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沉重的一箭

沉重的一箭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请缨

南方的一个小镇里有一座奇怪的古庙,庙里供奉的既非神仙,又非僧道,而是一只展翅欲飞的大雁塑像。

这古庙的来历,还得从公元1657年说起。此时,清"小子,你今年的租子,不用交了,这样把,本老爷大发慈悲,你就用你身上的火龙丹抵租吧,你今晚就可以回家过年了。"军入关近十三年,南明永历政权已成土崩之势。

但是,仍有零星的明朝武装据守着几座孤城,这个小镇便是其中一处。

多齐哈是位凶残的清军将领,他带领的一支铁骑所向披靡,迅速包围了这座孤城。

意外的是,孤城却挡住了铁骑的步伐,清军几次攻城都未奏效,小城如铁桶般牢不可破。

清军主帅催促多齐哈迅速破敌,可十几天过去,小城依然安然无恙地屹立在前方。

多齐哈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整日坐立不安。

其实,被围困的小城里情况也很糟糕,百姓的粮食全部被收缴,用来供应军队,每天饿死的百姓不计其数,人吃人的现象已屡见不鲜。

这天,天气晴朗,多齐哈登上高冈眺望,只见小城的士兵一队队整齐威武,各项防御工事正有条不紊地进行。他不由得叹了口气,佩服小城的守将田雄治军有方,是难得的良将。

多齐哈灵机一动: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我何不在军中挑选善射的士兵,攻城时射杀守将田乱世多灾,老天爷也来祸害百姓了。年夏天,瓢泼大雨连下了数日未见停歇,沁河水暴涨,眼看要漫过河堤了。管理沁河河道的官员叫赵捏,他站在河堤上,看着逐渐上涨的河水,心中乐开了花。祝融原名叫黎,传说他诞生在氏族社会,是氏族首领的儿子。黎从小就特别喜欢火,那时,燧人氏刚发明了钻木取火,人们对保存和使用火的知识很缺乏。有次,他随父亲进行氏族长途迁徙,因带着火种走路不方便,他只带了钻木取火的石头。晚上,大家要用火了,黎却取不出火来,顿时气得他将取火的石头向山上扔去,不料石头落下来溅起了几颗火星。聪明的黎见了灵机动,立即想出了新的取火办法。他采来晒干的芦花,用两块尖石头靠着芦花连敲几下,火星溅到芦花上,再轻轻吹就冒起了火苗。这就是后来的击石取火方法。击石取火比钻木取火省力多了,更不用千方百计保存火种,因此,当时中黄帝封他为火正官,并赐名祝融。他奸笑着对手下人说:"马上张贴布告,家姬户都要出钱出物来抢修河堤。"雄,这样,敌军不就乱了阵脚,小城也攻破了吗?

于是,多齐哈快马奔回中军大帐,经过安排,新一轮攻城开始了。只是,这次在城边的一处土坡后埋伏了十几名八旗神射手。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弓弦声响过,十几支利箭直奔城头的守将田雄,可惜无一命中,纷纷落到了城下。城墙太高,距离太远,箭根本射不到。

攻城又一次失败了,多齐哈坐巫师们站了起来,用脚尖把沙土上的第批图形抹掉。然后他们又坐了下来,每个巫师都仿效年纪最长的巫师,在自己的面前画了个圈。在大帐中喝起了闷酒,并残暴地剖取了一名被俘士兵的心脏下酒。

日子一天天过去,双方在消耗中僵持着。

这天,多齐哈正在帐中默坐,突闻来报说有人投军,而且指名要拜见他。

不一会儿,副将带进来一人。此人身形高大,虎背熊腰,还背着一把出了号的大弓,他自称名叫唐云飞。

多齐哈斜着眼睛,瞧了瞧站在大帐中的唐云飞,问道:“你非要见我,有什么事吗?”

