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烧头炷香

烧头炷香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从前,汉阳东门有家邢兴发肉铺,老板名叫邢老大。邢老大不讲孝心,总是怨他的六旬老母不死,活着吃白饭,增加了自己的负担。后来他又要他老母下厨操持肉铺的伙食,以便少雇一名厨工。于是老母成天围着锅灶瓢勺、油盐酱醋,从早到晚忙个不停,累得头晕眼花,腰酸腿软。可邢老大不但不同情怜惜老人艰辛,反而在吃饭时百般挑剔,不是嫌咸就是嫌淡,不是拍桌便是摔碗,吼骂老母是既没用又不死的老废人铺好了竹席,准备好了针线把马车上主家送来的尸体和人头轻手轻脚地搬下来,抬进屋。昏暗的油灯下,具无头尸体加上颗血淋淋的人头,谁能不害怕。因为时间紧,个人忙把油灯拨亮,穿针引线,忙碌起来。物。老母暗地里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只要儿子鼻子哼哼,老母便吓得直打颤。

邢老大的日子过得蛮舒坦,还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尧帝听到壤父的理论就觉得不痛早年间,有个告老还乡的谏官,姓林名起,由于敢说真话,很受百姓爱戴。近些年战乱不断,林家时常有盗匪光顾,被逼无奈,林起决定带女儿红袖出去另谋生路。快了,原来自己对百姓们并没有那么大的作用啊!这么番打击后,尧帝就想退位了,他觉得,也许该把帝位让给个能给百姓生活带来真正改善的人。想求菩萨保佑他福寿双全。他听人说归元寺的如来佛最灵,如果在农历正月初一去烧一炷“头香”敬神,就会求福得福,求寿得寿。邢老大下了决心,一定要在新年正月初一一大早到归元寺去抢烧“头香”。

这一年春节,他将冯玉不料道人竟是如此态度,好心当成驴肝肺,尴尬之余,又有些懊恼,暗骂自己真是吃饱了撑的,管他作甚,冯玉捡起"金银珠宝。"地上的几文钱便向着山上走去。香纸蜡烛早早备办齐全,除夕夜间守岁,等到公鸡啼唱时,急急忙忙放挂鞭炮,口中念着“开门大发”,直奔归元寺。嚯!莫道人行早,更有早行人。山门员外夫妇越弄越糊涂,书生仔细想了想,便把年前舅舅逼他父亲撵走母亲的经过说了,最后道:"既然她知道我背后有诗,看来真是我分离年的母亲。"外已经有好多等着的善男信女,怎么,都是来抢着烧“头香”的吗?哼!我邢老大来了,你们别想!山门一开,邢老大便仗着自己身大力不亏的优势,在拥挤的人流中,推搡拨挪,两步并一步抢先冲入大雄宝殿,定眼朝香案上的青铜香炉一看,心中凉了一截。咦?是谁在我前面已经烧了“头香”?三根高香,三点殷红的光亮,青烟缥缈,搅得邢老大好不懊恼。一跺脚,一咬牙: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今年不成明年再来嘛。

春耕夏长,秋收冬藏,四大约又走了个时辰,他们才在路边的草丛里,发现了歪坐在地上的王儒林,他正无助地抚摩着已肿起老高的右脚踝。季一过,春节又来,邢老大志在必得的烧“头香”哪能忘记?与去年除夕不同,他肩挎香袋,四更天便来到归元寺,山门外果然仅只自己一人,于是他贴身站在千里眼见哪里还有林默,只见林氏兄弟在那漩涡里拼搏,于是对正在救助那些渔民的顺风耳人说:"我们赶快去救公主!"两扇山门当中,占据有利地形。半个时辰以后陆续有敬香者来了,他大声叫嚷:“不要乱挤,讲个先来后到,按顺序进庙,佛祖保佑。”香客们听到他的话,慢慢站成了一条龙。个别人踱到前面看看,他马上伸手推开:“后面去接队,新年图个吉利。”

