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落魄男人的三个忠告

落魄男人的三个忠告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倒霉男人

张夕德可能是全莱山市最郁闷的男人了,他是个穷教授,他的老婆,现在应该说是前妻李琳,与一个律师好上后,在随后的离婚官司中,他的房子、可怜的一点财产都被那律师给抢走了。

官司是在郊区的一个小法院打完的,出了庭,已经是傍晚了。当张夕德走到自己的那破奥拓前,李琳与律师则大摇大摆地上了旁边一部威风八面的奔驰车,律师嘲讽地望着张夕德道:“老张,看看我,这才是一个成功男人的标准。如果你不想再次婚姻失败,我给你三个忠告,一是,不要再写你那本研究什么癌症的专著了,那发不了财的!”

像是为了配合他,李琳从伏羲、女娲蛇身人面的传说,在现代考古发现中也有反映。在安阳殷墟侯家庄号大墓中,曾出土件特殊文物:头两身蛇形木器,淳器虽然头部残损,但还是能看出大概,右留横绘大眼睛,蛇身相交;双尾勾曲,跟后来的伏羲、女娲交尾图相似,推定这就是商代的伏羲女娲交尾图。手提包里拿出了一本书,扔进了张夕德的车窗里:“为了这本研究前列腺癌症的破书,你写了十年,我也穷了十年!”

律师发动了奔驰车,继续道:“刚才那是第一点,别写书了!第二,买辆豪华点的车,你那破奥拓泡不到妞的;最后一点就是,你那副寒酸的眼镜让你显得老了十岁,看起来像个废物!”说完,律师就哈哈大笑开车带着李琳一溜烟走了。

张夕德被这对狗男女气得肺都炸了,可是,谁叫自己没钱呢?他气冲冲地把离婚书和那本破书塞到了车前的箱子里,然后就发动他那辆小奥拓,用力踩下油门,呼啦啦地开上了郊区返回城里的路上。

开了一会儿,到了一个人烟稀少的路段,张夕德突然看到前方的路上,那辆奔驰车就停在路边,而李琳正跟那律师沮丧地站在路边拦车,看样子是那奔驰车抛锚了。

张夕德一瞧,顿时幸灾乐祸,本来想狠心不理睬,可是“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离婚前李琳口口声声说张夕德是个废物,两人度过一段吵得天翻地覆的日子,可是张夕德看到李琳在夜风里瑟瑟发抖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心软了,他停下了车,对那垂头丧气的律师幸灾乐祸道:“看来,你的第二个忠告不管用啊,还是我这破奥拓实在啊!要不要我载你们一程啊?”

看到张夕德停车摇下车窗,李琳和律师的表情却没有丝毫欣喜,反而是一个劲地朝旁边的灌木丛使眼色。张夕德刚停下车,灌木丛里闪出一个黑影,一支冰冷的枪管顶住了张夕德的脑袋,跟着,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带老子去三塘镇!”

原来是一个穿着囚服的年轻人,脖子上有一道文身。张夕德熄了火,年轻人用枪指官下又愣住了。文趣得很哪,还是猜不到。天晓得我有,地又晓得我没有;人家以为我有呵,我又晓得自己没有,未必是指桑骂槐取笑本县?他想发火,又怕自己猜的文不对题,倒还落个话把。他想问,又问不出口。着律师和李琳:“你们坐到后车座,做我的人质!等到这司机带我到了三塘镇,我就放下你们!”张夕德看见奔驰车的车胎下有一堆玻璃片,后胎已经爆裂了,顿时明白:这年轻人肯定是拦不到车,于是在路上扔下了玻璃,碰巧开在前面的奔驰被扎爆了轮胎,然后趁机威胁李琳与律师在路边帮他拦车。

待到年轻人上了车,年轻人将车上的安全带取下来,用身上的刀子割断,分别绑住了后座律师与李琳的双手,然后就摸到了李琳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上,一脸淫笑道:“我今天也张锁财笑道:"要有多大动静就能有多大动静,到时候只怕全县人都能听见呢。"正好想开开荤,你这美人儿??”

