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富人的猎杀游戏

富人的猎杀游戏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这天,韩国大埔岛上的金月私立医院接到一艘近海渔船的求救信号。彼特医生立即坐上救护车,在港口接到了伤者金文珠。金文珠告诉彼特医生,自己在海上捕鲨鱼时不慎落水,结果被鲨鱼咬伤了双腿。

脸色惨白的金文珠焦急地询问自己什么时候能出院。护士们遗憾地对他说,他的腿伤得很重,很可能会被"不好了!县令变成只大鸟了!"截肢。金文珠大哭起来,他卖掉全部家当才凑够买船的钱,如果被截肢,以后的生活可怎么办啊!

正在这时,门开了,进来一位衣着光鲜、肥头大耳的年轻人,自我介绍说他是日本人,叫近木太郎,很喜欢打猎,前些天因为打猎摔了一跤,所以在金月私立医院里住着。他刚听到护士们在谈论金文珠的事,就过来看看。

近木太郎说:“我听彼特医生说了,如果采用国际最先进的碎骨愈合技术,你就可以成为有劳动能力的正常人!”

金"爹,没事!"新郎官出面制止了这个事件,如果不制止后果可真的不堪设想。文珠苦笑起来,他也知道有这种技术,只是这种疗法要十万美元,他怎么可能付得起!

近木太郎吹了一声口哨,说:“金文珠先生,十万美元不过是我打猎的全套装备的价钱而已。我想给你一个机会,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最近流行玩一种新鲜的狩猎游戏,你要是答应陪我玩,我就先给你十万美元让你做手术,过段时间再给你十万美元,等游戏结束,你还有机会得到十万美元。”

为了让自己好起来,金文珠答应陪近木太郎玩游戏。

两个月后,手术后的金文珠已经能在病房里慢慢走动了。这天,他接到了近木太郎的电话:“金文珠先生,最近行动正常了吗?”

金文珠有年,宁夏西部偏远的地方的异族部落的首领带领兵马,如狼似虎地杀进窿夏山川。他们烧杀抢夺,横行霸道。凤凰情急之下把自己变成座城,将宁夏的老百姓全都装在了城里,面城门紧闭,敌人怎么也进不来。连打了个月,敌人断了粮草,就只好撤兵了。以后只要敌后来几天,儿子再也没见到鬼,也敢在自个的房里睡了。日傍晚,天上黑云翻滚,地下狂风猛起,不会儿,雷鸣电闪,大雨倾盆。公公照样是关好大门,儿子照样是在爹娘的炕上打起了呼噜,媳妇也照样是在公婆的房里纺着棉花,直纺到半夜,在公婆的再催促下,媳妇便和丈夫进了房,关好了门窗,不多时就睡着了。人来,大家就躲进城里,敌人走了又出城继续生活。连连点头道谢,然后好奇地问道:“近木先生,你那天在我的腿骨里安装的是什么东西?”

近木太郎说:“那是微型GPS定位装置。别忘了我们那天说的,你出院后就成了我的猎物,如果能在一年之内躲过我的枪口,我就再给你十万美元作为赏金;但如果你被我击中,那就等于你不在这个世上了,钱自然也不能给你了。长短个儿到我肩。"当然,我用的是麻醉猎枪,你放心好了。”

金文珠说:“可是这样对我太不公平了,你有GPS随时都可以知道我的位置,要想打死我还不容易吗?”

近木太郎解释道:“这个GPS是微型的,并不能显示你的具体位置,只能表明你的大概方位。”

“那好吧,近木先生??不过话说回来了,你得让我有时间适应一下这个游戏。这样吧,游戏开始后,前两次发现我时你可得手下留情,要不然你一枪把我崩了,你也没得玩了。”

“好的,我会给你两次机会的。”

不久,金文珠离开了医院。游戏开始了。

近木太郎坐在自己的豪华房车里,看着手机里的定位仪笑了,上面显示金文珠正在首尔!

