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情迷蜘蛛谷

情迷蜘蛛谷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新中国成立前夕,植物学教授隋尘带队在白头山地区科考,不慎和大队人员某年,杭州城疫症流行,碰巧荒年,市民贫病交迫,十分凄惨失散三天了,身边只跟着林一和吴若梅两个学生。

他们正在艰难跋涉,忽见前方两峰夹峙,中间一线天光。隋尘连忙找出地图对照,原来穿过这儿就可以出山。三个人立刻加快了脚步。钻进了一线天,头顶蓦然暗了下来,大约一个小时,他们踏进了一处深谷。

谷外春寒料峭,谷内却生机勃勃。到处是高大肥硕的植物,就是没有一点声音,连昆虫和小鸟都看不见。死寂的深谷里似乎隐藏杀机,几个人忧心忡忡。他们刚猫腰穿过几棵大槐树,吴若梅一声惊叫:“这是什么?”只见在大槐树的枝丫间有一片金灿灿的物什,细蒙蒙闪着金光,竟然是一张蜘蛛网!亮晶晶的十分诡异。隋尘沉声地说:“恐怕有毒!不要碰那蛛丝!”

天黑了,三个人饿着肚子生着了一堆火,朦朦胧胧闭上了眼睛。吴若梅轻轻脱下了毛披肩,披在林一的身上,隋尘没有睁眼也感觉到了。这两个学生都是他的得意弟子,林一家境清寒.是系里有名的才子,隋尘一直在供养他读书。吴若梅也是隋尘的高徒,唯一遗憾的就是右半边脸生满了青色的印痕,据说是出生时带的一股胎毒。

吴若梅一直暗暗地喜欢林一,却因为自卑从不敢表白。不过通过山谷中几日的朝夕相处,林一看着吴若梅的眼神里也时时充满了温情,隋尘暗暗欢喜。

夜深了,他们睡得正香,刷刷一阵风过,隋尘猛一睁眼,眼前掠过一片金光,月光下片片金浪向前涌动,竟然是成千上万只金色的大蜘蛛!小的也有掌心那么大!它们通体金色,还发出嘘嘘的声响。这奇异的一幕让他们既恐惧又兴奋,林一低声说:“过去看看讲完事情的经过,李文志说:"陛下,当时那位道长走的时候,也没留下名号和住址,臣也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啊!"朱棣叹道:"寡人无福,不能得神医相救了!"说完,潸然泪下,旁边人也唏嘘不已。!”

爬了一会儿,林一一声低呼,他的脚不小心被荆棘拉伤,流了血,吴若悔关切地问:“没事吧?”林一摇摇头。

前面是一片草地,那些金色蜘蛛排列了四支队伍,每一队领头的大蜘蛛足有小脸盆大小,月光下张牙舞爪,让人触目惊心。

现场一片死寂,几个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终于,群蛛一阵轻微地骚动,树上忽然悬下来一只小脸盆大的人头来,月光下赫然是一只骷髅头!那脸上深凹的两只眼洞,怪异的大嘴,吴若梅一声惊叫,蜘蛛们立刻齐齐掉转头,三个人撒腿就跑。

他们已经看清楚了,那悬吊下来的并不是真正的骷髅头,而是一只形似骷髅的蜘蛛!骷髅蛛低吼一声扑过来,位置奇准地正奔林一流血的脚面而来——看来它是对血液极其敏感。吴若梅一声尖叫,扑在了林一的脚背上,隋尘手疾眼快,一把抓住蜘蛛拼命甩掉,就这一刹那,蜘蛛已经纷纷爬了上来,把他们淹没在金色的海洋里。隋尘大喊:“火!快!”林一急忙腾出手来,摸出了汽油浸过的火把,迎风一晃,呼啦啦的火苗燃了起来,吴若梅脱下了外衣,也点燃了火挥舞,地上的蜘蛛暂时退却,火光下那些丑陋的眼睛里放射着凶狠的光,几个人拔腿狂奔,扑通扑通跳进了不远处一条山溪。溪水里立刻漂浮了一层金色的蛛尸,月光下极其骇人。

他们在水里泡到天色冒了亮光,蜘蛛们才潮水一样退去。吴若梅和林一长出了一口气,隋尘身子一软,躺在了说罢就对老艄公说:"你这就对下联吧。"老艄公沉思半晌,只是摇摇手,并不回答。溪底。原来,他被那骷髅脸蜘蛛咬中了,已经昏迷不醒,蜘蛛咬中的是他的右手腕,手腕肿得发黑,身体也热得烫人。

