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历代反腐奇招

历代反腐奇招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历朝历代都有贪官,如何惩治贪官是个历久弥新的话题。中国古代社会在政治制度上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设置了一整套完备的官僚体系。为了保证这套庞大的官僚机器正常运转,历代统治者春雨应该绵密,可是墨玄在画雨丝的时候,却是墨落如石,稍显微重,雨丝画到个也人没有。半,墨玄还因体力不济的缘故,停了小会儿,这样画出的雨丝岂不是前后不,意境全变吗?总是从文武两方面入手加以整治,来防止各级官员因受贿贪污、巧取豪夺而吃得太饱。

让贪官们胆战心惊的“皮场庙”

武的一手起源很早。据说在舜时创立的五刑中就有“鞭作官刑”。从云梦出土的《秦律》来看,对贪赃枉法的官吏处置也极严。顾炎武《日知录》卷五总结了历代惩贪的法律:两汉对贪官赃十金以上均处以“弃市”刑,即在闹市中执行死刑后将犯人暴尸街头,并规定其子孙不得为官。魏晋南北朝时北魏太武帝规定“贪赃三匹者皆死”。唐时赃吏,“多于朝堂决杀”。宋朝发誓不杀士大夫,可是对贪官赃吏仍处以“弃市”。元朝也对赃吏“轻者杖决,重者处死”。

历史上惩治贪官最有名的是明太祖朱元璋。他出身寒微,深知贪官赃吏欺压百姓、激起人民强烈反抗的道理,因而对赃官处罚极其严酷。据元末明初人叶子奇写的《草木子》记载:“凡守令贪酷者,许民赴京陈诉,赃至六十两以上者枭首示众,仍剥皮实草。府、州、县衙之凤凰姑娘说:"打虎不怕虎牙利,擒龙哪怕龙爪凶,为了让仫佬人家世世代代免遭灾难,我死了也心甘。"说完,从头上拔下两根雪白的羽毛,化作两把利剑,纵身跃进深深的潭水里。左,特立一庙以祀土地,为剥皮之场,名曰‘皮场庙’。官府公座旁,高悬一剥皮实草之袋,使之触目惊心。”叶子奇本人就曾被牵连下狱过,对这场面有亲身经历,大概不会吹牛。如此看来,明初官府是一文一武、一德一威,双管齐下,官吏们胆战心惊,政治还算比较清明。

戒石铭成了各级衙门的点缀

在文的方面,一个主要的举措就是颁布种种“官箴”,告诫官员要廉洁自律。

对官吏颁布种种劝慰、勉励的箴文,其由来很早。据考古发现,湖北云梦出土的秦始皇时期的竹简中,就有一篇叫“为吏之道”,告全部车队下子都停了下来,武士们到处搜查,刺客已经逃走了。诫官员要做到“忠信敬上”、“清廉毋谤”、“举事审当”、“喜为善行”、“恭敬多让”这“五善”。

后世流传时间最长、传播地域最广的就是所谓“戒石铭”了。它是五代十国时期的后蜀主孟昶(934—965年在位)所撰写的,颁发给各地州府,要求刻写在衙门里竖立的石碑上。当时全文共二十四句,九十六个字:半仙相手有个怪癖,从不看对方的真手,只需让对方双掌涂墨把掌纹印在白纸上即可,相完后把结果写在上面交给来人。当场分文不收,灵验后根据对方自愿程度来送钱,多少无所谓,不给也没关系,有路远的或不方便亲自来的人可以把印有掌纹的知县姓秦,为人风趣诙谐,最爱拿人逗闷子。秦知县听人讲明事情经过,开始给双方调解,但费了半天口舌,出了好几个主意,两家谁都不肯让步。纸托人带来即可。“朕念赤子,旰食宵衣。言之令长,抚养惠绥。政存三异,道在七丝。驱鸡为理,留犊为规。宽猛得所,风俗所移。无令侵削,无使疮痍。下民易虐,上天难欺。赋与是切,军国是资。朕之赏罚,固不逾时。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为民父母,莫不仁慈。勉为尔戒,体朕深思。”

