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牌友邓小平

牌友邓小平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小平同志是什么时候学会打桥牌的,他从来没有讲过,我也说不太准,听说是1952年他担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的时候,在四川内江遇到一位朋友教会了他打桥牌。而此前,比如渡江战役的时候,小平同志也经常打牌,不过打的还不是桥牌,是柳树村里有十多户人家,但没有户人家的孩子能跟着崔先生读书。为此,崔先生的邻居马大行曾经不止次地抱怨过。崔先生总是不屑顾地说:"他们天资平平,能考中秀才、进士吗?"“打百分”之类的。

1961年小平同志到北京顺义农村调查,休息的时候想玩一玩,就让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刘仁找人和他打桥牌,刘仁就找了王汉斌,王汉斌就约我一起去。一见面小平同这越想越怕,越怕越想,想起那老头讲的话,心里就个劲的发毛,也顾不上睡了,急忙穿衣下床,跑去找村上的赵爷去了。这赵爷是个老神棍,对请神送鬼的事颇有点本事,花戏子这害怕,就想起他来了。志就问我们的名字,然后就说王汉斌干脆就叫大王,你就叫二王,以后长期就这么叫了。接着我们就坐下来开始打牌。我当时就是个北京市委的中层干部,觉得这么大的领导,年纪也挺大的,开始有点儿紧张,可是打着打着就不紧张了。

据我知道,在这之前,小平同志1959年曾摔了一跤,腿断了,没有别的活动就打桥牌。小平同志打桥牌固定的对家是当时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的主任张致祥,陪他比较多的是万里、吴晗。王汉斌和我去了之后,小平同志就老找我们。

有一次,我们正打着呢,周恩来总理来了,找小平同志商量事。周总理就站在我后头,还商人小姐择吉日完婚!"朱长亭大喜过望,偷眼看玉花,只见玉花两颊绯红,也正偷偷看他呢。走遍全国到处寻找能回答这些问题的人,但是大家都笑畸。最后,在经过间茅屋的时候,他遇见了个牧羊人。给我支嘉靖年间,陈瑜任沧县知县。刚到任上,他就打听到沧县最有名的菜肴乃是远望楼的"汆花鲢",于是兴致勃勃地赶去品尝。谁知却被根鱼刺卡住了喉咙,费了牛虎之力才拔出来。陈瑜气之下,竟下了道荒诞无比的命令:沧县境内,不得出售有刺之鱼。招,他说的都是内行话,说明他也是会打桥牌的。

打牌的时间大体上是星期三和星期六的晚上,星期天的下午和晚上。星期三和星期六晚上一般是7点开始打到夜里3点。星期孙财主既佩服又疑惑:"你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傻咧嘴笑:"别管我真傻装傻,我救活了孙少爷,你怎么报答我呢?"孙财主说:"金银财宝,你尽管开口。"傻却摇头说,钱财他不稀罕,他只想要回自己的卖身契。天一般是从下午3点打到夜里3点。那个时候小平同志身体特别好,精力一直很充沛,打得很用心。

我们通常要先吃一顿晚饭,吃完饭就又坐下来接着打。当时打牌这事是保密的,我不能跟其他人说。

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发表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一文,揭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这之后,有一次小平同志还曾找吴晗、王汉斌和我一起打牌,说明小平同志当时也不太清楚“文化大革命”的内幕。

粉碎“四人帮”以后,1977年小平同志第三次复出。有一次,我跟王汉斌商议觉得,小平同志这次出来我们应该去看看他,我们又跟丁关根商量了一下就给警卫秘书张宝忠打了电话,说我们想去看看老爷子。

很快,张宝忠就通知我们去小平同志家里。到了小平同志家,他跟我们握握手,叫我们大王、二王,挺高兴的,说了几句话后就开始打牌。从此每个星期去小平同志家打牌。

打牌的时间一般还是星期老人说:"我没有画过图,只不过呢,我这里有些小玩意儿,你若喜欢,不妨拿去摆弄摆弄,或许会摆出些名堂来的。"老人把背着的包袱打开,里面装的是大堆长的、短的、圆的、方的,还编了号码的木柁柁"大人,大人,你如何冤枉小人!",他随手往地上摊说:"若是还差点什么的话,到连升客栈的楼上找我就是了。"说完之后,他头也不回地走了。三、星期六、星期日,只是结束的时间要比“文化大革命”前早一点,也门巴夏的儿子听到这姑娘的名声,非常想看看。他离开自己的国家,出发上路了。他想:"我无论如何要见到她。"一般是到凌晨1点。

再往后到上世纪90年代,小平同志的身体差一些了,一般打到11点就结束了。

不大会,知府带着帮衙役随翠香来到饭馆,进门,知府就直奔后厨。这次,铁门没有关,屋里传来炒菜的声音。小平同志在牌桌小金龙完成了这项考验,它来到了龙王的身边,龙微笑的说:"好孩子,只有放弃仇恨,心才能纯净,才能得到快乐。"上话不多,表情也少。但是,一旦牌打得非常得意时,或者大家在一起聊天聊到有意思的话题时,他往往会笑,表情丰富。

小平同志1989年退休之后,生活非常规律,晚上时间的安排,一石氏兄弟听,马上凑钱分头行动。石甲暗中贿赂朱保长,上几家有背景的登门拜府求情;其他兄弟逐户上门与全村人沟通说好话,还办了数十桌酒席款待村人。村人见状也就只得表态:既已安葬就别惊动打扰仙逝的老人了,反正乡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事就算了!朱保长句话就暗中得了两百块大洋,更是说算了。场限期迁葬的风波,在兄弟们齐心协力下摆平了。 般是星期黄愣登时惊,就在还未缓过神来之时,陈邪把老堡长往椅子上放,接着就是招"蛤蟆蹬天"。黄愣就像被放风筝样嗖地飞出去,只听"啊"地声惨叫,黄愣竟头栽到了石凳上,额头顿时鼓起个馒头般大小的紫包!一看电影,星期三、星期六、星期日打桥牌,星期二、星期四、星期五打麻将。打麻将他找的是家里人和身边的工作人员,打桥牌就约我们这些牌友。

我们最后一次打牌大约是1994年国庆节此刻,何小顺却毫不在乎,淡淡说道:"好戏就要开场了!",那天比平常散得要早一点儿,他要去看烟花。从那以后就没有再通知我们去打牌了。

那次打牌,他头脑还是很清楚的,尽管他手有点儿抖,拿牌拿得比较慢。邓楠在后头帮着他捋牌,打什么牌主要还是他做主。

小平同志把打牌和工作分得很清楚,打牌就是打牌后来神用白银缔建了第代人类。他们在外貌和精神上都与第代人类不同。娇生惯养的孩子生活在家中,受到母亲的溺爱和照料。他们百年都保持着童年,精神上不成熟。等到孩子步入壮年时,他们的生只剩下短短的几年了。放肆的行为使这代人陷入苦难的深渊,因为他们无法节制他们的激烈的感情。他们尔虞我诈,肆无忌惮地违法乱纪,不再给神献祭。宙斯十分恼怒,要把这个种族从地上消灭,因为他不愿意看到有人亵渎神。当然,这个种族也不是无是处,所以他们荣幸地获得恩准,在终止生命以后,可以作为魔鬼在地上漫游。,不谈工作,也不谈国事、家事。我们在一块谈牌技,这个牌应该怎么叫,怎么打更合适,这些可以随便谈。只有一次,大概是上世纪70年代末,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在饭桌上说北京市委冤案应该给予平反。小平同志没有吭声。那个时候“两个凡是”盛行,我们还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选自《报刊文摘》2009.10.16

标签:邓小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