近木太郎带上保镖来到首尔,一连几天,找遍了首尔的宾馆和旅游景点,却没有发观金文珠的影子。这天,近木太郎接到金文珠的电话:“近木先生,怎么还没找到我?我提示你一下吧,想一想一个被人追mso-bidi-传说浦东有个土地庙对赌徒来说比较灵验,如果年轻女子前去寄宿的话,神灵会在梦中给予指示,转天去赌的话,按照这个指示投注的不离十都能赢。信以为真的丈夫于是便极力鼓动妻子前去试试。妻子虽然找到燎座建在荒郊野外的小庙,但是却在留宿的时候遭到兵痞的强奸。当她狼狈不堪地逃回到家中之后,丈夫首先不是安抚受到伤害的妻子之情绪,更没有想方设法去惩罚作恶之人,而是急急忙忙地催问神灵给了她什么指示。伤心万分的妻子悲愤地骂了句:"你这个乌龟头!"丈夫大喜,以为这是昨夜妻子得到的神灵暗示,竟然真的跑去买了个乌龟注。赌博赌到如此境界,也确实不易。有道是:个中国人,闷得发慌;两个中国人,就好商量;个中国人,做不成事;个中国人,麻将场。language:#;}杀、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人,来到首尔后会到哪里寻开心?”

近木太郎一听,便问宾馆的服务生:“如果你口袋里揣着十万美元,又命悬一线,那你会到首尔哪个地方疯狂一把呢?”

那服务生毫不犹豫地说:“我肯定会到最高档的彩晶夜总会去乐一乐。”

晚上,在彩晶夜总会里,一个年轻人搂着两个绝色女子正在喝酒。一名男子悄悄地摸了上来,然后坐在他的旁边,嘲笑着说:“想不到吧,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说完掏出枪来,顶在那个年轻人的腰上开了一枪,枪里没有子弹,只发出“咔嗒”一声空响。然后这个人出了门,一辆豪华房车开过来,他坐上车走了。

年轻人放下了酒杯,苦笑了一下,他正是金文珠。看着近木太郎带着保镖坐车离开,金文珠推开身边的两个美女,走出夜总会,消失在黑夜中。

饭店里,近木太郎看着定位仪显示的位置,笑着对保镖说:“瞧,他现吴宏祥听说需要这样种奇药,不禁为难起来。没办法,他只好在府外贴了张告示,谁若能找到此奇药,重金酬谢。几天下来,看热闹的人很多,但却没人来揭榜。在朝北边去了,我们先睡觉,明天接着追捕。”

第二天早上,定位仪显示金文珠来到了另一座城市釜山,近木太郎立即带着保镖赶到了那里。这次金文珠会躲到哪里去呢?

一连几天,近木太郎找了很多地方,仍然没有发现金文珠的踪迹。

这天夜里,近木太郎又接到了金文珠的电话,他说:“近木先生,找不到我了吧?如果你求我一声,我可以再给你一些提示。”

“混蛋!”近木太郎气得把屋里的东西统统砸了。

这天下午,釜山大学校园里,一名学生正在宿舍里捧着书看。突然,窗外一声巨响,玻璃被击碎了,随后他的手机响了,传来近木太郎的声音:“金文珠先生,这是第二枪,如果你再被我找到,那就得收场了!”

金文珠长叹一天,老父亲发现自己鱼楼子里的小米子少了不少,问个儿子:咱家的小米子少了,是你们谁拿着吃了?你们要是没拿,咱们得好好地照看点。"个儿子说:"咱家从来也没有缺吃少穿,哪用得偷小米子吃呢?"老头想也是,便吩咐儿子们说:"从今晚开始,大家轮流看着鱼楼子。"口气,说:“近木先生,这次你又赢了,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邓秋生正在自家屋前劈柴,他见陆得贵走过来,连忙停下手中的活计。陆得贵摆出副很随意的样子,与邓秋生拉起了家常。邓秋生知道平日里陆得贵总是懒得拿正眼瞧他,现在陆得贵竟然与他拉起了家常,感到很意外。我的吗?”

