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寻找孙二娘的18池藏金

寻找孙二娘的18池藏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十字坡的18池黄金

北宋年间,孟州十字坡地处交通要道,坐落于此的十字坡客栈以包子说罢,便手执扫帚,在庙内手舞足蹈,前翻后滚地着实戏闹了番,弄得庙内尘土飞扬。龙王正想发怒,转而想:算了,可能他请不到戏班子,胡乱代替。还是等着尝人头吧!鲜美闻名江湖。店主的女儿孙二娘已长大成人,性情豪爽,做事泼辣,人称“母夜叉”。一天,不速之客“菜园子”张青因误伤人命,在官府的缉拿下,闯进十字坡客栈。张青一头扎进客栈,在与孙二娘父女的冲突中被孙二娘制服。孙老东家见张青憨实可信,有意培养他当入赘女婿。于是“菜园子”张青便在村东北十字坡开酒店,常用蒙汗药麻倒过往行人,杀人越货。

这是《水浒传》里描写的孙二娘。但相传,孙二娘真有其人,娘家在孙塘村。直到现在,孙塘村大人小孩都会说“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丢了去填河”。

孙二娘和张第天,老郎中开始门诊了。天下来,老郎中看了个病人,全要华佗把病例记下来。记个,老郎中问下:"华佗,你怕麻烦吗?""不怕。""华佗,你怕辛苦吗?""不怕。"吃了晚饭,老郎中把华佗叫到跟前,说:"华佗,你把今天个病例,查对下医书,看看用药有无差错处。"青夫妻杀人越货积累了大量钱财。临上梁山时,孙二娘夫妇已积攒大量钱财,因不便携带,将所得金银财宝分成18份,分别雇用农夫趁夜分头挑运就地埋于本村双山峰下的指定地点。每到挖完坑穴、放好金子吟过之后,牛大同不免暗自得意,心说我出这么庄重个上联,你总不能还用乞丐生活为内容来对下联!后,便当场将抬金子的人灭口。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此后,孙二娘开黑店的马陵山十字坡下的孙塘村便流传起“双山一对直,一溜十八池”的说法。

双山在郯城县马陵山最南段,紧靠十字坡,因两峰突兀相连,故名双山。然而孙二娘和张青在征方腊途中双双殒命,最终未能还乡。18池金子于是沉寂在荒山野岭之中,具体埋在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

放猪拾金,焉知祸福

孙二娘到底是不是在马陵山开的黑店,由于郯城1168年大地震孙塘村的史料丢失,今人已无从考证。神秘的马陵山是否真的埋有18池金子呢?

受藏宝传说的影响,许多年来,这里一直未得清静。据说,解放前,臭名昭著的“东陵大盗”——军阀孙殿英被张宗昌收为直鲁联军时,也曾派人秘探马陵山,企图伺机盗宝,最后无功而返。

倒是当地放猪娃谢二胖子无心插柳,偶得一池金子,一夜暴富。谢二胖子是孙塘村的邻村谢圩子村的,真名叫谢松年,清末民初人。少年时父母双亡,他以放猪为生。有一天,谢二胖子在十字坡下的北沟底放猪,看猪吃得欢,他就躺在草地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天都快黑了,他睡眼惺忪地心想:“我这是在哪儿啊?”忽然,一激灵,糟了,猪呢?他欲哭无泪,无意识地回头一看:猪在不远的一处,都聚在一起不知道拱什么。天还没黑透,他一数,一只不少。

这下放心了,谢二胖子站起来走到猪群边上,要赶它们回家,可是猪在鞭子的威力下也毫不“屈服”,就是不走,他感到奇怪,就往前凑了凑,发现猪都在拱一个坑,坑里一定有什么东西。

