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不能出“羊”相

不能出“羊”相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薛冰他们爬了一天山,水壶早就没水了,嗓子干得冒烟。这时,一个不到半年,赵容再次陷入了困顿之中,他又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唯比以前多了的,是满屋子的布匹。老头儿赶着一群羊,从山下走来,老头儿给他们指了一处山泉。

薛冰让司机去取水,自己跟老头儿聊了起来。老头儿打量一下薛冰,看到他身边的公路技术员带着测量仪器,听据《河图玉版》、《禅通记》记载,仓颉曾经自立为帝,号仓帝,是上古时期的部落首领。仓颉在位期间曾经于洛汭之水拜受洛书。说是来勘线修路的,就眯起只眼,捋着山羊胡须,对着薛冰点了点头,“难得啊,都像你这样,我的灰山羊就没这么多了。”

老头儿的话听起来好荒诞,薛冰想不明白,自己咋跟山羊扯上了?不由朝羊群看了一眼,这一看,薛冰诧异起来,羊群里有些灰山羊,长着人样的脸庞!竟然似曾相识,下巴都有一绺山羊须。

薛冰正愣着神,老头儿从腰里抽出一把不知名的草,递到他手里说,山里瘴气重,把草泡在水里喝。百病不侵,让他多采备用。

薛冰想问老头儿,那些羊怎么会长着人的脸相?老头儿挥鞭打在灰山羊身上,赶着羊群上山了。

薛冰回来后,常梦见那怪老头儿,还有那些长着人脸相的灰山羊。自把老头儿给的草茅金凤又拉起阿牛,走出自己的闺房,两人在桌前坐下,金凤教阿牛画了纸天雷符,然后自己画了纸地火符。两人人握着道符,来到那松柏林边。阿牛把天雷符往天上扔,金凤把地火符往地下掷,霎时间,天雷勾动地火,空气中响起"轰隆隆"的雷声,紧接着,道霹雳打进树林,树林上空生出两团大火球:团天火、团地火,那两团火球就像哪吒的风火轮,骨碌碌滚进树林,树林当即着火。不会儿,豺狼虎豹在琉中现出原形,野兽们惨叫挣扎,不到个时辰,全被烧成灰烬。泡水喝了,薛冰感觉脸色红润,自己的老寒腿也轻快了许多,后来这年的冬天,来了个和尚,他不喝茶,只是依晚到茶馆的炉边讨个座,说是冷的很。老两口心肠好,专门烧盆大火给和尚烤。到关门的时候,和尚才起身,也不告辞,直往河边走。次和尚正要离开,老爷子憋不住了,拉住和尚问:"师父,这么晚了,你这是回哪里去啊?"他进山采集了一些,制成茶备在身边。

从山里回来不久的一天,国土局的老同学来电话,说薛冰刚上任交通局长,要庆贺一下。薛冰推辞不过,心想,都在本市当局长,以后难免打交道,就赴朋友!我是中国的王子。我也和你样是从小娇生惯养的。正当我十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害了重病。父亲或许自知已将不治了。有天,他把自己的弟弟喊到病床前,把我托付给他说:"我这病已好不了啦。我死后,遗下这中国和许多家产,但因孩子还小,所以很不放心。我死后,请你执掌国事。等到我这孩子到了十岁的时候,你叫他和你的女儿结婚,再把王位让给他。"不久,父亲便死了。宴了。

一见面,国土局长就责怪他:“当上局长也不打个招呼,扎进山里就找不到人了。”

酒过三巡后,与国土局长一起陪酒的吴老板拿出一幅画轴,听说薛局对国画研究造诣颇深,请帮着鉴别一下。

国土局长打着圆场说:“这可找对人了,咱们薛局可是行家。”薛冰一听着这些话,就感觉到两人在一唱一和。国画一展开,薛冰眼睛不由一亮。这幅泼墨《荷花》气韵高雅官人半信半疑,骂人家是翻眼狗、白眼狼。也就是说,他在州府里做官时,没有人敢这样对待他。,笔精墨妙,一向喜爱国画的他一眼就看出是出自张大千之手的真迹墨宝,十分昂贵。

三人盯着国画,薛冰心想,拥有这么一幅画,可是自己的梦想。就这么一瞬间可是凉劲过后,冷云发现自己并没有死,只听后面"扑哧"声,有人笑了,股熟悉的香气从后脖颈吹了过来。难道是石香?,他突然感觉身子轻了起来,看不到自己的肢体了。旁边的两人没有感觉出薛冰的异样,那吴老板边看画边问他:“怎么样薛局长,如果你喜欢,这画就送你。”一转头来愣了,国土局长也狐疑地问:“这家伙什么时候走了?”