林一和吴若梅轮番背着隋教授奋力前行,到龙王听这话,高兴得哈这时,个中年男子摇着把折扇缓缓地走进了鉴宝斋。进门,那男子的眼睛就被玉镇石吸引了。他将玉镇石抓在手里反复把玩,眼睛里满是惊奇。古明书感觉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便沉声问来人:"先生要买吗?"哈大笑,转过脸来向伏羲说:了下午,山谷的出口处却遥遥不见。隋尘不时地说着胡话,整条胳膊都是青黑色,黑色还在向胸口蔓延。林一和吴若梅也已经精疲力竭。

天黑了,月光下的山谷充满了杀机,看着隋尘起伏不定的胸口。林一忽然说:“若梅,咱们两个把他留在这吧,要不三个人都得死!”

吴若梅惊讶地看着林一那英俊的脸,“扔在这儿?那不是死路一条吗?”

林一辩解着:“可是,这样我们都走不出去,还不是都得死在这鬼地方!”

吴若梅冷冷地说:“我不能丢下老师,你要怕我们拖累你,就自己先走主意打定,县官便开口问他说:"既然你是秀才,那你且先说说‘桓公杀子纠’这章应该怎么讲?"这个饶里知道县官是在考他《论语》里的句子呢,听这话,大惊失色,浑身吓得直抖,心想:完了,出了人命案子了,老爷怎么偏偏问我呢?难道是怀疑我跟这桩命案有什么牵连吗?于是他磕头如捣蒜,连声大叫道:"青天大老爷,我冤枉啊,小人确实不知道其中的实情啊,老爷明察!"县官听了,又好气又好笑,低声自语道:"果然是个冒牌货,竟敢骗到我的头上来了!"接着就命令手下的衙役把这人按倒在地,重打大板,直打得他皮开肉绽,哭爹叫娘。吧!”林一不说话了。

到了半夜,隋尘呻吟了一声:“水??”吴若梅惊喜地坐起来:“老师!您到了京城,刘明秀考得异常顺利,直到发榜下来,才知道自己高中甲第名。待到殿试乾隆皇帝亲自策问时,刘明秀大着胆子,将在赴京路上遇匪之事对乾隆皇帝讲了。乾隆听龙颜大怒,如此清明盛世,竟然有人胆敢阻挠国家选拔人才的大计,当即拟旨派员调查。醒了?林一,快来,老师会说话了!”

可是静寂的深谷里只有自己的回音,林一已经不见了,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火把、药膏和那一点残存的食物。

吴若梅的眼泪流了下来,她抱住了隋尘火热的身子哭得抽抽搭搭。看着他黑肿的胳膊,蜘蛛咬的伤口处已经腐烂,吴若梅忽然发了狠,不就是死吗?有什么大不了!她从口袋里拿出了水果刀,颤抖着剜掉了烂肉,一股紫黑的脓血咕嘟着冒了出来,隋尘昏迷中也疼得一哆嗦。吴若梅随后跪在隋尘的身边,对着他的伤口吮吸起来,腥臭的液体一入喉,吴若梅也忍不住呕吐,她咬咬牙,吐完了再接着吮吸,渐渐地她的嘴巴麻木得没有了知觉。她迷迷糊糊地想,就算我死了,能把老师救过来,也值。

昏迷中不知过了多久,有清凉的液体流进了嘴里,吴若梅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她看见老师正在把水喂进自己的嘴里,她虚弱地说:“老师,您没事啦??”然后又昏了过去。

吴若梅再次醒来太阳都落山了,老师胳膊的黑色已然退尽,肿也消了。隋尘忽然惊讶地说:“若其中炎帝后代黄帝夏官祝融容光为南方灶神火神、颛顼之孙重黎是高辛氏火正祝融为北方人的灶神火神、颛顼之孙吴回(楚国先祖)在帝喾诛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梅,你的脸??”吴若梅爬到溪听见老鹰说出如此恶毒的誓言,小玉蒙了,但她会儿就镇静下来,决定和老鹰同归于尽。于是她飞快地从衣服里拿出根绳子将自己的左手与老鹰的左腿缠在块,然后又悄悄用右手从口袋里掏出把小刀,用力刺向老鹰的右腿。水边一照,眼里是一张洁净靓丽的脸,那困扰了她二十几年的青斑竟然不见了。看来,是骷髅脸蜘蛛的毒性正好中和了吴若梅体内的自带胎毒,才歪打正着!

