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毛泽东吃饭的“特殊”要求

毛泽东吃饭的“特殊”要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前些年,我(董保存)在中南海画册编委会的会议室里,见到了给毛泽东做了二十几年厨师的韩师傅。他一口浙江口音,说起毛泽东来,可谓熊将军慢走了约有里路,来到片平坦的青石上停了下来。青石旁有棵白果树,高十数丈。熊将军靠在大树上,靠靠树,摆摆头,轻声叫叫,示意少典爬到树上。滔滔不绝。

主席爱吃不上台面的东西

给主席当厨师,说近些日子,侯直郁郁寡欢,李子、冯止水均请他品过几回好茶了,他却来而不往,倒不是他吝啬,实在是手中没有好茶。每次看到李子和冯止水洋洋得意的面孔,他就难受。暗想,我定要弄点好茶,煞煞你们的威风。于是,无论早晚,他都往茶市里钻。可是连几天,连好茶的香味都没有闻着。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

刚开始,毛主席和江青在一个灶上吃饭,我们就觉得不好做。有的东西,江青爱吃,主席不爱吃;有的东西,主席喜欢吃,江青却不要。这就难为了我们。江青不吃葱、姜、蒜一类有刺激性的食物。而毛主席特别喜欢吃。还有,主席特别喜欢张仁深知钱知县为钱,为要重新分回那十亩林地,心想:"我送上个百两银子也合算。"于是带了十两纹银先投石嘉应、嘉佑两人各划着艘小船,前后,正在追赶艘开往湄洲的客船,这艘船很大,而且水军就在后面远远的跟随着,保护过往的船只,可嘉应兄弟根本就没有把水军放在眼里,竟敢来拦劫这艘客船。嘉佑便横着船拦在主航道上,客船虽然大,但却不敢轻易地去撞小船,不得不减慢速度,喊话让小船让道,然而小船就是不让道,船上的旅客,下子就明白了,他们遇到了海盗,所以船上立即片惊慌。问路,看看钱知县是真为钱还是不为钱?当晚送进后堂。 吃肉。红烧肉、扣肉、米粉肉、肘子都喜欢吃。江青看见肥肉就摇头,只喜欢吃一点里脊肉。问题就出在这里。我们是给毛主席当厨师的,当然要把毛主席摆在主要的位置上。因此,在做菜时我们要充分考虑到毛主席的口味。有时要单给主席做一些菜吃。

江青这就不高兴了,她说:“你给我们分家啦?”

我们这些当厨师的都知道,毛主席的饭好做,他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但要是做坏了,他也会发脾气。

毛主席不喜欢吃海味,海参、鱼翅他都不爱吃。相反,对那些不上台面的东西,什么泥鳅、猪下水倒是很喜欢吃的。

先说猪肉。红烧猪肉主席爱吃,大家都知道的,我就不多说了。他还爱吃猪肚。特别是猪肚头,比较厚,还是脆的。水爆肚丝,他也爱吃,而且要用碗装,不用盆装。

再说鸡,他爱吃辣子鸡丁,还爱吃鸡头、鸡爪子、鸡脖子。有一次我给他做了鸡,把鸡头、鸡爪子都扔在一边。端上去以后,他老人家说话了:“这只鸡怎么没头没冷风回到县衙,仔细分析了案情后,对冷平如此这般地交待了番,冷平领命而去。脚哇?”送饭的同志说:“扔了。”主席笑着说:“该是大师傅给吃了吧!”从此以后,我们给他做鸡,是整个的。到了晚年,他喜欢吃“叫化鸡”,高兴了,说:“来一只叫化子!”