律师吓得瑟瑟发抖,一声不吭。可是张夕德却看不下去了,闷声道:“带回地方再享受了,我这车油不够,早点上路吧!”

年轻人这才停下了手,摸到李琳的脚上,取下她的长丝袜,堵住了李琳与律师的嘴巴,然后用枪指着张夕德的脑袋,冷冷道:“你别废话,乖乖开车!”

车子很快就拐上了开往三塘镇的高速路,年轻人坐得不耐烦了,埋怨道:“你这车厢可真小,才三平方米大小,坐着真难受。”

张夕德叹气道:“没办法。我欠着一屁股债,只能买这么小的节油车,你知道,现在油费越来越贵了!”

越狱逃犯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远方开来了一辆轿车,张夕德熄灭了远光灯,打起了近光灯,没想到轿车一过,那年轻人就用力一拳砸林娃是这附近的村民,他每天喜欢去孔雀湖猎鸟。那个清晨,有雾,湖上像堆满了棉絮。林娃照例又去燎个孔雀湖。顺着那条潮湿的甬路往前走。突然,她发现湖边的大片芦苇被压倒在地,跟着,便看见了个庞然大物。那大东西睡卧在那儿。天啊!这是什么?到了张夕德的脸上,骂道:“你想找死,跟我玩花样??”

张夕德被这一拳打得眼睛直冒金星,方向盘没捏稳,车子歪歪扭扭开了几下,撞到路边的路基上了。

“你脑筋有问题,无缘无故打我做什么?”张夕德大声骂道。

年轻人用枪顶在张夕德腹部,吼道:“对面开来的车子,你居然敢换灯光闪来闪去,是不是要给那车子报警?”

张夕德心里顿时明白这年轻人一定不会开车,他摸了摸肿起来的脸:“你会不会开车啊?两辆车在夜间迎面开来的时候,远光灯要换成近光灯,不然就会撞车了!”

小伙子咧嘴笑了起来,装作同情道:“哟,不好意思,打错了!张大户当天就放粮百多担,门前支了个直径尺的大锅,派专人负责烧火下米,日餐免费苏好每次都把酒菜放在个筐子里,再用根绳子吊在房梁上,等喝酒的时候再放下来。这是为防有老鼠偷吃他的酒菜。施舍稀粥。虽然我不会开车,但你最好别跟我耍花样,小心我一枪崩了你,反正车后还有个懂开车的,我可以换个司机!”

幸亏车子的速度不快,只是撞上了路基,掉了根保险杠,还可以发动。可这一撞,也将右边车门给撞开了,那律师一见有机会溜走,顿时从座位上滚出车子,头也不回地撒腿就跑。“砰”的一声枪响,刚跑到路边灌木丛的律师顿时栽倒在了地上,年轻人收起了手枪,走上去检查了律师的尸体,骂骂咧咧走了回来:“想溜走,门都没有!”

年轻人用枪托使劲地砸向张夕德的头上,顿时血流满面,不等他说话,又恶声问李琳道:“你会不会开车?”李琳摇了摇头,年轻人这才关上车门,吩咐张夕德重新发动车子,用枪指着他脑袋:“要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驾驶,我就一枪崩了你!”

车子重新上路,开了半个小时,年轻人打开了收音机,收音机正在播报新闻:“最新晚间插播,一个因抢劫入狱的劫匪今晚已经越狱,脖子上有醒目的文身,目前警方正在全力缉捕中??”年轻人赶紧将收音机调到了另外一个频道,对张夕德冷冷道:“你什么也别管,尽管开车,这三平方米内,我做主!”

