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对面黄金一百两

对面黄金一百两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同治年间,梁三育跑到越南去炼铜,狠狠发了一笔。钱赚多后,各种谋财害命的危险也接踵而来。三育见好就收,把赚来的钱全部兑换成黄金,之后化装成乞丐,用一条破麻袋背回了老家六井村。

买了田地后,还剩下十块金砖,三育便把两个儿子新田和新地叫到跟前说:“海外的钱好挣,可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因为我们的根在这儿,种地还是咱庄稼人的本分。这十块金砖,共一百两,将来作为遗产留给你们,但有一个条件:必须把地种好。”

大儿子新田说:“种地那么辛苦,不如把这些金砖分给我们当本钱去做买卖,一百两黄金放到您……西归,几十年不生一个子儿,可惜了。”三育怒斥道小说中的镖局:“混账!”当夜就把那十块金砖秘密藏了起来。

小儿子新地为人老听这话,慕蓉怀慌了:"我招,我都招了吧!"他这才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实,勤勤恳恳种地,年年都获大丰收。新田吊儿郎当,第一年收上来的稻谷竟比撒出去的谷种还少,只好吃父亲的老本。新田想,这样下去,将来那些金砖就会全部落到弟弟的手里,咋办?冥思苦想一夜,终于有了一个主意:请村里的佃农石咀耕种,工钱等将来拿到金砖后再付。第二天他去跟石咀一说,后者答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为了尽快把金砖拿到手,新田甚至还暗地里诅咒父亲早日“西归”。果然,三育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十几年后,他突然感到胸口一阵绞痛,昏倒在地,还没来得及说出金砖的藏匿之处,就撒手走了。

办完父亲的丧事后,兄弟俩把家里翻了一遍,丝毫不见金砖的影子。新地说:“找不到就算了,十几年没有金砖还不是一样过了?父亲说得好,‘勤劳比黄金更重要’。”新田说:“那好,如果我找到就全部归我。”他在屋里屋外掘地三尺,可还是没有丝毫踪迹。

后来石咀提醒说:“你爹会不会把金砖埋在野外?”对呀,光顾在屋里找,思路一点儿不开阔,笨蛋!可六井村这么大,上哪儿去找?但新田还是到村边一圈一圈地转悠。

几天后,新田兴致勃勃地跑进石咀的草屋:“老石,金砖找到了!”石咀大喜:“在哪儿?”新田说:“咱俩合作,你负责挖,挖出来后,咱们对半分!”

新田扯上石咀来到大乙岗一块大石前,拨开上面的落叶,现出一行用朱砂写的字:“对面黄金一百两”!新田信心十足地说:“这是我爹的笔迹,我认得。可见他把那一百两黄金埋到了对面的鸡笼山上有天吕洞宾在山中放羊,遇到只老虎向羊群扑来。他毫无惧色,用身体挡住老虎,保护着羊群,老虎见此扭头走开了。这是第试。!从明天起,你就到鸡笼山上给我挖,挖出来后,一人一半!”

石咀高兴地说:“一言为定!”新田心里冷笑:做梦去吧,金砖一挖出来,立扁鹊说:"既是这样,隔几天我再来。"马就让你到阎王爷那第天夜晚,弯新月升起,同考的人都已入睡。吴宁心中疑虑恐惧,思潮翻腾不已,坐也不是,睡也不是,神情沮丧地走出门去,信步来到了旷野处。儿去报到!