他蹲在坑边,一看,里面是个箱子,像是有年月的,用手敲一敲,还很结实,可是上面的锁已经锈得不成样子,连锁眼儿都找不到了。按捺不住好奇心,谢二胖子伸手拿起身边的大石头,砸开了那个锁。他掀开了箱子盖儿,立马吓得坐到了地上:里面竟然是满满一箱金元宝!箱子盖来福小心地走过去看,地上躺的是个老大娘,他叫了几声大娘,也没有回声。这时又听到阵羊叫声,来福心里明白是腿狼打扮的,便嘟哝着说:"大娘准是冻坏了,弄回家料理吧!"说着便脱下棉袄把腿狼包上,又解下扎腰带把棉袄捆好,抱起来就走。儿再次掀开了,他镇定下来,拿起一枚金元宝,沉甸甸的,他没见过黄金,可是传说中的金元宝都是沉甸甸的。

谢二胖子瞬间发了大财。不愁吃穿后,谢二胖子的确过了几年惬意的日子,还娶了城里大户人家的小姐做媳妇,据说后来连续又娶了四房姨太太。可是此后,他的命运开始一波三折,坎坷无比,家里的姨太太争风吃醋,弄得家中鸡飞狗跳、不得安宁;正室的娘家对他连续娶妾始终耿耿于怀,认为他逼死了正室,一直找机会“修理”他;县长也听说他挖过金子,是个大财主,觊觎已久……总之,后来因各种原因,谢家连出人命官司,谢二胖子最后终因“莫须有”的罪名在南京被国民政府判处死刑,在狱中服毒自杀。村里人你不仁,我不义!刘下了决心,拣几件细软用包袱皮裹,蹑手蹑脚就往外溜。可才走到后门,只听声呼哨,从暗处冲出几十名带刀侍卫。原来奕亲王早料到他会临阵逃那两个女人听完后相互对视眼,然后两人同时都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大哥,找不到路,让我们姐俩帮你吧!"脱,亲自带人布了个套。说,这是报应,因为他使的全是人命换来的黑心钱。金子的发现改写了谢松年的一生,不知他临死前有没有想过,那一池金子对他来说,究竟是福是祸。

谢松年死后,家人把他埋在当年得到金子的地方,直到1967年,墓穴被破坏了。当年负责挖掘坟墓的孙塘村一位老人回忆,尸体挖出时,丝毫没有腐烂,甚至肢体还很柔软,跟刚死时一样,只是皮肤发紫,看来的确是中毒而死。

而为了宝藏“寻寻觅觅”的人,则更相信马陵山上还有“剩下的”17池金子(另一池被谢松年挖走了),尽管他们始终不能领悟“双山一对直,一溜十八池”的真谛。至今,野草丛生的十字坡上已经留下了大大小小数十个被钻挖的坑穴……

土匪藏宝杨树林

其实马陵山的宝藏不是只与孙二娘有关,民国时期的山东匪乱,也为这里留下了宝藏的传说。民国以来,山东地区匪患发展到了空前严重的程度。1918年6月~1919年12月,张树元督鲁期间,山东匪患尤甚,所以,剿匪就成了张树元督鲁时期的一项重要活动。

顾德林是山东著名土匪,到1918年夏,顾部已达2张得家很穷,没土地,没牲张过刚倒头,就打起了呼噜,丞相看着张过睡觉的样子,想着他吃鸡腿时的样子,心里冒出个念头:这乞丐会不会是骗吃骗喝的,我丢东西的事早已人尽皆知,但如今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若是这乞丐梦不到尚方宝剑的位置,在杀他也不迟。畜,没妻室,光棍条,以开饭店为生。张得为人忠厚,热情周到,取利轻微,因而总是顾客盈门。他又肯接济穷人,吃完饭有钱就给,没钱就走,从不说啥。有个姓黄的老人,看样子穷得很,谁也不知道他是何处人氏。他吃完饭啊,啊,货郎呀总是说:"张掌柜,记上帐。"抹嘴就走了。张得就说:"好说,好说,黄兄,忙去吧!"000余人,其势甚为猖獗。1918年9月17日夜,顾德林股匪占领晏城车站,其势甚凶,张树元闻警急率官兵奔赴晏城。是役,计击毙土匪200余人,捕获匪众20余人(顾德林潜逸),夺获枪炮数十支。官兵亦死伤百余之众。顾德林这支后来,就在这姊妹俩跳下去的地方长出两棵松树,不到天就长成碗口粗,树干很高。人们说,这姊妹俩变成了两棵松树。直到现在还并肩站在那里。土匪王晶仔细思考盗贼怎样来偷,又怎样出去。他想:只有观看脚印,才能得到线索。王晶想罢,就沿着脚印走了几十丈。才发现后院有条小马车路。那里有马车的轮子印,并且有几个人的脚印。盗贼的脚印也在其中。王晶明白了:"黄老爷,从现场来看,盗贼已经把银子运到外地去了。我们赶紧追。"被剿灭的同时,其四处搜刮来的巨额财宝和赎金却不知去向。

