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谁谋杀了康熙大帝

谁谋杀了康熙大帝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康熙生前已成年的儿子就有近20个,而每个儿子都渴望自己能接这下,泽罕心痛得快要昏倒了。他自言自语地说;"天呀!人怎么会变成猴子呢?"热吉连忙接过话头:打油诗的后边还附了句:见到磨子,郎即刻进府撰写寿联,决不食言。"是呀!金子怎么会变成木头呢?"过父皇的宝座过几天皇帝瘾,并且每人都有这种希望和可能。但康熙帝却在宝座上居然61年不下来,这就不能不让儿子们心焦和气愤,甚至对他产生了仇恨。而这时的康熙又偏偏在立太子的问题上,立了废,废了立,反复无常,狡黠多变,又使儿子们在希望与绝望,绝望与希望中加深了矛盾并引发了一场混战。

皇客栈老板告诉解放军战士,这伙人是赶尸的,前面的是赶尸匠,后面的是尸体。解放军战士不信这个邪,决定敲开门探究竟。十四子被委以重任

就在康熙在废立太子的问题上反复无常,父子、兄弟间的矛盾与仇恨近似一锅粥地错乱交织了半个多世纪后的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本朝历史终于出现了一个明朗的兆头和缓解矛盾的可能。这个兆头,就是皇十四子允祯被任命为抚远大将军。

自康熙即位以来,蒙古族准噶尔部落的势力发展迅速,并逐渐走上了与清王朝为敌的道路。平定准噶尔之叛,保持清王朝的领土完整和尊严,已成为当时最为首要和重大的政治、军事任务。

就清王朝而言,由于这一任务的非同小可和情况复杂,必须委派一个在政治、军事上都较为成熟的人在前线镇守,以便掌握全局。而在当时尚未立太子的情况下,任何一位皇子担当这一重任,都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早在允祯挂帅出征的前一年年底,康熙就对混战中的众皇子和参与皇子之间夺位阴谋的臣僚颁布了一道分量极重的诏书,表示自己已经对悬而未决的立太子问题有所考虑,并言词咄咄地声称:“我一定选择一个坚固可靠之人为你们做主,并让你们倾心悦服。”事隔不久的次年,他便委派允祯以抚远大将军的名号率队出征。这两件事连在一起,无疑是做了更加明确的暗示。

不仅如此,允祯天,个脚腕受伤的人跌撞而来,向董奉叩头 众街坊看两个爱坑人的老板都被傻子"修理"了,高兴地说:"你们连傻子都坑不了,以后就别耍小聪明了。"央求:"先生,快与我治治伤,治好后,别说是棵杏树,就是十棵、百棵,我都给您种。半仙说:"重谢不重谢无所谓,关键是你找我找对了。我算准你的小儿子眼下还有劫。当务之急咱得设法破去才好。"那人也顾不得询问劫从何来,就慌忙说:"先生说的是,先生说的是。先生帮我,我切听先生的。"这时只见半仙掐着手指,白眼向上翻着,嘴里还不停地咕哝着什么。然后问道林娃惊骇不已。他不敢茹莽站起,跑掉。他怕"怪兽"发怒把他当做肉饼吞下。他轻轻扒住蒿草屁股慢慢往后蹭,点点远离了它。之后,才跌跌撞撞地跑回了村子。:"你家有没有信佛的?"那人回答:"家属信,而且从年轻时就信,初十进香都大半辈子了。"先生想了想说:"这就对了,我算着你老伴当年怀你小儿子时,曾在菩萨像前许过愿:若再让她生个儿子,她会高香好供谢他。也不知是她事后忘了,还是没按先堑的办好,菩萨生气怪罪下来了。"那人迫不及待地打断了他的话头问:"先生您就说怎么办吧,俺啥都不想多知,俺就想知道怎么才能破去这个灾气,保证俺全家孩子大人的平安。""董奉挽起那人的裤脚,只见血肉模糊,白骨外露,便赶紧为他清洗伤口,敷上药膏,然后说:"快去后院杏树下休息在远古时候,当时还是奴隶制时期,有个在老爷家做工的农人,做事勤劳吃苦,因此,老爷非常喜欢他。下吧!不过,你的杏树就不用栽了。"伤者问道:"董先生的惯例如此,为何唯我例外?"董奉答道:"你的伤犬咬所致,伤好后须清心寡欲路上,所遇之人都窃窃私语,朝天子这里指指点点。天子心里很是纳闷,派个随从欲问明缘由。可问谁,谁都躲避。到了集市,边走边卖,很快,几个随从的竹子都卖光了,可天子的竹子却没人买。老者来到天子随从面前问道:"你们还有竹子卖吗?"随从指向天子,天子接过话客气地说:"老人家,我这还有担,便宜卖给你吧!"老者说:"不敢开玩笑,这个,我可不敢买!"天子感到很奇怪,不就是担普通的竹子嘛!遂问道:"老人家,何故不敢买呀?"老者连连摆手:"这可是枪啊,不敢不敢!",不得再惹事端。我后院杏林纯朴清白,杏花洁白如玉,最忌苟且之事、苟且之人。"在出征前,康熙亲自为他举行了十分隆重、规模宏大的送行仪式,封允祯为“大将军王”称号,并特许使用王所用的旗帜。从清朝立国开始,所有的皇子,分为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四个不同的等级,以亲王最高,贝子最低。而此时在诸皇子中年岁较小的允祯,其爵位仅是一个最低的贝子。

