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死亡温泉

死亡温泉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玛丽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手机突然响了,是保姆丽莎打来的。丽莎说:“太太,他们去女人坊买了衣服,现在在老渔翁吃海鲜,你过来吗?”玛丽说:“还不是时候,你继续盯着。”丽莎“哦”地挂了电话。玛丽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红酒醇中带苦,就像她的婚姻。

玛丽和约翰半年前结婚,两人共同打理父亲留给他们的罗马假日度假村。约翰两艘船渐渐接近了,龙船不得不减速,领航员不得不用铁做的喇叭大叫道:"你们找死,还不让开!"但不管你怎样喊叫,那小船就是不让开,而且那船头端竟对准着龙船。那掌舵的水手并没有在这带航行过,因此,并不了解这里的情况,他想:既然小船不让开,就撞翻它!这领航员贯是为官船领航的,这还是第次为钦差大人领航,他觉得没有必要找事,更何况他还听同伴说过:海盗有种小船以为诱饵,专门等待大船去撞,殊不知那小船的船头真是用生铁浇铸的,大船不仅撞不破它,反而会被撞条大洞。正当龙船就将撞上小船时,他不得不从舵手手中夺过方向盘,猛力地向左拐,再回转方向,小船便从龙船右侧擦了过去,只听得"哐当"声,船身巨大地震动了下才平静了下来。又高又帅,嘴很甜,婚前把玛丽迷得晕晕乎乎,让她欲罢不能,所以相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和小伙子日夜相伴的狗死了。他心里非常难过,但是他舍不得埋葬它,就把它停放在洞里面。仅三个月就嫁给了这个男人。玛丽原以为,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可自从父亲不幸溺水身亡,约翰没了老丈人的管束,狐狸尾巴马上就露出来了。他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哄女人,度假村的诸多事宜都得玛丽一个人费脑筋。

窗外一阵凉风袭来,玛丽打了个冷颤。丽莎又来电话了,她说:“太太,他们离开老渔翁,进了凯宾斯基大酒店,我守在门口,你要不要过来?”玛丽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现在是七点过五分,她咂了一口红酒,说:“你盯着,他们还会有行动。如果半小时后还没动静,再给我打电话。”

丽莎是一年前来她家的,聪明伶俐,很得玛丽喜欢。所以这次找人刚到第天,李知县就带了帮衙役来了。上门见苗花坐在门口做针线活,他就问:"我叫你公爹办的件事办到了没有?"苗花不慌不忙地上堑:"禀告知县大老爷,你要的不吃食不沾水能活的鱼,那就是和尚敲的木鱼,是吗?你要的能把人托得走的鸡,那就是木屐,只有木屐穿在人脚上才能走路呢。大人要的第件还没办到,因为我公爹他怀孕难产,请人抬到医院去了。"李知县听奇怪地笑道:"哈哈,哪有男人怀孕生孩子的?"苗花说:"是呀大人,男人不能生孩子,公牛怎么能生犊子呢?"苗花这反问,令李知县哑口无言,他向衙役们挥手,就灰溜溜地钻进轿子跑了。村里人都夸不单马老汉是个聪明人,马脊有了个既聪明又机灵能干的好儿媳!跟踪约翰的事儿,玛丽想也没想,就把重任交给了她。丽莎跟踪了约翰半个月,就理出了头绪——约翰在外面真的有女人!玛丽非常气愤,但她没把问题直接挑明。“捉奸拿双”,她要在约翰鬼混时将他逮个正着,然后将他扫地出门。只有这样,父亲苦心经营半生留下的产业才能保全。

七点二十分,玛丽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是丽莎发的:“太太,你真神了。他们在房间换完衣服,又出门了。我跟随着呢,有情况给你电话。”玛丽放下酒杯,换了一身素装。分手时最好不要穿得太艳丽了,她想。

十多分钟后,丽莎打来电话,说约翰进了度假村。玛丽一阵心悸,没想到自己前脚刚离开,约翰就带着小情人到那儿快活去了!“你继续监视,我马上到!”

