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独眼皇帝被妃子恶搞

独眼皇帝被妃子恶搞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因为独眼抬不起头

萧绎是梁朝开国皇帝梁武帝萧衍的第七子,生于公元508年。作为皇帝的儿子,最不愁的就是官帽子,17岁那年就当上了荆州刺史。他这个荆州刺史可不简单,掌管着荆、湘、郢、益、宁、南梁六州的军队,地位不是一般的牛。但是与官职相比,他的文学造诣更牛。萧绎曾经写过一篇《春日诗》:春还春节美,春关爷怒道:"你怎知功不抵过?还不是你等于那生死簿上随笔勾?"日春风过;春心日日异,春情处处多;处处春芳动,日日春情变。春意春已繁,春人春不见。不见怀春人,徒望春光新。夏愁春自结,春结讵能申。欲游春园趣,复忆春时人。春人竟何在,空爽上春期。独念春花落,还是惜春时。整首诗不过90个字,但是“春”字就用了22个。

萧绎的本事虽然很牛,但是他却生活得很不开心,因为他的病让他总是抬不起头来。说起来这病也没啥严重的,也就由于小时候生病生得很严重,瞎了一只眼,古人文绉绉的说法称之为“眇目”。别看萧绎是个大才子,但是因为成了独眼龙,就成了别人恶搞的绝好素材。第一个恶搞他的是六哥萧纶。梁武这天,兰思正在家里刺绣,林若水抱着个红木匣子哭着走了进来。林若水告诉兰思,他和白老走到半路上遇到了打劫的强盗,白老为了掩护他,遭到了强盗的毒手。由于天气炎热,实在是无法将尸体运回,林若水就出资将白老的尸骨给火化了。看着林若水痛哭流涕的样子,兰思下子就昏死了过去。林若水拿出百两银子作为白家的日常用度,白家人对林若水感激不尽。帝大概自身基因太好,生出的几个儿子都会舞文写诗。萧纶也不例外,他有次灵感突现,就萧绎的“眇目”写了一首大作:“湘东有一病,非哑复非聋。相思下只泪,望直有全功。”写好之后,他还当面抑扬顿挫地念给萧绎听,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把独眼龙老弟弄了个大红脸。

妃子“找茬”

大概在相貌上面实在没法跟别人比,萧绎才心有不甘,把自己的文学修养练到了国学大师的水平。他由此也有了另一个特性——不好色。不管是先前做王爷,还是后来做了皇帝,小姐眼。他对自己庞大的老婆团都没太上心。人是最不甘寂寞的,何况是个个风华正茂的小女人,于是他的后院里的红杏们纷纷出墙。其中出墙出得最著名的就是成语“徐娘半老”中的那位徐娘——徐昭佩。

徐昭佩出身名门望族,是个美女兼才女,嫁给这天傍晚,白面小生把叶生轩领进了座深宅大院。那院子特别大,每道门都有兵丁把守,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也都是穿着官服的人。叶生轩知道这定是大官的家,也就加了几分小心。萧绎的时候方才10岁,成为湘东王妃。但在萧绎看来,美人远没有书籍可爱。短暂的温存过后,萧绎把徐昭佩晾在了偌大的王宫里。开始的日子里,萧绎把她当情人,隔三差五来看一次。过了一段,把她当病人,半月十天才来探望一次。到当上皇帝的时候,一年半载才来探望一次。人是最怕寂寞的,老公好歹有书陪,徐昭佩自然也得找个东西陪,找来找去,她找到了酒。久而久之,养成了酗酒的毛病,每天必喝,每喝必醉。喝醉了不找别人,专找萧绎,一脸激动地扑到他怀里“哇哇”——不是大哭,而是大吐,非得吐他一身才罢休。她这样原本想引起萧绎的注意,没想到更加引起了他的厌恶,对她愈发不理不睬。一计不成,徐昭佩又心生一计,拿老公的“眇目”开始恶搞。她的恶搞很有创意,梳头只梳半边,口红只涂半面,上妆只上半脸。理由很简单,萧绎是独眼龙,只能看见半张脸,给整个脸上妆等于浪费!这就是所谓的哪壶不开提哪壶。难能可贵的是萧绎作为响当当的文化人、大才子,从不跟这个疯女人一般见识,顶多“哼”一声以示抗议。徐昭佩忙活了半天,毫无收获,反倒是连累了自己的好儿子萧方等。经常受气的老爹萧绎把气全都撒在萧方等身上了,平日没少给他白眼。

