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句号

句号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每一次从刑场下来,老安都会去市区一家洗浴中心,泡一个痛痛快快的澡,洗去一身的晦气。

老安是A市一名"天师弟子来了!"众人纷纷退在旁,不敢作声。年轻的法医,穿警服的医生。除了鉴定伤情、解剖尸体,他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画邱怀聪抬了抬左肩,狸猫马上会意,顺势跳了上去。刘于芹见状,疑惑地问:"邱捕快,你难道要带这只猫去面见皇上?"圈。给死囚的生命画上句号。

行刑现场,死囚在考院大人阅过考卷,确认赵士扬的文章为众举之首,遂提笔批曰:"其貌虽不扬,可文为奇苑。"被点为头名举人。法警的枪口下跪立。戴口罩和手套的老安会掏出听诊器,在死囚的后背找出最接近心脏的部位,然后用粉笔画出一个圆圈。随后,法警的子弹会从那个圆圈射入。之后,老安会再一次用听两口子心急火燎地在全村到处寻找儿子也没找到。后来,放牛的周狗告诉慧子,说昨天下午,他放牛时好像看到毛旺手提着个笼子,跟在只兔子的后面往西边去了。当时他还觉得奇怪,恰好这时,他儿子远远地叫他回家去吃饭,他又觉得肚子好饿,就赶上牛回家了。以后的事就不知道了,过后也把这事忘了。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毛旺的兔子跑了,他提着笼子撵兔子呢。结果越撵兔子走得越远,最后迷路回不来了。诊器检查死囚的生命体征。证实死囚没有丝毫生命迹象之后,再在死刑执行书上签字。老安的工作到此算是告一段落。

老安是一个十分敬业的人。虽然他穿着警服,但他实际上还是一名医生。救死扶伤挽救生命本是一名医生的天职,然而他却要不时地给一些人画上生命的句号,这是让老安困惑了许久的一个问题。时间一长,老安似乎接受了这样的事实:作为终结罪恶生命的人,他觉得让一个死囚怎样迅速大海和小妹见了,非常高兴,知道这是个宝褡裢,只要喊声需要什么种子,种子就会从褡裢里流出来。有了这些种龙挑着担子健步如飞,他几次回过头看着身后,身后直没有大龙的身影,龙知道这次的挑担子比赛自己是胜定了,便边挑着担子,边哼着歌儿。龙把担子挑到花开家时,他下子惊呆了:大龙已经先他两步半,来到了花开家。龙实在想不明白,大龙是怎么超越他的啊?他难道会从天上飞吗?子,他们就不用挨饿了。地无痛苦地死去,才是最大的人文关怀。要做到这一点,对老安而言,就是要迅速准确地把死囚心脏的位置给标出来。

老安于是痴迷上了对人体心脏位置准确测定这个命题,他阅读了大量关于心脏医学的书籍,查阅并掌握了众多人体解剖中心脏位置的些微差异。老安开始撰写长篇论文《关于死囚执行中心脏位置的N种判定》。

那一天,老安执行一次死囚行刑任务后又到洗浴中心泡澡,当时他的情绪有些波动。此前半个小时,他给一个即将被执行死刑的女囚后背画圆圈的时候,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妖娆的女子会回头看他一眼,而且嫣然一笑。

那一刻,老安手中的粉笔差一点儿掉下来。

老安看到了世界上最绝美的一笑。

"软包头"翻眼看了看他:"哎,咋不剃呀?喂等着有急事要办呢。"

老安随后还听到了那个女子的一句话,那句话是微笑着说出来的:“警官,你的手在我后先生的<<孔乙己>>和<&l任是谁,吃他那么大的蛮力,不被推搡得前仰后倒,也得揪下块肉来。可谁知张敬禹竟然如同生了根般站在那里,纹丝不动。t;范进中举>>就知道中举当时社会对-个人的是个什么样的真实状况。背好舒服啊??”

老安是迷迷瞪瞪从刑场回来的,直到他一丝不挂地走进有些发烫的水池中,还在回忆刑场上那女子的一笑。这时候一声炸雷在耳边响起:“你小子找死呀!”

老安的脸上同时挨了一巴掌。老安惊醒过来,发现面前的池水中是个一堵墙似的胖家伙,浑身绘满了张牙舞爪的龙。老安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大黑龙,旁边一个瘦子说话了:“看什么看!你不想活了?把水溅到龙哥身上了!”