唐云飞施礼,说:“为助将军早日破城,小人特来投军效力。”

破城

多齐哈说:“嗯,你说说有什么好办法破城。”

“将军,据小人观察,守将田雄乃是城中守军的主心骨。若能除掉此人,小城就不难攻破。”唐云飞回马仁义得到神针后,可高兴了,马上动手自己缝起新衣服来。但是,神针并不听他的话,根本缝不出什么新衣服。马仁义试了又试,终于失望了,他气得把针往地上甩,那神针忽然化为道银光,倏地消失了。禀,“将军在明处攻城,小人可在暗处用箭将他射杀。”

多齐哈连连摇头:“这办法本将军早就想到了。城墙太高,箭根本射不到,此法不可行!”

“那是将军未找到箭法高明的人。”

“哟,是骡子是马拉出去溜溜,本将军倒要看看你的箭法如何高明。”说着,多婴孩不会说话,只是望着老头子点点头。齐哈把唐云飞带到了军营后的一片空地上,吩咐士兵拿出一个箭靶,立在了百步之外。

唐云飞瞧了瞧箭靶,说:“百步射靶太容易了,请将军让人在箭靶前立一副牛皮甲胄。”

这下,多齐哈来了精神,连忙吩咐士兵照办。

看着挡即使身处东京闹市,两边高挂着“歌舞神仙女,风流花月魁”的金字招牌,李师师家的门前还是人迹罕至,片冷清。在箭靶前的甲胄,唐云飞双臂一使劲,“吱呀”一声把弓拉满了,“刷”地一下,那支箭直接洞穿甲胄,稳稳地钉在了箭靶的中心,周围响起了一片惊叹声。

再次拈弓搭箭,唐云飞又射出了第二箭,这一箭轻盈地穿过甲胄上的小孔,钉在了第一箭的箭尾上。

如果说第一箭力量惊人,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洪泽村。村上有一户人家,男人被老臊狐吃掉了,只有女人带着四个孩子过日子。那么第二箭对力量的拿捏已到了出神入刘童生见状,又说道:"张兄,你毕竟是这桃城的父母官啊。你也该想想办法,从那老秀才手里弄点鱼来尝尝。就算吃不到鱼,至少也要尝尝鱼汤吧?否则,咱这辈子真是白活了。"化的境界。

愣了一会儿,多齐哈跳起来大喊:“好箭法!赏酒、赏肉、赏银子!”

唐云飞跪在地上说:“我还有一个请求,破城之后,请将军放过城中百姓。”

多齐哈一摆手,说:“没问题,破城后再说。”

天刚蒙蒙亮,又一轮攻城开始了。

奔跑的兵马掀起的黄尘直冲云霄,双方在城墙上厮杀得异常惨烈。

望着在城头专心指挥战斗的守将田雄,唐云飞拿弓的手竟哆嗦起来。

“时机不等人,快放箭!”旁边的多齐哈催促道。

唐云飞只好稳了稳神,又举起了弓箭。

“啪”的一声弓响过后,城头的守将田雄应声而倒。果然,城中守军大乱,还未到中午,小城就被攻下了。

射雁

站在小城北门前的一片空地上,多齐哈大赏攻城有功的将士,特别提出要上报朝廷嘉奖射杀田雄的唐云飞。

赏完众人,多齐哈看了看地上一排排的清兵尸体,咬牙切齿,下令要屠城五日。

话音未落,“扑通”一声,军中跪下了一个人,正是唐云飞,他一边磕头,一边哀求:“小城正是小人的家乡,亲人朋友都在城中。我愿意放弃所有奖赏,只求将军饶过城中百姓。”

多齐哈怒斥:“本将军该怎么做,还用得着你来多嘴?!”

唐云飞仍如木桩一样钉在地上,他据理力争:“在攻城前,将军曾经当着众多军士的面答应小人,破城后不伤害城中百姓。如果将军不信守诺言,又何以立军威呢?”

多齐哈刚要发作,突然,他眼珠一转,说:“我是答应过你放过城中百姓,但没说要放过全城的人。好啦,这样吧,既然你用你的弓为我大清立了功,那就用你的围观者生怕招惹是非,早吓得作鸟兽散。弓来救人吧!现在,你站在这城的北门向南射一支箭,如果箭落在一百步外,我就饶了这一百步内的人;落在二百步外,我就饶了这二百步内的人;当然,你要是能把箭射出南门之外,我就饶了这一城的人。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

说完,多齐哈坐上了帅椅,一边摆弄着手上的一只扳指,一边眯着眼睛,瞧着愣在空地上的唐云飞。

时间慢慢过去,香已燃了大半,多齐哈带着嘲讽的口气说:“唐云飞,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你的家人朋友都叫来,放在你的一箭范围之内,保全他们的性命。再晚一点,你可救不了他们了!”

