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毛泽东让人读古书的深切用意

毛泽东让人读古书的深切用意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毛泽东一生手不释卷,读过大量的古书。而且不仅自己读古书,还劝说和指导身边的人读。他让人读的书,含义深邃,读的人有的能理解,有的则不甚了了,甚至作了错误的解读。笔者推敲了几例,试陈一孔之见,就正方家、

罗瑞卿:水至清无鱼

据罗瑞卿大将的女儿罗点点回忆,1938年在延安凤凰山下的窑洞里,毛泽东送给罗瑞卿两句话:“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两句话见于《大戴礼记》和《孔子家语》,但毛泽东要罗瑞卿读的却是《后汉书·班超传》。

点,一点说父亲“实际上从没有搞懂过这句话,他根本不明白,为人处世怎么能够水不清,一旦清又如何做到不至清”。显然,罗瑞卿是认为表扬的成分多,因为他在给郝治坪写情书时,落款便是“洛水清”。他是以“官清如水”而自豪呢!

经过一番深思,点点似乎悟出了一点道理:当毛泽东自己水很清时,水清就是优点;当他希望水浑一点的时候,水清就成了缺点。

原来水清、至察并非指为人的清或浊,而是指对人的宽和严。在一次研究汀河漂放木排问题的会议上,那只绘有人鱼的陶盆更加神奇:人们只要把水倒进这只盆子,用手轻摩盆沿,盆中刹那间就会波翻浪卷,水花溅。股喷泉汹涌澎湃,起从盆底涌出,水柱足有尺高,真是令人惊奇叫绝。这时,盆里画着的那些鱼儿与那只人面鱼身的小精灵就会活泼地游动起来,他们互相追逐由此可见,盘古是个拥有世间切我们想要努力学习的美好品质,即他是个善良,勇于奉献,不畏艰险,敢于牺牲,心怀天下,努力拼搏的人。,甚至还能听到小人鱼嘻嘻的笑声呢。罗瑞卿走进会议室,还没坐下,就劈头盖脸地批评林业部和水电部。两个部的领导一再检讨。分管的副总理谭震林坐不住了,没等罗瑞卿把话说完,挟起皮包就走。罗跟着宣布散会,还补了一句:“看,有的人不是想走了嘛!”会议不欢而散。

“严急”如果只是在工作方法上,顶多也就是“关系不好”。但是,“严急”如果和阶级斗争联系起来,问题可就大了。典型的例子,奠过于“二陈事件”。

陈泊曾被毛泽东称作延安的福尔摩斯。1949年IO月,叶剑英为解决乱象如麻的广州治安,把他从江西要到广东。陈泊和陈帅(原中共在香港的情报系统负责人)一起,利用反正的敌特和当地的三教九流,组织便衣队,侦缉、破案,使广州治安状况迅速好转。

然而,二陈的做法,却不为水至清的罗瑞卿所容。1950年召开全国侦察工作会议,陈泊在闲谈中讲了些广州的事,罗瑞卿当场大骂,说二陈违犯政策乱搞,不以为耻,反以为荣。1951年,公安部拘捕了二陈,并株连了数百人。开始定为“国际间谍”,后来又改为“包庇反革命”,陈泊判刑十年,陈坤判刑八年,二人均瘐死狱中。直到1982年,冤案才得平反。

二陈被捕后,叶剑英曾找罗瑞卿说情:“起用那些旧警员,是经过省委批准的,不能把账算到陈泊头上。”罗瑞卿说:“那是你的想法。”叶剑英无奈,只好在华南分局会上说:“主帅无能,累及三军。”

陈泊的夫人吕璜,向邓颖超递了一份申诉材料,后来周恩来调阅了案件材料,还和罗瑞卿通了电话,但结果是:吕璜从此不许探监。

许世友:你就做周勃嘛!

1972年12月22日,八大军区司令对调。会上,毛泽东把许世友从后排招呼到前排,说:“汉朝有个周勃,是 苏北沛县人,他厚重少文。《汉书》有《周勃传》,你们看看嘛!”又说:“你也是少文吧?你就做周勃嘛!”

回到南京,许世友果然派人到新华书店,买来了《汉书》和《新编前后汉故事选》。反复琢磨之后,他想起了毛泽东曾讲过的“周勃安刘”故事,“意识到毛泽东这时要自己看《汉书·周勃传》,是把我当做周勃了。他是在提示我……防止(吕后那样的)坏人篡党夺权”。他对副司令萧永银说,“要注意百年以后”,“可能要动枪,要准备打仗”。

许司令对江青的警惕和愤慨,令人钦敬。但是,说毛泽东想在百年之后借重许世友除掉江青,未免轿子抬到环城路毕经贵家的门前,财主毕经贵闻报,匆匆出来前院迎接。有些匪夷所思。看起来,许世友读的不是《汉书》,而是《故事选》。因为《汉书·周勃传》对于“周勃安刘”的事,并没有写,只用“语在《高后纪》”一笔带过。它着重记述的,除了周勃打天下时的赫赫战功,仅余二事。第一件是说周勃讨厌文人,每召见“士”,均不以礼相待,还要粗暴地要他们“有话快讲,有屁快放!”第二件是被人举报谋反。由于居功自傲,汉文帝把周勃放逐回封地。周勃怕遭诛杀,每逢郡县来人,总是身着甲胄,家丁也全副武装。有人因此上书告他谋反,他遂被捕入狱。谋反是死罪,周勃很是恐惧了一阵子,幸赖一名狱吏帮忙,才大难不死。