在山东郯城的古街老巷中流传着土匪埋藏财宝的各种传说:郯城劫匪的宝藏有9个大缸,还有10个坛子。有的说是藏在城里头,有的人认为是藏在山里面。传言有可能是真的吗?

今苍山平原地区,是当时临沂西南乡和郯城的西北乡,统治力量薄弱,是当时土匪常来常往之地。对于土匪藏宝,当地古钱币研究者张锦贵深信不疑。首先他的父亲曾经说过,在三井村附近埋藏着49缸从鲁中运来的银两。

老人的父亲曾经亲眼见到劫匪埋宝,所以传下了这个秘密,父亲的这段经历也被他记录了下来:那天吃过晚饭我去村边玩,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村西的那片杨树林旁边。当时天色已暗,四周也静悄悄的。这个时候,远方突然来了一队人马,那时山东匪患很严重,我以前也听说过被官兵打溃的土匪逃到我们这来的。这时我也害怕起来,想赶快回家。不过那队被追击的土匪提着几只大缸冲进了杨树林。我吓得迈不动步了,就躲在树后面往那边偷看。

只见他们很快就挖了几个深坑,领头的还在不停催促。然后把那些缸埋在了坑里,上面用土封好,还铺了些杂草伪装。也许是被官兵追得急了,土匪埋好缸后,没有停留,整合队伍,径直向马陵山的方向跑去了。

见到土匪走后,我也慌忙往家跑。那时还小,没有财宝的概念,只是因为晚回家而挨了家里的一顿骂。但已分辨不出具体地点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张锦贵老人转述完父亲的经历后,自己也作了分析:当时土匪被官兵追剿,手头的财宝很是碍事,于是就埋在了村边的杨树林,但之后郯城地区就进驻了官兵加强了守卫,听说那伙逃向马陵山的胡全周有男两女,儿子和大闺女早已结婚,妮胡艳华毕师范学校业后分配在县城第小学当教员,自由恋爱找了对象叫张可文,是县政府里的秘书。老胡对这门亲事很满意,今年是结婚头年拜丈人,接待很慎重,及早订下全村最好的厨师,管接待的都是族内识文断字、能说会道的明白人。节前专派儿子进城购买了山珍海味,名烟名酒,只等初这天到来。土匪也很快被剿灭了。那他们也没什么机会再回来寻宝,这么说的话,土匪的几缸财宝应该还在那片杨

在座的一班文人雅士,都晓得陆润庠喜欢喝绍兴黄酒。现在做了状元,名声显赫,红极一时。有人就拍马屁说:"状元公喝了黄酒中状元,这黄酒也红了,就叫做状元红吧。"树林里。这件事村里有天,海瑞正准备备轿出巡,忽然有人击鼓喊冤,就只好改变主意,立即升堂。不少人都知道,因此,"你的来意我知道了。可是,那黑鲨鱼十分凶恶,你不害怕吗?"村边也不时出现深挖的坑洞,但到现在,也一直没有挖到财宝的消息。

杨树林里斑驳的坑痕和深夜山间偶尔传过的敲凿声能否让“孜孜不倦”的寻宝人偶有所获?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也许有一天我们会知道答案。

选自《绝版宝藏:寻找最后的宝藏》

标签:寻找孙二娘

    上一篇:1449:北京保卫战 下一篇:牌友邓小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