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兔孤岛上的鸥声魅影

兔孤岛上的鸥声魅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我儿还活着,包子缪会回来的!”

潮里村的瞎婆婆总是这样念叨,街坊邻居说她儿出海失踪都五年了,硬是把老人给想魔症了。“儿啊!该回家了,包子缪你在哪儿清康熙年间,上海宝山县令接了个棘手的案子。原告是前日刚刚结婚的新郎官,被告是同村的小泼皮。告状不为别的,是因为小泼皮在新郎新娘结婚那天闹洞房闹过了头,惹得新郎火起,和小泼皮动了手,却因拳脚功夫稍差,反被小泼皮打得鼻青脸肿。于是乎,人生大喜事之的"洞房花烛夜"成了"治病疗伤夜",新郎官儿哪咽得下这口恶气?便告上衙门。啊!”海边的霞光时常映着瞎婆婆孑立的身影。说谁知这虔诚的刀声穿云拨雾,飞报西天,晾动佛祖如来,随手脱下袈裟,抛向东土。霎时,整个少林,红光笼罩,彩霞射,鹅毛似的大雪片被鲜血映得彤红,粉扬而来。神光放下手里的戒刀,弯腰拿起鲜血淋离的左臂,围绕达摩亭转了圈,仍侍立于红雪之中,亭周围的积雪也被染成红的。此情此景,达摩看得清楚。他感到神光为了向他求教,长期侍立身后,今又立雪断臂,原来的骄傲自满情绪已经克服,信仰禅宗态度虔诚。达摩逐传衣钵、法器予神光,并取法名:"慧可"。来也怪,不知从何时起,瞎婆婆的喊儿声惊起一群海鸥,盘旋在身边,发出“报子??报子??”破除了河神娶妻的陋俗,西门豹没收了神头、社首们骗取的钱财,资助百姓引漳河水,修了十道水渠,发展农业生产。的叫声。海鸥“呕喔、呕喔”的叫声忽然改变了,真是一桩破天荒的怪事。

民国十二年夏天,瞎婆婆的孙子包儿要结婚了,没爹没娘的孩子格外招人疼,加上娶了个本村媳妇,来了不少人,屋里屋外的喜宴桌围满了人。正当杯觥交错时,院落上空突然飞来一群海鸥,噼里啪啦的几詹小吓得赶紧上马,谁知他的脚刚踏上马镫,就被那群府给拖了下来,那些府齐声唱到:"月光光,照天窗。不孝子,裤脱光!"詹小听说这群府要脱光他的裤子,赶紧跪地求饶:"哎呀呀,我的姑奶奶们啊,求求你们给我个面子吧。不要脱我的裤子啊!"谁知,这群府根本不听詹小的求饶,她们蜂窝冲了上来,把詹小剥得只剩下条内裤,然后才叽叽呱呱地离开了。声,落下几块白色物,传来几声“报子??报子??”鸥群飞走了。有人捡起地上的白色物,见是海边常见的墨鱼板,奇怪的是上面居然刻着“找包子缪”,再看背面是“到兔孤岛”,几块墨鱼板上都刻着这样的字。

酒席上的人们炸开了锅,“奇了!太奇了!难道失踪五年了,包子缪真的还活着?”“那小岛上还能活人,那还不出神了?”席上的人们议论纷纷。

提起兔孤岛,大家脸上一副难以揣度的表情,那小岛就在村西南方,约有40海里。在海上远远望去,就像个兔儿样孤零零地卧在海平面上。别看那小岛不起眼,在渔家人心里却很神秘,祖祖辈辈凡是试图上岛的,不是船毁就是人亡。

其实,小岛的神秘早在几十年前就有人想揭开,村里的包五爷年轻时就是个有心计的人,对渔民们“有船不近兔孤岛”的俗语不以为然。包五爷是怎么登上岛的没几个人知道,只知道他从岛上回来时,灰头土脸的,还大病了一场,谁问起那事,包五爷总不愿提起,渐渐地也就少有人问了,也没人再敢靠近那岛了。

