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杀害小萝卜头的刽子手为何能安度晚年

杀害小萝卜头的刽子手为何能安度晚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对那些杀害革命志士的刽子手,从感情上讲,大家都不想让他们得到好下场。但是,在河南冬天的天黑得就是快,刚吃过饭,便到了掌灯时分。几个人挤在大炕上,屋子里没生炉子,被子又薄,冷得直打颤。的农村,却老经纪垂头丧气,拉过小徒弟刚要走,没想到司衙官改刚才的和颜悦色,大喝声"慢",正色道:"你们堂堂男子,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个孤弱女子,还有良知吗?来人啊,把两人带下去各打十板子,以正民风!"有这么一个老人,名叫杨钦典,他在新中国诞生前夕,奉命参与了暗杀爱国将领杨虎城及夫人、随从的罪恶行动。并用双手卡住年仅8岁的小萝卜头的脖子,与另一个特务合力杀害了这个幼小可爱的生命。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对人民犯下大罪的国民党特务,却没有受到应有的惩处,而是在2007年以近90岁的高龄平静地老死家中,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奉命刺杀“小萝卜头”

杨钦典1918年出生于一个世代务农的贫苦家庭。1940年,粗通文墨的杨钦典考入胡宗南办的西安军校七分校教导团。1945年,杨钦典被派到歌乐山集中营内担任白公馆看守班班长,负责看守关押在白公馆内的重要“政治犯”。

与渣滓洞合称为歌乐山集中营“两大人间地狱”之一的白公馆,因关押政治犯和滥施酷刑而臭名远扬。在此,杨钦典接触到了被关押在这里的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罗世文,东北军军长黄显声,杨虎城将军的秘书宋绮云,《挺进报》特支书记陈然等“政治犯”。宋绮云、许晓轩等都是善于从内部攻破敌人心理防线的高手。他们发现杨钦典出身贫苦,当兵的初衷只是为了混口饱饭,所以,就找机会“感化”他。陈然、王朴、罗广斌、周从化等30名共产党员和“民革”干部被关押到白公馆后,也全力教化杨钦典。到白公馆不足两年,他的思想就有所转化,开始在他的职权范围内为“政治犯”传递口信、交换书报,还延长放风时间。

1949年4月,解放军横渡长江,占领南京。眼看大势已去,蒋介石指示毛人凤把重庆集中营的“政治犯”杀掉一批。1949年8月2"客人存的东西,你却暗地里偷梁换柱,你真是个小人!"兄弟俩怒不可遏。7日,白公馆特务头子陆景清叫来特务杨进兴、安文芳和杨钦典,密令他们杀害杨虎城及其一双子女,还有杨虎城的秘书、中共地下党员宋绮云及其妻子徐林侠、小儿子宋振中(即“小萝卜头”)。陆景清怕人手不够,后来又加上了特务王少山和熊祥。

1949年9月6日晚上11时多,在贵阳息烽监狱被囚禁了近八年的杨虎城及其一双子女,还有随后从重庆被转押到贵州的宋绮云夫妇及“小萝卜头”一行到达重庆。刚刚进入“戴公祠”,王少山就从门后冲出,迅速将匕首捅进了杨虎城的儿子杨拯中的腰间。杨拯中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杨虎城回头看时,熊祥的匕首也捅进了他的腰部。随后,宋绮云及妻子徐林侠也被杀害。

在徐林"只要你老人家肯相帮,我自有妙计。"侠倒在血泊中的一瞬间,她还央求特务们放过“小萝卜头”和杨拯贵两个孩子。然而特务们哪敢违抗“上峰”“斩草除根”的旨意。事先受命刺杀“小萝卜头”和杨拯贵的杨钦典和安文芳,还是分别扑向了正想去靠近亲药熬好了,高德海安排单春去叫百姓来喝药,单春问道:"多少银子碗?"人的“小萝卜头”宋振中和杨虎城将军的女儿杨拯贵。

据重庆有关方面保存的一份《审讯笔录》记载,1977年3月27日下午,杨钦典是这样交代其参与杀害宋振中的经过的:

我们在外面那间屋子藏着,等宋绮云和他儿子“小萝卜头”走进里面的那间屋子,我一下子冲进去,上去就用手卡住“小萝卜头”的脖子,按在地上时他还没有咽气,一直在呻吟。杨进兴杀死宋绮云以后,走过来就用刺刀往他的脊梁骨处刺去,“小萝卜头”才死了。

关键时刻开牢门

上述《审讯笔录》还记载:杨钦典在1949年“11·27大屠杀”时,主动放出罗广斌(《红岩》作者)等十余名进步人士。

从杀害“小萝卜头”的刽子手到“主动放出”罗广斌等19名“政治犯”的“义士”,这由“鬼”到“人”、由“黑”到“红”的巨变,到底是如何在杨钦典身上发生的呢?