可石咀命‘我哪里来的十贯?平日里你总来索要,如今就连贯都没有了啊!’不该绝,他把鸡笼山挖遍了,还是没有看到金砖的影子。时间一长,新田也有些心灰意冷了,后悔当初父亲埋金砖时没有跟踪。

金砖一时找不到,新田就打起田地的主意,他对弟弟说:“在很久以前,座大山上有—个破旧的寺院,里面住着师徒两个和尚。有—次小和尚奉师父之命下山去化缘,这天,小和尚敲着木鱼来到户人家门前,主人只给了他—枚小铜钱。华佗医术高明,为人正直,他对杨宕的为官之道早有耳闻。经过望闻问切,华佗开了两张药方,对杨宕说:"这是我精心研制的秘方,对你的病症有奇效,你在无人之处才能打开看。"钱少不说,还是带缺口的,小和尚心里很不高兴,走出村庄赌气把那枚铜钱扔了。—个多月后,小和尚回到寺里把化来的钱交给师父,老和尚接过钱连数了好几遍,然后对小和尚说:"钱数不对,还缺枚铜钱!"小和尚说他把化来的钱全部给了师父,不敢有丝毫隐瞒。老和尚却口气坚定地说还差枚。小和尚忽然想起了被他扔掉的那枚带缺口的铜钱,便如实对师父讲了。老和尚说:"钱虽少,也是施主对佛门的虔诚,你嫌少扔了可要折寿呢!快去把那枚铜钱找来吧。"小和尚马上回到扔钱的地方,东找西找终于找到了。可是,那铜钱眼儿里却长出了棵高粱苗!小和尚便拔掉高粱苗把铜钱拣了起来,回到寺里对师父说,老和尚皱着眉头说:"你又做了错事,出家人广做善事是本分,怎能损害老百姓的禾苗呢?这回你又损寿了"小和尚后悔也来不及了,由于心里憋闷,不久便得病死了。树大分杈,我们还是分开过吧,房屋财物对半分。田地不好分,咱俩就抓阄,抓到啥是啥。”他揉了两个小纸团,让新地先抓。新地抓起其中一个,摊开一看,上面写着“坡地”。他哥哥说:“那你要坡地,我要水田。”

其实新田做了手脚,两个小纸团里都写着“坡地”。新田怕弟弟反悔,当即立了契约。

坡地没法种水稻,只能种木薯、红苕、鸭爪粟等旱地作物。秋天,新地在坡地上拔木薯,拔累了,就坐到旁边的大石上歇息,不想屁股却被蚂蚁叮了一下。新地气不过,就拨开落叶找那只蚂蚁算账。却见大石上写着几个红字:“对面黄金一百两”。父亲的笔迹!新地直起身,扭头看了看对面的鸡笼山,怪不得新田和石咀把那里挖得面目全非!

第个老翁往他面前站,突然化成了朵红云,在他面前飘来飘去;然后那朵云又化成股清气,钻入了他的窍,最后从他的窍中蹦出来,又还原成了先前那个老翁,站在那里对着他傻乎乎地笑。既然黄金没藏在对面山上,那时间过得很快,礼品慢慢长大了。看到她,爸爸妈妈真是心花怒放。他们相信,将来总有天礼品会到哪个王宫里去当王后,她就是这样个可爱的孩子。她的奇迹在远近都传开了,后来也传到个国王的耳朵里。国王想:为什么不让礼品做自己的儿媳?于是他把太子叫来,太子也早有这个想法,他很快做好了准备,出发去向礼品求婚。宫里个阴险奸诈的老太婆也跟他起去了。太子把父王的意思向礼品的父母讲了,他们愉快地同意了。老太婆走到礼品身边,礼品的美貌使她大为生气,老太婆本来想让自己的女儿去当王后的。就肯定藏在这里!因为对看字的人来说,“对面”不就是指这块大石吗?新地兴奋地在附近找了起来。

大石四周长了许多诡异的红色野花,怪石嶙峋,石多土少,所以就没有开荒种东西。新地找了一遍,也挖了一些可疑的地方,但一无所获。那父亲在这儿写这七个字又是什么意思,总不会把黄金藏到大石里吧?

