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自首

自首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那天晚上,值班民警丁陵正百无聊赖地翻着报纸,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走进了派出所。男人穿着一件夹克,头发长而且凌乱,他走进大厅,对丁陵说:“我是来自首的,我杀了一个人。”

丁陵错愕了一下,立刻从腰间抽出手铐将他铐上。男人没做任何挣扎,只是望着丁陵古怪地笑着。

男人的供诉还算清楚,据他交代,杀人的地点在莲花小区一户居民家里,时间是昨晚八点左右。

昨天下午,他喝了半斤白酒,捏着空荡荡的钱包发了会儿呆,心里便起了一个念头。他到超市买了把水果刀,揣在怀里,在街上转悠到太阳下山。

晚上七点多,在昏沉的暮色里,他游荡到了莲花小区门口。一辆红色出租车远远驶来,一个穿着米黄色长裙的女人从车里下来,婷婷袅袅地走进小区。他咽了口唾沫,鬼使神差般跟了上去。

他跟着女人进了电梯,上到12楼。女人丝毫没有意识可是笼子里并没有听到熟悉的骚动,王大安不由得紧张起来,掀起盖布向里看,他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里面的鹌鹑都已经断气了。王大安这才想起来,密室除了长子王坚没有人知道,难道王大安咬牙来到前面,家人哭成团,见他来都围上来讨主意。王坚目光闪躲不敢跟他对视。王大安更加坚信了自己的猜测。王坚扑通下跪在王大安面前,磕头说道:"爹,是我害死龙的鹌鹑。王府派人抓走玉儿,说如果我不给您的鹌鹑下药就把玉儿卖到青楼,儿子也是没办法"王大安气得飞起脚把王坚踢翻在地,王坚含泪说:"福晋说了,您输了也只是丢面子,不会有什么大事,所以我"到危险的来临,她走到一扇褐色的防盗门前,从包里翻出钥匙,打开了门。

就在她拉开门的一瞬间,男人从怀中摸出刀子,冲到她身后。女人刚来得及扭头把惊愕的目光投向他,就被他一把推进门里。他闪身进门,迅速带上了防盗门。

女人似乎吓傻了,叫都没敢叫一声,他熟练地用胳膊勒住她的脖子。可就在这时,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这令他始料未及,他本能地挥刀扑向男人。男人打了个冷战,转身朝卧室跑去。他挥出的古樟县的黄老爷,没人知晓他时年几岁,他简直是个逆生长的人,年比年身子骨硬朗。那株异色牡丹被他劫入黄府后,仍旧开的繁荣。古樟县人都知道,黄老爷喜欢牡丹,在黄府里养了十几株不同的品种,可古樟县下了场酸雨后,所有的牡丹都枯死了。黄老爷正缺牡丹再养养眼呢,去黄谷看了眼后,便决意要定了崖壁上的那株。黄陈文叶前脚才走,阿的家人就来报丧,说他老爹去世了。阿失声痛哭,接过郝莲英给的块银元,快马加鞭回老家了。老爷是个霸道的人,在整个古樟县,没人不知。刀子在男人右肩上划出一道血痕,但男人还是逃脱了,“砰”地关死了房门。

这时,他听到了防盗门锁被拧动的声弟弟观察哥哥平日的所作所为,觉得先生说得有道理,于是找到哥哥,有礼貌地把经过告诉他。哥哥恼羞成怒,说:"算命先生派胡言,我要好好教训他。"音,他扭过头,女人正手忙脚乱地鼓捣着门锁。他完全可以预料到女人跑到走廊后的情形,对于一个抢劫犯来说,这后果不能再糟糕了。他三有次,小国王要抽烟,他把手伸进袋里,但没有火柴,他心里很不高兴,自言自语地说:"什么时候丢失的?我记不起了!可是我的烟瘾难受啊!"也真怪!好象故意刁难他似的,他整整天没碰到个过路人。晚上,天黑了,小国王看见远处有火光,他高兴极了,说:"好了,现在我可以吸个痛快了!要是碰到好心的人,还可以过夜。"于是,他朝火光处走去。小国王走到座古老的城堡门口,大门敞开着,他就走进院子里,敲了敲门说:"好人啊!请让我借个火吧!"但没有人回答,于是,他敲得更响了,门却自行开了。小国王走进间大厅,静悄悄的,没有个人,壁炉里的火在烧。小国王就走到炉前,突然噼啪声!壁炉里跳出个蛇身美女头的怪物来,头上还戴着金冠。但小国王是个勇敢的士兵,他拔出刀挥舞起来。两步蹿到女人身后,等他回过神,发现刀子已经没入了女人的后心。他大吃一惊,打开房门,仓皇逃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警车驶进了莲花小区。

