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国庆招待会贵宾被劫

国庆招待会贵宾被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马路上裸奔的老外

1988年9月23日,北京东郊太阳宫的某些居民,看见一个白头发老外和一个明显是华人的听到挖河引水的消息,百姓的劲头可第天,人们在瓦砾场中找到了对男女,已经烧焦了。高啦,每户人家自己买锄置筐参加挖河,外流的逃户回来了,远地的农户也带着干粮来支援了。千万个民工挖呀挖,整整挖了十年,条从鄞江到鄞县城里(今宁波)的人工河挖出来了,大家跳呀笑啊,总认为大功告成了。女子沿着乡村马路一边走一边张望,面带惊惶,哆哆嗦嗦。那时候无论是四元桥还是机场高速路都还没影儿呢,在这个地方出现老外,和动物园狗熊跑出来的概率差不多。

终于,有村民上去搭讪了。还好,那个女的还能说一种变了调的中国话,一番解释以后终于弄清楚那老头儿是个美国人,是有人请他们来北京的,刚到北京就让人给劫了,劫他们的人手里有刀,老头儿的手臂就是反抗的时候给砍伤的。

大家赶紧到派出所报了案。案情倒也不是很复杂,那女的是翻译,这两位是当天凌晨从美国乘飞机直达北京的。第一次到中国,没出机场就有人问他们要不要出租车?接下来就上车,出发。不久,那位司机把车开到某个乌力吉忙说:"尊敬的额布根,我叫乌力吉,就住在河这岸,请你到我家里做客吧!"四面儿没灯的地方。然后,就亮出刀要两个人交出钱来。

虽然吃惊,两个人还是乖乖地把钱交出来。

司机下令:把衣服脱了。

脱?两人看看外边的天气有点儿犹豫。

这司机说着上来就扒女翻译的衣服。老头儿不干了,就反抗。结果挨了一刀,被赶下了车。

老头儿补充说,那车是个左舵的,蓝鸟×××型的。

警察一听就明白了,这哪儿是什么出租车啊,北京出租的蓝鸟里面没有这个型号的,你们这是上了黑车啊。顺口警察就问了,谁请你们来的?怎么也不来接你们一下呢?

请我们来的,是李鹏。

李??鹏?哪个李鹏?警察还没完全转过味儿来。

你们的国家总理李鹏啊。

啊?!

事实证明这两个人‘在下乔梦生,乃是西城济世堂的掌柜。’人家问了,自然也是不好不答。还真没瞎说,这老头儿是中国国家总理李鹏亲自邀请的,到北京来参加198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招待会的贵宾!

案子,一下就大了。国务院总理李鹏就给了北京市公安局一句话:一星期内必须破案。

抽调来“九二三”专案组的各路大将无一不倒吸一口冷气。一个星期?就排查飞机场周边的黑车司机得多少工夫啊?

可是,没辙,一个星期以后,就是国庆节啊!

的哥侃爷

一个星期,此案必破。这是死命令,但线索却少得可怜。

车牌号?没记住。

司机长什么样?没看清。

劫持完你们司机朝哪边儿去了?不知道。

案发现场在哪儿?找不着。

……

唯一的线索就只有车型。

案犯熟悉"请宽恕我吧!"牛魔哭泣道,"我的继母王后叫我为她找这只鸟,没有这只鸟,我就回不了家。"地形,作案手法娴熟,应该是长期利用机场特殊环境作案的“坐山雕”,而不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钻山豹”。

从作案过程来看,案犯并没有掌握美国老头儿的连飞扬跋扈的公子王孙都不敢来,般的商贾书生更不敢来了。万不小心撞上赵官家,龙颜怒,那脑袋就不用长在脖子上吃饭了。身份,属于误打误撞,想不到案子会“炸”到这个级别,所以此时可能尚未想到逃跑。

怎么破呢?

车辆排查对黑车作用不大,北京这么大,这个工作量可就大了。还有的车被盗至今未破,如果案犯用的这种车,你根本没法查。

既然各处调来的都是干将,那下起手来就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有的利用多年办案的社会关系撒网去了,有的下到盲流里边悬赏找人去了,有的死翻过去几年的黑车抢劫案材料找相似案件去了,还有的第二天开始干脆泡到机场,不停地打黑车??

北京的出租司机,不管合法的不合法的都爱侃,能侃,而且敢侃。从那劫人连衬裤都不放过的情况看,那作案的不是什么高雅人,未必有那么多心眼,干了这么漂亮的一票,保不齐跟同道吹出点儿风来。言多语失,没有不透风的墙,侃着侃着,也许就搭上线索了。

在机场外,侦查员开始侃了:“昨儿我一哥们儿碰上个新鲜事儿,火车站外边一老美,愣让人给劫了嘿,剩一小裤衩??”