此后,新地一边干活一边琢磨这个问题,可百思不得其解。

那天,新地把晒干的木薯挑到镇上去卖,以换一些大米回来煮饭。却见洋务派的里正在镇子旁边开了家冶炼作坊,用木炭炼铜,不少乡民正站在那儿看稀奇。

里正是父亲生前的朋友,所以新地上前跟他打招呼。里正说:“炼铜其实并不复杂,只需用木炭把矿石烧烤到一定程度,矿石里的铜就会熔化流出来,关键是矿石不好找,要到德保去拉,成本大,赚不到陈坤莫名其妙,除了妻子,自己哪有人陪着睡觉?想到少妇圆圆的眼睛和狡黠的笑容,陈坤恍然大悟:这少妇原来就是那香蕉崽崽依照姑姑的话,走到东山,钻进深深的岩洞里,看见有颗石乳珠嵌在石头上。他摘下石乳珠走出洞来,往家走去。走到个坡上,看见个牧羊的孩子倒在地上哭。孩子只手折断了,满身是血。香蕉崽崽走上去问他为什么哭。孩子说:"两头牛打架,我去赶开,被牛角触断了手。"条蛇啊!也只有它陪自己睡过。什么钱。”

新地拿起一块矿石看了看,脑海里电光石火一闪:“这种石头在我坡地边多的是!”里正惊问:“真的?”“真的,跟这一模一样!”

里正跟新地朝大乙岗走去,还没走近,里正就兴奋地说:“新地,你说得没错,那是座铜矿!”新地吃了一惊:“还没走近细看矿石,你怎么知道是铜矿?”里正说:“山坡上的红花告诉了我。那些花叫海州香薷,也就是铜草花。凡是长了铜草花的地方,地下必有铜矿。铜草花长得越茂盛,地下的铜矿就越多,越优质!这是铜矿老板告诉我的。”

走近后,更进一步证实了里正的判断。新地把父亲写的那几个字指给里正看,里正看后说:“三育好精明啊,把价格都给我定好了。行,我出一百两黄金把这座铜矿买下!”

新田知道这件事后,把肠子都悔青了,但有契约在,也无法反悔,只好继续寻找金砖。既然“对面黄金一百两”是指铜矿价格,那么寻找金砖仍有希望。父亲到底把金砖藏在什么地方了呢?直到年关,这个谜团才彻底解开。

那天,几个武人敲锣打鼓抬着一块写着“忠厚人家”的楠木匾额来到梁家,前面"灶王爷不必害怕!"地里突然冒出个人来,灶王爷仔细看,是个白胡子老头,拄着根拐杖。噢,原来是土地公公!走着一位骑马的老将。老将年近古稀,精神矍铄。梁家兄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齐出来迎接。武人介绍说,老将是广西关外军务帮办冯子材。冯子材上前打听梁三育,得知后者已经不在人世,忍不住老泪纵横。

原来,前年法军向派驻越南的清军发起大规模进攻,中法战争爆发。清军连连失利,只好败退回国。法军屡屡进犯,边疆危急,梁三育就把密藏了十几年的金砖献出来,交给退职提督冯子材,让他招兵买马办团练进行抗战。冯子材此次率部开赴战场途经六井村,就特意过来看看,感谢梁三育的爱国义举。

新地得知父亲的事迹后,也把卖铜矿所得的一百两黄金捐出来,招募兵勇,随老将冯子材一起开赴边疆,在镇南关和越南谅山等地大败法军。

值得一提的是,新田和石咀平时虽蝇营狗苟,一门心思只往钱眼儿里钻,可在国难当头,也毅然从军,英勇杀敌,这时,黄郎打了个响指,有个扎着冲天辫的童子便端出个托盘。黄郎道:"此血丹,需夫妇同时服用,且带黄婴去压床,必可喜得贵子。"说完,第天帮忙的人在那选定的风水宝地上砌好凉穴,等待出大殡。黄郎便抱过黄婴,用篓筐装了,再让钱掌柜把篓筐背在肩上。这是请黄婴去压床。钱掌柜正经道:"若事成,必当重谢!"便屁颠地背着黄婴往钱府赶。并在镇南关大捷中为国捐躯。

至今,那块楠木匾额仍在梁家祠堂里高高悬挂着,一百多年过去了,依旧光洁如新……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09.4A

标签:黄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