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1951 剿灭山东“天皇”

1951 剿灭山东“天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51年8月,山东省“无为金丹道”头子王仲笃自封“天皇”发动了一场震惊全国的反革命暴乱。这次暴乱波及七八个县,祸及几十个村庄,匪徒们杀人、抢劫、奸淫,无恶不作,给当地篇:毛泽东小时候的故事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造成了严重损失。暴乱发生后,解鲧治水治了年,大水还是没有消退,鲧不但毫无办法,而且消极怠工,拿国家这艰巨的任务当儿戏。后来舜开始操理朝政,他所碰到的首要问题也是治水,他首先革去了鲧的职务,将他流放到羽山,后来鲧就死在那里。放军迅速出动3个团的兵力,在当地公安干警和民兵的协助下,很快平息了这场披着宗教外衣企图颠覆人民政权的反革命暴乱。

造谣惑众

王仲笃,山东博兴县兴福区汾王村人,出身于一个富裕的地主家庭。父很久很久以前,崞县下班政村有家姓畅的女儿,在她很小的时侯,父母把她许聘给辛庄户姓赵的人家。畅女从小聪明伶俐,手巧言少,更有股令人佩服的辛苦劲儿。每日里门不出,户不进,天天钻在家里捻白棉线,她捻的棉线又白又匀称,拉出来光光亮亮,就像蚕丝样,邻里左右的乡亲们人人喝彩。亲叫王延湖,原先是个中医,后来借行医之便组织发展了一个叫“圣贤道”的道会组织,成为一个颇有势力的门会头头。王仲笃自幼好逸恶劳,为人有心计,很会笼络人心。他在外闯荡了几年,发现像他父亲那样传道收徒,才能发挥自己的“才华”,于是承袭了父亲的衣钵,干起了传道收徒的勾当。他凭借自己那三寸不烂之舌,四处游说,广收门徒,逐渐成为“圣贤道”最有势力的人物。

1944年初,王仲慧可愣,赶紧伸出双手接住了他。原来是个十岁的男孩。男孩紧闭双眼,长长的眼睫毛和身上的衣服被雾打得湿漉漉的。慧可放下扫帚,伸手在他鼻子下边试了试,见还有呼吸,便把他抱回禅房。笃把“圣贤道”改为“无为金丹道”。此后,他大肆造谣恫吓群众,说共产党现在掌权了,紧接着是千年不遇的“末劫年”,人们都要经受大劫难,要想求得解脱,只有入道方能幸免。这些恐怖离奇的内容,使很多愚昧群众内心惶恐不安,纷纷加入道会以求解脱,不少人对他大加吹捧,奉为“神明”。

为了建立“天国”进行反革命暴乱,王仲笃笼络了一批文人学士,帮着抄写和整理宣传材料。许多人认为他识字不多,竟能上识天文,下知地理,还能造字,不是道仙又是什他主张在原地往下挖口井,兴许能找见救军水。"黄帝沉思了半天,同意伯益就挖井。果然,经过个多月时间,井里出水了。人们吃后,都说这是"救军水"的味道,干甜味美。杜康又用此水酿酒,不料酿出来的酒比原来的味道更好,气味芳香,很有劲。在伯益提议下,黄帝同意把这口井命名为"拐角井"。么?

为了要挟道徒使他们俯首帖耳任他摆布,王仲笃还制订了一套带有恐吓性的法规。他在上香之后,总要念念有词,告诫道徒:凡道中之事,不许泄露,将来有马同骑,千年以后,我们回首包拯的生,会发现他的仕途其实很平淡。他没有砍过负心的驸马,身边没有英姿飒爽的侠义,更没发明过口威风的铡刀,甚至没有张黑脸和个月牙胎记。也许你要问,他干过些什么?有难同受,有福同享,有衣同穿,有饭同吃;否则,五雷轰顶,不得好死。因此,许多道徒欲罢不能,难以退出,只好跟随他走上反革命暴乱之路。

密谋“登基”

为了实现他的“天皇”野得闲对安子说,蠹鱼(书虫)连续次吃掉书页里的"神仙"两字,便化为发卷样的东西,这东西就叫作"脉望"。到了晚上,拿着"脉望"举向星辰,便会有神仙从天而降。向神仙寻求丹药,就着"脉望"滴落的水服下,便可以羽化成仙。心,王仲笃挖空心思,运用各种手段,扩大其反革命党羽。除在当地几十个村子发展一批批爪牙外,还派得力干将到外地活动。

王仲笃根据道徒的分布情况,确定了9个分坛。他的父亲王延湖是总坛主,名为巽风会坛主。分坛有金斗、五挂、九峰、双喜、八德、五凤、青云、瑞瑶、金山等9个,分坛主均是当地道会头目。王仲笃的信徒们在各自的势力范围内,按照王的旨意,四处奔走,拉帮结伙,秘密进行反革命活动。

1951年夏天,“无为金丹道”势力越来越大,王仲笃认为做皇帝的时机已到,便大言不惭地在道徒中宣称,自己是“十八子”,是上天派下来的当然统帅。他狂妄地说,自己是打天下坐天下的人,等换了天下,自己就坐第一把交椅,称“天皇”,是自然的总司令。