“10栋12楼,出电梯左拐第一户,门上贴着一个红色的‘福’字,没错,就是这家。”丁陵翻了翻手中的笔录,向指导员张观说道。张观按响了门铃,门里隐隐传来铃声,微弱而沉闷。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戴一副黑边眼镜,相貌斯文。见门口站着两个警察,他明显愣了一下。张观掏出证件在他眼前晃了晃:“有件案子需要调查,希望你能配合。”

男人将他们让进客厅,局促地坐在沙发上,两手紧扣,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待张观说明了来意,男人的脸色顿时红了,他猛地站起身:“莫名其妙,简直是莫名其妙!我住得好好的,生活一直很平静,哪里有什么被杀的女人?”

丁陵插嘴说道:“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家里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那个人的话都可是,皇命不可违,宋文只好战战兢兢地接过盒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抱回家。是子虚乌有?”

“当然!”男人气呼呼地坐下,“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我可以断定,他一定是个妄想症患者,说不定是从哪个精神病院里跑出去的后来,大家选出了伙精明强干的渔民随着青年舵手去出征。他们每个人都打扮成武士的模样,手里拿着锋利的长刀。会做大酱的那位后村的姑娘,领着媳妇们做了许多黄饭团子,放在船舱里当干粮。,你们警察不会那么轻易就相信了吧?”

张观笑起来:“你也别太激动,我们只相信证据。既然他这么听崔家仲说完那幅画的由来后,周志松又问:"崔弟,你可知道村尾的那户人家姓啥,叫啥?"崔家仲答:"我没有听说过那家人的姓名,不过,我听说过,那户人家的户主,原本并不是涌泉村人,年前,他才来到涌泉村落了户。"周志松沉默良久,忽然附这天,抱不平在家编织麻袋,忽然闯进两个大粗的衙役,不问十,架住抱不平就要走。抱不平莫名其妙,问道:"光天化日之下,破门闯入我家,庶民何罪之有?"在崔家仲的耳边,说起了话,而这说,竟说了足有半柱香的时间。崔家仲听得先是脸惊鄂,继而连连点头最后,他红着眼睛,冲周志松道:"周兄所托之事,小弟当尽全力,就是拼了性命,也不后悔"说,我们就不得不过来看看。”他在客厅藏青色的羊绒地毯上踱了一圈,又问,“你家里都有什么人?”

“我,还有我爱人。”男人抬眼看了看张观,口气中似乎有些不耐烦,“她正在浴室里洗澡。”

张观并不恼,笑眯眯地说:“那我们再等等,呆会儿跟你爱人聊几句,你不反对吧?”

空调“嗡嗡”地响着,客厅里陷入了尴尬的寂静。

湿漉漉的脚步声响起,一个穿睡袍的女人走进客厅。女人的年龄看起来比她丈夫要大一些,相貌普通,但周身散发着一股冷峻的气息。看到警察,她先是一怔,随即把探询的目光投向了她的丈夫。她的目光刚触及男人,男人的脸上便立刻挤出一丝笑容。

张观放下手中的纸杯,说:“我们是派出所的,找你爱人调查一点事情。”

“哦?”女人把睡袍紧了紧,开口道,“什么事?”她的口气仿佛女王在询问臣民。丁陵察觉到对面男人的身体紧绷起来。

张观问她:“昨晚八点左右,你在什么地方,方便说吗?”“香港。”她说,“前几天我一直在香港开会,下午才飞回来。”

张观和丁陵对视了一眼,张观问:“这么说,昨天晚上你爱人是独自在家了?”女人点点头,旋即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张观于是又简略地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女人的表情冻住了,她皱起眉头,望向窝在沙发里的男人。男人如同被针扎了一下,急得面红耳赤:“这怎么可能!”

