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隔行隔山

隔行隔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京城有个瓷器店,店老板叫宋士河,凭着他独特的经营之道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这一年,爱热闹的乾隆皇帝在皇宫里开辟出商业一条街,这条街上酒肆茶楼应有尽有,和一般的商业街毫无二致,唯一不同的便是所有的店铺经营者都是宫里的太监宫女,顾客自然是乾隆和宫里大小嫔妃与皇宫贵胄。

皇宫商业街经营瓷器的太监常公公每天到宋士河的店里采购,登记造册,明码标价,卖出去的、卖不出去的仍归村里有个木匠,十岁,他家房子在村子边上,这天,隔壁村子有个人家要嫁女儿,让他帮忙去做家具,临走的时候他跟老婆和两个女儿说:"我这次去做家具,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听说山里出了狐狸精,你们在家要注意安全,我家祖传的个墨斗,就在堂屋上,听老辈人说那是能抓妖怪的,如果遇到了狐狸精,可以用来抓。"说完背起斧头、刨子和些工具就出门了。宋士河所有。这样不赔本的买卖,宋士河自然乐意。可是,这样经营了好几个月,常公公愣是一件瓷器都没卖出去,常公公那个急啊原来,当年在青州夜店,刘墉早就躲在暗处,细细观察了"算卦先生"的举动。他祖辈在朝为官,耳濡目染,对黄帝担心刑天找到头颅后会恢复原身再和自己交战,就拿起手中的宝剑向常羊山劈去。随着声巨响,常羊山被劈成了两半,刑天那硕大的头颅就势滚进山谷。随后,那两半山又合为,把刑天的头颅埋葬在里面。乾隆皇帝的作派早已了然于胸。再加上他天资聪颖,经过番察言观色、旁敲侧击,已知算卦先生是乾隆无疑。至于夜观天象,发现"紫微星离位"之说,则是他穿凿附会、随口胡诌的。当时他怕天明后乾隆发现他是"罗锅儿",就更起床,早早溜了。想不到他这几招,还真的"蒙"住了乾隆皇帝,巧妙地赚来了状元之位。,皇上不要他一件东西,他哪里有讨好皇上的机会啊!

于是,常公公偷偷学起了宋士河的经营策略,可观察了好一阵子,宋士河也无非是平常做生意的那一套。常公公不禁纳闷了,为什么一样的套路,怎么宋士河生意兴隆顾客不断,自己就不行呢?这天,趁采购的机会,常公公把心中的疑问全盘托出,宋士河略微一愣,接着呵呵笑道:“常公公啊,俗话说隔行隔山,我这套你也甭学,况且就算学会也无济于事,你想啊,你的顾客是皇帝、贵胄,我的顾客无非是些达官贵人或京城百姓,顾客不同,然而,还是没人敢要她那不要钱的豆腐。豆腐西施只好又将豆腐挑着回去。策略自然有异呀!”常公公一思忖来人毫不客气,大品品地在院中坐下自报家门,个说自己是爷谢必安,个说自己是爷范无救。刘喜世早听人们说过谢、范人是阴曹地府里的黑白无常,就更加吃惊。他知道黑白无常是专门勾魂拿人的,莫非是自己的老娘年龄大了,寿限到了?他不顾切跪下求情,说自己老母对后辈恩重如山,辈子没有享什么福,恳求位无常饶过母亲,让自己好好对母亲尽尽孝。,还真是这个理儿,他问道:“宋老板可有非常之道?”宋士河沉吟片刻,突然眼前一亮,“有倒是有,不过也是凭空一想,公公可一试!”常公公催促他快说,宋士河说:“你想,皇帝什么名贵瓷器没见过?但他未必见过瓷器是怎么做成的,更没有体验过亲手制作的感受,你何不在这里做些文章?”常公公一喜:“哎呀,宋老板说得在理啊!请指教一二,我愿意一试。”

宋士河这才把想法告诉了常公公。接着常公公按宋士河的指点,在皇宫瓷器店里运来黄泥、做坯胎成型的器具,然后打出旗号,可以亲自做瓷器坯胎,然后收取些许费用,负责运出宫,烧制成品赠还。还别说,乾隆皇帝和嫔妃贵胄立马来了兴致,时不时亲自下手在黄泥浆老师外出,他就胡颅点什么,应付下老师回来后的检查,其余时间就去找帮孩子玩游戏。水里忙得不亦乐乎,等把他们亲自造型的东西烧制成功、再给他们的时候,那份欢喜自不必说。

从此,常公公的瓷器店不断变换花样逗得皇帝花钱买开心。按说宋士河经常公公这个途径做着不花钱的买卖赚着大把银子,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可是,宋士河却渐渐高兴不起来了。虽说自己生意经念得好,可是,终究是常公公亲自和皇上、贵胄交易的,自己竟没有见过或者亲自和皇帝交易的份儿,想到这些,宋士河不禁一阵惋惜,自己要是能像常公公一样进宫老婆听得云里雾里,问他是怎么回事?樟寿便十地把自己与布机比赛、看谁走得快的经过详细地讲了遍。,和皇帝亲自做一场生意,那该多好啊!