以后北宋灭了后蜀,宋太宗赵匡义又从这个戒石铭里选了四句十六个字:“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亲自抄写并颁给地方官吏。到了南宋高宗时,又再次命令诗人黄庭坚书写这个戒石铭,颁发到各州县,要求刻石后放置在“座右”。

从此这十六字铭文就被一直沿用,经历了宋、元、明、清四朝,长达七八百年。明太祖朱元璋又命令将刻写了金鸡伤好后中元曾要把它放归山林,它却自己飞了回来。中元看它神勇,亦是不舍,于是便把它安顿在自己家里。过了几天老汉病情加重,大夫说需百年蜈蚣做药引,这可愁坏了中元,别说百年就是十年以上的蜈蚣都属罕见啊。中元焦头烂额,吃不下睡不着,可是就在第天早上起来,他发现金鸡嘴里叼个尺长的百年黑背蜈蚣。中元从此更是对金鸡敬若有加。戒石铭的石碑竖立在各级衙门大堂院落的中央,女娲氏是和他的哥哥伏羲氏商定这婚嫁之礼的,当时伏羲氏就笑道:"只怕你这几个方法定得太凶,剥夺人家的自由,制止人家的恋爱,只怕几千年以后的青年男女,也要大大地不依,骂你是罪魁祸首。"女娲氏相当看得开,笑道:"随便什么方法,断没有历久不衰的。果然那个时候,另有个还要好的方法来改变我的方法,那也是大大的好事,况且我的方法能推行几千年,还有什么要说的呢?"让长官在坐堂审案时抬头就会看见这块戒石。以后这块石碑就一直是各级衙门大堂的主要点缀。

为何封建时代惩治贪官总是雷声大雨点小

古代朝廷用这软劝硬逼的两手整顿吏治的目的,一是要官吏们依法守法,不要过度剥削、超越朝廷尺度,避免出现“土崩”的现象,防止迅速激化阶级矛盾。二是要避免官员腐化堕高励全身发软,语不成声地说:"阁阁下是何方神圣?"落,使封建官僚行政体制不能正常运转,造成上下隔绝、尾大不掉之势。第三是为了欺骗人民群众,造成“天子圣明”的思想,传播“好皇帝”的理想。第四,也是“家天下”的守财心理,就是黄宗羲在《明夷待访录》里说的“利不欲其遗于下,福必欲其敛于走过几个村庄后两个人来到处少有人烟的旷野。就在这时候,从右边的树林中传出小孩的哭喊声:"救人呀!快救人呀!"周嘉禾急忙勒住马头,对徐锡斗说:"大哥,树林中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咱弟兄赶快去救人!"徐锡斗说:"兄弟,你不要多管闲事,求取功名要紧,万遇上不测误了考期,咱弟兄就枉费了辛苦。这且不说,要是遇上杀人越货的强盗,你我这样的文弱书生,岂不是白白送了性命?"周嘉禾说:"兄长此言差矣,人命关天,咱弟兄遇上了岂有躲避之理?"徐锡斗说:"要救人,你自己去吧!"说着,便扬鞭催马自己走了。上”。

然而,封建帝王、官僚都是依靠压榨农民来维持寄生生活,他们没有根本冲突。因此,封建时代惩治贪官总是前紧后松,雷声大雨点小,最多只是在建朝之初大张旗鼓地搞上几年,以后很快就以“道德感化”为主了。如东汉虽然规定赃官要禁锢其子孙,才过了五六十年,到了安帝时,刘恺援引“《春秋》之义”,“吾善善及子孙,恶恶止其身”,要求停止禁锢。以后就因陈忠的建议废除了这一条。唐宋订立“弃市”之法,但实际很少实行,一般都得以特敕解除。宋朝建立三十多年后就停止实行弃市法,改为流放。而杀贪官最起劲的朱元璋一死,“皮场庙”、“皮囊袋”之类就听不杜康继续等,直等到下午,人骑马从远方飘然而至。杜康慌忙跑到路中拦住,双手抱拳施礼曰:"请您慢行,吾有事相求。"那人跳下马来。只见他面似古铜,浑身穿青,腰系板带,佩戴宝剑,看上去十分威武,看便知是位武士。武士用手指了指杜康问道:"何事相求?"杜康把梦中仙翁的点化告诉他,而后才说:"吾想从您身上取滴血,玉成于我,可否?"那武士听了,哈哈大笑:"不就是滴血吗?我身经百战,这算得了什么,区区小事,来吧。"说着,伸出左胳膊,撩起袖子。杜康用小刀在他胳膊上小心翼翼地划了道,取出滴血又放入碗中。武士翻身上马,扬鞭策马远去了。杜康很高兴,滴血已取到两滴,只差滴了。见了,贪赃官仅仅流放而已。到了六十多年后的宣德年间,又改为出钱赎罪,等于宣告无罪了。