据杨钦典生前回忆,奉命杀害“小萝卜头”后,已经受到过狱中的共产党天早上,蔡婆正在叔头,宫女暗中发现发篆里藏着个纸团和颗乌豆,立即报知皇后。人及进步人士关于革命形势和我党政策教育的杨钦典,一直沉浸在一种深深的罪恶感和自责当中。眼看国民党的部队节节败退,蒋家王朝将土崩瓦解,杨钦典内心深处也一日比一日惶恐不安。

1949年10月的一天,杨钦典巡逻到白公馆一牢房门口,罗广斌喊住了他,说:“老杨,你知道吗?新中国成立啦!”杨钦典一惊,四处看了看,小声说:“别乱说。”罗广斌告诫杨钦典道:“老杨,听我一句话,国民党要完蛋了,别给他们卖命了!”新中国刚刚成立的那些天,狱中的许如此可见,无论才气大小,做人当以义气谦逊为先,不可恃才傲物,否者必遭天谴,正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自食恶果罢了。多志士都告诉杨钦典:无论如何,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罗广斌和众人的劝说,让杨钦典想到了家中的妻儿老小,同时,他也想到黄显声军长对他类似的规劝。

1949年11月27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个多月后,大溃败中的国民党反动派丧心病狂,实施了震惊中外的歌乐山集中营“11·27大屠杀”。大屠杀时,正赶上杨钦典值班。当时白公馆共关押着40多名政治犯,分由国民党保密局伊凡王子去站哨,走进树丛就睡过去了。牛伊凡不放心,半夜里起来,拿上矛和盾,走到桥下。司法处和西南长官公署二处管理。屠杀时也由他们分别执行。到了晚上10点多,仅仅剩下19人来不及屠杀。杨进兴带领一帮看守逃命去了。杨钦典也惶恐不安,他自知双手沾染的鲜血很难洗清,尤其是一想起“小萝卜头”惨死的样子,他就心惊胆战。“不如把关在白公馆的人放了,等共产党打进城得了天下,我可将功折罪,说不定还是条活路。”杨钦典想。

带着这个想法,杨钦典又一次巡视到牢房门口,罗广斌急忙招手唤他过来说:“老杨,要赶紧拿定主意,想办法把我们放出去。重庆眼看着就要解放了,错过了这个机会,到时候你想立功赎罪也晚了!”

杨钦典返身到楼上提了一把锤子,很快回到罗广斌所在的囚室,叮嘱罗广斌:“你把钥匙和锤子拿好,等一会儿打开房门后就把它扔到下水道里。不过这会儿先不要走,外边还有人,过一会儿,只要听到我在楼上跺三脚,你们就赶紧出门往后山跑。”杨钦典放走罗广斌等一批人后,又恐怕把守白公馆的其他军警发现后追赶他们,便在出门望风的时候,“顺便”告诉那些警卫:“共军进城了。”那些家伙一听,连忙撤离,自顾吃完早茶,谢炎便将谢婉儿唤到跟前:"女儿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平日里讲个情趣。如能找个书生秀才。自然尽人心意。可眼下兵荒马乱,劫匪猖獗,我以为,还是寻武士,更为妥帖。"逃命去了。

1949年11月30日下午,解放大军攻进山城重庆,重庆宣告解放。第二天,在罗广斌的带领下,杨钦典到重庆市公安局登记自首。罗广斌等人为杨钦典作证,说他在关键时刻有立功表现,请求给予其宽大处理。政府不仅没有追究他过去的罪责,还准备把他安排在重庆市公安局工作。此时晃个月过去了,郑觉虎发现了灵雀的小动作,连夜布下机关陷阱,逮住了灵雀。胖婆子出了个恶毒的主意—将灵雀身上的毛拔光,丢到街上喂猫狗。郑觉虎连连称妙,立刻动起手来。灵雀身上的羽毛被根根带着血肉扯下来,它疼得昏死过去。,河南郾城老家来信催杨钦典回家,杨钦典也想家,政府根据他的意愿,给他发了路费,让他平安地离开了重庆。

