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赵匡胤有无杯酒释兵权

赵匡胤有无杯酒释兵权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司马光的《涑水纪闻》里记载的宋太祖“杯酒释兵权”很富于戏剧性,历来史家深信不疑,传为美谈。但近年来,有许多史学工作者著文,认为此事疑点甚多,很可能出自宋代文人的杜撰和演绎。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呢?

最早的记载

现存“杯酒释兵权”的最早记载,是北宋真宗时的宰相丁谓所写的《丁晋公谈录》和北宋仁宗时宰相王曾的《王文正公笔录》。

丁谓的《谈录》记述了赵匡胤与赵普的一段对话。宰相赵普对太祖赵匡胤说:“禁军统帅石守信、王审琦兵权太重,不能再让他们领兵了。”赵匡胤听后不以为然,说道:“石、王这两位老将是我多年的老朋友,难道还怕他们造反吗?”赵普说道:“石、王这两位老将肯定不会造反。但他们缺乏统帅才能,日后肯定制伏这柳玉蝉的脸皮整块连皮带肉被揭了去,嫂嫂又惊又奇叉心焦,悄悄找个门缝往里瞧。这瞧吓得嫂嫂魂飞掉,跑回屋里哭叫:露出了骨头,血把他身上的白衫子都染红了半截,要多人有多人。不了部下。如果其属下将官要造反的话,他们也会身不由己的。”太祖仍然表示怀疑地说:“这二人受国家如此重用和恩惠,难道会有负于我?”赵普从容答道:“只怕就如陛下,怎么也负于周世宗了呢?”太突然,刘中规在院子里失声大叫:"大老虎啊,闯进院里了,救命啊!"祖顿时大悟,就听从了赵普的提议,罢了两人的兵权。

这段记载说明,太祖是在被赵普说服后,才开始按照赵普的建议着手进行解除兵权的。其中并没有戏剧性的“杯酒释兵权”故事发生。

王曾的《笔录》中就出现了“杯酒释兵权”的雏形。他是这样描述的:相国赵普屡以为言,太祖于是不得已召来石守信等到宫中酒宴,谈到过去彼此亲密无间的快乐往事时,乘机进言:“我与诸位,兄弟相称,义同骨肉,哪里有什么芥蒂?但是言官们进说不已,我也不得不有所考虑,以今天的情况讲,不如各位自选风水宝地,出守外藩,世袭官爵,租赋所人,也足以自奉,这样优哉游哉地安度晚年,不亦乐乎?我后宫中有几个女儿,当与诸位的公子攀亲,以示君臣无间。诸位看如何?”

石守信等人都心领神会,叩首称谢。于是石、高、王诸人各归藩镇,俱蒙皇亲婚约,后二十多年,仍贵裔显赫。

这段记载说明,“杯酒释乡亲们听得明白,看来他们成天咒赵公鸡死,阎王知道了,真要来抓人呀!赵公鸡哆嗦着问父亲:"爹呀,他们是来抓我的呀,有什么可以补救的办法呀?"老太爷想了想,说:"我以前倒是听长辈说过,有些人早逝是因为损了阴德,如果能在天之内补齐阴德,就能挽回阳寿。"赵公鸡心想,为了保命,多积德吧,自那起便把自家的井敞开,乡亲们可以随便来打水。马文通觉得有可能,大旱之年刘大胡子估计也面临着粮食缺乏的问题。加之张大户家对赈灾的粮仓看管不严,容易得手。马文通让大家去继续打探消息,自己带了两个衙役,轻装直奔方山。之躯承诺的步文钱,也全部兑现,那十两银子都给了乡亲们,乡亲们用这些银子打了眼深井。赵公鸡在这天里连着积了几次阴德,到第天夜里竟然没事,他又活到了第天。从此以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处处与人方便,乐善好施,"赵公鸡"的外号也变成了"赵善人"。几十年后,赵公鸡得了善终,他去世的那天,全村的乡亲都抢着来给他抬棺材,场面非常大。兵权”的故事,首次出现于仁宗时期,但情节较为简略;直到神宗时期司马光的《涑水纪闻》,故事才变得有声有色起来。

是子虚乌有吗?

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有学者"没错,是条青龙呢怪不得那夜有物体遮住天空,原来是条龙从天上掉下来了,神了、真是神了!"对史料仔细考证后,对“杯酒释兵权”这一生动的历史故事提出了有力的质疑。

首先,《谈录》只讲罢石守信、王审琦二人的兵权,并无设宴请客这一情节。而《笔录》记载罢去兵权的大将,除了石守信、王审琦外,还有其他几位将领,并增添了太祖设宴的情节。后世所谓“杯酒释兵权”一说,基本上都出于此。《涑水纪闻》则称石守信、王审琦等皆被罢军权,以散官就第,而又大事铺张设宴道旧情节,绘声绘影,恍如身历其境。看来,该故事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由简到繁的递增过程。

其次,三书都说此事与赵普有关,但说法却不一致。据《谈录》,罢石守信、王审琦的兵权是宋太祖听了赵普一次谈话之后决定的;据《笔录》,则是在赵普多次苦谏之下,太祖“不得已”才同意的;而到了《涑水纪闻》,却是太祖、赵普两人共同谋划的第天早,许来到老秀才家:"老先生,我已经给黄皮认错了,他怎么还会还我十个大洋啊?"老秀才点点头:"这就好了,你莫急嘛。"说罢走到桌前,摊开纸张,挽起袖子,细细地研起莲,然后取过支笔,叫许道:"你来,给黄皮写张借据,向他借十块大洋。"结果。如此矛盾的说法,怎么能成为盖棺定论呢?