作为“道德感化”、劝慰勉励的戒石铭,遭到了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的猛烈抨击。王夫之在他的《宋论》一书中认为,这个戒石铭是“儒术不明,申韩杂进”的杂种学术产物。他说戒石铭短短的四句话,是要灭绝人间最重要的天道,蔑视士大夫君子的情操,引导百姓丧失固有的忠厚和平的人性,使得老百姓一个个交相争夺、互相怨恨,简直就是一个充满“负面作用”的宣示。首先,戒石铭说官吏的俸禄是民膏民脂,“则天子受万方之贡赋,愈不忍言矣”,那就是将皇帝是最大的吸血鬼这个秘密给说穿了,王夫之说,这简直就是灭绝了人伦天道。其次,戒石铭宣示皇帝“取民之膏脂以奉汝”,就是公开荷的脸上带着顽皮的笑"好好"喜财害羞的不敢直视荷的眼睛,小声的答应了!"那好,明天我在这等你,不见不散,时候不早了,我也应该回去了"说完,荷就高兴的跑开了,林子里就剩下喜财个人,喜财还以为是做梦,可是鸡蛋上的松针证明这不是做梦!宣称朝廷剥削了人民的血肉膏脂来豢养官吏,那不是在侮辱士大夫吗?再次,戒石铭又公开了“下民”与官吏谁养活谁的道理,这不是在给“乱民”辱骂攻击官府提供借口吗?这样会导致百姓丧失天生的善良性情,丢掉忠厚据说,很久以前,这里住着户穷秀才户鞋匠。两人情投意合结为兄弟。秀才居长。和平的性格,都要起来和官府争论。这在王夫之看来是最大逆不道的了。

看来,戒石铭与皮场庙都没能阻止历代统治的腐败,而贪官赃吏倒是先生救命之恩。"一代“胜”过一代,而且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货币的金银化,贪官污吏的胃口也越来越大,行贿、贪污、盗窃、敲诈也越来越方便。

明朝笔记《万历野获编》里总结说,唐宋的贪官,一般的赃物还是以实物为主,除田产外,如“元载(唐代肃、代两朝宰相)胡椒八百斛,蔡京蜂儿三十七秤,王黼黄雀堆至三楹,童贯剂成理中几千斤,贾似道果子库内口糖霜亦数百瓮”。

而到了元明清时代,则以追求金银为主了。《廿二史记》里统计说,元朝阿合马利用职权,侵吞大量金银,夺取民产。而明朝武宗时,大太监刘瑾被抄家时,发现“大玉带八十束,黄金二百五十万两,银五千余万两,他珍宝无称”。奸相严嵩,广受贿赂,他的儿子严世蕃家,“埋金于地,每百万为一窟,凡十数窟”。后来被抄家时抄出的“黄金三万余两,白金二百万余两,他珍宝服玩所至又数百万”(《明史·奸臣传》)。可这样的贪官比起清朝的和来,只抵得一个零头。和家产达8亿两白银,抵当时转眼到了第天,大早陈定威就下山守在路口,每有行人经过,他都要亲自搜查。中午时分,路口慢腾腾地走来个老头。陈定威带着弟兄们拦住路口,老头吓得脸色苍白,连声叫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陈定威厉声喝道:"我只要财不杀人,你慌什么?"他看这老头肩挎只破烂的柳筐,身上别无他物,就问他筐里装的是什么。老头忙把筐子放下,陈定威看,里面是盆盆栽榕树。国库20年收入。

选自《人民论坛》

2009.12

标签:历代奇招反腐

    上一篇:古弼的胆量 下一篇:和珅也做正当生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