王仲笃集中了道徒中的一些巧匠,为他精心绣制了一面金线黄龙旗,作为他称皇时的国旗,也作为向解放军进攻的军旗。关于称皇时的服装问题,正惊疑间,他家门外又来了个白衣女子。白衣女子径直朝黑衣女子走去,话不说,伸手就打。他让这些女道徒参照旧戏剧服装制作了一套套黄袍,他自己、各位部长、各路指挥每人一套。他梦想有朝一日自己黄袍加身,成为执掌江山面南而坐的皇帝。至于“天皇”的皇宫,王仲笃的想法更是令人发笑。他宣称,不用道徒为此操心,更不必大兴土木,现成的宫殿有的是。他说,只要大家一条心好好干,就能把共产党推翻,到那时北京、沈阳、长春等大城市控制在自己手里,旧有的宫殿就可任意挑选,愿意把宫殿设在哪里都行,所以完全用不着大搞建筑工程。

王仲笃一伙经过一番潜心策划,认为发动武装暴乱的时机到了。

合力剿匪

1951年8月初,王仲笃以博兴县的汾王村和傅园村为基地,联络了利津、桓台、淄川、高青等县的一批道徒,组成了所谓的“中华人民革命建国义勇军”,发动了震惊全国的反革命武装暴乱。

匪徒首先在傅园村集结,然后兵分两路开始行动。南路的匪徒由王仲笃亲自指挥,有匪徒100多人。他们从傅园村出发,直奔临淄县北境。在大柳树屯,匪徒们砸开了供销门市部,把店里的雨衣、胶鞋、手电筒、副食品抢劫一空。据事后俘虏交待,这些东西是他们进行反革命活动老人对姑娘说:"山顶上有个宝洞,里面住着山神、虎神和熊神,口弦琴让熊神偷去就成了宝物啦,若是能肇来,就能救活你死去的爹娘。"姑娘说:"我定要去把口弦琴肇来!"老人说:"上那山顶可不容易,不光有老虎黑熊挡道,那宝洞口还有个石头老翁看守着呢。"姑娘说:"只要能救活爹娘,死了也心甘情愿!"的必需品。

北路的匪军一共有兵力近百人,这伙匪徒从傅园村出发,第一高枕跌跌撞撞的回家,告诉老婆他赢了好多钱,拿出来看的时候竟然全是纸灰。此时高枕惊出身冷汗,酒也醒了半。站到了驸马村。该村公安其实,那牛犊子被谢老栓用抓钩卡着脑袋拉上岸时,已经腹胀如鼓,奄奄息了。谢老栓的儿子谢富有塞:趁着还有口气,抓紧宰了吃肉,如果等它自个儿咽了气,伏天的死牛犊可就不好吃了。谢老栓心善,舍不得杀生,把牛犊子抱回家放在树荫下,拿扇子给它驱赶蚊蝇,用稀米汤饮它。牛犊子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很快缓过劲儿来,没几天就能自己站起来吃草了。员杨延先是一个潜藏的反革命分子,早就和王仲笃拉上关系而被任命为大队长。杨见匪徒已到,马上把枪交出,在他的指挥下,村内几个叛乱分子立即把村长抓起来,用砖活活砸死,然后扔进井内。这伙匪徒在驸马村闹腾了半夜,又去兴和益乡公所,欲杀害乡干部和夺取枪支弹药,幸亏乡公所同志有所防范,他们的阴谋才没有得逞。匪徒们离开兴和益后,又窜到利城区的刘耿村。王仲笃的表弟韩秃子公开响应,并引路包围了村民兵队部。守夜的两名民兵寡不敌众,只能看着这伙匪徒把七八支大枪抢走。匪徒们在村中折腾了一番,在村小学后墙上张贴了反动标语,看看天将拂晓,才匆忙打了两枪,撤出了刘耿村,欲与王仲笃的匪军会合。

暴乱发生后,兴福区委和区政府一面调集各村民兵追剿匪徒侄儿说:"刚才你那鸡会说话,我这老虎怎么就不会喊话?",一面派人速报林守醒来已是傍晚,下山到得家中竟发现自家小妹在屋下担水灌田,双亲依旧在树下摘菜挑豆。大惊不敢进入,直到小妹见着他,疑惑问为何他今日上山没有打着柴反金千任是当朝内阁首辅严嵩的门生,因为卖官鬻爵,贪墨受贿,被邱鼐上书弹劾,皇帝怒之下就将其打入大牢,是杀是放,朝堂上争论不休,嘉靖皇帝正为此事闹心呢。而丢了斧子。县委,要求火速增援。中央军委命令就近的山东省惠民、德州、潍坊军分区各派一个团的兵力日夜兼程赶往博兴剿匪,同时命令山东省附近的其他部队进入战备状态。

不久,解放军三个团的兵力准时到达指定地点兴福区,并将匪徒们藏身的大片的青纱帐包围起来,向敌人发起了强大的政治和军事攻势。匪徒们一看是解放军正规部队,再也无心恋战了。他们一个个心慌意乱,不少人脱掉衣服,扔出枪支子弹,只穿短裤逃出青纱帐。战斗仅仅几个小时就结束了。从俘虏口中得知,俘虏中没有王仲笃,王仲笃在附近驸马村有个干姐姐,他可能带领一部分人投奔她去了。获得这一线索后,指挥部立即派部队缉拿王仲笃。在驸马村经过一番激烈枪战,王仲笃终于束手就擒。王仲笃在押期间,经过多次审讯,才将部分未落网的同伙供出来。公安部门根据他提供的线索,将匪徒一一缉拿归案。

至此,这个反动透顶、愚不可及的“无为金有天,他路过狮子山,着到山脚下有个包子店,便进店歇歇脚,买几笼包子填填肚。这包子店是个姓李的寡妇开的。李寡妇年纪十多,上无公婆,下无子女,独个人靠卖包子过光阴。独角龙见她长得十分标致,就每天来店里买包子吃,面吃包子,面和李寡妇搭话。丹道”反革命组织终于灰飞烟灭。

选自《世纪风采》

标签:山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