度假村建在市郊弗罗德山脚,依山傍水,风景绮丽。弗罗德山是座死火山,周边常有温泉冒出,玛丽父亲当年正是看中了这一优势,才在弗罗德山脚投资兴建了度假村。

玛丽驾车来到度假村。因为淡季生意差,只亮了稀稀落落几盏路灯,欧式风格的建筑在月光下显得面目狰狞。约翰的车停在路中央,很恣意的样子,玛丽将车横在他的车前,死死挡住了它的去路。来到贵宾区,丽莎迎上前来,说:“主人,你可来了。他们进了‘春宵一刻’包间,咱们要不要现在就冲进去?”

玛丽走得气喘吁吁,她歇口气,问:“他们进去多久了?”

“不长,十分钟的样子。”丽莎递给她一瓶水,“主人,你别动气,先喝口水吧。”

玛丽接过水来润了一下口,回头对丽莎说:“你去车上将我的相机取来,我要将他们的丑态拍下来。”

丽莎去了。楼道内只亮了一盏应急灯,光线昏黄,若明若暗。玛丽蹑手蹑脚走上前去,隔着门听。里面只有“哗哗”的水声,约翰像沉睡了一龙在前面遥遥领先,大龙只能在后面步步紧追,谁知就在这时,大龙猛然发现前面有位黑脸老人在奋力拉辆木板车,木板车正好陷在了个深坑里。大龙走到黑脸老人跟前,赶紧放下担子,就帮黑脸老人向外推车,谁知黑脸老人回过头,竟冲大龙说道:"大龙,你可千万别犯傻啊,我误车是小事,你误担子可是终身大事啊,赶紧挑起担子蹽人吧!"大龙麻溜说道:"我帮您把车推出来,也不差这两步半啊!"说着,大龙猛用力,木板车就被推了出来。大龙赶紧挑起担子,大步流星奋力向前追赶,谁知大龙刚刚走出两步半,只听后面扑通声响,大龙回头看,不由地惊:黑脸老人竟然倒在了地上动不动!大龙赶紧跑回来,放下担子,把黑脸老人给抱到了树下,天这么热,定是黑脸老人被毒太阳给晒晕了。不会儿,黑脸老人慢慢睁开眼睛,大龙长长舒了口气:"老人家,你家住在哪里?我把你给推回家。"黑脸老人点点头,大龙把黑脸老人抱上车,欲推车走时,黑脸老人非要让大龙把担子放到车上,大龙不解:"老人家,我把您送回家,喂要赶紧返回来,去追龙啊!"黑脸老人摇摇头,深深叹了口气:"龙已经没有影了,你追得上吗?"大龙很是坚定地说道:"这很难说啊,只要个劲地向前追赶,就肯定会有希望的!"黑脸老人不高兴了:"我让你把担子放到车上,自然就有放到车上的道理啊!"大龙无奈地摇摇头,深深叹了口气:"这就是天意啊,谁让我碰到这样的事啦!"般,没一点儿声响。

丽莎将相机拿来了,玛丽小声叮嘱她说:“咱们现在一起冲进去,我去抽那个女的嘴巴,你把看到的都拍下来。反正这日子是没法过了,你不用给我留情面。”丽莎轻轻地点了点头。玛丽慢慢转动门把,突然“砰”的一声,踹开大门。

房间内水汽氤氲。约翰赤裸着上身,很惊讶地转过头来。玛丽四处搜查了一遍,愣住了。里面只有约翰一个人,并没有小情人!

“怎么回事?”约翰厉声问。

“这??这是怎么回事,丽莎?”玛丽转过头来,诧异地看着丽莎。

丽莎将相机丢进了温泉池中,说:“亲爱的,都到这份上了,你还演戏啊?去见上帝之前,怎么也应该让玛丽死得明白吧。”

约翰笑呵呵地从温泉池里爬起来,一把搂住丽莎,丽莎趁势给了他一个热吻。玛丽惊愕地看着他们,气得打着哆嗦说:“丽莎你??原来你们才是??”话没说完,玛丽只觉得头晕目眩,她努力控制自己,冲上前去想给她一巴掌,丽莎只轻轻一闪,就躲过了。玛丽重心不稳,一下子栽倒在地。

“别白费力气了,玛丽,我在你刚才喝的水里放了一点点迷药,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四肢无力,全身不听使唤了?”

丽莎得意地笑着,缓缓脱去外套,露出一身名牌内衣,“女人坊的内衣真不错,我穿着比你好看吧?”

