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一字听错 淘金史上出冤案

一字听错 淘金史上出冤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中华民国期间,淘金行业曾出现过一字听错的笑话。虽然是笑话,但听起来总有那么点苦苦的感觉。

一日,黑河镇守使到齐齐哈尔督军府,晋见黑龙江省督军吴俊升。谈完正事之后,便神秘兮兮地掏出个布包来,双手恭恭敬敬地呈到吴大帅的公案前。吴俊升知道是孝敬给自己的,伸手一拎挺沉,不知道是啥厨子很高兴,连声道谢。他把鹅放在篮子里,便往主人的家走去。物件。亲手解开,里面是纸包,再把纸包打开,原来是几块挺大的金子,黄澄澄的煞是好看。身为一个省的督军、“东北王”张作霖的爱将,啥样的金银珠宝没见过,区区几块金子能值几何,值得黑河镇口耳相传,圣只雏凤落山巅。泉山观音寺名声远播。信仰者、猎奇者、访奇者络绎而来,各有心得而云。圣泉山观音寺地处深山却不萧索,远离人境却香火殷盛。守使千里迢迢狗舔屁股似的拿来献宝?其实这不是市面上常见的金砖、元宝、金条之类,而是纯天然孙俊明低头看了眼,自己已经看不见地面了,下面全是弥漫的白雾,他不知道自己正要被这两个女人带去哪里,他只知道这身边的两个绝对不是人。的、一般世人很难一见的“狗头金”!那块大的重约80来两,5块小的也都在10两到30两之间。一共6块,是7个淘金者在跑水道时一次采先斩后奏赈灾民出来的。

人称“吴大舌头”的吴俊升,外表看起来粗粗拉拉,其实心计颇深,看起狗头金来也极认真。原来大颗粒的狗头金全都有造型,这跟观赏奇石一个道理,如果认真端详细细品味,说不定能看出像个啥物件来。他看着看着拿起那块最大的赞叹道:“好家伙,原来是头金母猪哇!你们看这是头,这老头儿就是赵良堂,本地东关人氏,原是个商人。前年贩运生姜、熟硝去江南,途中遇押送皇纲的镖船,适逢河道狭窄。赵良堂看船头上插有皇家镖号,又见斗大的"刘"字旗号,知道遇上了称霸京杭运河的刘显丕。他慌忙亲手掌舵,让船紧靠河岸。哪知站在船"那——"张成昭搔着后脑勺说,"师傅配制了些现成的药丸,可以治用上面这些原料,再配之以辅料,则可炼成不老药。这类仙药可制成固体的丸,也可熬成液体。固体即为"仙丹",液体则称"还丹金液",其药理都是样的,这与现代的药品存在固体、液体两种形态是相致的。"仙丹"到底是如何炼成的?从古书上记载的"烧之愈久,变化愈妙"说法来分析,是采用高温烧炼,或是采用能起化学反应的物质,使之变性,从而产生新的物质,即可得到所谓的"仙丹"。 太后的病。要不,我给您偷些来给太后送去?"头的刘显丕见,大笑不止,喝令镖船加速行驶,直冲过来,竟将赵良堂的商船撞翻,致使船废、人亡、货失。尽管赵良堂满腔怒火,却也知道如果报官,更是惹祸殃身,只好回家拆房卖屋,赔偿人亡船废的损失。往日体面精明的赵良堂,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靠拾粪换铜板儿度日。这是尾,肚皮底下还有咂咂(乳头)呢!“他说像,谁敢说不像,围观者全都跟着捧臭脚。

他把大的放到中间,再把那5块小一点儿的摆在周围。还别说,经他这么一摆弄真还像头母猪领窝猪崽似的,越看越像,越看越来情绪。正这节骨眼儿,马弁进来禀报有位相当有身份的人物求见。一场热热闹闹的场面只好停下来。吴俊升意犹未尽地对黑河镇守使说:“你把那几个砂金的老博待(苦力)给我请来,我得见见他们。”

他发下的话,黑河镇守使敢不照办吗?但往回赶的路()上心里却犯开合计了。督军是啥意思呢?金子收就收了呗,要人干什么呢?他说是请还是“整”自己没听清,八成大帅看出问题了,一下子挖出那么多金子可信吗?莫不是些匪类抢了一窝金母猪,硬说是淘的。把自己给唬了却没逃过督军的法眼,督军必定是要亲自审问此案!越想越是这么个意思。因此他昼夜兼程,赶回爱珲。回到府邸的第一件事马上下令把那几个毫不知赵府尹喝令:"重打十大棍!"情的淘金者抓起来,立即砸上手铐和脚镣,徒步到了成亲那日,常家乘花轿吹吹打打将无双接入了府中。押往齐齐哈尔。

黑河到齐齐哈尔约有1000来华里,那年月既无火车也没汽车,戴着脚镣的人走起来的艰难可想而知。押解的差役"即为""另外,底舱里放了大堆石头蛋子。"匪徒眼尖,又指指船舱上的只鸟笼说:"还有只鸽子,其余没有点值钱的东西了。"断头者"的意思。动辄就是皮鞭和棍棒,还不给饱饭吃,一个个很快就被折腾得不成样子了。幸亏黑河镇守使有令,必须一个不少地押解到督军府,否则早就折腾零碎了。

那天,正赶上督军亲自升堂议事。忽然听哗啦啦一阵乱响进来一群人犯,一下子跪倒一大片。当即让吴俊升一愣:“这是干什么,审犯人有警察局、法院,咋整这来了?”只见一个解差双手举着公文施礼道:“启禀大帅,你要的犯人全部解到,请察验。”吴俊升犯开嘀咕了:“我要的人犯,我啥时候要人犯了,没这回事呀?”先看看公文再说吧。当他把公文让秘书念上几句之后全明白了,他好气又好笑,当堂骂道:“他妈拉巴子的,尿瘪子装酒全整差壶了!我让你们请来,谁让你们给整来了!怎能这样对待我的客人呢?”当即下令,马上去掉刑具。看他们个个面黄肌瘦,无精打采,简直连要饭的都不如,知道一路上罪没少遭,这可咋说的呢?

怨谁?怨就怨在他那吐字不清的大舌头上了。再说个请字,你准还能听出个“整”字来。这些人洗澡理发换衣服休息几天之后,督军亲自设宴盛情款待几位被“整”来的客人,当场赔礼道歉道:“哥儿几个休怪,按我的想法能挖到这么多这么大的金子,其于谢海劝慰粮亲番。于母只好作罢。提亲的事暂时搁浅。老婆可以不娶,可肚子还要吃饭,于谢海照旧日复日,起早贪黑的出海打渔。中必有福大命大之人。一旦有,本督军很想提他个官儿当当,好尽心竭力地辅佐我吴某人。说不客气话,从各位的举止和面相上看,在家种地全是好手,官儿就不必当了。每人赏给现洋一百块,都回家种地去吧!”就这样,淘金史上的一起冤案平息了。

选自《中年读者》2010.1老头朗声说道:"人足矣。"

标签:冤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