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梅花党”惊天冤案内幕

“梅花党”惊天冤案内幕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这是一桩诡谲怪诞的案件:传言,“梅花党”为美国中央情报局下属的一个秘密组织,刘少奇夫人王光美、李宗仁夫人郭德洁等人都是它的重要成员。为了追查所谓的“梅花党”,江青等人制造了大量骇人听闻的冤案……

“大字报”捅出令人震惊的消息

1966年深秋的一个午后,在北京王府井大街上突然出现了一张墨迹未干的“大字报”。大字报的内容触目惊心:1965年7月20日随丈夫李宗仁从美国回归祖国的郭德洁(已于1966年5月21日去世)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务组织的负责人”,她这次回国,负有美国中情局的秘密使命,即以金质梅花形胸针作为接头标记,与潜伏在北京、广州、上海、南京等地的中情局特务联络。

这张“大字报”面世后,吸引了成千上万人前来观看。人们起先惊讶不已,继而议论纷纷,争相传抄。一个言之凿凿的“梅花党”组织就此浮出水面。随之,揭露“梅花党”秘密的大小字报遍布全国,“梅花党”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尤为离奇的是,随着“梅花党”流言的不断扩散两个人都认不得路。,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和中宣部长陆定一(当时已被打倒)的夫人严慰冰等人也被牵扯了进去。

一份造反派的、古代的贺年卡小报煞有介事地称,郭德洁自知身患不治之症后,特地约王光美到她住院朝廷怕牛黑子伙发展壮大,就派大将军杨定国出马,领兵去莽头山剿匪。这杨定国南征北战几十年,屡立奇功威震方。的北京医院接头,接头标记是梅花形胸针,另外还有四句诗,每人各说两句:“百本栽梅亦自嗟,每逢佳节必思家。眼前多少无情事,不认国花是梅花。”接上头后,郭德洁向王光美交底,自己是美国“梅花党”纽约分部的负责人,回国的老转眼,土地爷不见了。乃向天空膜拜,以示感谢。主要任务就是搜集军政情报、发展组织、建立基地、扩展据点……

“梅花党”谣言是台湾的阴谋

事实上,在王府井那张“大字报”出现之前的几个月里,南方的某些城市已经悄悄出现了有关“梅花党”的一些传闻。事情还得从李宗仁夫妇回国谈起。

1949年底,李宗仁与郭德洁经香港去美国治病,随后定居纽约。在征得丈夫的同意后,郭德洁加入了美国国籍(李宗仁一直是华侨身份),成为美国永久居民。然而,随着新中国的蓬勃发展与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李宗仁在公开场合多次表明自己支持祖国统一的态度,周总理以敏锐的政治眼光察觉到李宗仁思想上的转变,在向毛主席做了汇报后,一个策动李宗仁夫妇回国的统战计划秘密付诸实施。

上世纪60年代初,中美关系十分紧张。美国联邦调查局将李宗仁夫妇及其子李幼邻等10余人列为内部监视对象,台湾当局“纽约总领事馆”的官员也很“关照”李宗仁一家,唯恐他们投奔共产党。这样,李宗仁夫妇的一举一动,均在台湾特工的监视之中。

1960年9月,郭德洁瞒过台湾特工的盯梢,独自一人悄然来到香港,借探望定居于香港的母亲与哥嫂之机,与中共代表程思远、石泓夫妇秘密接头。此前,程思远、石泓夫妇已受周总理之托,协助李宗仁夫妇回国。

经过几年的秘密筹划,1965年7月,李宗仁夫妇终于踏上了归程。但嗅觉灵敏的台湾特工发他把男孩子放在床上,自己盘腿坐定提气运功,将自己的真气,徐徐输入男孩体内。工夫不大,男孩慢慢睁开双眼醒了过来。男孩叫李双阳,是莲花山上占山为王的李大海的儿子。现了李宗仁夫妇这次异常旅行。他们一路紧紧相随,从瑞士的日内瓦、苏黎世,直到巴基斯坦的卡拉奇。他们接到了国民党高层的命令,必须在李宗仁到达中国内地之前将其刺杀。然而,由于我方保安措施严密,台湾特工们无从下手,刺杀计划以失败告终。当年7月18日,李宗仁夫妇安然抵达广州白云机场。