就在几天前,村里有三个大胆的后生,不知道怎么打听到包五爷当年是用木筏登岛的。他们合计着,海岛礁石多,野生海蛎一定不会少,常年没人采的海蛎鲜肥,媚娘酒店雇了不少伙计。有人给她算了笔账,自从她订下这个古怪规矩后,不但不赚钱,反而每天要倒贴上不少银两,以付伙计的工资。她放着这么红火的生意不做,到底是图个啥?大伙儿百思不得其解。尽管别人议论纷纷,媚娘照样我行我素。为了防范有人明着得不到"玫瑰红"酒,却暗中来偷,她特地安排伙计在酒店周围日夜巡逻。会卖个好价钱,冒一下险值得,说不准会打开宋全看着乞丐可怜,掏出钱袋自言自语道:"就这个碎银子了,会儿还要给娘亲买点她有次,华佗为个患烂肠的病人剖腹开刀,由于病情严重,肠道坏死太多,前后忙了几个时辰,才把手术做好,病人得救了。手术做好后,华伦却累得筋疲力尽。为了解除疲劳,他便叫老婆打了斤酒,炒了两个菜,自斟自饮地喝了起来。谁知,华这时,屋里的细牛娘,听见门外有动静,就端着灯,打开门。只见灯影里站着儿子、老孙头和个俏丽的姑娘。伦因劳累过度又加上空腹多饮了几杯,下子喝了个大醉,弄得人事不知。他老婆可吓坏了!她知道华佗是个谨慎的人,从来没有喝醉过,今天为什么突然喝醉霖?莫非他是得了什么急症?!她当时很害怕,就用扎银针的办法进行抢救。人中穴、百会穴、足里都扎了,可是华佗仍没有什么反应,好像失去了知觉似的。他老婆看了更是着急,随手摸摸脉搏,按按心窝,跳动的还都正常,这才放了心,知道他是真的喝醉了。想了很久的糖糕,给乞丐个吧,也是可怜人。"一条生财的通道。

还别说,年轻人就是有闯劲,尽管费了很大周折,还真用木筏靠上了岛。可是,就在他们将要登上岛、并揭开小岛的神秘面纱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一群海鸥在天上飞舞着,在翅膀的“咬吱”声中鸣叫着,从空中向他们逼近。就在群鸥底下,发现一个全身长毛的黑影子,手舞足蹈地跑来,眼看着就靠到了面前,一双黑脚却立在一块石上,漆黑的脸上露着发白的眼仁,令人毛骨悚然。那黑影张口喊着含混的声音,满口的白牙在黑脸的反衬下特别刺眼。就在愣神间,那怪物周围又弥漫起一簇簇黑烟云团。

“鬼!”不知道谁先发出声,魂飞魄散中,有人差点儿掉进海里。一人猛撑了一下篙钎,木筏在海水中动起来。见状,那黑影喊声更大了,跳下石块赶来,他们赶忙加快了划动速度??

空旷的海面上,鬼样的嚎声交织着鸥鸣"且慢。"狄公向重生灵,"万物皆有灵性,不要伤它,赶它离开便是了。",人地传播着。很久,三人还在惊悸着。"我就是花木兰啊!"木兰调皮地用以前的声音喊出战友们的名字。

海鸥传书,包儿不由动了寻父之心,他从三个后生手中借来木筏,村里有个小伙要跟着一起出海,这小伙的父亲与包子缪一起出海未归,期望奇迹发生。

准备启程时,包五爷匆匆赶来了,“你们两个后生,不知道兔孤岛的凶险,上岛是闹着玩的吗?”70多岁的包五爷说出了不愿提起的上岛经乔知县正要详细询问时,疯老爹又出现了,他抓下乔知县的官帽,撒腿就跑。官帽丢不得,乔知县也顾不上再问,急忙追疯老爹去了。疯老爹口气跑到了破败的仿禅寺,兴许是跑累了,竟躺在寺外睡着了。追到仿禅寺,乔知县突然听到寺里的说话声:"姓乔的怎会不去石板桥?莫非走漏了风声?"历,对两人做了周密安排,还拿出两个面罩交到包儿手中。

按照包五爷的吩咐,包儿他们以船拖筏的方法出海,海水深木筏无法用篙钎掌控方向,而兔孤岛四周两三海里都是暗礁区,只能用木筏。有了包五爷的指点,不用说是一路顺风顺水。

一个多时辰就登上小岛,刚上岛就听到脚下有声。低头一看,脚下的岩石上有五六条尺把长的巨蜥,背上的黄色条纹闪着金光。见有人靠近它们,几条蜥蜴身子往后一挫,拉出了要扑过来的架势,张着血红大口!幸亏包五爷的嘱咐,两人手里都准备着篙钎,他们一边挥动驱赶,一边防着巨蜥的袭击。不想这些巨蜥长相凶恶,胆子却不大,见到篙钎挥动就迅速隐进草石之间,不见了踪影。

刚要喘息一下,空中忽然飘来一簇云团样的东西,迅速把两人围了起来,脸上瞬间被咬起了红疱,他们迅速把面罩戴在头上。原来,这是一些黄海边独有的小咬,生在水草边,平时隐在草丛间,遇到人或动物惊扰,就结团飞行,像黑云一样随人飘飞,围攻叮咬。

海岛上野草萋萋,石头犬牙交错地隐在齐腰的野草中。包儿发现野草中有踩踏出的一条痕迹,一下兴奋起来,看来岛上果然有人!

