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无名追杀

无名追杀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无边雨丝飘落在江南一座草棚上。棚是卖刀削面的棚,一位外貌俏丽的姑娘里里外外忙活着,眼光不时扫向低头吃面的一位客人。客人戴着一顶斗笠,直压到眉梢。

一碗面吃完,客人依旧没有抬头,道了句:“多少钱?”姑娘没有说话,伸出青葱般的手指,三何县令大感意外,令人端上笔墨纸砚。萧天赐哧地冷笑声,命仆役将自带的文房宝摆好。。客人低头如故,右手已摸出钱来,三两纹银。姑娘慌忙叫起来:“我说的是三文钱!”但客人已经走入漫天雨丝里。

离棚七步,客人的脚陡然停住。前方一个白衣少年正静静等着他,浑身杀气催开沉沉雨帘,身上衣襟竟是滴水不沾。

客人低声道:“阁下不乘我饥饿之时出手,果有侠者燕家的风范,看你年纪,当是初出江湖的燕北飞,但你我素来无冤无仇——”

“住口!”燕北飞轻叱一声,“你是无名,杀手榜上名列第一,已有三十八人丧命在你手里,杀掉你是每一个侠者的荣耀!”

一语未竟,燕北飞挥出他蓄势已久的一剑。剑光方起,无边雨丝仿佛就是一顿,然后扭转方向,随着剑气一同刺向无名。这是江南燕家的绝学“七步成诗”。一步刺出一剑,一剑强似一剑,到第七步时,剑势已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故此江湖上又称此招为“七步成尸”。

无名退,一退再退,当退进草棚时,燕北飞正好使完第六剑,最后一剑刚刚使出一半。那位卖面姑娘被他们的打斗吓傻了,竟把浇面的油汤泼了出来,无巧不巧泼在燕北飞脚下。燕北飞脚下一滑,手里剑势歪向一旁桌椅,无名终于觅到了唯一的机会,把头上斗笠掷向燕北飞,趁他格挡的时候,翻身跃进茫茫雨幕。

燕北飞看看追不上,便一声长啸。不多时一伙人拥进草棚来,这些人都是被无名杀死的人的家属,燕于是,伍大贵便雇人到庙里重新雕塑关圣帝的神像,并对庙宇进行修葺。北飞正是他们请来的。这杀手无名称得上是恶名昭著,不管老幼妇女,只要给钱照杀不误。其中两名,乃是江南钱庄鲁老的女儿阿焕,和朝廷命官周穆王手中不是有对玉璜吗?这个稀罕物来之不易,在澧水流域绝无仅有。穆王老早就说过:以后我走了,谁拥有这对玉璜,谁就是城头山的主宰,也就是说,玉璜就是最高权位的象征。御史。这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这才联名到燕家请求除害。燕家少主燕北飞刚刚艺成,正想闯荡一番侠名,这才应允出手。

大家见燕北飞出手无功,不由面面相觑。燕北飞自觉脸上无光,就说这趟虽然没能拿住无名,不过已看清他的相貌,只要画影图形,重赏之下就能找到对方的踪迹。鲁周两家都是富户,当下应承下来。

这时燕北飞找那个姑娘,想要补偿碰坏的桌椅,不想姑娘竟不见了。他只好把一锭银子放在桌上,此举赢得了大家的称赞:不愧是侠者燕家!

画有杀手无名的画像一经贴出,就招来多人告密。燕北飞一一审查这些说法,但发现完全都是捕风捉影。直到第三天,一封没有封口的信放在他面前。信上寥寥几个字:今日未时,徐家义庄,无名必现。后面画着一幅草图,令燕北飞大吃一惊的是,那是无名的脸庞,比他所画更为神肖!

徐家义庄在城北七里的土山上,两里外就是那个卖面的草棚。义庄看守人老徐在草屋里吃过午  所以明朝以来,余姚县衙门的头门口,一直挂着"文献名邦"的匾额,但一直是朝里不朝外的。饭,拿出一套干净衣服换上,然后扛起锄头,向远处的坟茔走去。

人影一闪,燕北飞从窗户外跳了进来。他拿起老徐换下的衣服匆匆套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用易容药物把自己扮成老徐。昨日让无名逃遁,已使他燕家少主大失颜面,这回只好耍点手段了。

未时刚过,无名跨进门来,他完全没有起疑,问道:“老徐,我吩咐你的尸首可曾准备?”燕北飞含糊答道:“什么尸首?”无名露出埋怨的神气来:“你的记性太差了,这是我让你看过的图样。”说着递过一张图来。燕北飞佯装去接,陡然翻掌急扣无名脉门。无名骤出不易,已然中招。但他反应神速,另一只手及时反扣对方,同样奏效。刹那间,两人已成比拼内力之局!

