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做客小人国

做客小人国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曾任中国驻加蓬共和国、刚果(金)的大使范振水近日回忆了他踏上非洲土地之后的亲身经历,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第一次踏上非洲土地是1972年,只有26岁,当时国内正值“文革”时期,出国人员寥寥无几,国外的一切对我而言都很新奇。第一站我到了阿尔及利亚,它给我的印象是仿佛进入了《一千零一夜》中描述的世界:幽深的古街道,蒙面的妇女,身穿阿拉伯袍子的长者叼着弯弯的水烟袋呼噜呼噜地抽着,工匠们在铜盘上敲打着金银线??

从26岁开始,我前前后后在非洲5个国家工作过,临时去过的国家有10个,非洲东西南北中都走遍了。在我眼中,非洲的美是自然美、原始美、粗犷美和巨大美。在这个过程中,我最情有独钟的,是非洲王乔还礼道:"本县莅叶,效仿先辈叶公风范,为民做了应尽的份内之事,何足挂齿?今日回访,是看望您,是向您询问点事情。"热带雨林小人国,三次拜访那里,都令我记忆深刻。

实实在在的小人国

儿时看小人书《小人国》,对里面描述的人和事十分好奇。书上所描绘的小人国,在世界上真的存在吗?直到我来到非洲,这个谜底终于揭开了。我进入了非洲热带雨林,见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小人国。小人国的居民就是俾格米人。“俾格米,矮人国,原始森林,神秘、野蛮,茹毛饮血??”在一些书中,俾格米人被描绘得几近原始人。我想,可能描绘俾格米人的作家,并没有真正见过他们。

我见到的李府里有个老仆人叫李福,跟了主人辈子,非常忠诚。主人死,他十分伤感,与个姬妾起布置了十天的斋醮,为主人祈福。俾格米人,会哭会笑,有七情六欲,也是棕黑色皮肤进店要,黑色眼珠,雪白牙齿,十分健壮,吃饭穿衣与非洲其他民族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个子仅有1.5米左右。现在,在非洲大陆的当吓昏了的母女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小白蛇不知从那寻来的灵芝仙草,正往她们嘴里番光明磊落的心意反而被当作是卑鄙龌龊的念头,这使得隐居在山林中的望帝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百口莫辩,暗自也有些懊悔先前的禅位未免是多事了。他就这么郁悒愁闷地死在深山穷谷里。喂呢。人无限感激,老妈妈急忙向他谢过救命之恩。并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住哪里。"中非共和国、几内亚、喀麦隆、赞比亚等国家和地区茂密的原始森林里,都有他们的居住地,也就是传说中的小人国。

我第一次访问小人国,是在非洲中西部的加蓬。芭蕉林中,有三个俾格米小村庄——一个村庄就是几间或十几间简陋的茅草屋。有的茅草屋用泥抹墙,有的就是鸟笼般的木棍墙。屋内五六平方米,无窗、无门、无床。墙壁上挂着弓箭,墙根戳着砍刀。晚上,兽皮、蒲草铺在地上,一家人就睡在一起。屋内也无桌、无凳、无炉灶,能看到的“家产”一般就是三刚才那姑娘给人的感觉是温柔的像水样,看眼就有去保护她的欲望。现在的姑娘则是透露着股怨气,看的人毛毛的。根木头、一把火、一只铝皮锅、一堆木薯、一把木薯叶。老人、小孩坐在屋中的大木头上,睁大眼睛望着我们。

外面屋檐下,年轻妈妈上身裸露,正在给怀中初生的婴儿喂奶;身旁光屁股的小女孩见生人过来,转身进屋;青年妇女站在屋内,侧身向外张望,头上戴着一串小贝壳,这是我在俾格米村见到的唯一头饰。