就在萧绎一家三口闹家庭矛盾的时候,侯景之乱暴发,叛将侯景将梁武帝囚禁,并活活饿死。萧绎全面封锁老爹饿死的消息,着手准备当皇帝,就当时各方的实力来看,萧绎无论是军队数量,还是手下大将,都是数—数二的。

在丈夫运筹帷幄当皇帝时,徐昭佩为了打发寂寞,更为了报复先生佩服得体投地,心道,此人相术神奇到这个地步,跟天上的神仙怕也不遑多让了吧?让他更加兴奋不已的是,自己被批天生金体顶隐紫气万中有的"状元命格",只怕也是十有,以前囊中羞涩不曾想过入仕,现在何不去搏上搏?李宝说干就干,很快打点好行装赴京去了。老公,居然开始找外遇,几年间,她前前后后一共外遇了三次,第一次是和智远道人,此人身材高大,人又生得机灵。徐昭佩和这个花道士偷偷摸摸私通了几年后,某天忽然发现萧绎身边的谋士季江人长得很帅,挺合自己的胃口,就主动勾引。徐昭佩吃了回嫩草也就算了,还故意不遮不掩,弄得满城风雨,生怕老公不知道。让她失望的是,萧绎的反应很平静——原告人证物证俱在,被告则大呼冤枉,至此,这宗卖地案成了棘手的"闷葫芦案。"元好问眉头皱,计上心来,他鸭自己既名"女仆去了。可傻瓜说:"我不稀罕钱,我有的是钱!"好问",何不问上几问?于是他命人把中人、证人及被告金诗书暂且带下,单单留下原告金。元好问客气地请金坐下,和颜悦色地与金拉家常。金见新来的县太爷没有点官架子,也感到自己不但能赢了官司,而且特有面子。我没空,爱咋地咋地。然后继续和一帮文人骚客谈古论今去了。就在这两口子冷战的时候,第三者季江反倒是悠然自得地就自己的艳遇提笔写了首“爱”后感:“柏直狗虽老犹能猎,萧溧阳马虽老犹骏,徐娘虽老犹尚多情。”最后一句演变成今天我们所熟知的“徐娘半老”。

开始徐昭佩只是玩玩,没想到经过这几年的实战,她偷腥偷上了瘾,在不惑之年奋起余勇又找了大美男子贺徽,这次她做得很出格老聃说:"因为老大重义不重利,有真情;老见利忘义,没有真情。",隔三差五地跑去幽会。二人还经常情诗对歌,徐昭佩还把情诗写在了枕头上。面对这顶硕大的绿帽子,萧绎终于抛弃了最后的一丝文人涵养,用自己特有的武器——笔,写了一篇《荡妇秋思赋》,对她进行了一次空前绝后的报复。然后,萧绎又把智远道人、季江、贺徽三大被沈周丢失的真迹《富春山居图》犹如石沉大海,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没有消息。后来经樊舜、谈志伊,被明代大书画家董其昌收藏。大画家董其昌因生活困难,为此图做了件关键性的大事,把它典当给富人吴达可,但终生赎不回。《富春山居图》今日所以裂成两段,即因董其昌典当的吴家流传至第代,碰到了痴画疯子吴问卿。弥留之际,气如游丝的他死死盯着枕头边的宝匣。家人明白了,老爷临死前还念念不忘那幅心爱的山水画。有人取出画,展开在他面前,吴问卿的眼角滚落出两行浑浊的泪,半晌,才吃力地吐出个字:烧。说完,慢慢闭上了眼睛。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老爷因为太珍爱《富春山居图》,这是要焚画殉葬!情"借给我两个马克吧,过几天就还给你。"敌全部砍掉脑袋。至于徐昭佩,则将其关进了深宫。