近木太郎笑着说:“金文珠先生,你不妨上网看看釜山论坛上有什么消息。”

金文珠连忙打开电脑,发现论坛上有则寻亲公告,发帖的人说谁要是发现了他出走的弟弟,就奖给重金,那照片里的人正是金文珠。这则公告肯定是近木太郎发布的,而自己肯定被学校里某个人出卖了。

这天夜里,近木太郎打开手机里的定弯弓少弦辩忠奸,位仪,上面的光点正朝北方移动。近木太郎看了看地图,这边尸骨未寒,那边就开始拉扯死者的老婆了。赵匡胤召见他垂涎已久的花蕊夫人,为了装正经,还当众斥责这位女俘虏,秽乱宫廷,迷惑君主。花蕊夫人见过大世面。文采又棒,随口做了首《述亡国诗》。这两行句子,早就进了中国文学史,而且很有地位。那里有片荒凉的大草原,他嘟囔道:“看来这家伙算是明白了,有人的地方是不安全的。”

这时,近木太郎的电话响了,里面传来金文珠得意的声音:“近木先生,这次你永远也不会找到我了,把我的钱预备好吧。”

近木太郎气得连夜带人赶到大草原,却是心里一惊:这无边无际的草原如同海洋一般,GPS根本没有信号,在这里找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赵才道:"公子为何没有仆从跟来呢?"。

近木太郎正徘徊不定时,看见不远从此以后,张老太看见鸡蛋面就会想起胡慧,就禁不住要伤心流泪。所以自从胡慧死后,她只在胡慧忌日那天,做碗鸡蛋面,到十字路口祭奠胡慧的在天之灵,平日里从来不做。处有个牧民正在小屋门前喂马,于是上前探问。

牧民告诉他,昨天看到一个年轻人买下一匹马朝草原深处去了。在草原的东北角有个阿昌镇,年轻人曾向他打听过那个地方。

近木太郎对几个保镖说:“我就不信他能变成一只兔子,他昨天刚来到这里,我们几个人肯定能找到他的。”他高兴地递给牧民一沓钞票,买下他的几匹马就带上保镖赶往阿昌镇。

牧民兴高采烈地回到小屋里,连声说道:“真没想到,短短两天就发了财。”

这时从床下钻出来一个人说:“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昨天我就告诉你,按我说的方法做,今天肯定又能赚一笔钱的。”此人正是金文珠,他笑眯眯地说,“老兄,咱们都会发财的。”

第二天天刚亮,金文珠的手机响了。他揉了揉眼睛掏出手机,然后走出屋外,说:“彼特医生,我按你的要求做了,不知道其他人是否顺利?”

彼特医生说:“其他人做得也很好,在通往阿昌镇的路上用羊血吸引了大量的狼群;就在刚才,我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近木太郎和他的几个保镖已经只剩下骨头了。”

“彼特医生,你这样做太狠了吧?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彼特医生在电话里得意地说:“告诉你吧,我才是这个狩猎游戏的真正猎人——有人出一百万美元买近木太郎的命。在大城市是没办法动手的,而且这家伙保镖从不离身,只有让你这只小鸡把他引诱到草原上,让狼群把他解决掉,这样才万无一失,而且捕杀他的是狼群,跟我没半点关系。不过我告诉你,如果不是我,你很有可能已经被他杀了,要知道这家伙已经红了眼,他的枪里装的是真子弹!”

金文往前上溯到乾隆年间,临榆县榆关镇有人家,姓马,就兄弟两个。哥哥娶妻生子,弟弟傻不啦叽的,人称马傻子,娶不上媳妇,跟哥嫂过。哥嫂日子过得也不宽裕,操劳过度先后得病死了,傻子就只好跟着侄儿过。侄儿两口子也不把这个傻叔当回事儿,难免让他饥顿饱顿的。傻子细活儿不会干,只会干些简单的粗活。珠连连咋舌,说:“肯出一百万美元买近木太郎命的人,一定是与他争夺家产的弟弟了!不过我还是很奇怪,近木太郎是如此小心的人,这次为什么没考虑到自身的安危呢?”

彼特医生哈哈一笑,说:“只有在捕杀别人的时候,他才不会顾及自己的安全!要不是我找人怂恿他玩这个新奇刺激的游戏,他怎么会跑到草原上来冒险呢!对了,这次从你开始入院到现在都演得很好,以后有什么好玩的游戏我还会通知你的。哈哈,十万美元已经打到你的账户上了,你查收吧!”

选自《百花》

标签:游戏富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