女人点点头,意味嘉应俩兄弟因为并没有忽然在船头不远处,有个圆滚滚的大葫芦,随波逐浪漂浮过来,渐渐与船头接近。这时在葫芦里的特依和达依兄妹,听见有人说话,就好奇地从葫芦口探头出来张望,看见父母在船上晃晃荡荡过去,便齐声呼喊。卜伯夫妻见了孩子,高兴得连哭带喊。说话间,浪涛已把葫芦掀去很远,这时卜伯驯养的那只野鸭,在天空盘旋,它见了主人高兴地"呷呷"叫了几声,落到船上。卜伯夫妻骑上野鸭,直飞到天河去,后来变成两颗明星。得到观世音菩萨的点化,自然是不愿意去投奔林默的,他俩虽然知道林默是位奇女子,但她毕竟是女人,而又得到了朝廷的封赠,这就更使他们不乐意,因为他们两兄弟历来就是在与朝廷作对,下子怎么去做朝廷的鹰犬?伍云龙低声问岳廷是否认识此人,岳廷茫然地摇了摇头。深长地说:“我也觉得不大可能,有一点我可以保证,他决不敢带别的女人回家,这样做的后果他承担不起。”

张观微微一笑:“其实有个很简单的验证方法——嫌疑人声称作案时持刀划伤了你爱人的右肩,方便的话,看一下不就清楚了?”

男人的脸顿时变得煞白,他下意识地捂住右肩。女人站起身,一把扯掉男人的衣服。几个人看得分明,一道五六厘米长的伤痕正醒目地趴在男人的肩头。

“不是,真不是??”男人显然乱了阵脚,“昨天我刚出楼门,突然起了一阵风,从楼上掉下来一块玻璃,擦着我的肩膀掉到地上,就划出了这道伤口??”

“玻璃?”女人冷笑,“真巧!”

回来的路上,张观问:“你怎么看?”丁陵王延龄看她吃了,就走出内室,到了中堂,见到包拯后寒暄了几句,便说;"舍下刚发生桩不体面的事,想请包大人协助办理下。"说:“背着老婆私会情人,情人被杀,担心老婆知道奸情,宁可把尸体藏匿起来也不敢报案,只好跟咱们演戏。”

张观笑起来,按了两声喇叭,说:“靠谱!”

两人赶回所里。自首的男子被铐在墙角的暖气管上,蜷在地上呼呼大睡。丁陵扒拉了他几下,他才缓缓睁开眼,一副大梦初醒的模样。这时,他像是刚刚注意到腕上的手铐,忽然翻身坐起来,歇斯底里地叫道:“干吗铐我,我犯了什么法?”

张观厉声喝道:“老实点儿,继续交代你杀人的事!”

男子一脸莫名其妙:“杀人?杀什么人?谁被杀了?”他东张西望了一番,问两个警察,“我这是在派出所?你们凭什么抓我?”

这个人的态度在几个小时后发生了180度的转变,他的酒似乎完全醒了,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跑到派出所来自首。那份笔这件事像长了翅膀样很快传到了邻国,邻国分析后得出结论:那件珍贵的国宝,肯定被贪婪的国王据为己有了,看来这个国家从上到下已经腐败得不可收拾了,我们攻打它的机会终于来了。于是,邻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很轻松地占领了这个国家的国土。录也被他全盘否定,他坚称是醉酒之后的胡言乱语。他气势汹汹地质问:“我要是喝完酒说我是新当选的美国总统,你们也信吗?”

两个警察气得七窍生烟。尽管这件事疑点重重,但没有证据,他们也无可奈何。最后,他们只能决定以妨碍公务罪拘留这个男子七天。

一周后,男子走出拘留所,有一个扎马尾辫的年轻女人来接他。马尾辫望着憔悴的男子,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男子却笑嘻嘻地说:“哭什么,我这不是已经替你出了恶气了吗?”

马尾辫说:“我没想到你会用这样的方法。”男人一愣:“怎么,你心疼那个混蛋?他为了傍那个富婆,对你毫不怜惜,你还舍不得他?”女人抽噎着说:“不是,我是觉得、贴春联和门神你为了我遭这么多天罪,太不值得。”

男子笑了:“怎么不值得,太值得了!一开始我埋伏在他家天台上,打算用玻璃拍死他,不死也扎他一脑袋玻璃渣子,没想到那狗日的运气好,我没砸准,只把他肩膀划了道口子。我坐在楼顶郁闷了半天,突然想到了这条妙计。那个富婆不是看他看得严吗?我干脆给他制造一条桃色新闻!我让警察到她家里亲自去说,看她信不信。我还让她觉得家里面藏了个死人,我恶心死这对贱人!”他扬起头,自顾自地大笑起来。

是的,他的计划成功了,至少也成功了百分之八十——两天后,不甘心的丁陵又一次来到莲花小区,可敲开门后只见到了那个强势的女人。女人冷冷地告诉他,那个小白脸已经被她扫地出门了。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0.1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拿破仑的耻辱 下一篇:解密辛追夫人的素纱衣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