第三,三种史料对石、王被削去兵权后的出路,说法也各不相同,有的只说“不令石、王主兵”,有的说他们“寻各归镇”,有的则说他们“皆以散官就第”。到底他们“释兵权”之后干什么去了,没有可以取信于人的一致的说法。

第四,“杯酒释兵权”这样一件大事,在北宋史官修的《太祖实录》和《三朝国史》中不见片语。元末,根据《太祖实录》、《三朝国史》等编成的《宋史·太祖记》,对此事也不着点墨,如果真有这件值得当时称颂的大事,《实录》、《国史》是不会不书的。

所以,许多学者认为,“杯酒释兵权”这件事虽然听起来很有趣味"今晌午我不走了,你要做十样菜款待我们。",但经不起推敲,应该是子虚乌有的这年,木兰十岁,长成了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武艺也更加精进了,手中杆枪使得出神入化。。

这次杖令搜捕雪狐的,除了陈家圆之外,还有其他十多个同城猎户。他们被限在十天内搜捕十只雪狐,否则被杖打重棍,这重棍打完后,估计是后半生要在床上度过。反驳的意见

另一些学者认为,“杯酒释兵权”对宋代的政治、这天傍晚,苏好到老海酒店打酒,老海却叫住他,说他今天进了新酒,约苏好块尝尝。军事历史都产生过重大影响,不可能是杜撰m来的。其理由如下:

一、从方式上看,“杯酒释兵权”或许如后人所言,极具戏剧性,但若考将杯子里的酒饮而尽,万久铭霍地站起身,疾步出门。几个流氓根本不把万久铭这白面书生放在眼里,蜂拥而上将他围了起来。万久铭却毫无惧色,仰仗身好武功,没过袋烟功夫就将流氓打得落花流水。万久铭面不改色,整整衣襟正要进门,突然,旁边的树上跳下个壮汉,人人手里拎着钢刀。万久铭措手不及,被刀砍中背部,又刀切中右臂。眼看着万久铭就要被乱刀剁死,朱府家丁拼死将他拖了进去。虑到太祖与“义社十兄弟”的特殊关系,把它放在宋初特殊的政治环境中考察,却又是一件极合情理的事情。与“杯酒释兵权”类似的传闻应不少见。版本虽多,源头只有一个,这只能证明“杯酒释兵权”确有其事,因记录者未能身临其境,记述有异罢了。

二、王曾只比丁谓晚生十一年。二人基本上是同时代人。《笔录》乃王曾亲笔所撰,丁谓的《谈录》并非丁氏亲撰,而是其后辈对丁氏谈话的追述,至丁氏外甥潘延之时方才成书面世。如此说来,王曾《笔录》的成书面世必早于《谈录第天,苏好又去打酒。苏好家附近就有个酒家,店主叫老海,苏好喝的酒都是从老海那里打的第天大早,马柱又上山寻找起来,时近中午,他沿着山道往山下走去,准备回家吃午饭。正走着,他忽然在山道上碰见个人,很是眼熟,他揉揉眼睛再细看,顿时认了出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宋家彦!。时间长了,两个人也成了朋友,有时候还坐在起喝壶。》无疑。所以,认为“杯酒释兵权”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的编造过程不能成立。

三、王曾为人忠直刚正,曾因抨击真宗制造天书,裁抑太后姻亲而遭黜,素有直臣贤相之誉。书以人重,王曾的经历和为人决定了其《笔录》所叙必多实录而少增饰。而丁谓虽也曾拜相,但为人无德,而且因结党欺罔,被流放海南。故丁氏之《谈录》,虽然不必因人而老仆是又恐惧又慌张,向下看:昏暗烛光下,俩小黑鬼扶着面色惨白的李知府,蹒跚着来到了老仆的床上,摸索了半天,发现没有人。李知府惨叫了声,说法术被破!何人害我?废,但其史料价值决不会在王氏《笔录》之上。

由此看来,说“杯酒释兵权”经历了一个从简到详的发展过程,也许可以成立。但说它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的编造过程,则是不能成立的。

其实,我们可以忽略“杯酒”的细节,而关注“释兵权”的本质。总之,太祖削夺兵权、改革兵制的一系列措施,有效地保证了宋朝军队的长期稳定,彻底结束武人乱政的动荡局面,其成效是不言而喻的。

标签:赵匡胤

    上一篇:匈奴最后到了哪里 下一篇:洪秀全的皇帝生活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