老安知道自己此刻处于劣势,因此选择了忍让,退到了水池的一个角落。这个叫龙哥的家伙后背上也有一条龙,根据经验判断,龙眼睛正好在他心脏的位置。老安想,如果此刻枪毙这个恶人,就可以省去在他身上画圈的手续了,照着他后背的龙眼来一枪,就万事大吉了。老安这么一想,似库尔珀吓得目瞪口呆,他害怕极了,筹莫展地坐在门槛上,凝视着漫无边际的野草,祈求苍茫的大海和辽阔的蓝天,快帮助他度过这揪心的难关吧!这个从来没有心事的大懒鬼竟然不吃不睡犯起了愁,恐惧的泪水悄悄地沾湿了他的破衣襟。乎抵消了刚才那一巴掌的羞辱。

老安关于死囚心脏位置判定论文的撰写接近尾声了。他还需要一个实例就可以结束论文了。

这一天,机会来了。

领导很郑重地告诉他,明天要执行一名罪大恶极的死刑犯,而且也是最后一次执行枪决,以后执行死刑要改用药物注射了。

老安说请领导放心,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

老安要圆满地画一个圈。最后一个句号。

老安要把这一次死刑心脏检测的过程写进论文的结尾,给论文画上圆满的句号。

第二天上午老安准时出现在阳光灿烂的刑场。一个膀大腰圆的死刑犯被全副武装的法警押下了囚车。当老安的目光与这个面部肌肉纵横的死囚对视的时候,他在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不就是几个月前在洗浴中心遭遇的龙哥吗?

龙哥在指定的位置跪了下来。

老安没有先掏听诊器。凭着记忆,老安能准确地找到龙哥后背上龙眼的位置。老安拍了龙哥后背一巴掌龙王说:"孩先生召进了宫去。子,别怕,我给你个水晶珠,你拿着它过火山,就不会被火拷伤。":“你就是坏韩姐被带到京城,家人将刘大人亲笔书信呈给夫人,夫融情尽悉。仔细打量身边女孩,虽说有些面黄肌瘦,但容貌清秀,身材姣好。作为收养来说,年龄是大了些,但所幸此女是个孤儿。自己的孩子已经大了,眼下还真缺少个能围着自己说话解闷的人。夫人想到这里很是欣慰。就连忙打发用人伺候其洗浴更衣。完事后,又等小女子吃饱喝足,再观其样,已判若两人。俗坏人是衣裳马是鞍,小姐绫罗绸缎上身,与先前的粗布麻衣相比,自然光鲜许多。只见她不是名媛胜似名媛,不是娇娃俏过娇娃。夫人喜不自胜,即刻认作干女儿,庆幸老公那时候洪水为患,弥漫天下,丹朱出去游玩,总是坐船去,渐渐习惯了水上的生活,对于人民的疾苦满不在乎,倒是觉得坐着船出去东游西荡非常有意思。为自己张罗了个事干,自此心扑在了小姐的调教和抚养上。生活也有了别番的滋味。龙哥吧?是否记得半年前在泰华洗浴中心打过一个人一巴掌?”

龙哥回头瞅了老安一眼,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又哈哈笑了:“我杀人都懒得记了,还记得什么狗屁打人的事??哈哈哈!”

老安哗啦掏出听诊器,说:“好,你厉赵盾和李斯没办法,只得各自抱着张海龙皮愁眉苦脸地走了。两人走后,白县令和孙兴立马"哈哈"大笑起来,孙兴说:"像此等奸商,平日里毛不拔,今日正好借这事让他们出出血!他们要想把皮衣做好,就只能想办法自己去寻海盗船,花高价买海龙皮添上;如果他们自己不添上,做不出皮衣,到时我就封了他们的成衣铺,再把他们驱逐出境!"害!”

老安一边又拍了龙哥后背一巴掌。

老安十分专业地开始给龙哥检心脏。跳动最剧烈的地方就是心脏位置的所在。老安十分自信地让听诊器匍匐在龙哥宽阔的后背上那个记忆中的龙眼附近。

过了许久,老安没有测到心跳的声音。

奇怪!老安把听诊器听诊的范围稍稍扩大了,依然没有心跳的声音。

老安十分疑惑,他把听诊器收起来,准备检查一下,忽然,面前黑塔似的龙哥噗的一声栽倒了。

龙哥吓死了。

那一刻老安知道,自己论文的那个句号永远画不上了。

选自《青年博览》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复仇的门牙 下一篇:最遗憾的考古发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