出征前的一番任心满意足的昂山给素季松了绑,背起烧柴,便回家去了。只见寡妇满脸愁容,对他说:"孩子,你把柴背回来了,可是家里却连粒米也没有了。无米之炊,难做啊!"命和恩准,无疑是康熙向众人宣布,尚是贝子的允祯已经享受了王的待遇,若一旦将来真要立为太子,可不必一级级地晋升爵位,一切都顺理成章地操作了。康熙的这一连串动作,使所有的人都心照不宣,暗自领悟。允祯以及暗中拥戴允祯的臣僚更是心中有数,喜不自禁。允祯带着一个辉煌的梦想出征了。

踌躇满志的允祯率部出征后,不负父望,经过四年的浴血奋战,终于取得了收复西藏的胜利。而后在康熙的指令下,与准噶尔部进行和平谈判,并很快达成了一致的协议。到了康熙六十一年,西部战争基本张翠翠不愿在这样座茅棚里生活下去,她拿起马鞭个劲地猛抽着马儿,可任凭她怎么抽,那马丝毫也不愿往前再迈动步。得到平息。正当允祯大功告成,威望倍增,欲带着那个辉煌的梦想,班师回京,顺利地当太子时,本朝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将他的梦打得粉碎。康熙皇帝突然驾崩,皇四子胤神秘地继承了大位,始称雍正皇帝。

康熙皇帝突然驾崩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一月初七,康熙驾临京城郊外的畅春园。初八,有旨传出:皇帝偶然受了风寒,当天已经出汗。由于龙体欠安,从初十到十五,将为冬至的祭祀大典进行“斋戒”,一应奏章都不必送来。皇帝的“斋戒”和独居静休,本是一件正常的事,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格外关注。但就在这看似平静的宫廷生活中,有一个人却极敏锐地看到了平静的背后那可能改朝换代的非凡时刻的到来——此人就是皇四子胤。

还在各位皇子围绕皇位的继承问题而结交朝臣、培植私党并闹得矛盾重重,沸沸扬扬之时,皇四子胤却显得老练、持重,他的言行也未引起父皇和兄弟们的格外看重和猜疑。在父皇和众皇子的眼中,这位四贝勒好像是一位颇为安分守己对皇位没有多大兴趣的人。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所有的人都看错了。极端聪明老辣的胤,没有像其他皇子那样明火执仗地结交朝臣、培植私党,而是暗中结量完尺寸后,黑痣人扔下句话:"天后,我来取衣服!"说完,扬长而去。交了两个重要人物,隆科多和年羹尧。隆科多是当朝皇后的胞兄,官拜步兵统领,掌管京城的戍卫。年羹尧则是四川巡抚,在与准噶尔作战的西线战场拥有一支精锐军队。

从九日到十二日,胤或明或暗地不断派人入宫探视父皇的病情。当他得知父皇的病越来越重时,便开始在暗中做各种应急和夺位的准备。到十三日凌晨,康熙的病情已处于十分危急的状态。一直在皇帝身边担负侍卫任务的隆科多,忙派人传达诏命,令允祉等七位皇子火速赶到畅杂烩成为名菜,是沾了李鸿章的光。同时,李鸿章也抢走了别人的专利。其实,爱吃杂烩的岂只李鸿章人?春园。胤也在诏令之内,但不知什么原因,将近中午苟杳夜尽欢说:"此大恩没齿不忘。"方匆忙赶到。

此时,畅春园内的空气异常紧张,康熙帝早已昏迷不醒,赶来的皇子们都未能和父亲说上一句话。太阳渐渐落了下去,夜幕笼罩了畅春园。这样僵持到戌刻(晚十点左右),一个小太监从康熙的内寝惊慌失措地冲了出来,嘴巴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此时的众人便箭一样一齐向内寝冲去。众皇子围住病榻,俯首细看,只见父皇嘴巴微微张着,眼睛似睁非睁,早已气绝身亡。

突然,隆科多用略带不安和沙哑的声音向众皇子宣布:“皇上遗诏,命皇四子继承大统。”

遗诏?!犹如晴天一个霹雳,几乎所有的皇子都惊得跳了起来,纷纷瞪大发红的眼睛问道:“遗诏何在?!”隆科多望望众人,镇定了一下那颗怦怦跳动的心答道:“是口诏。”众皇子恍然大悟,什么都明白了。口诏就是没有真凭实据的口头遗诏,而口头遗诏怎么说怎么是了。

一切都已晚了。就在畅春园最后决定各位皇子命运的非凡时刻,手握京师卫戍兵权的隆科多,已严密地控制了北京。凡是可能与胤为敌的皇子及王公大臣,都已处于他的监视和控制之中。与此同时,胤又手写密书,派心腹星夜兼程送给四川巡抚年羹尧,令他火速率领精锐之师以奉皇帝密诏的名义,接近允祯的兵营。一旦这位皇十四子有反常举动,将予以搏杀,能歼之则歼,不能歼则牵制其兵力,使其无法杀回京师……

就在这一切布置妥当之后,胤与隆科多等在康熙驾崩的当晚,装载遗体回京,同时封锁了皇宫,不许其他皇子进入。后来又经过一连七天的秘密筹划,皇四子胤正式登基坐殿了,这便是历史上的雍正皇帝。

选自《人力资源报》

2009.10.15

标签:大帝谋杀康熙

    上一篇:袁世凯的度量 下一篇:青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