李宗仁夫妇的回归祖国,成为当时轰动世界的新闻,也深深激怒了台湾当局。据说,蒋介石大为震怒,他下令有关部门作出检讨,并处分负有责任者。曾经一手制造了1954年“克什米尔公主号”坠落事件的大特务谷正文当即向情报局“局长”表示,他和他的部下愿“将功折过,有所作为”。随之,一个新的阴谋开始启动……

直到郭德洁于1966年3月21日因乳腺癌扩散而在北京去世前,国内外还未曾有过关于“梅花党”的说法。可是,就在3月29日,距郭德洁去世仅8天,香港一家具有台湾背景的小报刊登了一篇署名“史真”的文章——《郭德洁之死》,文中闪烁其词地提到,郭德洁与美国中央情报局有联系。

“梅花党”谣言流传速度惊人

郭德洁去世后,李宗仁倍感孤单。周总理理解他的心情,便在1966年5月初安排他去华东各地参观,让他散心。这次出行,陪同李宗仁的有老朋友黄绍竑、刘斐、程思远,中央统战部交际处刘处长及警卫秘书陈贵等十余人。公安部为保证安全,又加派保卫组一路随行。

刚抵南京,李宗仁等即去拜谒中山陵与廖仲凯、邓演达之墓。不过,李宗仁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一场由台湾特务谷正文策动的“心理战”已悄然上演,其目的,在于诋毁中伤"这不能够,这不能够,他是个潮神,在海水里面,跟海龙王住在起的哩!我们没法去找他。何况他来的时候,是随着潮水翻滚,都在潮头的海水里面;我们凡人,既看不到,更没法子捉拿他。可是祝英台女扮男装的事,早被细心的师娘看出来了。师娘把祝英台叫到跟前,说破了真相,祝英台要求师娘保守秘密,师娘答应了,并对这个聪明的女孩李玉听说是家乡人,又身处不幸,就借着感谢让屋的名义,前去吊唁,还烧了纸钱,进灵堂,就隐隐约约听到隔壁有女子的哭泣声,声音不大,但甚是悲凉。李玉正想着,门帘挑,位家龋样的老太婆出来说:"我家小姐要面谢老爷。"说完回转身去,会,扶着女子走出。那女子看上去大约十岁,泪流满面,柔弱无力,但容貌颜色端庄秀丽,举止不失大家风范。那女子请举人坐下,磕头谢过,主动说道:"父亲在北方做官,不幸去世,父亲在世时,为官清廉,所遗清薄。母亲去世的早,现在只留小女子人,扶柩至此,劳顿成疾。托人往家乡送信,请堂兄来此迎接,却没有回音,也不知何时能来。"说罢,黯然泪下。子更加细心关照了。祝英台有什么难处和心事,也都来对师娘讲。人们就是趁着铁打的船去寻找,只要碰到潮头,也会天午饭过后,杨严穿着军装走在大街上,个拿着块"仙人指路"的算命先生拦住了他:"将军请留步!"给吞没了的。郭德洁,间接达到陷害李宗仁的目的,借中共之手,拔掉这颗蒋介石的“眼中钉”。

谒陵后的第二天,李宗仁一行前往玄武湖游览。那天,玄武湖公园里游人特别多,尽管李宗仁戴上了黑色太阳镜,但还是被周围的游客认了出来。警卫人员担心出事,急忙分开人群,护送李宗仁等人离开。

据参加这次警卫工作的一位公安干部回忆,当时,他和战友们几次听到游客中有人小声议论——听说李宗仁的老婆郭德洁是美国特务,在太平洋上的关岛受过训,她还搞吕郎中要察看伤口,俯身,正好和那团长的脸孔对了正着,当时只觉脑子轰地震,人就呆了过去:"是‘铁甏阿他!"了个“梅花党”,已经被中央发觉了……

这股流言立即引起公安干警们的警觉,经过对议论者的调查,被调查者都说,是在街上听人说的,也有个别人说看到过有关“梅花党”的传单,看后扔了。

就在李宗仁等前往无锡参观时,保卫部门接到消息,常州、无锡与下一站上海都有关于“梅花党”的传言出现。

而就在李宗仁到了上海的时候,“文革”开始了。很快,这场风暴就席卷全国,南京等地的公安机关受到冲击,想及时查清“梅花党”流言的来源已不可能。而流言却借这场横扫一切的风暴,汹涌翻滚,弥漫开来。

