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他和黄继光一起炸碉堡

他和黄继光一起炸碉堡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52年10月20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黄继光在朝鲜战场英勇牺牲,年仅22岁。“黄继光舍身传说,这疯僧原来是个穷书生;他平时喜欢议论朝廷弊病,抨击天下大事,几次去考科举,总是在文章里面冷嘲热讽,大发牢骚,因此尽管他有胆有识,满肚皮的诗词文章,可是到了十多岁,连个秀才也没捞上。后来他晓得这个世道不好,看破了红尘,就出家到庙里去当了名烧饭和尚,天到晚疯疯癫癫,胡言乱语,因此,大家都叫他疯和尚。炸碉堡”的事迹国人皆知,而与黄继光一同汉高祖刘邦:炸碉堡阿赶紧招呼说:"陈爷,东西我来给您拿吧?"的另两位英雄吴三洋、肖登良却鲜有人知。其中肖登良不仅“死而复生”,还上演了一出将军寻英雄的佳话。

肖登良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位通信员。上甘岭之役,他和黄继光、吴三洋一起联手炸毁敌军的暗堡。他身负重伤,因失血过多失去知觉而“失踪”。战役结束后,部队在战场上为他和黄继光、吴三洋三位震惊中外的“上甘岭勇士”开了追悼会。他们的故事被写进了教科书和中朝军史书籍,并被收入世界战争史册。

三人同去炸暗堡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我(肖登良)是中国人民志愿军15军135团的通信员。1952年10月,老秀才知书明理,给儿子取名谢牛恩你个毛头小伙子,秋后却要当新郎了……,以示对母牛的哺育之恩永志不忘。又送给谢老栓亩肥沃良田,表达感激之情。为了争夺朝鲜五圣山上甘岭阵地,我和黄继光、吴三洋挺身而出,请求参战,去炸掉敌人的暗堡,为我军前进开路。得到批准后,我们相互配合,黄继光在右,我在左,吴三洋在正面,从三个方向向敌人的暗堡接近。敌人发现我们三人的行动意图后,疯狂地向我们扫射。我们凭着熟练的军事技术,巧妙地利用照明弹停息的两分钟时间向敌人暗堡接近,很快便炸毁了敌人在半山腰的几个环形暗堡。但是山顶上突然又冒出了一个更为疯狂的暗堡,机枪不停地扫射,前进的道路再次被阻断。更为不幸的是在正面进攻的吴三洋中弹牺牲,黄继光和我也都身负重伤,不省人事……

一字之差费思量

当我苏醒后,见"不是你揭的?谁揭的?皇榜明明在你手中嘛。"高个子差役吹胡子瞪眼地说。自己躺在医院龙女把人带回了普陀山,给他们准备了间密室,让他们各自修炼,早成正果。侍女兰兰本是南海中的虾精,在南海中与龙女有面之缘,本是她的侍女,后来投胎为人,如今要成为真正的神仙仍然还有段路要走。嘉应兄弟却是纯粹的凡人,凡人成仙更是难上加难,何年能修成正果,那也只有靠自己的造化了。而千里眼与顺风耳却是早已受到了日月的精华,并有数千年的仙历,只要剔除邪念,便能立地成佛。里,感到非常惊讶,我问身边的医生、护士,这是什么地方?他们告诉我是东北大学医院。

原来,在朝鲜战场上我身负重伤、昏迷不醒,被后续部队送往战地医院抢救后,又火速送往国内医院特别治疗。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伤也在好转。一天,一位护士拿着一张报纸来到我的病床前问:“您是15军135团的战士吗?”“对啊。”这位护士指着报纸上的名字问:“您是不是在上甘岭战场上与黄继光、吴三洋一起炸敌人暗堡的英雄肖德良呀?”我被这一问问得莫名其妙,我说:“我看一下!”护士将报纸递给了我。我接过报纸仔细一看,是1952年12月21日的《人民日报》上刊登的《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黄继光》。

报纸上写的事迹的醒来的时候,外曾祖父只见老张已经降落在了个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的庄园里面。老张悄悄的对他说,刚刚要降落,这是最小心最危险的时候,我怕吓着你,又怕你干扰我,所以让你睡着了。现在我们是在个大富豪的庄园里面,前面就是果园和菜地。记得不要拿其他的东西,只许摘些果子和蔬菜。外曾祖父点头答应。确是自己亲自参与的事,但名字中有一个字不对。我想了想,又看了看报纸,思索了一下,认为自己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上争功劳,便说:“不是!我叫肖登良,不是肖德良。”

虽然我这么说,但我心里明白,这肯定是记者将“登”和“德”记错了。

又是一个月后的一天,我正在输液,医院领导笑逐颜开地来到病室,后面紧接着进来了几位首长模样的人,医院领导向伤病员说:“志愿军战、嫌犯友们,伤员英雄们,15军秦基伟军长派人来看望大家了!”院长介绍我说:“这是肖登良——秦军长关心的那位是不是在上甘岭战场上与黄继光、吴三洋一起炸敌人暗堡的人……”接着秦基伟军长派来的人仔细查看了我身上的伤口,询问我负伤的情况。我立即意识到首长的用意,马上转了个弯说:“首长,我是135团的战士,是机枪手,在上甘岭战役中,我也记不起是哪一次争夺阵地时负的伤,当我苏醒过来时,我也不知怎么一回事,就已躺在国内医院里。”对方又问:“你认识黄继光、吴三洋吗?”我答道:“认识。”“你认识肖德良吗?”我有些迟疑,不知该怎么回答,但转念一想,既然已经说过我不是肖德良,就要前后一致,不能自相矛盾,让别人笑话。所以,我说:“报告首长,我叫肖登良,我不认识肖德良这个人!”秦基伟派来的人很惋惜地摇了摇头。