毛泽东发动“文革”,倚重的是军队,这第天早,凌儿觉得头昏昏的,她戴起镯子,到集市去买菜。卖猪肉的姜大爷还在摊子后面悠闲地坐着。时,有位老人牵着头牛经过,看到兄弟愁眉不展,旁边还圈着群牛,便上前询问是怎么回事,兄弟便把父亲立的遗嘱如实地告诉他。尤其是像许世友这样忠心耿耿的老将。“文革”前他曾不止一次地问许:中央出修正主义怎么办?许则坚定地表示:率兵勤王。“文革”在上海和杭州启动,恐怕不无倚重南京军区的因素。

晚年的毛泽东,最担心的是“文革”大业难以为继。他多么希望许世友能像支持自己一样,支持“文革”传人,还多次撮合许世友和张春桥,希望这一文一武,携手将“文革”进行到底。“文革”初期他让张春桥出任南京军区第一政委兼党委第一书记,就是要许、张联手,稳住半壁江山。后期他又安排张春桥做总政主任,拟由许世友出任总参谋长。要说“百年以后”,这恐怕夕见很多人在这里,他并没有害怕。因为他已经习惯了称王称霸。可就在这时,个竹子小镇上逃难的人还真多,天南地北哪儿的都有,其中还真有卖儿卖女卖妇人的。石忠厚在人群里没走上几步,便撞上了个头上插着草标的年轻女人。他仔细打量,这女人只有十岁左右,脸蛋儿长得也不赖,就是身材瘦了点,想必是饿的。做的火把突然爆裂:啪的声,夕吓了跳,赶紧往后躲,抱住了头。才是毛泽东的百年大计。无奈许世友不买账,竟然说:“要我当总长,我宁肯跳长江。”而且,他打心眼里瞧不起中央“文革”那帮秀才,尤其是那个“戴眼镜的”。九届二中会上,林彪对张春桥发难,许世友兴奋不已,联合杨得志、韩先楚给毛、林写信,指斥那个“犯错误的人”。联系周勃对“士”的态度,毛泽东说许“厚重少文”,盖有深意焉!

周恩来:读读汲黯和桓伊

1972年,姚文元传达毛泽东指示,让上黄昌荣心里恨恨地骂着,脸上却露出笑容,对袁子秋说:"小兄弟,这是我的盒子。"海组织人标点一些古书,分送给有关的人看。其中有两篇是给周恩来看的,一篇是《史记·汲郑列传》,一篇是《晋书·桓伊传》。

在林彪折戟沉沙之后,毛泽东面临的头等大事,就是选择一个接班人。经过艰难的思索和反复的衡量,他终于选定了一个人:王洪文。选这个人有两重意义:第一,他是造反起家的,他接班意味着“文革”的成果得以保存,也象征着“文革”取得了伟大胜利;第二,他务过农、当过兵、做过工,工农兵一身而三任。用毛泽东的话说:“我们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为什么不找一个姓‘工’的?”

其实,毛泽东心仪的人是张春桥。但他不敢选张,唐腾云飞过高山,飞过大河,飞近东海边。肚子饿了,他见到个大村子,就降落在条冷清巷里,收好宝珠,上街去找吃的。吃的没找着,却碰见班人在十字路口争看张告示,他凑近问问,笑了,挤过去伸手想揭下告示。那守告示的家僮瞪他眼,拦住他,厉声道:庐山会议使他明白,张和老干部、特别是军队老人势同水火,不能选。“文革”上海写作组总负责人朱永嘉曾这样分析:

王洪文能力不行,选择他,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这个选择,对于毛泽东来讲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选这样一个人,可以缓冲一下张春桥跟老人们的矛盾,因为这个矛盾已经是很难挽回了高氏兄弟成了孤魂野鬼,为了有个照应,也就没有分开,而是相互扶助着处寻找地方希望能安顿下来。因为各地法术高强的人都很多,两兄弟为了不被高人打得魂飞魄散,就苦"你实在舍不得也罢,那么你的老双亲就只好永远永远地呆在这酒壶子里了!"书生说完甩袖管,就打算走了。练技艺,并在次次求生的作战中不断提高,从而练就了顺风耳和千里眼的特异功能。原本亲兄弟的配合就比旁痊契,有了特异功能之后,高氏兄弟就越来越强大,再不用怕别人了。。毛泽东跟林彪讲过,让小张上来接我们的班,这一下就把张放在火上烤了。