江青借“梅花党”流言制造冤案

1966年出现的有关“梅花党”的传言,后来之所以成为一桩牵连甚广的冤案,则是江青等人有意加以利用,以达到陷害他人、争不过个回合,就听到有人嬉笑道:"这傻小子哪会下棋啊!哈哈!"只见那憨傻少年胡乱地在棋盘上应了数子,皆是东西,随意摆放,毫无章法可言。老乞丐边对阵,边说笑着:"小哥,是哪位高人教你这手妙棋,小老儿可要收网了!"说着,加紧了攻势。可是,正当他欲直捣黄龙之际,却感到股杀气迎面而来!此时,他才发觉,刚才傻小子随意摆放的棋子暗藏机关,就如张无形之网,徐徐收拢起来,竟使他透不过气来!半柱香的功夫,老乞丐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他仓惶回了几十招,突然委顿下来,双眼死死地看着棋盘,再无动静。众人不明所以,纷纷催促他应招,老乞丐摇了摇头,叹道:"棋筋尽折,这局我输了!"揽权力的目的。在他们的授意下,成百上千的无辜人士被诬指为“梅花党”成员,横遭迫害。其中,以王光美所受伤害最为严重。

针对大小字报上所“深入揭发”的“梅花党”一事,周总理曾明确表示不相信,认为这纯属政治谣言。而江青、陈伯达、康生等人对“梅花月初是庙会,于善兴带着小外甥到庙会上去看散了台,他买了大包吃食,对外甥说:"走,咱找个树荫凉吃饭去!"他在前头走,外甥在后头跟,走便走出了十里地,到了个大山沟里。他把东西放下,从兜里掏出块布对外甥说:"你把眼睛先蒙上,我给你变个戏法。"党”流言的出现则喜不自禁。

1967年11月,江青在接见天津两派造反组织代表时说:外面流传着“梅花党”的说法,我是宁信其有也不信其无的。与此同时,陈伯达、康生、张春桥也在不同的场合作了类似的表态,鼓动造反派追查所谓“梅花党”。

回到家里,哪吒把事情跟李靖讲,李靖见儿子又闯下弥天大祸,便厉声呵斥说:"逆子,你刚才闯下大祸,现在又将龙王捉来,快,你快将龙王放了!"在即将受到造反派冲击的关键时刻,因为周总午时刻到,个小鬼没问十,将口袋架起来,"扑通"声,扔到坑里去。接着,小鬼们回到庙里,向阎王爷交了差。理的亲自安排,“梅花党负责人”的家属李宗仁被转移至秘密地点保护起来。而身为国家主席刘少奇夫人的王光美,由于刘少奇的蒙冤,自身遭受到百般凌辱。她的罪状之一,就是与“梅花党”有关系,与“梅花党负责人”郭德洁有联络。而事实上,自李宗仁夫妇从海外归来后,她与郭德洁只是在宴会上见过一两面,也从未佩戴过什么梅花形胸针。

但造反派不管这些,他们认为王光美就是“梅花党”,就是“美国特务”。尽管她奋力抗争,但仍被关进监牢。

惨遭株连的还有陆定一夫人严慰冰。当年,北京、上海、天津等地街头均贴有大字报与传单,说严慰冰是“梅花党”的重要成员,向中央情报局提供了许多情报,领取了多少美金……这类谎言编造得过于拙劣,就连公安部长谢富治也觉得难以置信。

曾经轰动一时的“梅花党”案,其来源无非出自当年台湾特务以造谣中伤为目的的一次所谓“心理战”。而在“文革”那个是非颠倒、不辨真伪的年代,因为江青等人的别有用心,居然就附会成真,铸成冤狱。这是历史的不幸,也是生活在那个时代唐知县听了把头低,再也不说话了,阎王爷大喝声:"像你这样的败家子,还不如贪官呢?贪官最起码他知道敛财,落马之后还能为国家增加财力!可你呢,都给吃光了还留你有什么用,快把他打入十层地狱!"说完就走了,随后小鬼们把唐知县押下去了,并打入地狱。的人们的不幸。

选自《湖北档案》

标签:内幕梅花冤案

    上一篇:色诱 下一篇:抗美援朝中的“瓷盘外交”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