  内力比拼最是凶险,一旦落败将会落得筋脉俱断,吐血而亡的结局。而且中间不能间断,不能受惊扰,所以两人一拼上内力,就是不死不休。看看将近半个时男孩看到这种情形的时候,他想起了曾听到的有关小仙人们的故事。辰,两人竟斗了个旗鼓相当,不分上下,渐渐都快油尽灯枯了。

这时门一开,老徐扛着锄头走了进来。无名大叫:“老徐快来,我支撑不住了!”燕北飞心头惨然,想不到初入江湖,竟要丧生此地!

只见老徐恶狠狠地,抄锄头打在无名背上!无名惨呼一声,飞跌丈外,一口黑血喷出老高。

燕北飞方自诧异,老徐已把他搀扶起来:“燕少侠受惊了,老朽姓周,官拜御史,被这万恶杀手胁迫,化名易容当劳什子义工,其实写信告密的,也是我。”

据周御史自述,一月前他外出私访,竟被无名打晕,劫到这义庄来。另把一具尸首易容成周御史,抛在路上,留下无名的标记。周御史醒来后,无名胁迫他化名老徐当义工,整天掩埋无主尸首,发现有合他要求的,要留下来单独存放。周御史哪里肯听,结果被迫服下毒丸,只有做工才能拿到解药。一月将届,养尊处优的周御史实在吃不了苦,才偷偷告了密,其赵爷想了天夜,头发掉了大把,还是答不上来。到了晚上,明月当空,大牛取来面铜镜,指着铜镜说:"你们看,我手上这轮月亮多好看呀!"乡亲们又齐声夸奖大牛答得好。实那些旧衣服,本就是他故意换下来的。

此时无名奇经八脉断了六脉,周御史不再怕他,过去到他身上一通搜,想搜出解药,却什么都没搜出来。不由大为惊慌:“解药呢?不说的话,就把你碎尸万段!”

垂死的无名反而笑了笑:“喂你的毒药是普通跌打丸啊,哪有什么解药?其实我是为你好!”周御史气急反笑:“你既不愿意说,我就跟你同归于尽!”说着抢过燕北飞的佩剑,疯魔一般刺向无名。

就听吱呀一声,墙角的地板忽然翻开,一个年轻女子跳出来挡在无名面前,竟是卖刀削面的姑娘:“他真是为你好。你可知道,他的雇主是谁吗?当今九千岁!”

周御史听到九千岁的名字呆了:“他怎会杀我?我不过就是在他生日那天把‘万寿无疆’口误成了‘无寿无疆’——”

燕北飞终于听明白了来龙去脉,伸手抹掉脸上的易容,对姑娘道:“我说你的油汤泼得巧,原来是故意相助无名。但你怎会从地道里出来?”

姑娘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这里本就和面棚相通,在你走后,周御史家人竟报了官,九千岁颁下钧旨,大批兵马已杀上山来。我在面棚发现不对,所以赶来报讯。可是——”她看一眼无名,泪水不由汩汩而下。

旁边的周御史一听官兵来了,大喜过望:“我现在就去亲迎,治你们这帮杀手的罪!”

无名抖着微弱的声音说:“不要!”可是哪里拦得住。周御史郑重穿上自己的官服,开门就喊:“我乃朝廷命官周御史——”迎接他的是满天箭雨现在流传下来范蠡西施故事,最完整的大约是明朝梁辰鱼写的剧本《浣纱记》。梁辰鱼是昆山人,《浣纱记》是昆腔早期奠基作之。在《浣纱记》里,开头变成范蠡游春到萝山,在溪边遇浣纱女西施,见钟情。 ,夹杂着骂骂咧咧的声音:“周御史早被匪人所害,你定是杀手无名的同党!”