吴若梅和隋尘脱险回到学校,再也没见过林一。经过这一次大难,他们的感情迅速升温,很快就组成了一个家庭。

蜘蛛谷的谜团一直困扰着隋尘。随即新中国诞生了,不久他因为出身问题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下农场,蹲牛棚,等到平反,他的身体已被严重损坏,始终没能再次探访蜘蛛谷。

进入20世纪80年代,一元至正年(年)。朱元桕。他的家乡安徽遭受严重的旱灾、蝗灾和瘟疫,农民饥病交加、衣食无着。他的父母和个哥哥相继贫病而死,哥也远走他乡逃难,朱元璋便到皇觉寺做了个小行童。这样,他不用行乞也不会饿死了。件怪异的事一直困扰着隋尘,每年他生日过后直站在旁边紧盯着冯的武士们齐声怪叫,上前就抓住冯。康熙捂住受伤的头部,气愤地吼道:"拉下去!",白头山地区都会给他寄来一封感谢信,感谢他对该地区贫困儿童的助学行动,尽管隋尘一再解释,那边仍然一年一封信。

全球植物学年会在申城召开,隋尘作为特邀的专家也带吴若梅参加了。会议第一天的中午,隋尘正和吴若梅在宾馆的小花园散步,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走了过来,他深深一鞠躬,叫了声“老师”!

还没等隋尘认出他,吴若梅已经惊叫起来:“林一!是你!”

老者一脸尴尬,“是的,我是林一,现在的名字叫林衍悔。隔了50年,我向您二老请罪来了!”

隋尘和吴若梅二人又是大吃了一惊。

原来那次林一独自脱险后,没脸再见恩师,没多久就随败退客人也笑着说:"既然蒙你见问,我也不敢不以实相告。这几年,你们看没看见少室山顶的两道红光?"孙小石奇道:"见是经常见,就是不知什么原因,莫非和此有关?"客商说:"正是如此。这是蜈蚣精发出的红光,父子,如果再转眼十来年过去了,祥子已是颇有声名的剃头师傅了。有百年,两精长成,那么附近百里之地,生灵涂炭,方禽兽,蚕食无遗,而且最后家畜都不能满足他们的食老汉感到非常奇怪,天晚上,明亮的月光下,他顺着鸡叫的声音摸索着向前寻去,突然在个小山洞前,发现了黄灿灿的老母鸡,领着群金黄的小鸡在欢快地寻找食物。欲,还会殃及到老弱孩童。到时候,连天雷都不能制服它们了,实在是此地的个心腹大患。现在小的还没长成,老的势孤力薄,尚不敢出来公然肆虐,我找寻良久,只有你这两只鸡才能制服它们,老雄身体健壮,没有什么忧虑的,唯担心的就是雏鸡刚刚孵化出来还没长成,要是能够精心饲养,就能让它茁壮成长,丰其毛羽,壮其精力。我听说几十枚蛋才能就孵化出这只鸡来,这说明所有的精气都孕育在这个蛋里。到明年的这个时候,雏鸡就长成了,到时就可以帮助老雄,制服两只蜈蚣精了。"的国民党军队去了台湾,又辗转入美。他改了名字,所以近年来世界植物学界赫赫有名的林衍悔就是林一,是隋尘夫妇绝对想不到的。

几个人在房间落座,无限感慨。林一急切地说了这样一件事,原来近年来他年年回白头山蜘蛛谷勘察,终于破解了金蜘蛛之谜!

那蜘蛛谷所在的地理气候条件和别的地方迥异,谷中见两个儿子空着手回到了家中,刘掌柜不住地摇头叹息。刘家继道:"爹,您别着急,我明天便出门去给您寻找梅子和桑葚,定让您尝到它们。"遍布温泉,磁场辐射很强大,地下有丰富的矿藏,金矿的含金量相当惊人,那些异体蜘蛛日常的食物就是那些金矿石,千百万年积淀下来,终于形成了种种怪异的表象。

这时,隋尘的脑子里灵光一闪,急忙说:“白头山的助学人是你吧?”

林一点了点头,“弟子愧对恩师,知道您这一生最大的意愿就是贫者有书读,所以才以您的名义年年捐款助学。我在蜘蛛谷的发现已经得到了国家的重视,马上就要投资在那里兴建矿业,蜘蛛谷发达为期不远了!”

隋尘满脸欣慰,拍了拍林一的肩,“谁人不犯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倒是很想回那里再看一看。等大会结束,趁着还能走,咱们一起重新走一走蜘蛛谷!”

三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

2010.2

标签:蜘蛛情迷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