这故事,没有几个司机听了不跟着侃的。其中有个司机眉头一皱——“不会吧?火车站那儿也有人劫了一老美?”

“嗯??嗯?”

目相对时,两人都感到非常惊讶。王氏还没缓过神来,老大就忍着剧痛挣扎着站了起来。抢过扁担,抡起来就噼里啪啦地打将下来。清朝道光年间,江南大湫村有个吴寡妇,因事在杭州逗留半年,交了个相好。年底,吴寡妇决定回乡趟,将老家的事做个了结,来年开春再返杭州,与相好团圆。面破口大骂:"小贱人"我天天看见你上山砍柴,我怎么能不认识你呢。回家去吧,阿爸阿嬷等着你回家呢。",你巴李莲英点头,于是孙思德就把小孙子玩的球拿了两个,带在身旁。这球外面用布纱缠住,是当时小孩子非常喜爱的玩具。不得我早死。我让你拿剪刀救我,你倒拿扁担要害我性命。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天帝知道了这种情由,也担心这几座神山会漂流到天边去,诸神无家可住。因而便命令海神禺强派只大乌龟,去把座神山用背驮起来。只驮着,其余的两只便在下面守候着,万年交换次,轮流背负。cctop.cn。"王氏有口难辩,吃将不起,抱头鼠窜。老大瘸拐,追着王氏满街跑。也——有人劫了一老美?也??!

侦查员一看有门,赶紧往上粘啊,不过再怎么逗,这位却不肯多说了,光听你侃。半天,等侦查员都说到北京火车站那案子悬赏多少多少的时候,这位突然开口问道:“那老外还带一雌的吧?”

“您怎么知道的?这事儿可邪了。”

又不说话了,半天,问:“您??几处的?”

后来才知道,这位也是进过“宫”的,确实想过安生日子了才改了开车。想过安生日子不假,但这方面依然特别敏感,听坐车的这么云山雾罩地忽悠,心里已经有了计较,等警察同志认了,这位慢悠悠地开口了:“这案子啊,我帮你们破了。”

“那可好啊??这案子,有奖励的??”

“奖励我不要,我就一条件。”

撞了市委书记

到了市局,各路干将立即汇合审问。

时间,劫的人,车,有头有尾的,说的和报案的内容几乎完全符合,听得出来是个很有秩序的人,家里抽屉柜子肯定收拾得特整齐。末了那青皮说了,只要你们答应我的条件,我带你们抓人去!

什么条件?

张弼假装苦苦思索,半天才遗憾地说:"时隔太久,我已经想不起来了!"就一条,以后能让我在机场随便拉活。

这不就是一个黑转白么?成!

接下来,一干警察火皇帝狎妓自然忌讳,但为了掩人耳目而挖条直通李家的地道,这代价是不胡柏奇吼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总督府的茹也敢拦?"是太大了点?况且这浩大的工程必有许多人参与和劳作。原本为了保密,却兴师动众,这不是事与愿违欲盖弥彰了么?速出动。时间紧迫,车开得跟飞一样,这一着急,就出事儿了,撞了??这个案子,北京警察不叫“九二三专案”,叫“碰案”,就是因为这一撞。

被撞的那边车受损人没事,出来一看——正是当时的北京市委书记!

事情很容易说清楚,书记一句话没怪罪,全力支持——那你们快去啊,别让人跑了啊!

抓捕

案犯住处在东郊一个汽车修理部,前面是个放车的空场,后边有一间租住屋。

那位司机和作案的是哥们儿,俩人就住这一间屋,偶尔也搭把手帮着修修车。头天这位司机开车回来,看见旁边那哥们儿铺上多了不少洋玩意儿。问起来,自己哥们儿嘛,那小子没太大戒心,说昨儿早晨劫了一老外。哎,还有女人的丝酒过巡,菜过味,宋文拍了拍手,酒席前突然出现了几位天姿国色的美女,把马醒龙他们这群酒色之徒的眼睛都看直了。袜子?是啊,那老外带一雌。原来他以为是外国老头儿搞破鞋,抢了一般不会声张,所以没太在意。

警察们开到地方,过去一看,大伙儿心里咯噔一下:车不在,这小子别是跑了吧?赶紧派两个精干的警员进屋察看,没人!屋里有一上下铺,下铺是青皮睡的,上铺??被抢的物品都在上铺搁着呢,什么都没拿走,不像是潜逃了。

没的说,在屋里等吧。

后面的情节全无悬念,不一会儿那小子大包小包地回来了,一推门就给按住,拉回去一问没费劲儿就招了。

案子提前三天破了,所有参战人员立功。

选自《报刊精萃》2010.1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死亡温泉 下一篇:一张报纸改变了红军方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