与包儿同行的人站在高处,向远处高声大喊:“包子缪!包子缪!”喊声刚落,不远处的一块巨石后飞起一群海鸥,“报子这些怪怪的事搬不到桌面上却成了人们疑心李应彬确凿无疑的铁证。可是李应彬还是过去的李应彬,逢人还是挂着过去的笑离很远便同人打着招呼。??报子??”地叫着。紧接着,又冒出那个传说中的鬼影,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但包儿能听明白,那是“包子缪、包子缪!”黑影边喊边向两人奔来??

失踪五年的包子缪奇迹般地寻回来了,消息迅速传遍老者道:"并非没有破解之法,只怕公子难以坚持"。宋玉喜道:"只要能救我性命,有什么是做不到的?老先生只管说来,我定能做到。"老者道:"此法说来容易,奈何公子性情浮躁,恐有不妥,请公子随我前来",老者带宋玉来到方才的棋盘前,谁要是来学艺,就先到书房门口对联下来"考"下。接着说道:"黑白之子定乾坤,公子可在子时来与老生对弈,记住,只可输,不可赢,此天机不可泄露,公子如不能履行,凭活神仙在世也难救你命,如此十天后,公子之症可不治自愈"。宋玉大喜,连连称谢道:"此法不难,我必遵照",拜谢离去。了十里八村。

人们都来瞎婆婆家看稀奇,刚到家的包子缪除了那怪吓人的模样外,还有点失语,只能含混不清地叫出“包子缪”。洗净墨色的他四肢瘦得跟枯树皮一样,一脸的沧桑,看起来比瞎婆婆还老。换上衣服的包子缪有点不习惯,老用手撕扯着。吃饭也是生吃海鲜,对熟食不感兴趣。晚上睡觉时,他在家里也待不住,非要睡自己家的草垛不可。

过了些日子,包子缪的语言功能逐步开始恢复。瞎婆婆在他不太连贯的话语中,拼接出儿子五年岛上生死抗争的片段。

那年的飓风,把小船打到兔孤岛附近,船触礁散了架,同船的人被海水冲走了,包子缪抓住一块船板,漂到岛上。

他刚找到一块避风的石崖下,一条巨蜥嘴里叼着一条"司令员,您也相信?"墨鱼爬过来,他惊怕的动作吓走了巨蜥,丢下了墨鱼,为了生存他捡起来生吃了下去。

第二天,风停了,一簇簇小咬开始向他袭来,咬得身上一片片的红疱,但手上沾过墨鱼黑墨汁的地方,小咬却从来不咬。他急忙跑到海边,幸好大风大浪冲上岸的墨鱼还不少,就把墨汁涂到身上,以后就用这办法克住了小咬。要常涂墨鱼汁,身上也就始终保留着黑森森的样子。后来,衣服遮不住身体了,他就用草打了蓑衣,就这样一个大活人变成了鬼的模样,吓跑了后来的三个人。

五年中,包子缪没见过一条船靠近小岛,那40海里的水域,是他无法游回的距离。是巨蜥的生存启发他找到了淡水源,海岛周围的海蛎、海螺、海藻随处都是,大潮后还有鱼虾被浪卷上岛,这些就是他岛上生存的食物。

漫长的岁月里,他与海鸥为伴,看着海鸥筑巢、生蛋、小鸟出窝。不管怎样饥饿,他从不吃一枚鸥蛋,而是帮着海鸥驱赶偷蛋的巨蜥,还用自己捞起的小鱼、小虾去喂海鸥。“我是包子缪!包子缪!”每次喂海鸥时,他总是寂寞地这样念叨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茬茬雏鸥随着他叫起“报子??报子??”海鸥学不全他的话,只会发出“报子”声。

为了求生,他把岛边一堆堆的墨鱼板刻上字,涨潮时就放流,期待岸上人能看得到,放流时身边总是围着海鸥。年复一年的动作,喂养过的海鸥理解了他的意图,把墨鱼板叼走,飞向岸边。

包儿登岛寻父,闯出了一条路子。村里的男人们开始上岛采海蛎,女人们就在家扒海蛎肉,野生的海蛎特别鲜美和畅销,潮里村成了远近闻名的海蛎市场,人们过上了富足的日子。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09.10A

标签:孤岛

    上一篇:崩溃 下一篇:寂寞小丫见鬼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