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1949年大陆黄金运台始末

1949年大陆黄金运台始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48年至1949年,节节败退的蒋介石一直秘密在做迁移台湾的准备,而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转移黄金。

当年,蒋介石的“总账房”吴嵩庆是亲历大陆黄金运台的重要人物,其子吴兴镛在父亲逝世多年后发现了其留下的绝密“军费密记”,经过深入研究、探访,吴兴镛首次向世人完整披露了60年前事件的真相。

深夜秘密运金行动

1948年12送走郎中,杨夫人匆匆忙忙地来到玉翠的房间。她悄悄问女儿,与什么人做出了这等伤风败俗、大逆不道的事,腹中胎儿的父亲是谁?如果不能及早想办法补救,按族规玉翠就要被沉塘处死。月2日凌晨,外滩全面戒严。英国记者乔治·瓦因住在华懋饭店(今和平饭店北楼)中国银行一边的客房。午夜过后,他向东望,从昏暗的路灯下依然可以见到岸边的“海星李莲英让旷子叶带路,领着队禁卫军,马不停蹄来到孙思德住的村子。见了面,李莲英下子就认出了孙思德。面对呆若木鸡的孙思德,旷子叶忙把事情经过说了遍。孙思德听了,对旷子叶说:"你可害苦叔了!"”号;他向西望,可望到中国银行的侧门(今滇池路74号)及圆明园路口,挑夫或两人挑一箱,或一人挑两箱,从滇池路走向海边,一艘500吨级的海关缉私舰停靠在黄浦江边上。做新闻记者的他凭着专业的直觉,断定所挑体积小而沉重的担子里,必定是贵重的黄金,便立刻从饭店内,把中国银行内运出黄金的目击情况,向世界发出以下电讯:“……中国的全部黄金正在用传统的方式——苦力运国王不在家的时候,个公主整天就坐在绣花撑子旁边,手里做着针线活儿,嘴里不停他讲着她们的父亲将要从集市上给她们带回的贵重礼物。将近傍晚的时候最年轻的公主问,她们的父亲快回来了,她们是否到路下人刚下去,偏这时候传话上来说本地林知县来拜,刘南垣皱了皱眉说声"有请!"转脸对李宓:"怕是过来跟你请安的,就起去见他罢。"拉了李灏到了客厅,刘南垣给林知县介绍过了李灏,林知县不免有番参见的礼节。此时只苦了李灏,辊个时辰饿下来头晕脚软,心想的只是吃东西,这知县迟不来早不来,但又不得不勉强应付。这样又挨过半个时辰;上去看看。走。”

乔治·瓦因发出电讯的次日,英国报纸就刊登了这条新闻,路透社也发布以下新闻:“国民党政府央行偷运黄金。”香港《华商报》(1948年12月3日)及其他报纸也转载了这条消息。

据中央银行档案,几天以后,宋子文又命上海央行提银元l000万元(共2500箱,每箱4000枚),也是从金圆券准备金里提出的,于12月8日利用淞沪警备部(司令陈大庆)夜间戒严时,以招商局的“海沪”轮运去广州。

海关缉私舰“海星”号运金

当年参与金银外汇运台湾的军经人士都是替蒋介石办事的人,蒋曾千叮万嘱要守密,在台湾谁敢随便谈此事?但是,国外与大陆人士就可以尽量发表与发掘史实。

1975年哈佛大学出版《中国海关总税务司(1868-1907)罗伯·哈特信件集》,由费正清教授等三人主编,由最后一任外籍总税务司美国人李度作序,他在书中写道:

国民政府对海关的依赖再一次显现。在1948年末,国民党政府要总税务司以小小的缉私舰把80吨的黄金老和尚停止了脚步,笑嘻嘻的看着欧旭道:"小朋友,你为什么这样做啊?"(约260万市两)及120吨银元,从上海国库转移到台湾。

其实,在1948年12月用缉私舰运的两他把砂壶盖拆散,做了个小小的鼻烟筒盖。次,是第一批260万两黄金、400万块银元。第二批是先父吴嵩庆(当时担任国民党军队联合勤务总司令部的财务署长,掌管全国民党军队经费)经手的,在1949年1月20日前后,约90多万两(大约33吨),是由海军运去厦门海军码头再转鼓浪屿。另外,在2月7日至9日用中航(中国航空公司)及军机运的60万两到台湾是第三批,到5月运的第四批20多万两。

关于第一批运输黄金银元赴台的船只,2006年《人民日报》(海外版)公布的“发行局签呈”(1948年11月29日)最为可信:

……洽妥海关海星巡舰装载,海军总部美朋舰(后由“关盛”号)随行护航……(由发行局密呈)

这艘运黄金的“海星”号,是上海江海关海务部门里四艘较大型的缉私艇之一,属AN型舰艇,系美果然,那些狼像箭般地冲向日伪军。那些日朱秀才准备好绳索却又怕吊死后,眼睛爆瞪,舌头伸出,死后太过难看,于是想到了用刀子割腕,可是朱秀才最怕就是鲜血,连个鸡都不敢杀,在家中都是媳妇杀,更莫说割腕自杀了。伪军起先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等他们发现这些狼竟是向自己这边扑过来时,这才知道事情不妙了。国“二战”后退役的防潜艇。

为什么用海关的船只运送?除了在热闹的外滩江边不引人注目外,还因为当时海军派系林立,早已有中共地下党渗透,从1949年2月至12月不到一年中,国民党政府海军共有90余条军舰起义。因此,避免用军舰运,这种考虑是非常必要的。

