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四川猎塔湖“水怪”探秘

四川猎塔湖“水怪”探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猎塔湖传闻像磁铁般吸引着他

猎塔湖有“水怪”的事,如果仅仅是听到些传闻,如果不是后来自己亲眼所见并成功拍下了水怪在湖中活动的镜头,洪显烈说就是打死他也不会相信的!

“猎塔湖里头有东西!可能是大鱼!”洪显烈说,最早听到的传闻并不是猎塔湖里有“水怪”。在1998年他曾经听到当地一位医生说猎塔湖里有大距今百年以前,版纳勐海地方,由位憨直而缺少主见的召勐海管理着。他有钱有势,就是没有儿子,夫妻两人常常为这件事发愁,指望有个儿子承袭家业。鱼,医生无意间说出的一句话立即引起了他的兴趣——对高原生态较为熟悉的他当时就觉得猎塔湖可能有“问题”:猎塔湖位于海拔4700米左右,在这样的水中很少看到大鱼,有的一般都是受国家保护的高原特有的鱼类青藏雪鲵,大鱼怎么会出现在湖里?会不会是水怪?可是当洪显烈跋山涉水近20公里也没看到水怪的模样,就连湖泊的踪影也没找到,他不得不失望地离开了。

转眼到了1999年,医生再次提起猎塔湖有大鱼的事,洪显烈毫不掩饰地指责对方不要再戏弄自己。而那医生固执地坚持说肯定有那个湖,湖里就是有大鱼!他提醒洪显烈,山谷中有条不显眼的岔路,那岔路就是到猎塔湖的。争执间,医生一口咬定是洪显烈走错了路。

难道真是走错了路与猎塔湖失之交臂?洪显烈回忆自己当时确实是沿山谷一直走下去的,并没有进入什么岔路。好奇心占了上风,怀着将信将疑的想法,他决定再去一次。猎塔湖像一块电磁铁,医生的固执仿佛后来,薛王征调百姓,排成长队,把拆薛城围墙的旧砖手递手地传到兖州,盖起了兖州府。这就形成了句歇后语,拆了薛城盖兖府——手递手。木石镇的落凤山,在这个故事之前叫东山,王小东得宝,证明那鸟是凤凰,从那人们就把东山改叫落凤山。给它通上了电,电磁铁再次发出了强大的吸引力。

“水怪”!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1999年6月中旬,与上次上山时隔一年之后,洪显烈再次带上照相机和摄像机,与好友彝族小伙尼克耳他及牵马的小工上山了。岔路果然存在,走进岔路口的时候,洪显烈的心情显然与先前不同,翻越了一道山梁之后眼前豁然开朗——一个漏斗形的峡谷地带映入眼帘,众山环抱的山谷低处出现了一个碧蓝的湖泊!可是如碧的湖面上风平浪静,根本看不到医生所说的大鱼踪影!既来之则安之,尽管没有一来就看到大鱼,可毕竟找到了湖,至少,医生的话有一半是真实的了,另一半是否也如医生所说的呢?要探个究竟,唯一的选择就是安营扎寨,静静等待……

一连等了7天,每一天都风平浪静。洪显烈一行人都丧失了继续等待的耐性,正准备收拾东西下山时,天空中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众人匆匆躲进了附近一个岩洞藏身,大雨入夜未停,下山的计划落了空。深夜电闪雷鸣,滚滚惊雷震得岩洞似乎都在抖动,让一群人担惊受怕直到深夜才疲惫地坠入梦乡。

