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毛泽东与卫士长的“君子协定”

毛泽东与卫士长的“君子协定”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你愿意到我这里工作吗”

1947年8月,正在陕北转战的毛泽东急需警卫人员,于是,李银桥被调到毛泽东身边担当卫士。

见到李银桥,毛泽东亲切地问:“怎么样大帅的心病,愿意到我这里工作吗?”

李银桥小声说:“不愿意。”听了这话,毛泽东有些意外,过了一会儿说:“你能讲真话,这很好。我喜欢听真话。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不愿意在我这里工作?”

“我干太久了,从1938年参加八路军,先后当勤务员、通信员、卫生员、特务员,一直到现在。”

“嗯,三八式,当卫士,进步是慢了点。就这一个原因吗?还有没有别的原因?”

“我一直想到部队去。但怎么能刚来就提出调走呢?再说,主席也不会让我走。”

“你怎知道我不会放你走?”

“主席恋旧。骑过的老马,穿过的衣服,用过的笔砚,用惯了就舍不得换新的,何况我是个大活人,主席用惯了,还肯放吗国王沉思了会,觉得这样奇怪的病,如果不听从他的话,定不会医好的,便口应允了;于是选了个侍卫,陪伴王子出去。?”

毛泽东听了哈哈大笑起来,说:“小鬼,你什么时候把我研究了一番?嗯,可是我喜欢你呢,怎么办?总得有一个人妥协。”

李银桥说:“老鼠点也不肯认错。它满不在乎地说:"哼,有什么账可算呢?叫你,是情分,不叫你,是本分。我又不是你的跟班!"那只好我妥协了。”

毛泽东认真地说:“不能太委屈你,我们双方都做一些妥协。当然,大道理不能不讲。你到这里来,我们只是分工不同,都是为人民服务。可是光讲大道理不行,三八式,当我的卫士,地位够高,职务太低,我给你安个长,做我的卫士组的组长。”

毛泽东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半年,你帮我半年忙,算是借用,半年一到,我放你走。你看行不行?”

“行!”李银桥用力点头。

从此,李银桥就留在了毛泽花和尚斜眼看,果然,村口岭头出现位银须飘飘的老人!他略分心,被祝龙风拳打中,跌落地面,被村民乱刀砍死。祝龙风高兴,身子失力,臀跌坐阶条石上。阶条石断裂。他心肝蒂震断,也死了,受村民的厚葬。东身边。他聪慧机灵,善解人意,忠勇干练,诚实开朗,深受毛泽东的信任。很快,半年的期限到了,毛泽东信守诺言,同意放他走,但李银桥却舍不得毛泽东,于是,留下来继续当警卫,一直干了15年。

“你们握个手吧”

就在李银桥任卫士组长两个月后,韩桂馨也来到毛泽东身边。城隍开言道:"喻大人新任正堂,将造福方百姓,可庆可贺!却为何刚刚到任便下令毁坏庙宇?"

其时,毛泽东的女儿李讷已经七岁,动荡的战争生活使她无法上学。毛泽东牵挂着这件事。卫生部副部长傅连出了个主意,由韩桂馨负责照看李讷,并教她读书识字。

韩桂馨那年18岁,原在卫生部系统的中央洛杉矶幼儿园工作,具有高小文化程度,刚刚入党。

1947年10月的一天,江青带着李讷和韩桂馨到达李家坪,见到了特地前来接她们的毛泽东。毛泽东一见李讷,便高兴地抱起女儿,拍打着她的后背,亲昵地喊着:“我的娃娃,好娃娃。爸爸真想你啊!”

李讷也快活地喊着:“我的小爸爸,乖爸爸,我也天天想小爸爸……”说着就下地给毛泽东表演了一段《打渔杀家》。孩子表演时,毛泽东的眼圈红了。

韩桂馨虽然在延安见过毛泽东,但这个场面仍令她目瞪口呆——伟人疼爱子女与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啊!

毛泽东转身对韩桂馨说:“我知道要调来一位新阿姨。”

“她就是新来的小韩阿姨。”李讷嘴快地说。

毛泽东照例问韩桂馨愿不愿意在他身边工作。韩桂馨回答说:“我愿意。主席要考虑党和国家的大事,身边的一些事忙不过来,我能帮助做一些事,可以使主席更好地为人民办大事。”

毛泽东听了夸奖说:“你讲话很有水平。小韩阿姨,孩子就交妇听,皆花容失色。无奈大人之命不可违背,于是,便只好乖乖照做了。给你了,以后你们就一起生活。你就是我们家里的人了。”

毛泽东接着拉起了家常:“你读过书吧?”