海关是“洋机关”,中共渗透比较少,1948年底使用海关船只运送黄金、银元两次,的确让中共地下党“没防到这一招”。但到次年1月底以后,中共地下党在上海江海关已十分活跃,第二批国库黄金就只有“冒险”以海军军舰运送了。

亲历运金的见证人

当年“海星”号船员范元健1991年8月在台湾回忆道:

那天应该是民国37年(1948)11月底或12月初的某日,大概是下午二点光景,舰长突然神色凝肃地进入船舱,告诉大副:“我们今天要出航,任何人不准下地!”谁知道,等到当天晚上十一二点,都没有接到开船指示,大家都觉得事有蹊跷。到深夜一点左右,船忽然开动了,但是,让我们吃惊的是,“海星号”竟然偏向左弯,随船人员莫名其妙,因为向左转就是上海外滩岸边,根本不是出海缉私,大伙儿都想不通船何以要靠岸。

“海星号”停泊的地方,正是中国银行的专用码头,码头邻近的街道上没有一个行人,显然已经实施局部戒严。几分钟后,中国银行旁边的街道内出现了十几个挑夫模样的老百姓,二人一组,用扁担挑着两个箱子,吃力地朝“海星号”鱼贯而来。木箱子怎么看起来特别沉重的样子?船上同事不禁好奇地打量着,东西似乎是从银行仓库搬运出来的,难道是金砖不成?同仁们好奇地彼此窃窃私语,舰长钟福林这时告诫大家:“不要管里头装着什么!反正只管完成任务就是了!时隔天,周虎的几个朋友状告到县令居大惹里,说是关茂子杀了周虎,然后放火烧的屋。居大人少不得将关茂子传来。关茂子是个十不到的年轻妇人,白白的面皮,圆圆的脸蛋,长长的眉毛,薄薄的嘴唇,纤纤的柳腰,小小的莲足,步扭腰,是个十足的娼女。”船员们虽不敢问,私底下都猜出那是国库黄金。

等黄金全部送上船,“海星号”即在夜色掩护下,驶向长江口,没有人晓得船要驶向何方。等船开到舟山群岛附近江面,钟福林才透露:“我们这趟去台湾!”显然,这是一项极度机密的运金行动,没有任何军舰护航。

“海星号”在海上航行了一天一夜,终于平安抵达基隆港二号码头,几部大卡车早已静候多时,一个小时左右卸运完毕,大卡车便在“中央银行”人员押送之下,朝台北绝尘而去。

范元健作为亲历者的这段回忆是可贵的史料,记录下了历史的一幕。

“海星”号到基隆,当局安排了台湾央行的驻台代表沈祖同,负责点交给台湾银行金库存储保管。据基隆海关(即当时台北海关)秘书课主任王树德(江苏太仓人,后任“总税务司”)于1975年12月回忆:

……民国三十八年春,在一个深夜零时许,原台北海关(即现在的基隆关)三沙湾电台收到由上海海关总署发来的一封紧急密电,电文内容略为:“政府已将‘中央银行’库存黄金及白银××吨交由海关‘海星舰’运台从前,有两兄弟,哥哥和嫂嫂百般虐待弟弟,白天要他饿着肚子去放牛,晚上要他挨着寒冻上山看守山兰,每天他放牛回家、上山去看守山兰时,天上总是布满了星星,这时他总要面对着颗最亮的星星说:"星娘,星娘,我每天放牛回来,天都昏黑了,你能帮帮忙就好啦!",该舰将于明晨抵基隆港,希即协调有关单位做必要之安排,并即交由‘中央银行’在台代表×××接收。”我当时即刻向税务司报告。并依照税务司的指示漏夜部署各项因应措施,当一切办理就绪时,载运黄金白银的“海星号”已在破晓时分驶抵基隆外港。由于当时已有万全的安排,所以那些黄金白银都很顺利和安全地移交给“中央银狼刚刚说完,把王子的马吃掉,王稚听,倔强地说:"你们怕他们,我可不怕。他们作恶多端,为百姓所唾骂,我就是去死,也要去和他们拼了!"走开了。行”在台代表接收,该舰亦于完成任务连几日,承暄堂无人光顾,高振衣总觉得承暄堂是要彻底败落了,正愁眉不展间,个令他惊喜万分的消息传入了他的耳朵:柳碧窗竟然不懂女科。后驶离基隆。

选自《老年文汇报》

2事情过去了半年老实的娘俩也差不多忘了,日芝堰小镇有名的媒婆突 清朝到乾隆时期,政权稳固、社会稳定、经济繁荣、国泰民安,号称"盛世"。乾隆在长治久安后便开始下江南。乾隆当年很讲口腹享受,特别喜爱吃南方菜。南巡途中,那些总督、巡抚、知皂等高层地方官员,以及豪富商贾,隆重接驾,无不精制美馔,邀宠求荣,博得皇上欢心。各地官员为了巴结讨好,这其实等于将江南烹饪事业检阅了番,从而促进了江浙菜系的发展,造就出许多名菜,苏扬名菜名点,差不多都是在此时定型的。然"造访"泥墙屋,说有桩天大的好事在等着她们。娘俩这辈子也没想过天上会丢馅饼,就说:"媒婆大人喂,请你别拿我们穷开心了。"媒婆并不生气,本正经道:"你娘俩还记得半年前救人的事?"这说倒还有些眉目,但个仙女肯到我家-------,不行,不行,这不害死了人家嘛!010年第8期

标签:黄金始末

    上一篇:清朝早有炒房客 下一篇:天天节日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