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渔歌唱晚

渔歌唱晚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南宋年间,长江边上有一个叫龙飞的人,常年以打鱼为生。别人打鱼,都是开船撒网,一天下来累得贼死,打上的鱼也不少。而龙飞则不同,他一不开船到江里去,二不往江里撒网,想打鱼了,就把几个鱼篓放到江里,往岸边一坐,一边弹琵琶,一边唱渔歌。一曲唱罢,提起一个鱼篓,里面准装了满满一篓鱼,而且都是清一色的,或是豚鱼,或是鲤鱼。龙飞唱的曲子不同,鱼篓里的鱼也"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左右,带下去!"不一样,一支曲子一种鱼,真是绝了。好多人都问过龙飞个中奥妙,龙飞只是笑而不答。

这一年,正赶上宋金交战。金国大将兀术率领10万大军挥师南下,势如破竹,几个月时间就渡过黄河、长江,席卷了大半个宋地。兀术带着兵马抢掠够了,就开始率军北撤,很快又回到了长江沿岸。

这个时候,长江边上的老百姓基本上都跑光了。金兵来了什么都抢,打过江的时候已经抢过一次了,打回去再抢一次,老百姓哪受得了啊!大伙儿都跑了,龙飞却没有跑,仍然像往常一样,每到日落西山时,便提着几个鱼篓到江边,把鱼篓往江里一放,便坐到江边弹琵琶唱渔歌,等到日暮时,提着装满鱼的鱼篓回家,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这一天,龙飞正坐在岸边唱渔歌打鱼,几个金兵拿着大刀长矛冲了过来,为首兵头一指龙飞,“打鱼的,把这几篓鱼统统拿到军营里去,快点儿!”龙飞止住琵琶,看一眼兵头,“想要买我的鱼呀?我的鱼可贵呢,一两银子一条。”兵头一听,眼珠子一瞪,“什么?老子吃鱼还要银子?我没找你要银子算是便宜你了,把鱼拿走!”兵头冲几个兵丁一挥手,几个兵丁提起鱼篓就走。

龙飞一见,也不着急,往那里一坐,用力弹起琵琶,大声唱起渔歌。说来也怪,龙飞的琵琶一响,渔歌一出口,鱼篓里的鱼竟都蹦了出来,就地一溜翻滚,全都滚到了江里。金兵抓了半天都没有抓到,有几个兵还险些掉到江里。兵头气坏了,叫兵丁把龙飞抓走,交给兀术问罪。

金国大将兀术这时候正在大营里百爪挠心呢,他这一趟南征是抢了不少金银财宝,可没吃的呀。老百姓全都跑了,吃的都埋了起来,把他十几万大军饿得都快翻白眼儿了。兀术想急着过江,赶快抢点吃的,找个地方修养数日。谁知到了长江边上,兀术遭到了宋将韩世忠的阻击,几次出战都大败而归,弄得他心烦意乱。

兀术曾派使者向韩世忠妥协,让韩世忠放他一马,让他过江,只要让他过江,他可以把抢到的金银财宝都送给韩世忠,但韩世忠没有答应。兀术也曾试过偷渡,可韩世忠在长江上布置了巡江大船,上面有挠钩铁索,金兵的小船一到江中,宋军就用挠钩铁索对付,把金兵全都钩到了江里。

兀术急死了,那些偷渡的小船都是从长江沿岸抢来的,现在船也没了,他这10万大军过不了江,又没有吃的,真是进退两难了。

就在这个时候,兵头把龙飞押进了兀术的大帐,说:“大王,我们抓到一个南蛮子,这家伙打了几篓鱼,我本来想拿回来给大王吃,没想到这家伙一弹弦子鱼都跳到江里去了,我看这家伙准会妖术,请大王处置。”兀术一听,上下打量几眼龙飞,冲兵头一摆手,让他出去,然后满脸堆笑,对龙飞说:“先生,请坐,请坐。”

龙飞也不客气,往那儿一坐,说:“你们北方人就是不讲道理,拿了我的鱼还要治我罪,这算什么?你们应该赔我鱼钱才是。”兀术急忙点头,“赔,加倍赔,只要先生能设法帮我们过江,我会给你好多坏早先,漳州城里乡的人,逢年过节便到云洞岩上朝拜十罗汉殿,同时游览岩顶风光。可是到了明朝时,却出现了件怪事:每每年节过,龙溪县大堂便响起击鼓鸣冤的声音,原来是不少少妇少女到云洞岩上烧香时失踪了。有几任知县马上率领衙役上山踏勘、搜寻,罗汉殿里除了个老僧以外,没有任何人的踪影。年又年,虽然到那里去烧香的女子渐渐少了,但仍有外来香客报案。银子。”

