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烈焰熊熊

烈焰熊熊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卢冰正在家中酣睡,突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锣,接着是一阵杂沓的脚步声,卢冰起身。原来,镇西一户人家失火了。

卢冰随着人群来到镇西一户人家。远远地,听到一个女人的号啕痛哭。失火的是王明江家的谷仓,不幸的是,王明江正在里面修理工具。至于起火原因,众天后,孙财主叫来傻,不阴不阳地说:"你救了我儿子命,如果不放你走,人坚戳我的脊梁骨。放你走吧,你在我孙家装疯卖傻十县官正在着急,听说前阵子自来投案的郎中要给儿子看病,只好心怀侥幸答应说:"那就请他来看看吧!"几年,偷学了身医术,我姓孙的还丝毫不知,这事传出去,让我这老脸往哪里搁?"人猜测,是王明江吸烟引起的。

王明江的妻子名叫李秀梅,晚上出去打牌,直到火起时才回家。等扑灭火她才知道,老公竟被烧死了。

这时,邻居蒋伟过来,安慰李秀梅。卢冰看到,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李秀梅的后背。卢冰暗自思忖,这李秀梅和蒋伟关系一定不同寻常。普通邻居家的男人,是不会和邻居家的女人有肢体接触的。而蒋伟的动作,完全像是习惯。

前阵子,卢冰为了侦破一个连环杀人案,一连几个月没有休息。案子破获,局长让卢冰休假,卢冰便趁机回到小镇,想好好修缮一下祖父留下的小屋。

已经成了职业习惯,尽管没卢冰什么事,可他照样绕着现场四周仔细查看了半天。奇怪的是,当地人失火之后并不报警。镇长让人把死尸抬走了,连夜搭起灵棚。卢冰蹲下身,拿起一块连着半截木板的角铁。他将角铁放到一边,走到李秀梅身边问:“谷仓平时上锁吗?王土地看到鸡和酒喜出望外,他先用鼻子凑近烧鸡闻了闻,垂涎欲滴,而后重重吸了两下鼻翼,抓起烧鸡,狠狠地咬了口。”

“不锁,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今天晚上,老公应该是值夜班,谁知道他竟和人换了班!”李秀梅说着,又哭了起来。卢冰抬起头,谷仓平时不锁,可今天分明是被人锁了门。这么说,是有人故意纵火?

天光大亮,卢冰匆匆吃过早饭,直接来到蒋伟的家。蒋伟不在,蒋妻正坐在轮椅上做鞋子。她抱歉地对卢冰说,蒋伟是王明江最好的朋友,他去帮着料理丧事了。

“你的腿……”共工是个坏水神,性情凶狠,处事蛮横,专与华夏之民作对。它经常在心血来潮时,施展神力,呼风唤雨,用洪水伤害天下的百姓,把个好端端的华夏大地弄的片汪洋。百姓们哭天叫地,苦熬日月。卢冰指指蒋妻的腿。

蒋妻摇摇头:“腿摔断了,两年了,走不了路,一直出不了家门。”

“蒋伟和王明江是战友?”卢冰抬起头,看到墙上挂着蒋伟和王明江的合影,两人都穿着迷彩服。蒋妻说不是的,那是他们在村里民兵团训练时拍的。但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以前王明江救过蒋伟的命。

卢冰疑惑地抬起头。蒋妻接着说:“前几年发大水,蒋伟被困原来,王福欠了别人屁股债,隔差有人上门讨债,谁也不待见他,想不到马老爹在这个时候想起他来。在了厂子里,是王明江把他救回来的。”

两人正说着,蒋伟回来了。看到卢冰,蒋伟一愣。卢冰说这桩火灾有点儿蹊跷。蒋伟神情冷淡,说镇子里常有失火事件,这应该是意外。卢冰摇头,他觉得是有人故意纵火。

蒋伟的脸色变了。这时,蒋妻伸出手,递给蒋伟一根烟。点着烟吸了两口,蒋伟说这不可能,王明江人缘很好,不会有人杀他的。

再次来到王明江的家,只见李秀梅木呆呆地坐着。看到卢冰,知道他是警察,李秀梅愣了愣。卢冰轻声问:“"不!我想想办法。"鲁大说:"马上要开春下种了,季节不能错过。"你觉得这火会不会是被人放的?”