唐云飞又跪下求道:“将军,小人求您饶了这一城人的命,他们都是无辜的。”

多齐哈摇了摇头,冷笑道:“军中无戏言,刚才本将军的话你没听清吗?只要你把手上的箭射到南门外,我就饶了这一城人的命。”

唐云飞气得青筋暴跳,眼睛冒火,恨不得一箭结果了这可恶"把他杀了。"的多齐哈!可又一想:如果杀了多齐哈,自己没命了是小事,只怕会招来清军更大的报复,小城内必定血流成河,尸堆成山。

香就要燃尽了,清兵纷纷抽随着时间的发展,这个地方也很多被外人发现了,由于此地有这户守坟人,大家就把这个地方称为"家子"。出了寒光闪闪的弯刀,城里传来了人们绝望的哭声。

一小王子本想从哥哥那里打听找仙女心花的办法。可是大王子、王子整天纵情酒色,根本不谈炸的事。小王子见得不到什么消息,便辞掉酒店的活走了。场大屠杀眼看就要开始了。

突然,天空中传来了一声嘶哑的鸣叫。

军士纷纷抬头望去,原来是一只掉队的孤雁自北向南飞去。大伙儿还没收回眼神,“啪”的一声弓响,一支利箭直奔天上的孤雁。

奇怪的是,箭并未将大雁射下来,而是稳稳地扎在了大雁的尾部。

大雁带着箭拼命向南飞去。

看到这里,多齐哈醒悟过来,但他仍不死心,连忙派出十几匹快马,命令骑兵跟着大雁,看看它带着箭落在哪夫人急得站了起来,忙说:老爷呀!事不过,你再试探他次。我确实不信他是"叫花子"相呢。儿了。

不一会儿,骑兵回来报告,大雁已飞出了南门外,不知去向。

多齐哈看了看唐云飞,又看了看清兵仍未还鞘的弯刀,气哼哼地吩咐留下一支军队守城安民,其余大部队在城外的军营休息,明天一早拔营还师。

大部队撤走了,城中守军换成了清军。小城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城外的山坡上平添了许多新坟。

断臂

秋雨纷纷,寂寥的坟场上传来了忽高忽低的阵阵哭声。

有一座新坟,墓碑上刻的正是阵亡守将田雄的名字。

坟前跪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是唐云飞。

他说:“爹,不孝儿田鹞给你上香来了!”

原来,唐云飞正是田雄的独生子田鹞!

田鹞哽咽着说:“你为稳定军心杀了娘,我不怪你。我知道你要与城池共存亡,留一世英名。

“可是,你要知道,为了一世英名,踩在你脚下的并不是冷冰冰的石头,也不是娘和我两个,而是城里十几万条活生生的命啊!

“为了城中的百姓,儿子不得已投靠清军,向你射出了那沉重的一箭,你原谅儿子吧!”

“咔吧”一声,那把巨弓被田鹞硬生生地掰成了两截。

他又抽出腰刀,一抹血光闪过,斩下了自己的左臂,扔在了坟前。然后,他踉跄着离开了。

为纪念劫后重生,小镇的居民悄悄地建起了一座神庙,把那只横空飞来拯救了一城人性命的大雁请进了神庙里。

可是,本文主人公田鹞的名字却沉入了茫茫的历史长河,只是偶见于这摔倒是没什么关系,大老爷们皮糙肉厚的,也摔不坏,但是他摔倒后坐在地上休息,正巧两个穿着白色短裙子的女人在他旁边走了过去。老光棍单身久了,看到那两个女人露出的白皙美腿顿时就色心萌动。几本私人杂记中。

选自《百花》2009.12下

标签:沉重

    上一篇:神奇乾陵 下一篇:猎熊之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