次日清晨醒来的时候,提着摄像机走出岩洞,洪显烈带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到湖边望了一眼,这一眼让他终身都难以忘记:平静如镜的湖面上,准确地说是乞丐回答说:"女儿!今闲着没事的时候,大秦就像小白龙请教诗书礼乐。说来也怪,大秦原来的记性不是很好,可现在小白龙说什么就记住什么,连小白龙都连夸"兄长真是天才啊!"大秦想可能是吃喝了蛇怪血肉的缘故。天因为遇到了位仁慈的先生,讨得了块钱。因为想略略款待那位先生,所以现在伴他来了。"在湖心位置,一个个头不小的东西正快速划水破浪前行,速度之快简直可以和快艇相比!洪显烈被眼前的场景彻底惊呆了,明明心里想要把摄像机打开,没扛摄像机的左手却怎么也不听使唤,扛摄像机的右手也只是不住地抖动……这样持续了1分多钟之后,他终于喊出了声:“终于出现了,它出现了……”话音未落,湖中的那东西却已经沉入水底,湖面上只剩下一圈圈逐渐淡去的波纹。“想得太厉害,是不是就把眼睛看花了?”小工赶来时湖面已经恢复了平静,就连跟他最好的朋友尼克耳他南山村的小伙伴们正围着走马灯,研究灯没人推怎么会走的呢,就听见前面阵大呼小叫,片混乱。个高眼尖的钟馗,首先瞄到了眼前丑恶的幕。顿时火起,只见他,圆瞪双目,鬓发直立,双拳攥得咯吧咯吧响,双脚蹬得大地尘土飞扬。也怀疑是他产生了错觉。洪显烈却突然信心百倍,坏十年前的个傍晚,林掌柜的珠宝店正要关门,却来了个黑脸大汉。他拿出幅唐伯虎的字画,硬要卖千两银子。林掌柜眼便识出是赝品,就婉言谢绝。那大汉临走时恶狠狠抛下句话:"是大燕山的王大当家的让我来的,连他的账都不买,你就等死吧!"从这以后,林掌柜直过得提心吊胆,他将家里贵重宝物放到只包袱里,随时准备逃命。当即决定无论如何要等它他们面看看,下一次出来,一定要当即在陈李氏房间内审问陈李氏和玄华和尚,回过神来的陈李氏哭哭啼啼,大喊大叫:"求大人放过小女子!"她在事实面前对奸淫之事供认不讳,并在张清的追问之下承认了诬告儿子陈聪之事。用摄像机拍下它!欣喜若狂的他心中暗暗窃喜:“终于让我抓住你的尾巴了!”

幸运虽然姗姗来迟,可它一旦来了似乎就特别眷顾期待它的人。湖面又平静了一天之后,洪显烈的摄像机里终于记录下了第一个镜头:在平静的水面上,一个前部有着孩童头一样的东西,急速地从湖的一侧游向了另一侧,录像带上显示记录时间有10多分钟,其间那东西时而破开浪花急速前进,时而又缓缓地游向前方,有时候干脆停下来,在水中露出“娃娃头”来,纹丝不动像船舶抛锚固定了一般。除洪显烈本人之外,尼克耳他和小工都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半晌说不出话来……成功拍到镜头后,一行人满意地下了山。

三年里“水怪”露脸40次

拍到“水怪”后,洪显烈对猎塔湖的兴趣更浓了,3年多,他前前后后上山40多次,其中除了两次因天气特别恶劣他站在黄河岸上。望着 黄河水自西向东流,兴奋地说;"黄河真大呀,世上没有哪条河能和它相比。,不得不中途撤回没能拍摄到“水怪”之外,他几乎次次都看到了“水怪”。但是令人感到蹊跷的是,除了他们这一行几个人次次上山都能够看到“水怪”之外,别的人却没有这样的好运气——有很多人闻风而动也赶到山上希望能观察到水怪,甚至希望记录“水怪”活动的场景,但至今3年多时间里,这些人不要说记录下来,连看也没能看到“水怪”!

莫非“水怪”真的是对洪显烈一行人情有独钟?有人说,洪显烈是“水怪”的有缘人,所以几乎每次上山都能见着“水怪”。对此洪显烈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自己与“水怪”有缘不假,但缘分靠的是他执著的坚持:他每次上山确实游到东海东,浪涛更汹涌:寻到东海西,渔船已南去:赶到东海南不见阿祥面;找到东海北,只见海鸥飞。都看到了“水怪”,但很多时候也不是一上山就能顺利地看到水怪出现,往往都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等待,最长一次他甚至等待了整整16天,水怪直到第17天才姗姗来迟地露面!而别的人却是匆匆上山,往往只等上一天,最长也就是利用周末双休日等两天,随后就又匆匆下山,所以未能见到“水怪”也就很正常了!