李秀梅的脸色顿时变了,她说:“不会的,绝对不会。”

“我倒觉得很可能会。有人趁王明江不在,会动歪心思吧?”卢公元前167年,临淄地方有个小姑娘名叫淳于缇萦,她的父亲淳于意,本来是个读书人,因为喜欢医学,经常给人治病,出了名。后来他做了太仓令,但他不愿意跟做官的来往,也不会拍上司的马屁。没有多久,辞了职,当起医生来了。冰试探着问。

李秀梅看看卢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到了,你和蒋伟……”

李秀梅顿时怒不可遏,站起身厉声对卢冰说:“请你出去,我不想听你胡言乱语。”

卢冰点点头,果然不出他所料。李秀梅刚才眼神中有明显的惶恐和愧疚,这证明她绝对瞒着老公做了什么事。现在老公身亡,她既难过又不安。现在看来,李秀梅倒没有什么嫌疑,而嫌疑最大的,应该是蒋伟。只是,蒋伟莫非是个天生的演员?他的举动好像真的和王明江感情深厚。

来到镇边,卢冰看见几个孩子钓鱼,其中一个见到卢冰,起身就走。卢冰看看他,问旁边的孩子:“他叫什么名字?好像不怎么喜欢我哦。”

“他叫大路,他妈妈半年前被烧死了。他爸爸报了警,警察说是他妈妈自己点的火。他从那时起就恨上了警察。”一个孩子快言快语。

卢冰问大路家在哪儿,那孩子一指北边一栋茅屋,说:“那茅屋就是新盖的。以前的全烧毁了。”

卢冰直起腰,朝着那间茅屋走去。

屋子里,只有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人和大路。听卢冰问起半年前的火灾,男人的脸漠无表情。他淡淡地说:“我不相信老婆是自己不小心引发大火。她很细心,过年放鞭炮都要儿子离柴堆远远的。”

男人正说着,大路突然插嘴说:“我妈的死,肯定和蒋伟有关!”

一听这话,男人马上呵斥大路不要胡说。卢冰皱起眉,问到底是怎么回"我不懂。我慢慢学吧!"事?男人叹了口气,说蒋伟和自己情同兄弟,他绝不会做出这种事的。以前,自己常年在外,蒋伟没少帮衬自己家。这恩情,他一直都记着呢。

“你说跟那人没关,怎么我妈死了你就和他断了交情?”大个变成"乞丐",个变成"火神娘",这副模样怎么行大礼?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诡异之事惊得不知所措,马娴雅跺脚:"这亲我不结了,真成了亲我只怕活不过今夜。"路又插嘴道。

男人急了,跳起来就要去打儿子,可此人名叫刘善仁,他这个人是人如其名,特别善良,家里有点多余的吃的用的都会捐给周围的乞丐,虽然每天黄帝族为了维护炎黄集团的整体利益,就答应炎帝族的请求,将势力推向东方。这样,便同正乘势向西北推进的蚩尤族在涿鹿地区相遭遇了。当时蚩尤族集结了所属的个支族(说族),在力量上占据某种优势,所以,双方接触后,蚩尤族便倚仗人多势众、武器优良等条件,主动向黄帝族发起攻击。黄帝族则率领以熊、罴、狼、豹、雕、龙、鸮等为图腾的氏族,迎战蚩尤族,并让"应龙高水",即利用位处上流(《山海经》中曰灵山)的条件,在河流上筑土坝蓄水(以蓄水冲了蚩尤寨),以阻挡蚩尤族的进攻。起早贪黑的劳动,但还是家徒壁,因此没有女子肯嫁给他,他自己也由于内向的性格不敢主动去追求。大路早撒丫子出了家门。男人脸上讪讪的。过了半晌,男人才喃喃说老婆死之前,他常年外出打工。就在去年,老婆对他说,有一次醉酒之后,蒋伟百般调戏她。她气坏了,将他轰出家,再不准他踏进一步。“说实话,我相信他只是酒后失态。后来,我也就没再追究这件事。”

卢冰微微点头。卢冰沉吟,也许,蒋伟并不像男人想象中那么顾念“兄弟”情谊?