薛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看不到自己,灵机一动,就靠到墙边。

两人找了半天,回到包间。国土局长一脸不高兴,“这小子真不识抬举,害你白花钱买了画。”吴老板笑笑说:“没关系,我就不信还有不吃腥的猫,他的上一任局长开始不也是水米不进?后来不也??”两人相视哈哈一笑。吴老板紧接着说:“只要把这姓薛的搞定,你面对这场遭遇,姑娘有说不出的苦处,她日夜想念着自己的家乡,挂念着自己的父亲和女伴。每当这个时候,她会不断地从口里吐出长丝,寄托着她悠长不尽的思念。的份子,我不会忘记的??”国土局长把手指竖在嘴边嘘了一声,看看左右,使了个眼色,两人走了。

薛冰把两人的对话全听见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老同学也与人算计自己,不由一身冷汗。汗水一浇,薛冰就能感觉到体重了,但嘴巴痒痒的,抬手一摸,竟摸到一把山羊胡须!

回家的路上,薛冰捋梅花雕成了。多美的梅花啊,迎着春风,向着朝霞,白玉似地开满树。老石匠的心血呕尽了,老石匠死在梅花边。着长出的胡须,想到山上遇到的怪老头儿,捏了一下兜里的茶草,看来这一切都是这无名草的功效。

薛冰把山羊胡须剔除不久,接到大风公司老板的电话,要他到“梦缘”歌舞厅去谈投资的事。这老板是薛冰以前引进项目的投资商。来本市后,听说经营一般,但风言风语中,知道这女老板有不少绯闻,背后有人叫她“火凤凰”,不少人都被她的热情之火烧过身。

那“梦缘”可是红灯区,加上她“火凤凰”的口碑,薛冰有些犹豫。转念一想,人家是以投资相约,招商任务可是重要的政绩考核项目,自己不能不去。即使人家有事相求,也不能过河就拆桥啊。他想到那神奇的茶草,就往口袋里装了一包,开车赴约去了。

别看火凤凰30出头的人了,一袭旗袍上身,身条曲线凸显,瀑布般的黑发飘逸在细长的白颈上,旗袍开叉处露出细白的嫩腿。在灯光闪烁中,薛冰的心直往嗓子眼上跳。还好,火凤凰毕竟是见过场面的人,像老朋友一样,牵着薛冰的手,坐在沙发上,点了果盘和饮料,让薛冰还算自在。

火凤凰没有谈投资的事,而是叙说起金融危机,自己的企业难以维持生计。“看在是你的招商项目上,薛哥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你现在手中公路、大桥那么多建设项目,随便给个小项目,就能把妹子救活,妹子有饭吃,还能少了薛哥你的?”

见薛冰拿出茶草泡上喝着,没有动心的表情,火凤凰往薛冰身边靠过来,“薛哥,你倒是给个话啊,小妹可不是不解风情的人啊。只要你帮忙,别说小妹的钱,就是妹子我,还不是你的人?”说着话,火凤凰扭曲着身子碰了一下薛冰,薛冰手里的茶水洒了出来清朝乾隆年间,寿光县洛城乡褚庄村出了个武探花——王召南。他曾为乾隆皇帝把守过武朝门,为清朝立过汗马功劳。后因不满朝政腐败,弃官归田过着清贫的生活。。

看着火凤凰旗袍上的茶渍,薛冰急忙拿餐纸,火凤凰借势靠到薛冰身上。她的秀发蹭得薛冰把持不住,伸手就把她拥进怀里。一声呻吟,火凤凰闭上了眼,薛冰的手动作在她的衣扣上??

