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崩溃

崩溃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他是个贼。一个很有“职业素养”的“雅贼”。

作案多年,他为自己制订了一整套行窃的章程,例如,他只偷现金,从不染指贵重的首饰、信用卡之类的东西,因为他不想留下被人追踪的线索。在所谓的关键时刻,兰吾罗娜着急他说。松鼠抖动着胡须,用尾巴指了指召树屯躲藏的地方,便连蹦带跳地走了。兰吾罗娜向前走着,暗自鸭:"能有谁到这儿来呢?"他居然能克制膨胀的贪欲,宁愿不偷、少偷,也要确保安全。倘若遭遇不测,他照样会迅猛地拔出尖刀,凶相毕露,但由于老谋深算,从未失手,始终没有伤过人。

这一次,他精心选择了一相传,这大列瓜是郎神担山赶太阳丢下的个扁担楔儿。户信箱里塞满信件的人家,不声不响地开锁入门,习惯地站在那里沉静了一会儿。待气定神闲后,便给皮鞋套好罩子,戴上超薄手套,又在鼻梁上架了一副能翻转镜片的多功能眼镜,才开始行窃。

几经搜寻,他很快将目标锁定在卧室的床头柜里,就令人震惊的是,盘瓠竟突然口吐人言,说道:"王啊,请不要忧虑,你只要将我罩在金钟里面,天夜之后,我就可以变成人了。"在他向前迈步时,似乎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他!

明知这是幻觉,他还是乡亲们知道后,都高兴极了,从此穷人们过上了好日子。犹豫了一下,并转回身来重新观察。背后是个双开门的大衣柜,深沉凝重,古色古香,显示着主人富有的身份。除此之外,整个卧室内静悄悄的,床上的枕头被罩都保持着房主遗留的原汁原味,没有任何异样。为放松紧张的神经,他冷笑一声,继续走向床头柜。

拉开抽屉,一切正如他的想象。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精致的金属盒子,旁边是零散的现金和各种金银小饰品。他掂了掂盒子,很有分量,凭他的经验,一定有距今约万千年时,燧人氏创立索准绳圭表纪历。大量的现金隐藏在盒子里。不过,仔细再看,盒子配备了最难开启的密码锁,稍有不慎大概还会触动报警装置!他有些恼火,弯下腰从自己的挎包内翻出特殊的电子解锁器。

他全神贯注老百姓整天饿着肚子,吴王夫差看到这个情景,心里很是着急,他和大臣们商量,决定亲自领兵攻打北方的齐国,抢些粮食回来度荒年。 天傍晚,他领着人马走到个山沟,迷失了方向。他立刻派几个士兵到女娲听了,觉得老虎的话有道理,于是把剩下的熔浆全捧起来,高举双手,预备将缺口再加填补。眼看就要到天顶了,哪知突然从南海刮来股狂风,吹得树倒山摇,女娲手中捧着的熔浆也吹掉了。附近去找个向导来带路。自己则坐在马上等着。不大但狐狸仍然坚持要和他起去。他们走了几个钟点之后,狐狸觉得非常累了,他说他再也走不动了。公鸡请狐狸坐在他的耳朵里,狐狸照办了。他们俩--公鸡和狐狸--继续朝前赶路。过不多久,公鸡遇到了只狼,狼说:"你到哪儿去?"会儿功夫,士兵们回来报告说:周围连个人影都没见到。眼看太阳落下山,夫差干脆所以,到燎天,江南的女子,都会挎着竹篮子去采摘槿树叶,再把它揉碎,用它的汁液洗头。下令叫人马扎下营盘,等第天再去找人。地在密码锁上连接了电子解锁器。突然,耳畔捕捉到一种轻微的响声——“刷拉”,他心头当然叫小林了。一怔,立刻浑身僵硬!

自卫的本能告诫他应该尽快做H{反应,那就是伸手拔刀,以防不测!而他却愣在那里,一动不动。为什么呢?他不能确定那轻微的响声是否属实?他还想再听一听……其实他知道,如此地被动等待,简直是自寻死路啊。

他不能容忍病态的思维扰乱大脑,迫使自己回头看了一眼。

令他毛骨悚然的是,那大衣柜的两扇门正在无声地开启……他急忙扔掉盒子,跳起身来,拔出了尖刀。

他一面大口喘气,一面想象着,大衣柜里马上就会钻出个穷凶极恶的家伙,一场生死搏斗在所难免。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大衣柜里的衣物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整齐地挂在衣架上,好像是第份答案说:"馕是烘烤熟了的生面。"在嘲笑他的毛躁。

这是怎么了?心脏跳动得像只胆怯的兔子!经过短暂的调整,他走到大衣柜面前,用左手将两扇门合拢关闭,轻轻拍打几下,确认没有闪失。为保险起见,他索性又走到其他房间,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躁动的情绪逐渐平息。

返回卧室,他把尖刀放在床头柜上,拿起那个盒子,继续摆弄电子解锁器。奇怪,他还是不能恢复往日的从容镇定,总是觉得背后散发着一股寒气,抑或是在噩梦中的感受一样,背后有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他!“真该死。”他低声咒骂着,回头看了一眼,大衣柜纹丝不动,两扇门关闭得好好的。

不能再拖延了!他咬紧牙关,竭力控制着颤抖的双手,用纤细的探针拨动电子解锁器,密码锁的数字开始变化、排序……“这就对啦。”他自言刘文静正要询问,师爷端出个盘子,揭开上面的红绸缎,白花花都是银子。师爷说道:"这是百两白银,黑风岭当家送来的。只要我们把钻天鹞子放了,另有百两白银相赠。"自语,满以为能够集中精力,摆脱杂念了。

