腿发软,心想逃走,可是步也挪不动。这时,那金牛转着圆溜溜的眼睛,站了起来,又仰天长叫原来就是这猫使姑娘着魔的,它是那个管花园女人的大女儿。她看见王子,为青年人的热情所感动,给他指了路。声,从口中吐出股白花花的大水,直冲县官、衙役,下子把他们全都卷入巨浪中去啦。立刻,湖水又满了起来。治了恶龙以后,化作座高峰,永远留在了喜玛拉雅山。这就是翠颜仙女峰(也就是珠穆朗玛峰)、祥寿仙女峰、贞慧仙女峰、冠咏仙女峰和施仁仙女峰。今天,当地的藏民们还把这座山峰称为"神女峰"呢。相差足有三尺。

两边高出的道儿是专供官家的车、马、人走的,要是皇帝出门,还得清水泼街,黄土垫道。中间洼下去的是甬道,坑洼不平,常有积水,而百姓只能走甬道。如果哪个不识趣的上了官道,就会挨打、受罚。今天老头儿的驴上了官道,那还了得?老头儿赶忙上前赔不是,可那当差的不会因为你态度好就不罚款。老头儿不得已只好将一车菜钱全充公,才算是保住了自己的驴车。你说他能不拿驴出气吗?

顺二太爷明白了怎么回事,就对那老头儿说:“今天你就驾驴车,我们从永定门到四牌楼来回转悠,一直到天黑,而且得走官道。看谁敢拦车!老头儿一听这话,吓得直哆嗦,刚刚挨了打、罚了钱,现在哪还敢啊!

顺二太爷亮明自己的身份,并说:“如果你挨鞭子,一鞭子我给你十吊钱。”老头儿这才答应了。于是顺二太爷坐上了驴车,将草帘子挂了起来。老头儿赶着驴车在宽敞平坦的官道上跑了起来。

正走着,一个手持黑蟒鞭子的当差的一把抓住了驴笼头,厉声呵斥,一看又是那老头儿,手里的鞭子毫不留情地抡了下来,打得老头儿嗷嗷直叫。可他并不躲闪,而是咬着牙关,数着挨鞭子的数。

抡鞭子的心里那麻衣大汉倒是脸淡然,也不急躁,缓缓说道:"看来你这算卦的也算是有些自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敢夸下海口,算我等命运。只纳闷,这老头儿挨打还数数。老头儿说:“你打我一鞭子,就是十吊钱。双亲王定的价。”

这家伙一听是双亲王,有点害怕了。这时车上的草帘子掀开了,顺二太爷从车上下来,呵斥那家伙住手。

当差的一看果真是王爷在车上坐着,忙着道歉。顺二太爷说:“你们这些当差的狗仗人势,欺压百姓,今天不罚罚你们,这京城的王法都让你们糟蹋完了。”

于是顺二太爷罚了那当差的三百吊钱,全给了那赶驴车的老头儿。

这件事不久便传遍了京城。许多穷苦老百姓有事都来找双亲王做主,但顺二太爷倾其家财,也只是帮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

于是他想出了卖城门的招数。这天,他就在午门外,扯起了绳子,硬是把九门提督陶志廉给拦了下来。陶志廉正赶着上早朝,这可如何是好?只得向双亲王爷说好话。

双亲王根本不理会他,执意要卖这城门。不得已,陶志廉只得出三千两银子将这城门象征性地买下了。

选自《老北京》

标签:王爷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