兀术这话可不是随便说的,他一看龙飞就不是一般的渔家,这长江沿岸的老百姓都跑了,他还敢悠然自得地在江边弹琴打鱼,说明他胆略过人。

龙飞看看兀术,说:“帮你过江并不难,但你得先赔我鱼钱。”兀术一听,冲帐外喊一嗓子:“来人呐,给我取10锭黄金来!”有人答应一声,拿来10锭黄金。兀术把黄金摆到龙飞面前,说:“这是你的鱼钱,等我的10万大军过了江,再给你10锭黄金,怎么样?”龙飞点点头,说:“好吧,那我就告诉你,过江得坐船,你们准备5000只船,就可以皇帝感动无言,良久说,"这黄花梨,是父皇送来拯救朕的灵魂啊!"遂,即日颁布法令,赦免天下老人。同时,要求宰相肇那截遗弃的"降龙木",悬在朝《罪惟录》卷也记载有烈妇人、烈女人,其中有所谓的"徐州十烈"、"丰县烈"、"萧县烈"、"沛县烈"、"砀山县十烈"、"丰县烈"、"歙县烈"等。另外,这时期全国各地地方志中也记载有大批烈妇、烈女。如安徽《休宁县志》记载,该县在明代就有烈妇、烈女多人。由于中国古代盛行早婚,烈女自杀的年龄般在--岁之间,正值青春年少之时。门之外,以警醒天下人,谨记"不敬老人不知感恩"的愚蠢。过江了。”

兀术摇了摇头,“我也知道过江要坐船,关键是我们现在没有船,就算是有船也没那么多,智藏长老告诉他们,那绿叶医效无穷,可以给人提神,让人兴奋。所以,晕死过去的孕妇喝了慢慢醒转;至于胎儿,是个小懒虫,在娘胎中睡着了,绿叶的汁水通过肚脐渗入孩子体内,让他清醒,再大喊声,震,不就出来了吗?就算是有那么多,也不够宋军钩。”龙飞笑了,说:“这些问题好解决,你照我说的去做,准没问题。”

龙飞告诉兀术,让军士到附近 提起沈万来,老北京人没有不知道他的,他是"活财神"。活财神应该是很有钱的了,可是他手里个钱也没有,穷得连衣服都穿不整齐,那么,他怎么会叫活财神呢?他呀,他能知道地下哪里埋着金子,哪里埋着银子。那么,他怎么不挖点金子、挖点银子,换换衣裳呢?不行,沈万平常说不出来哪里有金子,哪里有银子,要想跟沈万要金子、银子,得狠狠地打他,把他打"那该怎么办呢?"急啦,他胡乱指哪里,挖吧,准有银子,也许是金子,并且,打得越厉害,从他指的地方挖出的金银就越多,这么,人都叫他"活财神"。去砍竹子,他教金兵"怎样办?"土地爷又问。用竹子造船,等船造好了,他再告诉兀术过江之策。兀术听罢大喜,让人把龙飞请到一个营帐里好生款待,实际上是叫人看着,别让他跑了。

几天之后,金兵砍了无数青竹子,龙飞指挥着军士造好了5000只竹船,在江边一试,竹船挺好使。兀术高兴,问龙飞怎么才能破了宋军的挠钩。龙飞跟兀术低声耳语几句,兀术点头,说:“就听先生的。”

这天夜里,江面上一片漆黑。韩世忠命令宋军严加防守,不要让金兵偷渡过江。到了半夜,巡江大船上的宋军见江面上有许多灯火游动,知是金兵渡江了,便开动大船到江面上拦劫,用挠钩往灯火处去钩。等钩到东西,用铁索一拉,才知道上了金兵的当。那些灯火原来是插到竹排上的,宋军钩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竹排。竹排不但钩不翻,集中到大船附近还阻碍了大船航行。宋军的大船开不动,竹排后面的竹船可就趁机过江了。

在兀术亲自率领下,先头人马一万多人渡过长江,杀了韩世忠一个措手不及。韩世忠只得率军后退,直退出长江沿岸20多里。

兀术占据了长江北岸,命令南岸的金兵告书贴出,人们奔走相告。先有人举报,说昨夜戌时见两个乞丐在街上追赶个女子,小女子跑进了姚记酒店。过了半个时辰,又有对乡下的老夫妇到衙门,说女儿近日精神失常,昨夜走出家门没回来,要求认人。知县让衙役带去认尸,老夫妇看便说,正是自己的苦命女儿,就大哭起来。县令交代,让老人把尸体先领回安葬。全部乘竹船过江。龙飞也随着兀术到了江北,他对兀术说:“大军过江要选在日落时分,那时风平浪静,竹船便于行驶。”兀术对龙飞深信不疑,答应一切按龙飞说的办。

这天日暮时分,金兵几千只竹船全排到了江边上,好像一条长龙一般。龙飞坐在一只小木船上,慢悠悠划到江心,拿起琵琶,铮铮弹了起来。事先他已经和兀术约定好了,以琴声为号,金兵发船。龙飞的琵琶一响,金兵的船可就开了。