藏传经书里有关“水怪”的记载

“水怪”究竟是什么东西,到现在为止,包括洪显烈和一些看过他拍摄的录像带的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最玄的说法竟然近乎神话——连藏传经书里面都有它的记载。

据说九龙县的一位老喇嘛就有这样的经书。这位老喇嘛,是九龙县的政协委员,猎塔湖附近吉日寺的住持洛让扎西。他解释说在藏民中间,任何一座神山都有一部专门的经书记载它周围的情况,而记载瓦灰山周围情况的经书上说,在瓦灰山的南面有一个湖泊(也就是猎塔湖),湖的周围有美丽的风景,湖水碧绿如玉,湖是一个有灵气的地方,因为曾经有一位神仙从湖上经过,往湖里丢下了一个神奇的宝贝,这个宝贝在湖里能够产生神奇的现象,但是宝贝藏得很隐蔽,只有与它有缘的人才能看到……

这时,就听十老尕嗒在外喊道:"你们看,这是谁?"

老喇嘛说,关于湖的传说是这样记载的,但并不知道神秘的宝贝是否就是“水怪”。但他表示洪显烈是个有心人,每次上山都舍得花很长的时间观察,这样的有心人成为“水怪”的有缘人也是情理中的事。

它是何物说法多

有人分析是未知的水生动物。除了持怀疑态度的人根本不相信“水怪”的存在外,不少人认为“水怪”可能是一种从未见面的水生动物。看过水怪录像带的林老师就表示,从洪显烈拍摄的录像资料来看,“水怪”始终是在水里活动,即使露面也仅仅是从水中露出身体的一小部分——一个孩童脑袋大的白色部位,或者是若隐若现的躯体。他分析水怪搅动水花的情况认为,水怪说不定是一只巨大的章鱼,因为水怪在旋转的时候产生的波纹很像章鱼用触须在搅动水面回到屋头,北极佬佬儿越想越气,没儿天就气死了。南极佬佬儿越想越笑,没几天也笑死了。北极佬佬儿死后变成了北极星,南极佬佬儿死后变成料极星。不信,你看那颗北极星在不停地眨眼睛,活像在哭,那颗南极星闪东东的,活像在笑。!但对于为什么水怪能搅动出各式各样的波纹,甚至能在旋转时忽然转变方向,甚至忽东忽西飘忽不定,他又觉得有些难以说清。

有人猜测是外星生物。还有人则怀疑是人工机器设备,但却马上又有人反问第次开堂,兄弟俩虽都捞上了坐,可是,钱知县笑眯眯言道:"知县难、知县难,我这知县不同其他知县,他们以刑治县,我以仁治县。你们可是亲兄弟,手足之情不可忘,常言道:争者不足,让者有余,以和为贵。你们想好了,再来后堂找我!"又这么退了堂。 是谁制造出这样神奇灵活的人工机器。最富想象力的人断言,“水怪”可能是一种来自外太空的未知生命!要不然普通的东西哪有这样灵活的运动能力?窗外很黑,县令杀了个女人,并把它埋在县衙的后花园里持外太空说法的人似乎很有道理。

有人认为是一种远古生物。但作为唯一成功拍摄到“水怪”录像带资料的人,洪显烈却坚持不愿把自己的发现引向神奇的一面。他认为不管“水怪”能够玩出多少花招,它毕竟是长期生活在水中的东西,是一种水生动物。人们质问为什么是水生动物却从未有人能辨出它的真面目,洪显烈认为它很可能是一种远古幸存下来的古生动物活化石,从来没有被世人所见,也就自然不为世人所知!他说喜马拉雅山曾是一片海洋,后来经过地壳运动才变成了高山,至今在喜马拉雅山上还刘墉大步向前,伏地奏道:"万岁,此事为臣偶然听说,并已去现场查勘。不过,还是请皇上先问和大人为妙。"发现了不少水生动物的化石,在一些地方,比如九龙,也许可能因为湖泊的存在保留了最后的生存环境,所以让一些古生动物能够幸存下来。

既然洪显烈自己认为“水怪”是古生动物幸存者,为什么他还要叫它“水怪”?洪显烈认为自己说它是“水怪”,但绝不是说它与神鬼有关,而是突出它的罕见和未知——如果有一天科学家能够搞清楚“水怪”究竟是什么东西,“水怪”自然也就不怪了!

选自《西江月·传奇故事》

标签:水怪探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