宋士河每次见到常公公都不免内心一阵感慨,但这掉脑袋的心思是万万不可对常公公讲啊,自己总不能问常公公咋进宫吧?你还别说,一年后,机会还真叫宋士河给等来了。宋士河的一个远房亲戚中还真有一个在宫里当太监的,名叫小乐子。自从他走亲戚知道后,一来二去和这家亲戚也越走越近,小乐子也常和宋"喂,伊凡,"王子叫了声,"看看这张弓够不够我射的。"伊凡拉开弓,射了箭,射出几百里,射中个名叫马尔科的大力士的两只手。大力士痛叫起来,大声说:"你你,伊凡,射断了我的两只手,你自己也会倒霉的。"伊凡拿起弓,在膝盖上磕,弓断成两截。"弓不行,王子,你这样的大力士,怎能用这种弓!""这是什么意思?公主。你是拿我开心吧?怎么拿出这样的弓来,我的仆人拉弓就断成两截了。"疑见落花迷碧洞,士河有些来往。这天,宋士河正要关门,见小乐子急匆匆地赶来了,一问,原来小乐子的父母突然暴病双亡,他这才急急在宫里打点好要回家奔丧去。宋士河安慰了小乐子,“小乐子这才脱掉太监装束,装进一个木盒内,换上素服赶路去了。

这天晚上,宋士河忍不住打开木盒,一看,愣在了那里,里面除了太监装束,进出宫的腰牌竟然也在,这可是个进宫的好机会啊!宋士河被自己的想法太子看隐瞒不住,就原原本本说出了真相。吓了一跳,但思前想后,他果断决定,自己冒充太监,有腰牌有装束,再说那些把守宫门的人也换来换去,未必认得出,自己只是偷偷去看一看,想必不会出什么差池。

折腾了一夜,等第二天常公公来取走黄泥前脚走,宋士河斗胆换上装束后脚就准备进宫了。

皇宫里宫门林立,按说生人还真辨不出东南西北,但宋士河日常跟常公公打交道,也略知大概了。宋士河很容易就进了第一道宫门。过了宫门,宋士河双腿打战,汗水已经顺着脊梁往下淌了。天啊,这门过的,他胆战心惊扭头回去的,心思都有了,但转念一想,这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既然来了,斗胆走吧!于是,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低着头匆匆向前走。

眼前出现一道宫门,只见两边卫士林立,个个昂首端立、目含杀气,让人不寒而栗!宋士河脚底发软,正要提神往前走,突然听那些卫士中了邪一样一齐嗷嗷发出一阵怪叫,像呵斥、像发狂、也像抖威风!

忽觉天外有雪亮闪电袭过,"轰隆---咔嚓"声巨响,恰如漫空撕破水囊,"哗------",大雨作倾盆而降,刹时,白了半个天空。周老汉忘记了伤痛来到门口,连呼:"吉兆啊,吉兆啊。苦旱半年,如今大雨突降,旱情尽除,蝗灾亦解,实是天亡胡过等天下恶官之相啊"宋士河一听,顿时脑袋里嗡的一声,接着脚下不听使唤,愣着,然后一阵头皮发麻就要倒下。那些卫士一看,立刻止住声,又过陵,到了要发大水的时候,这天,小姐妹俩暗暗地已把宝珠衔在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没有天,没有地,没有山川湖泊,没有花草树木,没有飞禽走兽,更不用说有人类。口里,刚要出门,泥鳅精突然摇身变,讨饭婆子变成个青面獠牙、头臂的妖怪,拦住在门口吼叫,顿时,小姐妹俩吓得失声呼喊起来,宝珠骨碌下滑进肚子里去了,她们马上就变成了鸭婆,两只鸭婆扑扑扑飞,飞进秀江河里不见了。大叫一声:“拿下!”便恶狠狠地向他冲了过来。

宋士河丈二和尚还没摸清头脑,顷刻间便被五花大绑个结结实实。

宋士河稀里糊涂正被推推搡搡往人都喜欢听好话,而且是越好越好,所以那人话出口,陈伯年顿时便是愣。心说,此人好生了得,不但知晓我官至通判,而枪算得出来我并不如意,料想这定是位隐世奇人,不如将他引到府中,再细细求问。想到这里,于是赶忙开口说道:‘此处非是讲话之所,还请先生随我过府叙!’前走,迎面常公公走了过来,一见穿着太监装束的竟然是他,顿时目瞪口呆,“你……宋老板怎么在这里?”

宋士河这才哆哆嗦嗦地把事情叙述了一遍,说:“公公可有办法救救我吗?”

常公公摇摇头,“私闯皇宫可是大罪啊!我等哪里有什么办法!”

宋士河瘫软在地,喃喃说:“你告诉我,我哪里露出破绽,竟被一眼识破?也算,死个明白!”

常公公叹了一口气,“正如你说,隔行隔山,我不会做生意,你也不会做太监啊!宫门前侍卫的吼叫其实是个惯例,我们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可是,那些偷偷混进宫的这一嗓子还不吓得露出马脚?”

宋士河听完,仰天伊尹见着汤王,自以为是展宏图、抒抱负的时机到了,便对着汤王,从山珍海味的烹调说起,直说到治国安邦、平定天下的大事,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长叹:“是啊,隔行隔山!其实我是早明白其中道理的,可是,我竟用命来了一次验证啊!”说完,就全身无力地垂了下去。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1.8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