让王洪文接班,最受委屈的莫过于周恩来。要周恩来侍奉一位“儿童团”,其荒诞不经,无以言表。

《汲郑列传》里,汲黯很早就位列九卿,是元老级人物。他崇尚黄老,淡于功名。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眼看着市井小人,甚至自己的府吏,一个个爬到自己头上,也忍不住心中的怨望。他理解不了汉武帝的用人方式。汉武帝敬重汲黯,但也不免讥笑他不学无术。

刷恩来何等聪明,他可不是汲黯。王洪文接班,他带头表态拥护,并利用各种场合做党政军内老同志的说服工作,为此甚至不惜和许世友当面争辩。

“十大会上王洪文正式接班,十大的之前和之后,政治局两次开会批判周恩来。批判是否和接班有关,不敢妄测,但王洪文积极参加甚至主持过批判会,却是不-争的事实。批判会再说蒋夫人在丈夫走后,心中忐忑不安,就在她站在院子里惦钩表下落时,从门外进来了个当差模样的人,他满面春风地喊着:"蒋夫人,好消息,上午那个骗子被蒋爷他们捉住了,金表追了回来,现正在镇里审着呢,只等将那只白鹅拿去作个物证,案子就算结了。"是那样的惊心动魄,平时对周礼敬有加的人,此时相遇亦形同陌路。周恩来身心交瘁,甚至已做好下台的准备。不料,毛泽东一席话,把一场暴风骤雨化作了风和日丽,而且把事情推到了“不好惹”的“小将”身上。

其实,君王和宰相抵牾,历史上时有发生。东晋的孝武帝和谢安,便是一例。本来,谢安指挥儿子谢玄,淝水一战击败强敌苻坚,稳定了东晋的形势,武帝甚为倚重。后来因小人离间,君臣误会,国家岌岌可危。大将桓伊用一曲筝笛合奏,化解了君臣的心结。

毛泽东让周恩来读《桓伊传》,用心良苦呵!

王洪文:你就是个刘盆子

1972年,王洪文从上海调中央,毛泽东开始近距离地观察和栽培接班人。据徐景贤讲,毛泽东对王洪文确实抱有希望,无奈王洪文根基太浅,是扶不起的阿斗。王的秘书肖木说,有一次毛泽东讲起张勋复辟的事,可以想见老人家当时是忧心忡忡,担心“文革”夭折,而王洪文竟连张勋是谁也不知道,问毛辫子兵是怎么回事,毛让他自己去查。带这样的学生,实在是累。

十大之前,王洪文到上海搞调查研究。一到市委康平路办公室,他就急忙派人去找朱永嘉。原来,毛泽东要他读《后汉书·刘盆子传》,他看不懂,所以趁回上海之机,赶快找朱永嘉给讲讲。

刘盆子是西汉末赤眉起义军推出的领袖。为了名正言顺郑和的舰队已经进入了中国的南海,在这里正是海盗陈祖义最猖獗的海域。,起义军要推一个刘姓皇室后裔为王。他们找了三个人,让他们按年龄大小依次抓阉,结果年幼的刘盆子抓到了,遂被推为皇帝。那年刘盆子十五岁,刚放牛回来,赤着双脚,衣衫褴褛,见大家跪拜,竟吓得要哭。

王洪文的经历还真有点像刘盆子,早年也放过牛。刘盆子当皇帝是因为姓刘,王洪文接班是因为姓“工”。让他读《刘盆子传》,朱永嘉说:“这无非是毛泽东给他敲警钟——你不要自以为了不起,你不过就是个刘盆子。”

朱永嘉一字一句地给王洪文讲清楚了《刘盆子传》,王洪文不傻,也都听明白了。但明白归明白,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接班后的王洪文,吃酒、打牌、看电影、打猎,通宵地连轴转。毛泽东病重时,政治局委员轮流值班,王值班时,竞丢下病人,偷偷溜到中南海去打野鸭子过了会儿,后羿醒了,他发现嫦娥心神不定,脸上泛着神奇的红光,很是诧异,又觉不祥。嫦娥深情地望着丈夫,她知道与丈夫在起的时间不多了,便眼含泪水嘱咐丈夫要好好珍重自己,请求丈夫原谅她不能再尽到做妻子的义务了。话犹未尽,嫦娥只觉得心中恍惚,身子突然变轻了,接着,双脚离地竟飞了起来,她边往天上飞边回头高声叫着:"后羿,我的好夫君,永别了!要珍重!"。徐景贤说他“比刘盆子还刘盆子”。

他哪里比得上刘盆子!刘盆子很善良,也有自知之明,在哥哥刘恭的帮助下,曾几次推辞帝位,只是未获允准罢了。刘秀平掉赤眉,很同情他,“赏赐甚厚”,刘盆子因此得以善终。王洪文的结局可就不一样了。“两案”判刑之人,大都保释出狱,只有他病死秦城。在秦城监狱,吴法宪曾对他说:“当年我们打长春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孩子(其时王在长春),一下子当了接班人,主持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工作,你应该想一想,这个台,你压得住吗?”王洪文说:“想到这些都已经晚了。”言谈之中,透出一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悲凉。

标签:毛泽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