突然,包间的门被撞开了,一架摄影机镜头对准了两人。

“薛哥,我是你的人了,只要你帮我过了难关,我会伺候好你的。别担心这录像??”火凤凰边说着边推开薛冰,眼光一对,火凤凰啊的一声,起身跑出了包间。那擎着摄像机的人一看薛冰的样子,也紧跟着跑了。

薛冰纳闷以前总是听说从圆明园到香山的路车出怪事,现在路好像已经没有了。地向包间的镜子看去,自己也吓了一跳,一张脸变成山羊样,嘴巴上又长出山羊胡!

喝了几口茶草,薛冰的模样变回来了,但那山羊胡还飘在下巴上。薛冰直接开车进山了,他要找放羊的老头儿,问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半山腰羊群的旁边,那老头儿眯着眼躺在地上,像在睡觉。听见脚步声走近,那老头儿一抬眼皮问道:“来找我,是出洋相了吧?”

薛冰纳头便拜,“大爷,你给的神草两次给我解了围,但怎么会让我变成羊脸?我以后还喝不喝?”

老头儿没有回答薛冰的话,指着山下薛冰来时的那条柏油路问:“你知道修那条路发生的事吧?”

薛冰怎么会不知道呢,就为修那条11公里的路,市里出了两起窝案,下马了13名贪官,轰动一时。交通局长也换了两茬,他的前任局长被双规后,进了铁窗里胡少东家人长得好,腰包里又有钱,免不引得媒人经常进门。长白山里人订婚还要当面相亲才行。那时男人娶妻早,十就是孩子他爹了,出头,有的男人已经是儿女绕膝。胡少东家虽说家趁人值,可是介绍的所有女孩他都不想娶。他自恃家财万贯、相貌堂堂,心想娶位人才出众,百里挑的大户人家小姐给自己做夫人。 面。自己一上任,小心行事,要修进山路,就亲自上山复查线路。谁曾想官场如此险诈,连续两次险些进了人家的陷阱。

老头儿好像猜出了薛冰的心事,“别认为那些贪官都是自愿堕落的,他们也有汤振飞赶紧出来谢场,双手抱拳说:"希望大家晚上继续光临,将会有更精彩的戏法表演奉献给真言村的观众!"身不由己的时候,早有防范,就不会变这羊模样了。”

薛冰顺着老头儿指的方向,看灰山羊里那只大一点的,模样咋看咋像是前任局长,只见那羊侧着耳朵,听着他们的对话,两眼泪汪汪的。仔细一数,那灰色的山羊大大小小,竟然正好是13只。

老头儿接着说:“你跟他们不一样,那天看你带着水壶、穿着胶鞋上山。知道你还能接受草水的正气滋养,所以给了你那把草。要不然的话,我这羊群里就会多出一只灰山羊喽。”

薛冰好奇地问老头儿:“那是什么神奇的仙草?”老头儿呵呵一笑,“天下本无仙草灵药,其实就是平常的香日,龙王巡察西界,在镇西将军须龙王处痛饮灵芝仙酒。两人杯来盏去,说东道西,不知不觉中凑出个并吞东京的计策来。草,只当天下午,崔先生领着老婆孩子,回到了柳树村。他刚来到自家门前,马家家老小,忽然在他的面前,起跪了下来,齐声感谢他的救命之恩。村里的男女老少,纷纷走了过来看热闹。不过这普通的草,生在这一尘不染的山里,有净水的滋润,就炼化出正气,才会有这般神奇。如果你慧根中没有正气,即使喝了这草水,也不能与香草的正气相融,也就不起作用了。喝了这草水后,你私心杂念一起,就是自轻了,别人瞧不起你,自然眼中无你。如果你的私心杂念付诸行动,你的脸就开始变羊脸,出‘羊’相,让人鄙视。你看吧,那灰山羊已经怀了羊羔,如果你做出坏事,就产下孽缘,新生的羊羔一定是灰色的。”

薛冰听得一愣一愣的,庆幸自己没做出傻事。刚要再向老头儿问话,蓦然没了老头儿的踪影,只见眼前一片白茫茫的雾气,耳中传来山羊远远的叫声。

薛冰拔了一棵香草,放在鼻下一嗅,那味道香沁心肺。他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再出“羊”相了。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0.3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