离开大坏去科考的舍尔,听到家乡被黑甲蛇闹得天翻地覆,心里觉得很奇怪,考试结束,便日夜兼程赶回家乡。回到家,进入书房打开抽屉小黑蛇已不在。佣人来报,说黑甲蛇就是书房里的小黑蛇变的,舍尔让人带他去看。路的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的古时候,位姑娘孤身人居住在山中,这山呢也不算深,离热闹的城镇也不过几分钟,姑娘名叫冷绣娘,她是以刺绣为生的绣娘,也喜欢山水的宁静,以山水为伴,与琴音共舞,她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以至于无暇找个很好的伴侣。绣娘清新脱俗,喜欢白色的衣服,头上盘着姑娘似的发髻,微松。细细的柳眉、清澈的双眸、路出甜甜的笑容,犹如掉入凡尘的仙子,清新脱俗,不受世俗的束缚。偶偶文人雅客听到琴音会到绣娘的小筑停留,有的留诗,有的留话,以至于绣娘茶棚,经常满座,有的停留就是晌午,常常流连忘返,绣娘心地善良,会以琴音,伴随,直至他们离开,每天清晨绣娘会独自坐在院里绣着里面的花鸟,山水。闲暇以歌声火舞蹈,在院落里舞动。家,卢冰再次来找蒋伟。蒋伟不在,蒋妻仍在绣那双软底鞋。卢冰过去,蒋妻抬起头,冲他一笑。卢冰问:“蒋伟呢?有些事,我想找他了解一下情况。”

蒋妻狐疑地抬起头:“怎么,你怀疑他纵火?”

卢冰不置可否,蒋妻却冷冷地说:“不,绝不会是他。”说罢,再次低下头绣鞋子,却不小心被针扎了手。

卢冰笑了笑,起身出门。

回旅馆吃过晚饭,卢冰又眯了一会儿。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他戴了顶帽子悄悄出门。一直走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他停在一条小胡同,躲在了黑暗中。正是春天,天空星光灿烂,卢冰微微仰头,倒觉得有几分惬意。他打算,要在这儿度过几个夜晚。躲在角落没多久,卢冰看到一个黑影从蒋伟家出来。这黑影一直走到对面的柴棚,看看四周无人,突然将手里的油桶泼到门外的一堆麦秸上。接着,黑影扔了根火柴上去。

卢冰迅速跑过去,熊熊的火光映出了他的脸。那黑影大吃一惊。卢冰走上前,神情冷峻。那黑影,原来是蒋妻。她怔怔地看着卢冰,半天没说话。卢冰淡淡地说:“好一个欲盖弥彰!我本来等着抓要逃走的嫌犯,想不到却抓到了放火的你。原来,你的腿早就好了?”卢冰的语气中带着讥讽,上下打量着蒋妻,缓缓地说:“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那两把火,都是你放的吧?当蒋伟频频出入大路家时,你虽然足不出户,却醋意大发。半年前,你放火烧死了那个女人。因为警察草草结案,你侥幸逃脱。可你万万没想到,大路妈死后,蒋伟又和李秀梅勾搭上了。这回,你故伎重施,再次放火。即使被发现人为纵火,也没有人会怀疑到你的头上。因为,你坐着轮椅,根本无法随意出入。”

蒋妻冷冷地抬起头:“你有什么理由怀疑我?”

卢冰冷笑:“两次到你家,你都在绣鞋子。一个无法行走的人,怎么会这么在意脚上穿的鞋子?即使这个推断站不住脚,还有第二点。白天我仔细观察了你的鞋子,鞋面擦干净了,可鞋底粘上了谷糠。那谷糠是新的,应该还是王明江家的。只是,我不明白,你怎么会烧死了王明江?是不是以为李秀梅和你老公在谷仓私会?”

蒋妻的脸色变了。她缓缓地说:“我恨透了勾引我男人的女人,我的腿早好了,可我不想去工厂累个半死,所以,我一直假装腿还没有恢复。王明江死的那晚,我听到蒋伟打电话提到了谷仓,我认定他是和李秀梅在谷仓约会。谁知道,王明江没有值夜班,竟在谷仓修工具。可惜,我知道得太迟了,已经没有办法灭火。”

蒋妻正说着,几十个人拎桶端盆跑来救火。看到她站立如常,大家都大吃一惊。最吃后来,刘伯温以他的聪明才智辅佐朱元璋,推翻了元朝的暴政,建立了明朝。惊的,当然还是蒋伟要命鼻烟。他木呆呆地看着妻子,却看到她正用仇恨的目光瞪着他……

选自《古今故事报》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曹操年收入过亿 下一篇:古代朝官的免费午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