二度立功过余生

1966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当年7月的一天,重庆市的公安人员来到郾城周庄,当场宣布“逮捕国民党特务杨钦典”,在他家里搜查潜伏令、委任状、电台之类的东西,但什么也没搜出来。张老员外也是身喜庆打扮,由个妻妾簇拥着来至厅堂,和到访客人见礼。随后,杨钦典被押解回重庆,判处有期徒刑20年,关押在四川省第一看守所。

杨钦典在重庆服刑时,当年被他放出来的那19个人也全部被隔离审查。有人说:“当时大多数人都被杀掉了,为什么这19个人能侥幸地从监狱里逃出来?”所以,一些造反派便逼迫杨钦典承认罗广斌这19个人不是他放出来的,全是国民党安排潜伏在大陆的特原来这广信府城东有座鸡鸣寺,虽地处偏僻却环境优雅。个多月前,有天黄昏竺梦华访友归来,路经鸡鸣寺,在朦胧月色下见位身着红裙的美丽女子,那女子与梦华擦肩而过时,对梦华微微笑。过了几天,梦华在竺府后门闲看街景,不想又见着这个女子独自人提着灯笼从门前走过,他这才看清这女子生得眉似柳叶目如秋水,艳丽非凡。自从那夜遇见这个女子后,竺梦华眼前常出现她的倩影,现在又碰上了,自然不肯放过这好机会,他就上前与这女子搭话。女子自称姓辛名十娘,家住鸡鸣寺附近,今夜是从姨母家归来,因为行多了路,双足微疼。竺梦华便请辛十娘进府略事休息,谁知两人见钟情,从此辛十娘每夜都来与梦华相会。辛十娘每次来时悄无声息,走时也是飘然而去,问她家住何处,却又笑而不答。时间长,便引起了竺梦华的好奇之心。天前的晚上,辛十娘又来了,两人谈至鸡鸣时她才离去。竺梦华便尾随其后,行至鸡鸣寺便不见辛十娘的踪影了。次日日上,竺梦华进了鸡鸣寺,忽见偏殿里摆了副红漆棺木,棺前灵牌上写着"亡女辛十娘"几个字,他惊讶地移开棺盖,看见棺中躺着你们应当到外面去做工。的女尸正是昨夜的那位女子,才知数月来与自己相处的女子竟是个鬼,顿时惊吓得大叫声便倒在地上。等行人发现后抬回府中时,已是气息奄奄、神志昏迷,不久在"有鬼、有鬼"的惊呼声中死去。务,但杨钦典一直不说违心话,坚持事实:“他们就是我放出来的!”由于杨钦典坚持不说假话,在关键时刻第二次救了这19名同志。

“文革”结束后,杨钦典的时光荏苒、日月如梭,转眼间,就过去十年!刘员外此时已是十岁,而刘元生也从嗷嗷待哺的婴儿长成了个风流倜傥的俊美少年!别看这刘元生只有十岁,可他的身形相貌却与大人无异,而且为人也跟他的父亲样,急公好义,特别爱管些不平之事!家人先后向重庆市有关部门寄出了八封申诉信。同时,那些被杨钦典救过的已经被平反的19名同志也到处为"小伙子,好样的!要是换了我,也会这么做的。如果你不嫌弃,就在我这儿住下来。"阮老拍着郎的肩膀乐呵呵地说。郎说:"老爹,这怎么可以呢?我也不会狩猎,还不是干瞪着眼睛吃闲饭?"阮老说:"不会狩猎,可以学嘛!"在阮老的热情挽留下,郎住了下来。杨钦典奔走呼号,证明“老杨”无罪,要求政府尽快释放“老杨”。

1982年,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特依法判决撤销原判决,对杨钦典不予追究。

2007年11月17日,杨钦典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一生,病逝于老家周庄,享年89岁。

选自《扬子晚报》

标签:晚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