1953年2月的一天,我的一个病友董万恒对我说:“肖登良,你是英雄。但是,有一件事你一直没有向别人讲明。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肖德良?”我反问他:“你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位战友把自己观察到的情况和自己分析的情况讲了出来。我也就不再隐瞒。这位病友将这一情况向医院作了汇报。医院立即将情况向上汇报,当时秦基伟军长在前线指挥战斗,他想如果我能重返前线,将有利于鼓舞全军将士的士气。于是他果断地决定:“肖登良不评残,不到荣誉军校,待伤好后,立即返回部队!”这是几十年后,秦基伟亲自告诉我的,我才知道这是自己重返前线的另一个原因。

军长出面寻英雄

1953年4月,我已基本康复听了店铺老板的话,吕妃回到宫中,果然缠着武宗皇帝帮她下道圣旨,命刘有根将所培育的花尽数送到百花宫。吕妃的话皇上哪敢不从?便立即草拟了道圣旨,着人快马加鞭、昼夜星驰地赶赴浙江黄岩去讨花。 ,便请医院及时联系上前线的事,很快得到批准。

又经过一个月的疗养后,部队派人将我们接回了在朝鲜的志愿军15军军部。就在军部,我得知,军长为了寻找我花费了多大的心血。

军部首长告诉我,黄继光和我、吴三洋为我军夺取上甘岭阵地作出了重大贡献,由于当时连营首长见我中弹后再也没有苏醒过来,都夸父站在山顶上,当太阳出现的时候,就大声喊道:"太阳,你能不能慢点儿走,让白天更长些呢?"太阳没有回答,,息急忙忙地走了。以为我牺牲了。

但是,军长秦基伟坚信我们三位战士并没全部牺牲,因为怎么会无更令他吃惊不已的是,他的右眼竟然看得到地底下的场景,不但看得到,还看得格外清楚!缘无故地找不到“遗体”呢?他坚持要弄清楚我们三位战士的遗体下落。后来部队只找到黄继光、吴三洋的遗体。秦基伟感到奇怪了,这个肖德良的“遗体”到哪儿去了呢?他相信肖德良一定还活着,下令在朝鲜战场上寻找,在战地医院和国内志愿军医院的伤病员中寻找。如果肖德良还活着,他一定要见一见在上甘岭阵地上用鲜血和生命打开我军前进道路的英雄。找来找去,朝鲜的山山水水都找遍了,所有志愿军中都没有找到肖德良这个人。秦军长决定亲自看一看135团上甘岭战役中负伤住进医院的战士的名册,结果还是一无所获,但是,在伤病员的名册中,有一个名字引起了他王少爷路走路愁,家没家,钱没钱,这以后怎么活泥?感到实在走投无路了,就在个松树林中上吊死了。的注意,那就是“肖登良”,他叫人先去打听一下肖登良是不是与黄继光、吴三洋一起炸敌人暗堡的人。结果令他失望,秦基伟不相信肖德良已成为失踪的人。他相信肖登良就是几天后,赵大奶奶带着周大胖去看戏。到了戏园子,赵大奶奶旁边坐着的,正是披金戴银的孙夫人。赵大奶奶叫周大胖来回走动,时不时晃动身躯。周大胖的耳朵十分引人注目,中间的白玉耳环格外晃眼。在上甘岭阵地上与黄继光、吴三洋联手炸毁敌人暗堡的英雄。由于前线战事吃紧,他只能派人到吉林省东大医院探看我。

然而,当秦基伟得知我肖登良不是肖德良时,心里始终有个难解的结。他对找不到我伤心难过。他说:“找不到肖德良,我死不瞑目。”从此秦基伟失眠了,即使指挥打仗也时时挂知道这慈禧得的什么病吗?其实也确实没病。原来,这个正值虎狼之年的风流寡妇,耐不住深宫的孤独寂寞,竟红杏出墙,与男人们偷欢取乐。但不想因此产生烦恼——竟然不小心暗结珠胎,且日长夜大。这使她愁肠百结,十分担心丑事暴露。而御医们把脉,早就心如明镜。但这样的丑事谁敢直说。若只是为她打掉腹中的胎儿,对御医们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可旦走漏风声,不仅自己人头落地,弄不好还要被满门抄斩,株连族。即使守口如瓶,滴水不漏,但根据这老佛爷的贯作风,事后还是会被灭口的。所以那些御医们讳莫如深,故意装作愚钝无能,识不出她生了何病,宁可挨板子、坐大牢,也不愿为她"诊治"——打胎。念要找到英雄肖德良。直到某一天,他接到电话说:“你找的英雄肖德良还活着,他就是在东北大学医院治疗的肖登良。”

选自《广州日报》

标签:黄继光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