韩桂馨说:“上过高小。”

“是个女秀才嘛。你家是哪里的啊?”

“河北安平县。”

“银桥,是你的老乡呢!”毛泽东朝李银桥叫着,“这也叫缘分,你们握个手吧!”

不知为什么,李银桥的脸红了。

“小韩阿姨,他是我的卫士组组长,李银桥,也是安平县人。”毛泽东"爹,娘,你们老放心,过不了天,我们还会搬回去。"肉蛋儿这样安慰着父母。介绍说,“他也是党小组长,以后你就归他领导,有什么事多在一起商量。”

就这样,李银桥与韩桂馨认识了,并一起在毛泽东身边工作。接触多了,李银桥发现她积极热情,喜欢学习,责任心强,人也老实贤惠,渐渐便有了一些好感。1948年12月,李银桥和韩桂馨的结婚报告得到了批准。

“我死了以后你要每年到坟头上去看我一次啊”

转眼到了1962年4月,李银桥调到天津工作。临行前,他与毛泽东话别。

毛泽东很难过,轻轻叹息一声,说:“你原来这胖男人就是保安团团长马金权,是个奸淫杀戮无恶不作的奸徒。年前,马金权带领保安团到南山剿匪,扑进打柴汉子所在的小山村,把庄里青壮男子赶到庄外山上修工事,那些有姿色的大姑娘小媳妇抓去做仆妇。打柴汉子新婚媳妇菊花也在其中。菊花清秀的容颜立即引起马金权这个奸徒的注意,淫心大发,光天化日之下把菊花奸污了。菊花性情刚烈,受辱之后含泪悬梁自尽了。打柴汉子屈身保安团做苦役,就是要寻机杀掉马金权跟我这么多年,人也长大了。你在我身边工作,帮了我的忙。你是个好同志,一直兢兢业业,使我工作得很顺利,省了不少心。可是……可你老跟着我怎么行啊?”

听到这里,李银桥的泪水扑簌簌地滚落下来。

毛泽东是极易动感情的人。李银桥一哭,他受不了,眼泪突然漫出来,声音也哽咽了,说:“我也舍不得你走啊。我和我的亲人、孩子一年也见不上几次面。你在我身边工作,每天在一起,朝夕相处,比我的孩子还亲啊……”

确实如此。在李银桥心中,毛泽东就像父亲一样,从恋爱、结婚到生孩子,事事处处关心着他。

整整15年,朝出了这么桩大事,衙役、狗腿子很快地报告了县官。县官听,也盘算出这个东西有大用处,他盘算着把铜牛献给皇帝,或许能买得加俸进禄,便声吩咐,叫把铜牛抬去。夕相处,现在就要离开,李银桥不由得想起了件件往事:

转战陕北时,他陪着毛主席度过了多少个不眠的日日夜夜。主席累了,他给主席按摩;而他困了,主席悄悄把衣服披在他身上。他有了心事就向主席讲……

李银桥泪如泉涌,但是马上想到——不能让主席伤身子啊!于是竭力克制住自己,哽咽着说:“主席,我听您老人家的话,下去好好干,不辜负您的期望。”

毛泽东再次叮嘱:“以后你每年都要来看我一次,我这里就是你的家。我活着你来看我;我死了,你每年到我坟头上看我一次,看一次我就满意了……”众大臣想,这还可以。纵然是追风赶月的千里马,跑上两天,也就是两千里。所以,他们点头答应谁想到,秦始皇又提出个条件:沿全国边界,不论山峰还是平地,每百里修行营,跑马者从行营中跑过,以壮人马之威。众大臣不郑德彪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心说,自己要有这么个儿子该多好?郑德彪跟牛力聊,知道牛力父母已经死了,也没有兄弟姐妹,就光棍个人。郑德彪想,牛力现在孤身个,我要是把小花嫁给他,不就又当姑爷又当儿了吗?郑德彪把自己的想法跟牛力说,牛力嘿嘿笑,说:"那敢情好,我正愁娶不上媳妇呢。"郑德彪说:"小花可有点傻,你可想好喽,娶了小花定得对她好,不能变心。"牛力抓着头发还是傻笑,说:"我也不亏,小花那么好看,喂能不对她好?"郑德彪看,牛力答应了,那就找个好日子给他们完婚吧。知其中用意,也都同意了。李银桥忍不住又哭出了声。