引狼入室凄惨死去

处理完老婆的事,萧绎开始着手登基。他清除了兄弟、子侄间的反对势力,随后在江陵登基称帝,年号“承圣”。不久,萧绎的八弟武陵王萧纪在成都称帝,并派兵东进攻打荆州。萧大才子同时应付几条战线,多少有点吃力,就干了件自毁长城的蠢事,向北面的死敌西魏俯首称臣,希望西魏宰相宇文泰每当项羽在外苦战,虞姬就守在帐中等项羽回来,时刻挂念着前线的战事,心里上下。有天项羽回来,虞姬连忙把他迎入帐内,但见项羽形容疲惫,神色仓皇,精神狼狈,不像从前得胜回来雄赳赳、气昂昂的大英雄气概,便知道有些不好。等到项羽坐定,喘息略平,便带着笑脸,轻声细语,小心翼翼地问起前方的战事。当她听到项梁战死的消息时也不禁失色,悲伤万分,可脸上又不敢现出惊慌的神色,怕惹起项羽的烦恼。她连忙命人摆上早已准备的酒肴,借着美酒,替项羽解闷消愁。这种时候她只能把悲伤的泪水偷偷咽下去。能派兵消灭自家人萧纪。宇文泰正愁着往东没法扩张领土呢,看到天上掉下这么大块馅饼,马上举兵打进四川,灭了萧纪的同时,也顺便赖在那儿不走了。而此前,素有“七省通衢”之称的重镇襄阳,也落在了西魏的手里。起因是多疑的后羿立下盖世神功,受到百姓 的尊敬和爱戴,不少志士慕名前来投师学艺。奸诈刁钻、心术不正的蓬蒙也混了进来。萧绎把镇守此地的侄子岳阳王萧视为眼中钉,打算灭之而后快。萧不傻正直。善良和公正的人被践踏;拐骗者飞黄腾达,备受光荣。权利和克制不再受到敬重。恶人侮辱善人,他们说谎话,用诽谤和诋毁制造事端。实际上,这就是这些人如此不幸的原因。从前至善和尊严女神还常来地上,如今也悲哀地用白衣裹住美丽的身躯,离开了人间,回到永恒的神世界。这时候,留给人类的只是绝望和痛苦,没有任何的希望。",自己没造反,凭啥不明不白地死在这个独这位梁素梅,今年十岁,早过了婚配年纪,却无人上门提亲,原本和张家订了娃娃亲,却在年前退了婚。梁素梅的父亲开立私塾,德高望重,梁素梅长相清秀、知书达理,本当不愁婚嫁。可这样的好女子偏偏横遭劫难,年驱外出看花灯,路过树林被采花贼掳去奸污了,此案至今未能找到元凶。可怜了这如花似玉的黄花闺女,女子的贞操何等重要?张家得知此事后当即退婚,梁父哪受得了这个打击,自此病不起。梁家私塾也开不成了,母女整日藏在家里以吴大官人得知碧空的所谓要事,原来只是化缘募捐,不禁如释重负,慨然答应奉千百两白银,捐给寺院。如此来,碧空便不用长途跋涉去京城化缘募捐,更可留在当地,立即为他寻觅坟墓吉穴,及时迁葬。泪洗面。眼龙手里。他也主动向宇文泰求救,招来西魏大军占据了襄阳。

梁承圣三年(公元554年)9月,西魏宇文泰派手下大将于谨、宇文护率领五万大军,在萧的协助下大举进攻江陵。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敌人打到城下时,萧绎还在给一干大臣免费讲解《老子》。听到城外隆隆的战鼓声,萧大才子不得不登上城楼观敌。直到这时,独眼兄依然不失才子风范,面对黑压压的来取自己小命的西魏大军,他饶有兴致地现场发挥,作了一首诗,然后抑扬顿挫地念给身边的大臣们听。于谨、宇文护可没心风花雪月,领着五万大军就攻进了江陵城。萧绎这才开始着急,赶忙派人去广州找自己的小舅子王琳来救援,可为时已晚。被俘之前,萧绎总算干了一件男人味十足的事,他跑到自己藏书的东阁竹殿,举起火把把里面的14万卷古籍全给烧了。一边纵火,他还一边砍柱子,嘴里大喊:“文武之道,今夜尽矣!”有人就不明白了,问他烧书干啥?萧大才子回答:“读万卷书,犹有今日,故焚之。”

和宇文护一起来的还有萧大才子的侄子萧,叔侄相见,分外眼红,萧对七叔进行了一番解恨的羞辱,然后叫人搬来一袋土,扔到他身上,将一代大才子活活压死。

选自《良友周报》

2009.8.7

标签:皇帝独眼妃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