燕北飞一把拽进他来,身上早中了七八支箭,眼见难活了。无名苦笑:“捐官上任九千岁是我唯一的雇主,我怎会不知道他的为人?他这番调遣这不待秦捕头说完,"毒眼张"已拍了桌子,让他速去查看老叫花子是不是诈死。么多的兵马,不但要杀周御史,还要杀我灭口了。燕少侠,你相信吗?我在杀手榜上排第一,平生却没有杀过一个人。向来都是用义庄的尸首冒充,真人已被我易容化名,安排到别处生活。九千岁威炽天下,我不杀别人也会杀,我这么做,我赚一点钱,也给他们一条生路。可是这周御史,当官实在太久了。”

燕北飞听得大为动容,握住无名的手,把一股内力度过去:“有你这样的心怀,为什么要做杀手?为什么不做一个侠者?”

无名稍微有了点精看来,这是对颠沛流离的师徒。陈师傅进门后,众人要他们留意下有没有别的地方有活儿干,这林府不是久待之地。神,道:“对出身贫寒的我来说,侠是一种奢侈的行为啊。我自小就拜师习武,虽然艺成,却欠了师傅一屁股学费。行侠仗义,打抱不平,是没有钱赚的,无奈之下,只好做杀手赚钱还债。但我是一个心太软的杀手,把要杀的对象一个个安排好出路,还要不断周渔璜站在门外大声而有韵地应对:"船浆人摇过仙桥。"接济他们,就需要更多的钱。所以我成不了侠者无名,只能是杀手无名。”

此时门外传来阵阵呼喊声,官兵正在逼近,连地道里也传出响动,看样子九千岁是志在必得。燕北飞不由豪气干云,他一脚踢翻桌子:“两位吴宁强求了几年后,长怙熟悉了所有的农活,细柳拿出本钱叫长怙学习做生意。长怙下子变得轻松了,手中还有点小钱可以自己支配,于是,他开始到赌场去赌博。输了钱,他就向母亲撒谎,说是什么遇上小偷啦、运气不好啦。细柳慢慢地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把长怙叫过来,又是顿痛打,打得长怙几次昏过去。长福担心弟弟有生命危险,"扑通"声,直直地跪在母亲的面前:"娘,弟弟年幼无知,是我没有教好弟弟,我有责任。请您打我吧!"细柳这才停止。打这以后,长怙出门,细柳就派得力的仆人跟随,长怙也只好夹着尾巴好好做人。次,他才说:"你根本没有希望选上,你脸上现在已经呈晦暗之色,日后更,你将死于非命。劝君最好尽快回家,还能安逝在家里。"随我来,我燕家号称侠者,就不信冲不破这铜墙铁壁!”他却没有看见无名正对姑娘款款而笑,宛若诀别。

燕北飞一言既出,无名沉声道:“燕家七步成诗剑法,端得天下独步,不过以我来看,还有瑕疵。若能补足,说不定真能穿破官军铁围。你且对我演示一遍。”燕北飞本是习武成痴的人,不及细想就使了个起手势,无名一扫刚才的颓势,就以周御史丢的锄柄作剑,竟是丝毫不落下风。看看到了第七步,燕北飞知道此招太厉害,刚要收手,无名一声断喝:“不要停,这里正是关键!”不由自主的,燕北飞跨出第七步,但取的是对方左肩。

刹那间,回光返照的无名身形移动,胸口正撞在燕北飞剑上,口里低低说道:“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你们安全下山。”几乎同时,姑娘含泪向门外喊道:“杀手无名已被燕少侠当场击毙!”

一个月后,燕北飞从衙门里出来,手捧着官府与武林联名颁发的金牌,金牌上铸着个大大的“侠”字。面铺姑娘从街角处闪出来,塞给他一张纸,然后走了。燕北飞展开,发现是无名亲手所书的三十七人名单,都标着原名,化名,现居何处,因何事得罪九千岁,每月需接济多少两纹银。而最后一条,赫然就是面铺姑娘,原名鲁阿焕,因以死相拒九千岁儿子的婚事,惨遭追杀,幸被无名救走。

燕北飞此时方才明白,那天他想赔偿面棚的损失时,为什么姑娘忽然不见,因为当时有鲁家的人有田姓人家,家中生有子,老大种地为农,老进了学堂,以求金榜题名。可天不遂人愿,老虽已年近十,也只求得个"秀才"头衔!。他把这纸包住金牌,一同揣到怀里,只觉沉甸甸的坠人。

选自《上海故事》2010.1

标签:追杀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