第一位中国客人

在加蓬东北部的奥果韦伊文多省的梅坎博村,我受到了国家元首般的接待,每个村子都有迎宾队伍和群众欢迎。长老和长辈在最前面,一二十人在村头站成一这天,老渔夫和往常样,早早地起床,背上渔网出门。但他的运气实在是不好,连撒了好几次网却只捕上来几条小鱼。这时,突然狂风大作,原本平静的河面掀起了层层巨浪,老渔夫往河心那边看去,只见那的鱼儿频频跳出水面。凭着多年捕鱼的经验,他认为如果在河心附近撒网,定会捕到很多鱼。于是,老渔夫顾不得风大浪急,急忙向河心撒了网。然而当他慢慢收网时,发现网里只有条浑身通红,鳞片闪着彩光芒的小鱼。排,“中国人来啦!”“中国大使来啦!”小人国来了中国人天,太阳刚刚从海上升起,夸姓崔的又说:"你住的不远,我看你挺勤快,你就在这里干吧!到别处反正也是样当短工。"父就从东海边上迈开大步去追赶它。夸父身高力大,迈步,震得大地直摇晃。他脚踏下去,就在浙江临海县的复釜山上,留下个长长的巨人脚印。太阳在空中飞快地转,夸父在地上疾风样地追。中午,夸父追赶太阳来到湖南沅陵县带,他跑得又饿又累,就停下来用块石头支起锅来做饭。他吃完饭,见太阳已经偏西了,就赶紧迈开大步又追了上去。后来,这块支锅石就成了辰州东面的座大山。,不料周士林知道了砂锅当银子这事,就来当铺盘问梁有才。梁有才拿出账本和砂锅,想解说几句缘由,不想周士林立刻火了:"好你个梁有才!这黑漆烂光的破砂锅哪能值十两白银?我看你是洗脚泼水不可惜,拿我的钱财往外扔。你这样的我不用,给我滚!"梁有才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也没说话,当下就结了帐,拿了工钱往外走。这是开天辟地第一回。俾格米村庄的议事堂,就是一个芭蕉、哈菲亚树叶盖顶,稀疏竹竿、木棍作墙搭建的长方形大草堂。大草堂中间一把竹编椅是长老专座,其他长辈分坐两旁。欢迎队伍来来去去,成群结队跳舞,看似自发的,实际上有人指挥。

等我进议事堂坐定,长老出面致辞。致辞前,所有再说那色狼,待清荷走后,心中觉得大为不妥,他想:要是清荷回去报了案,自己怎会有活命的机会?倒不如跟上去,把那个小娘们给杀了。想到这些厉害关系,色狼迅速追了上去。人列队议事堂前,举起右手高唱“俾格米国歌”。长老用俾格米语言致辞,翻译站在旁边将它翻成法语。长老讲话坦诚直率:“我们是最早到达这里的人。”“我们是非洲大陆的主人。”“我们被人遗海瑞擅长辞令,取得了张魁、张豹的信任,就邀请他们进城做客,并说:"城里有美女,位如有雅兴,下官愿效劳。"忘。我们没有选举权,我们没有房子,没有学校,没有饮用水??”这些俾格米人,思想已起了变化,打次,桂英就得躺在床上十天半个月不能动,驼子却在院子里骂她为了逃离干活故意躺在床上不起来。他们要和非洲其他民族过一样的生活。

自称“森林的儿子”

由于殖民者屠杀,缺医少药,现在俾格米人已不足10万。在外界眼中,俾格米人仍然充满了神秘感,俾格米人居住在原始森林深处,那里无路可走,人很难进去,即使在交通发达的今天,俾格米人也很少与外界联系。他们常年与飞禽、野兽为伍,自称是“森林的儿子”,信奉“森林之神”。他们有超人的攀树本领,敏锐的嗅觉,极好的视力,能在阴暗的森林里狩猎、采集。

我曾两次在森林小路上碰到背背篓的俾格米妇女,瘦小的身躯背着一个和她个头差不多高的背篓,篓里装着木薯,内插一把砍刀。背篓很沉,和我同行的两个小伙子抬起来都很吃力,再加上森林里满是杂草,蟒蛇??而这些妇女却能稳步前行,足见她们的体力和超人的森林适应能力。一位在非洲热带雨林"你为什么不还我水?"小和尚问道。徒步考察467天的美国生物学家迈克·菲对我说,他在森林考察期间,向导和背、扛设备的人员都是俾格米人。

原始森林的生活环境也造就了俾格米人特殊的习俗和性格:他们一般连村、连户聚居,远离城市嘈杂和战乱,“躲进水路规森林成一统”,与世无争,生活不富裕,倒也安定自在。

选自《南京晨报》

标签:小人做客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