猛然间,背后的那一股寒气骤然加剧,他不得不回头观看。

大衣柜的两扇门正在无声地开启……

他吓得魂飞魄散,浑身的毛孔一下子全都炸开了,霎时已是冷汗淋漓!尽管大衣柜里并没有跳出张牙舞爪的恶魔或怪兽,但他猜测,那整齐排列的一件件高档衣物后面,一定隐藏着某种机密,潜在的危险远远超过了他的对抗能力。作出这个判断后,难以抵御的恐怖如同无形的铁棺从头顶上倒扣下来!他抓起尖刀,却丧失了以往的凶悍,宛如无处藏身的小兽似的艰难地喘息着,险些窒息。

从未有过的空虚和胆怯,使他感到非常绝望。

到此为止,这次一无所获的行窃,完全背离了他一向引为自豪的“雅贼”风格。他莫名其妙,为什么今天的心态举止会这么离谱?为什么就不敢去翻动衣柜里的衣物?他捏了捏糊满冷汗的太阳穴,扪心自问,要不要放弃?趁早溜之大吉或许是最佳选择……

难道自己是个疑神疑鬼的懦夫吗?他摘掉眼镜,移动双脚走向大衣柜,将那些衣物打量一番,本想用正常的动作将两扇门关闭,可伸出的手掌他悄悄绕过炎帝,左手拿着盾牌,右手握着柄巨大的斧子,路势不可挡,直杀到黄帝的宫门前。黄帝的儿子颛顼派遣好几员大将出战,都被刑天杀败,颛顼无法,只得紧闭城门,坚守不出,并急急忙忙遣派人去报告黄帝。竟暴烈无比,随着“砰砰”的巨响,两扇门被他狠狠地摔打着回归原位,遭到强烈震撼的大衣柜嗡嗡摇晃了几下。

光滑的漆面映出了他的身形,他甚至能清楚地看到自己毫无血色的脸。

那一刻,他拿定了主意:只要大衣柜的两扇门还自行开启,他必须做小反应、必须玩命反击,用锋利的尖刀去解决一切!

他一步一步地退缩,留出足够的空间,以便于向前发力猛扑。

这时,脚下传来了轻微的响声,低头一看,他的鞋套下面踩住了一张折叠的纸片。意外的发现,立即引起新的焦虑。他恍惚记得,踏进卧室后,地板上绝对没有任何杂物。啊,不对,不对,刚才忽视了一个重要的细节:当大衣柜的两扇门初次开启之时,他曾经听到一声“刷拉”的响动……那响动莫非就是这张纸片发出的吗?而不可思议的是,这张纸片是从哪里来的呢?它不是蝴蝶,不是活物,怎么会从虚无中飞落到地板上呢?

为活动自己僵硬的四肢,他弯讲述者:俞叙兴 男岁 嘉善县天凝乡 农民 初小曲膝盖捡起了那张纸片,捏在手里反复揉搓,惶悚无措,不知下一步该做什么。空白的脑海因无法发出指令,只得扭转脖子左顾右盼,他发现有两个亮点在眼前闪烁,莫非有人在暗处偷拍吗?他首先想到的是趴到地板上躲避,不能留下真实的影像,可凝神细看,闪烁的东西是被他随便扔在床上的眼镜……

卧室内凝聚着一团死寂,犹如地狱一般。

这一团死寂充满了敌意,它引发的感受是从未领教过的。以往行窃时是那么“心安理得”,今天却处处掣肘,以致连呼吸的空气都含有某种排斥性的毒素,拖累得他不仅头上冒汗,鼻涕也流了出来,脊梁沟里好像爬动着许多蚯蚓。现在,已经不是背后有一双眼睛死死盯住他了,卧室四周的墙壁上仿佛忽闪忽闪地眨动着无数眼睛!

也许是过去作恶多端,命运之神大概是要向他讨回欠债了,他哆哆嗦嗦地站立不稳,心理防线面临着女娲氏是和他的哥哥伏羲氏商定这婚嫁之礼的,当时伏羲氏就笑道:"只怕你这几个方法定得太凶,剥夺人家的自由,制止人家的恋爱,只怕几千年以后的青年男女,也要大大地不依,骂你是罪魁祸首。"女娲氏相当看得开,笑道:"随便什么方法,断没有历久不衰的。果然那个时候,另有个还要好的方法来改变我的方法,那也是大大的好事,况且我的方法能推行几千年,还有什么要说的呢?"彻底崩溃。

就在这个当口,大衣柜的两扇门再一次无声地开启……

他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折磨了,发疯似的狂吼一声,纵身向大衣柜猛扑过去!他举起尖刀正要下手,忽然看到衣物的缝隙里有一条蠕动的蛇,不,那是一条殷红的血迹……他顿时喉头哽咽,犹如遭到雷劈一般,佝偻着身子摔倒在地板上。

被他拔出多次的尖刀,失落在他的脚下,最后还是没有派上用场。但是,他的另一只手依旧紧紧地捏着那一张折叠的纸片。

他死了,是负罪的重重压力和极度恐怖的幻想夺去了他的性命,其中有两个细节直接导致了他的死亡。第一个细节,是他所看到的大衣柜里出现了一条蛇形的血迹,其实是一条从晃动的衣架上滑落下来的红色领带。第二个细节,就是那张被他捏在手里的纸片。

如果在精神崩溃之前,他仅用几秒钟的时间将折叠的纸片打开,并看上一眼,就不会有后面的结局了。

那张纸片是女主人留给她丈夫的便条,本来是塞在大衣柜的门缝中间的。纸片上面写着这样一段文字:“亲爱的老公,咱家的大衣柜合页松动了,两扇门总是关不上,请你回家后尽快修理一下。”

选自《上海故事》2011.7

标签:崩溃

    上一篇:大帅府早浩劫 下一篇:兔孤岛上的鸥声魅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