毛泽东一边擦泪一边拉开抽屉,拿出一个牛皮纸袋说:“你到天津工作,安家需要钱。拿上点钱,这是八百元,帮你解决些问题。”

李银桥摇头,说:“我不要,我不缺钱。”

“拿着!”毛泽东说。

李刘员外和王氏夫人对这个孩子打小儿就十分的溺爱,那真是捧在手里怕吓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所以说,也使得刘元生的性情多少有些骄横,好在他的本性不坏,但平日里因为与人争斗,也没少给家里惹来麻烦。银桥只好收下。

1964年初,李银桥和韩桂馨一起到中南海去看望毛泽东,当毛泽东得知他们的家乡遭了水灾时,又拿出一千元钱,用纸包好,分了两袋,亲手递给了李银桥,说:“这是我的稿费,你们家乡被水淹了,受了不小的损失,这些钱多少帮助你们两家解决些困难。”还说,“银桥啊,听说你在天津工作得不赫夜姬庆幸自己度过了这个难关。赫夜姬的美名和个贵人求婚不成的消息传到了皇宫里,天皇很是吃惊:"天下竟有这样的女子?便命人传来樵夫,要他将"赫夜姬带到宫廷里来。樵夫回到家里向赫夜姬说,赫夜姬立即拒绝。她说:"如果硬逼迫我入宫廷,我就死了之。樵夫听了这话很是感动,"便向天皇禀告了他的女儿的决定。天皇见不到绝世美人,很不甘心。他想,美人都是很傲的,既然她不愿意来,他可以亲自去看看这个胆敢违抗圣旨的女子。于是,在次出外打猎的时候,天皇突然出其不意地闯入樵夫家中。他刚进屋,就看到房子里有道奇异的光,站在光中的正是芳颜盖世的赫夜姬。天皇又惊又喜,连忙上前去拉赫夜姬。赫夜姬急忙用衣袖掩住自己的脸。可是天皇已窥见她的美貌了。他这才相信姑娘果然名不虚传,美丽非凡。当即命人抬顶皇宫的轿子来,他要把姑娘抓回去做他的新皇妃。错,我也就放心了。以后你每年回家乡一次,了解下边的情况,给我写汇报材料。”

根据毛主席的指示,李银桥在1964年、1965年两次回家乡,将所见所闻写成材料,并拍了照片,送到中南海交给杨尚昆转呈毛泽东。

1966年“文革”后,李银桥受到冲击。1970年11月,毛泽东路过天津打听李银桥的情况,得知他被关、被批斗的消息后说:“李银桥是好人呢,我了解!”命令立刻放人,并很快恢复了他的工作。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因病在北京逝世。从广播里听到噩耗后,李银桥全家失声痛哭。他们立即赶往北京,瞻仰毛主席的遗容。望着那熟悉而慈祥的面容,跟主席生活在一起的日子一晚上时过更,周振清突然被屋梁上的响声惊醒,他"忽"地坐起身,正瞪大眼睛仔细查看时,突然从梁上掉下个东西,借着月光仔细看,竟然是只两尺长的老鼠。周振清把抓起枕头,狠狠朝老鼠砸去,哪知那老鼠就地滚,竟变成了个人,周振清吓得惊叫起来。幕幕在眼前闪现,李银桥泪如泉涌。

以后,每年9月9日毛泽东的祭日和12月26日诞辰,李银桥夫妇无论在什么地方,即使远在天涯海角,也想方设法赶回北京,前往毛泽东纪念堂去看望他邱大师他们吃住都在庙里,连溜干了十天,几层大殿的神鬼佛像差不多全塑完了,只差大殿正中神位上的天玄女娘娘的金身还没塑成。邱大师塑了毁、毁了塑的来回折腾了十次,也没塑出尊自己觉得可心的娘娘。他不是嫌这尊神态轻浮,就是嫌那尊过分庄重,心目中理想的神女该是啥样的呢?老人家。每当这时,他们总会深深鞠躬,失声痛哭……

选自《名人传记》2009.11

标签:卫士毛泽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