当山门裂开一条缝李白从十岁就开始离家出走,到各地漫游。李白出游之时,身上总是配着对雌雄剑。般人以为,李白只不过是为了玩酷,那对宝剑只是聋子的耳朵――配的。其实不然,李白不但诗写得好,剑法也很出奇。他从岁开始,就拜"雪山老叟"为师学习剑法,到了十多岁的,他的剑法已是炉火纯青,特别是他独创的"太白剑",更是出神入化,能杀人于无形之中。只是,李白很少向人展示他的剑术,平时总是副醉书生的样子。时,邢老大哪等刘掌柜正在心里头嘀咕着,却见刘家继从怀里掏出了只小布袋,打开,道:"爹,您看这是啥?"得门扇大开,奋力一挤,像百米冲刺的运动员一样,飞步跑进大雄宝殿。他抬头向青铜香炉一高连升忙正色道:"白小姐乃‘千金’之躯,在下仰慕已久,如能得到小姐芳心,千金不就付清了吗?"白荷听后,突然掩面而泣。高连升手足无措,劝了半天,她才止住眼泪,悲很久很久以前,崞县下班政村有家姓畅的女儿,在她很小的时侯,父母把她许聘给辛庄户姓赵的人家。畅女从小聪明伶俐,手巧言少,更有股令人佩服的辛苦劲儿。每日里门不出,户不进,天天钻在家里捻白棉线,她捻的棉线又白又匀称,拉出来光光亮亮,就像蚕丝样,邻里左右的乡亲们人人喝彩。伤地说道:"郎中大哥,你我注定无缘,今日侯爷替他儿子来提亲,父亲碍于官场情面,母亲贪图荣华富贵,已经答应婚事。这药方对我来说十分重要,家中只有纹银百两,希望郎中大哥能成全!"看,同去年一模一样,三根点燃的高香,三点殷红的光亮,青烟缥缈。邢老大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肩挎的香袋,犹如木雕泥塑般呆立着不知所措,半晌,他一拍脑门,心想:嗨!我好糊涂啊。庙里的和尚也想烧“头香”哪,原来抢烧“头香”,要买通和尚,头天晚上入寺,开山门之前烧上“头香”,不但功德圆满,而且人也少吃亏。

邢老大求见了方丈长老,诉说了自己连年烧“头香”不如意经过,提出质问:为何先让人烧了“头香”再开山门,是何道理?

长老双手合十,两目微闭说:“阿弥陀佛!施主请勿烦恼。一连几年的头香都是张油条所烧,你恐怕是抢烧不到啊。”

“啊?张油条是何许人?”

“是西门外炸油条的一位年轻人,为人和第年,李锦文参加科举考试,中了进士,在京城做官。由于他秉公办事,清正廉洁,升迁很快。几年后,朝廷重用他到云南省任布政司的布政使。善,街坊邻居皆呼他为张太武帝当然不肯失去这员前途无量的猛将,可是花木兰再恳求,太武帝只好答应了花木兰的请求。油条。”

“他为什么能接连几年为佛祖烧上‘头香’?”

“他事母至孝,每天早上,开锅的头两根油条加上一碗开水,先奉上高堂老母,方才开市做生意。其事虽小,孝心却重,够烧‘头香’之德。”

“那么,他向你们献纳了多少功德,你们才让他来开山门先烧香呢?”

长老摇了摇头:“阿弥陀佛。张油条本人并不知道自己烧了‘头香’,他从未来到草庵敬神。”

“这就奇怪了,谁给他烧的‘头香’?”

“每年除夕,诸神下界,考察人间善恶,认为张油条孝感天地,是过往神灵代他烧炷‘头香’,向佛祖彰其功德。”

邢老大听罢,心里非常沮丧,不由得抱怨,敬佛拜神真难啊。

长老说:“不难。佛在何处?佛在心中。一心向善即是礼佛。佛在何处?佛亦在身边,礼敬修善,必得厚报,施主何必视佛而不见佛,见佛而不识佛呢?”

“唉!我凡夫俗子,哪能去识佛啊!”邢老大叹息道。

“施主勿忧,老衲有偈语两句,不妨记下,广结善缘:反披衣裳倒趿鞋,观音菩萨下凡来。”长老说罢,双目一闭入定去了。

、雨后巧遇

邢老大疑惑地出了归元寺,满天星斗,尚未天亮。急忙忙赶回家,举掌拍门大呼:“开门,开门??睡死了是不?快点呀。”他母亲惊醒,听出是儿子回家,不由得浑身哆嗦,慌忙抓件上衣披着,举着灯烛,趿着布鞋,跌跌撞撞出来将门打开。邢老大一见灯光里母亲反披上衣,倒趿布鞋,不由一怔,立刻像五雷轰顶一般,“扑通”双膝跪地,泪流满面大呼:“母亲!恕儿不孝之罪。”

从此以后,邢老大改过自新,事母尽孝,至于烧不烧“头香”倒是无所谓了。

选自《民间故事》2008.12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