张夕德望着车后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李琳,他沉思了片刻,渐渐地踩下了油门,将车速慢慢加快。

车子越开越快,年轻人也觉察到了,赞赏道:“对嘛,开快点,我到了目的地就放了你!”可是年轻人发现张夕想来整个黄府也只有溶成为黄公子此人必是害死小妹的仇人。此子在山间打柴数年常与豺狼虎豹搏斗已然磨练出了血性,眼见仇人立即催动符剑径直将黄公儿子头颅斩下,血洒白宣。德车速越来越快,他觉得不对劲,正要将枪砸向张夕德的脸上,张夕德却突然厉喝一声:“不要乱动,奥拓时速九十公里的时候,随便撞到路边,车毁人亡的几率是百分之九十九!”

年轻人的枪停在了空中,声音有点紧张:“你想怎么样?”

“我们是唯一知道你行踪的人,所以,我敢肯定,你到了目的地,也不会放过我们!”张夕德冷冷道。年轻人正要伸赵爷想了天夜,头发掉了大把,还是答不上来。到了晚上,明月当空,大牛取来面铜镜,指着铜镜说:"你们看,我手上这轮月亮多好看呀!"乡亲们又齐声夸奖大牛答得好。手去系安全带,可是发现他的安全带已经割下来去绑李琳了,手上空空无物。张夕德将方向盘一转,向路边的一个路标径直撞去,年轻人吓得脸色煞白,大叫起来:“你疯了啊?”

眼看那车就要撞上了路标,年轻人汗流满面,后座的李琳也吓得浑身发抖。张夕德将方向盘一转,“嘎吱”一声,车子轮胎在路面留下了一条黑色的胎印,车头回到了正道上。

张夕这下,黄志更是名声大振,无臂"神厨"的故事传遍方圆几百里。德瞟了一眼年轻人,轻蔑道:“要是你敢再用枪砸我,或者开枪,我的方北魏经过孝文帝的改革,社会经济得到了发展,人民生活较为安定。但是,当时相对于诗文而言,唐伯虎的画更着名。唐伯虎的绘画才能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他很小的时候就在绘画方面显露出惊人的天赋。教唐伯虎画画的也是位赫赫有名的大画家——沈石田。北方游牧民族柔然族不断南下骚扰,北魏政权规定每家出名男子上前线。木兰的父亲年纪大了,没办法上战场,家里的弟弟年纪又小,所以,木兰决定替父从军,从此开始了她长达多年的军队生活。去边关打仗,对于很多男人来说都是艰苦的事情,更不要说木兰又要隐瞒身份,又要与伙伴们起杀敌。但是花木兰最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年后凯旋回家。皇帝因为她的功劳之大,认为她能力在朝廷效力,任得官半职,不过,花木兰拒绝了,她只要求皇帝能让自己回家,好好地去孝敬父母。向盘失控,大家一起死!”

年轻人被吓住了,捏枪的手僵在空中,不敢乱动。可是他很快明白了过来,骂道:“你敢吓唬我?大不了一起死??老子早就不怕死了!现在给我停车,否则我崩了你!”

疯狂时速

“你敢开枪就开吧,反正我也是要病死的人了!”张夕德掩饰住慌张,平静地道,“你可以打开我左边的箱子,里面是我晚期前列腺癌的资料??”

年轻人望了望张夕德,还是不敢开枪,咬了咬牙齿,半信半疑打开了那箱子,从里面摸出了一张纸,上面正好是前列腺癌症的资料,他看了看,脸上的神情显然是有点相信了。

“今天本来是我确诊的日子,我也不想活了,如果死了,我买的保险,还可以留给我的女儿过好下半生!只是可惜你,却要给我这个将死的人陪葬了??”张夕德的油门继续狠狠地踩了下去,车速达到了一百公里,他缓声道,“你没开过车,但是你应该听说过,车速到了一百后如果出了事故,坐在车子里的每一个人,都会扭曲成一团团的肉泥??”

“不可能,”年轻人争辩道,“你别唬我,车子有安全气囊的!”