玛丽瞥了她一眼,不屑一顾地转女子轻轻地将他扶起,温柔地对他如此这般地交代番,告诉他只要按她说的去做,保证好运就来了。张听了女子的话,连连摇头说:"使不得,使不得,这不是对您的大不敬吗?"女子说:"切自有定数。你只管照着做就是了。"说完就不见了。张下子清醒过来,原来是做了个梦。过头去。约翰从橱窗中拿出两个高脚杯和一瓶葡萄酒来,然后斟上。约翰仰起脖子一饮而尽,说:“玛丽,你不是想拍我拈花惹草的事儿让我出丑吗?哈哈,你永远都没机会了!我马上就会送你去见上帝。”

“杀了我,你们也跑不了!”玛丽愤愤地说。

“怎么会呢?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引你来这里吗?哈哈,让我慢慢告诉你吧。”约翰大笑着说,温泉的主要热量来源是地热水,最近地壳运动频繁,地热水不稳定,极易出现爆冷爆热现象。如果此刻,一个人泡在温泉里,很有可能被灼伤,甚至活活烫死。“所以,待会儿等我们快活完了,我就将水抽干,然后换上烧开的水,再把你泡在里面。你动弹不得,会像死猪一样,全身烫得皮都掉下来??大家都会认为是意外,没有人会怀疑你是被谋杀的。”

玛丽全身一阵痉挛。她万万没想到,跟自己同床共枕了半年之久的人居然会想出这么阴毒的杀人方式!她盯着约翰,大声问:“我和你之间究竟有何深仇大恨,你要这样对我?”

约翰摇着头,说:“没有仇恨,相反的,爱却有不少,只是我们很早就盯上你了。”

原来三年前,约翰和丽莎进城打工,拼搏了张良是怎样开始学兵法的呢?有个离奇的传说。两年,还是一穷二白。一次他们路过弗罗德山,看到度假村,顿时被眼前豪华的建筑装修迷倒了。约翰当时想,要是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那该多好啊!碰巧这时,玛丽和父亲从度假村出来,坐上奔驰走了。心理上严重不平衡的他那个人说:"定、定,我什么也不告诉人家。"说完话,就回去了。俩闷县官问:"你们已经尽力,不必自责。你说的徽州唐是什么来历,在打虎上有什么过人之处么?"闷不乐回到出租屋,商量暴富发财的计划。三天后,丽莎突然辞工到玛丽家做了保姆,并要约翰把玛君听了很不高兴,听烦了,就取出酒饮起来。丽追到手。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两个月前,你父亲突然溺水身亡,其实不是意外。那天,他喝了点酒,四处瞎逛,不幸看到了我和丽莎之间他不应该看到的东西,所以我只好将他推下温泉池??”

“你这个畜生!”玛丽怒目圆睁地瞪着约翰。她自小丧母,父亲是最疼她的人,现在,凶手就站在自己跟前!

约翰抱起丽莎,一边狂吻,一边撕扯,双双进了温泉池。突然,约翰和丽莎异口同声地惊叫起来:“怎么回事?我??我的头怎么这么晕?”

玛丽却突然从地上站起来,看着温泉池中赤身裸体的一对男女,恨恨地说:“其实,我早就怀疑你们俩有染了,所以我早在这屋中所有的酒里下好了药,要不然,我怎敢单独前来?”

约翰一脸愕然:“你??你什么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有很多以智慧、勇敢、毅力为人民造福的英雄,燧人,就是其中的个。时候开始怀疑我们的?”

“为了偷腥,你把我的美容胶囊换成了安眠药,你以为我不知道?”玛丽冷笑一声,“那天,我不舒服,没服胶囊就早早躺下了。你上床时,推了我几把,当时我头很沉,懒得理你,你以为我被‘安眠’了,转身就溜了出去。我很纳闷,偷偷跟出去,只见你进了丽莎的房间。当时,我气血翻涌,本能地想冲进去,可当我走到门口时,我听见了你们俩的对话,也知道了道士说:"以我的法力,尚无法将这千年蛇妖直接收服,唯的法子就是在山顶筑座尺高的石塔,作为镇魇。只是这建塔的事并非我人之力可为,需要你们全村人共同出力。"你们的关系和秘密。我明白凭我一己之力,要想名正言顺地将你们扫地出门,非常不易。把你们逼急了狗急跳墙,只会适得其乞丐说:"不瞒丞相,草民姓张名过,我小时候常常想着某物睡,就能梦到此物的来历和现在所在的地方。丞相只需将所丢东西的样子描述番,我就有可能梦到它在什么地方。"反,没准还会惹来杀身之祸,所以我一直忍着找最合适的机会??我故意将跟踪的事交给丽莎,就是想打草惊蛇,看一看你们俩还能玩出多少花样来,没想到,你们俩竟是如此恶毒!”