长江沿岸千帆竞发,慢慢驶向江心。龙飞坐在小木船上,一边弹琵琶,一边唱渔歌,歌声铿锵有力,好像士兵突击的号令。龙飞唱着唱着,江面上突然涌起了一串串水花,水花翻滚着,纷纷涌到竹船下面。刹那间,就听江面上“咔嚓咔嚓”一片脆响,紧接着,竹船便开始下沉,不大一会儿,几千只竹船便沉到了江底,10万金兵哭爹喊娘,成了江漂子。

长江北岸的兀术一见,心疼得眼泪都下来从前有个庄里住着娘儿两个,靠租地种过日子,交了租子就剩不下几颗粮食了,揭不开锅那是常事啦,有天吃早饭,娘儿两个只守着个糠窝窝头,娘说:"大拴呀!你吃了好上坡去做活!"大拴说:"娘!你这么大的年纪了,你吃了吧!"你推我让的谁也不舍得吃,正在这时,有个讨饭的老妈妈到了门上,瘦得皮包着骨头,好几天没有吃饭了,娘儿两个把那个糠窝窝给她吃了,老妈妈又说,她离这里把,就解开了拴着"大宝"的绳子。还有十多里路,自己怎么也走不到家啦!娘儿两个听了她的话,都替她着急,大拴很乐意把老妈妈亲自送回家去。了,“怎么回事儿?船怎么都沉了?我的10万大军啊!”江心的龙飞哈哈一阵大笑,止住琵琶,大喊道:“大王,宋朝的皇上好欺负,这长江里的鱼可不是好惹的,我让你们过江,它们不让过,这可怪不得我呀,哈哈!”说完,龙飞唱起渔歌,划着小木船走了。

原来这龙飞自幼受客人也笑着说:"既然蒙你见问,我也不敢不以实相告。这几年,你们看没看见少室山顶的两道红光?"孙小石奇道:"见是经常见,就是不知什么原因,莫非和此有关?"客商说:"正是如此。这是蜈蚣精发出的红光,父子,如果再有百年,两精长成,那么附近百里之地,生灵涂炭,方禽兽,蚕食无遗,而且最后家畜都不能满足他白鹅女又继续往前走她走过了个地方,又走过个地方,最后她回到了家乡。们的食欲,还会殃及到老弱孩童。到时候,连天雷都不能制服它们了,实在是此地的个心腹大患。现在小的还没长成,老的势孤力薄,尚不敢出来公然肆虐,我找寻良久,只有你这两只鸡才能制服它们,老雄身体健壮,没有什么忧虑郎杰回到家里,装了两个月的病,暗中派人从自己住宅到墓地挖了条暗道。在坑道上面用石板盖上,在坑道里可以人来人往。切布置停当,郎杰对自己的妻子本吉嘱托道:"你今晚到王宫去,对国王说我死了。并且表示十分悲恸。"的,唯担心的就是雏鸡刚刚孵化出来还没长成,要是能够精心饲养,就能郑板桥辞官回家,"肩明月,两袖清风",惟携黄狗条,兰花盆。夜,天冷,月黑,风大,雨密,板桥辗转不眠,适有小偷光顾。他想:如高声呼喊,万小偷动手,自己无力对付,佯装熟睡,任他拿取,又不甘心。略思考,翻身朝里,低声吟道:"细雨蒙蒙夜沉沉,梁上君子进我门。"让它茁壮成长,丰其毛羽,壮其精力。我听说几十枚蛋才能就孵化出这只鸡来,这说明所有的精气都孕育在这个蛋里。到明年的这个时候,雏鸡就长成了,到时就可以帮助老雄,制服两只蜈蚣精了。"高人指点,通晓长江鱼性,可用琴声诱鱼。他用鱼篓打鱼就是用各种琴声把鱼诱到鱼篓里,再用琴声把鱼稳住。当然,他如果想放了鱼,也可用琴声让鱼逃生。在长江里,令几千只竹船沉没的是一种竹笋鱼,专门以竹子为食。龙飞用琴声把它们引来啃食竹船,竹船自然就沉了。自打金兵到了长江边上,龙飞就想好了,给兀术出主意,先让一小部分金兵过江,是为了诱敌,等小股金兵过了江,他再收拾大批金兵。

兀术的10万大军被龙飞的“鱼兵”消灭,正在恼怒,韩世忠的人马又杀了回来。兀术无力抵抗,带着残兵败将仓皇而逃。韩世忠得知龙飞是个高人,派人去请,但却怎么也找不到龙飞了。龙飞知道,大宋皇上是个糊涂虫,跟着他不如弹琴唱歌打鱼活得自在。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0.2上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三峡“走蛟”记 下一篇:难怪李莲英恩宠有加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