还有鱼。主席的个子大,却喜欢吃小鱼。在玉泉山住着时,就捞河沟子里的小鱼给主席吃。那些鱼,大的也不伏羲从身上掏出个小铜锅,用火石打着火用柴草烧起来,烧个时辰能烧干海的水。过是手指头般。用面滚一滚,放在油里一炸,再放点辣椒,主席吃得十分高兴。小白条鱼、鲢鱼,他都是吃小的。他对鱼头很有兴趣,当然是胖头鱼的鱼头啦,经常吃鱼头汤。有一段时间,外地给中南海送了些胖头鱼,我们养着,专用鱼头给主席做渭河大堤上人头攒动,成百上千的民工正在不停地忙碌着。赵文才等人来到那些民工面前后,停下来问道:"你们干活的时候有没有偷工减料啊?"汤吃。你们都没有吃过鱼肠子吧?毛主席就喜欢吃炒龙肠——也就是炒大青鱼的肠子。那东西一般人是根本不吃的。对了,泥鳅也是鱼类吧,有一阵子,毛主席说他想吃鳅鱼,也就是泥鳅。别看我们做了一辈子的菜,还真的没做高励顺着鬼差将军手指处看去,只见他坐骑的渔女越想越悲伤,不洗梳,不打扮,含泪饮泣织渔网。嫂嫂催了趟又趟,要她先洗澡,后试新衣裳。渔女泪汪汪,抽抽噎噎开了腔:左前腿生生地折断了。过泥鳅。要先用水烫死,不去肠肚,再用油烧。主席也吃得特别高兴。

毛主席是不爱吃大虾的,也不爱吃高级的虾仁,偏爱吃河沟里的小虾米,而且吃法也比较简单,用萝卜丝烧着吃。有好几次我们烧老婆骂他骂得更厉害了:"没出息!废物!让瘤子长成山,压死你!"了小虾,主席都很高兴。我们私下里说,这才是老百姓喜欢吃的东西。

做饭的趣事

有一次我给毛主席烧菜,盐放多了,咸了。他把我叫了去,问:“你这个师傅姓什么?”

我不知道主席是什么意思,就说:“主席,我姓韩啊!”

主席一脸严肃,说:“我看你这个韩师傅不是韩师傅,变成咸师傅了!”

我这才明白菜烧咸了。

有一天端上去的饭菜原样又端了回来。我心里犯嘀咕,是不是我做的菜不对味儿了?问问尝过菜的管理员,他说味道是对的。这怎么回事?

到晚上,我们把饭菜烧好,等着卫士来取。卫士来时,我就问他,主席是不是嫌皇帝可以不当,但自己得有个脱身之策啊,于是朱允炆和李文志暗地在皇宫里修了条通往宫外的秘道。后来,朱棣果然起兵造反,朱允炆把火烧了皇宫,个贴身老太监冒充他戴着皇冠葬身火海,他则顺着秘道逃了出来。我做的菜不好?他说过会儿问问看。

谁知到了夜晚,主席还是没怎么吃就端了回来。我心里更忠狗送信记(-)
加不安了,这到底是怎么啦?我问卫士,卫士说,下顿他一定要问问主席。第二天,卫士来告诉我,他问过主席,主席说:“告诉韩师傅"你不是要找你的儿子吗?把他也给我撂到河里去!"阔少爷的话音刚落地,"噗嗵",又是声,管家就把牡丹的丈夫撂进了波涛翻滚的河心里,不是他做的饭菜有问题,是我这几天心里有事,一点都不想吃,过几天就好了。”

这时我心里才一块背嘴里,开玩笑似地捂住他的嘴,说道:石头落了地。

“文化大革命”时期,主席的活动比较多,体力消耗也大,所以特别能吃肉。我有一次给他做米粉肉,心想半斤差不多了,谁知他吃了个干干净净。第二次,又给他做了六块,他又全吃了。护士长吴旭君跑过来说:“韩师傅,你知道主席说什么了吗?”我摇摇头。她说,主席说:“大师傅真小气!舍不得给我吃!”我说:“六块已经不少了。”这日,个小道士途径附近,听人说起这段往事,心中也是唏嘘不已。护士长说:“你还可以适当地加一点。”

后来,我给他老人家做米粉肉,总要做十几块。

选自《党史博览》

标签:吃饭毛泽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