约翰和丽莎面面相觑。丽莎指着玛丽,惊讶地问:“你??你刚才不是喝了我给这天县令万分的沮丧,他来到城外又看到大批的灾民,心中别提什么滋味了,想到城中有恶贼,城外有灾民,而他上任以来这两件件都没有办成,万般无奈之下他回到衙门,准备辞官回乡。这时师爷来报说:"有个和尚揭了榜文,他说他能捉住采花贼"县令听后道:"定是过路的江湖人士,去,赏他顿饭,打发他走就行了,我不想在让人死在贼人手中了,把榜文也收了吧。"师爷道:"大人,他说他能破了采花贼的拳风。"县令听后马上来了精神让师爷快快的将此人请进来。来人是位年轻的和尚,大约十岁出头他告诉县令他可以将采花贼拿下待到他再次作案时我必将他就地正法!县令:"好好好,大师请用茶。"的水吗,怎么可能没被迷倒?”

玛丽冷冷一笑,说:“你忘了我让你去车上拿相机?你一抬死者的人听了,揪住他就揍,边打,边教训:走,我就将水全吐了出来。”

丽莎无力地靠在温泉池沿上,玛丽继续说:“我也告诉你们一件事儿,你们不知道吧,度假村的所有温泉其实早在我父亲去世那天就都突然断流了。为了不影响生意,我只得启用应急设备,现在每个温泉池其实都是在靠蒸汽供热。我本来不想杀你们的,可现在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一会儿我就去控制室,将这里的蒸汽加大,让你们好好享受一下蒸汽浴。”

玛丽话音刚落,大地突然剧烈地抖动了几下,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地壳开始运动了,玛丽心有余悸,她回过神来,准备去控制室,这时,她突然看见,温泉池中“咕噜咕噜”冒起了气泡,水像烧开了一般,雾气霭霭,烟云袅袅。约翰和丽莎直挺挺地漂在水面上,脸扭曲着,严重变了形,肤色还渐渐发白。

“这是怎么啦?”她小盛夏来临,日头高照,天上没丝云彩,还未到午时,大地已被烤得象冒了烟似的,阵阵熏风,吹得人们喘不过气来。为了早点返回观内,蛮牛在寅牌时分,已挑着担干柴走在进城的路上了。虽担柴重百多斤,他仍健步如飞。仅个时辰已进入城内,在卖完柴又买了米油盐后还买了斤猪肉,在街上又遛了会,才往回走。边走边用草帽煽着,似觉凉爽了许多。他走到棵树下,听到阵低微呻吟声,他寻声定睛看,见位老婆婆躺卧在树下的草丛里,蛮牛连忙将她扶坐起,右臂挽着她的肩背。只见老婆婆年约旬,骨瘦如柴,头发蓬松,有些还结成团团的;脸色蜡黄,双眼紧闭,小口微张,气息甚弱;身粗布衣服已破烂不堪,也分不清是白是黑;浑身散发出阵阵恶臭。蛮牛顾不了许多,将她扶正坐稳。只见他双目微闭,缓缓伸出双掌,贴在老婆婆背上,顿时,蛮牛头冒白气,约过了炷香工夫,婆婆脸有红晕,眼也睁开了,呼吸也平和了许多。见他为自己运气治病,心中十分感激,只说了句:"孩子,谢谢你了!"此时早已老泪纵横,泣不成声。他也陪着流泪说:"婆婆,你家在哪里,我送您回家。""我哪有家呀!家乡遭了旱灾,赤地千里,饿殍遍野,我只得离乡逃生了"心翼翼地伸出手去,一下子缩了回来,“哇,水真烫!”玛丽忽然记起了约翰刚说的一番话??

第二天,保安在“春宵一刻”的温泉池中发现了约翰和丽莎的尸体,赶紧报了警。警察找上门来,想询问一些问题。玛丽头也没抬,就脱口而出说了这样一句话:“像他们那样丧尽天良的人,老天爷都不放过,真是死有余辜!”

选自《上海故事》

标签:死亡温泉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