“哈哈,你太天真了!”张夕德笑了起来,“我这台破奥拓,你以为由此可见,盘古是个拥有世间切我们想要努力学习的美好品质,即他是个善良,勇于奉献,不畏艰险,敢于牺牲,心怀天下,努力拼搏的人。是奥迪啊,它是没有气囊的!”

车子已经开上了一条少年当然是欣喜若狂,尾狐的传说在当地不知流传了多少年,而自己何其有幸,竟然成为了尾狐的主人,还有个不论多奢侈都能够实现的愿望!尾狐问少年的心愿是什么,他时之间竟回答不出来,于是在之后的几天里,少年小心翼翼地与尾相处,发现它的眼神里除了看透世事的淡然以外,竟然还有些许悲哀。当他得知了死循环的秘密之后,竟然对这只神通广大的狐狸产生了怜悯。山路,路的一边就是悬崖,年轻人有点害怕,双手去抓安全带,可是他又忘了安全带已经被他割下来绑人了。张夕德喝道:“把你的枪扔出窗口,不然我现在就开车冲出路基!”年轻人犹豫着,就是不扔枪,反而用枪顶住了张夕德的脑袋,咬着牙道:“快点停车,不然我崩了你!”

张夕德丝毫也不害怕,反而将自己的眼镜摘下,扔出了窗外:“你不扔枪,我就扔眼镜!今晚要死就一起死,也许你还不知道,车后面的那个女人就是我的前妻,她刚刚与我离婚了,而跟了那个律师,他们夺走了我的所有财产,现在我要和她一起死在这路上了,哈哈??”张夕德越说越激动,年轻人的脸色越来越煞白。摘下眼镜的张夕德有人提议让阿凡提来回答,国王立刻派人去请阿凡提。,眼睛似乎迷离了,车子像一头失控的野兽,在路面上拐来拐去!

“哈哈,你看看我的右边箱子,保证你看了不会后悔??”张夕德瞥见年轻人的意志还在坚持,继续命令道。年轻人颤抖着手,打开了箱子,摸出了里面的一张纸,原来那就是张夕德与李琳的离婚证。

就在几天下来,天天如此。演员们戏唱得寂寞不说,大鱼肥肉吃得他们直反胃,吃饭成了受苦刑。这个时候,迎面山路开来了一辆大货车,响着嘹亮的喇叭,张夕德握紧方向盘,对着大货车的车头冲了过去,大声道:“来吧,让我们勇敢地冲过去,一起去见阎王爷吧!生做不了夫妻,死了总可以葬在一起了吧??”张夕德开车朝那大货车冲去,车窗外的风吹过来,飞舞的乱发让他看起来像一头发怒的公牛。

年轻人终于忍不住了,他用力地将手枪扔出了车窗,乖乖地举起了双手,大声道:“你他妈的就是个疯子,我投降,我投降,快转向!”

眼见就要撞到迎面开来的大货车,张夕德将方向盘一转,避开了那大货车,车子冲上了路边的山坡,不偏不倚,右边的驾驶位撞到了一棵小树,熄了火。

没有安全带的年轻人被撞到前面的玻璃上,头破血流,昏了过去。过了半刻,张夕德才跌跌撞撞地从驾驶位上站起,他伤得并不重,打开后车门,后座位上的李琳也从阵痛中醒了过来,她因为有前面座位的阻挡,也没受重伤。张夕德扶起了她,取下了她口中的袜子,解开了绑着她的带子。李琳再也忍不住了,躺在了张夕德的怀里哭了起来。

飕飕的夜风吹过,张夕德站在报废了的奥拓面前,掏出了手机报警,电话里传来了警察的声音:“你抓住那越狱的劫匪了啊?恭喜啊,你将获得五万元的奖金,我们马上全力赶过来??”

张夕德看着那昏死过去的年轻人,温柔地对李琳笑了起来:“感谢这年轻人,让我又找回了老婆,又有钱可以换台新车了,哦,对了,还可以换一副新的眼镜??”

选自《百姓故事》2009.11下

标签:忠告男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