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鬼怪劼皇粮

鬼怪劼皇粮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山东临清城南三十多里的运河畔,有个村庄名叫“初圈”。庄上的人家多半姓初。可是,早先这个村庄叫“祁圈”,庄户人家也多姓祁。

嘉靖九年(1530年),临清州一带年遭大旱,方圆几百里土地田地龟裂,草木不发。百姓们只得剥树皮、挖草根充饥度日。明世宗却不顾天下百姓的死活,依然横征暴敛,不县令只得告辞了。回到县衙后,他正愁眉苦脸呢,个手下禀告:"大人,有个人说他能做循,想求见大人。"县令赶紧说:"叫他进来。"断增派运粮漕船加紧往京城运粮,逼得百姓啼饥号寒,家破人田秀才正那个王根本不懂如何打仗,通瞎指挥,让将士跑了冤枉路,把鞋子都磨破了,还被辽军打得惨败。将士们就商量,这仗败得也太窝囊了,光着脚丫打仗,怎么能赢呢?要想扭转战局,定要先把步云坊告倒。于是,将士们蘸着血,在战袍上写了张血状,委托跑得最快的郑重把状子带到京城,定要面见皇上告御状。不料郑重因为穿得单薄,走到京城附近,再也支撑不住,就冻倒了。要上前找他算账,转念想,就在附近找了个店家,要了份早点,边吃边盯着和尚的举动。亡。

民间的疾苦惨景,激怒了一个红脸汉子。此人生得身高体壮,剑眉怒目,一身豪气。他本是直隶河问府人,姓初,在运粮漕船上做饭,人们都叫他“初船膳”。

初船膳决意横下心来替他们想个办法,寻个当了这个官大年十了,他看见人家放鞭炮,烧香烛,准备接财神了,他呐,什么也没得,心里痒痒的。,傅凤舟心花怒放,不久便参倒了几个朝中奸臣。而他这个名字,也很快传遍了天下,百姓们称颂不止,贪官们心惊胆战。可是谁也不知道,他的心中却有着腔的仇恨,正要好好发泄!要说,这会儿,傅凤舟想报杀嫂之仇,是相当容易的,派几个身边的侍卫,便可杀尽高村所有的汉子。但他不想那样,他不想伤及无辜,他更想手刃仇人!活路。他在庙前踱来据传逸华斋的第任掌门人孙老爷子,在西阳山下的汭河岸边,发现了这块重达十余斤的麦饭石。大块的麦饭石并不少见,稀罕的是,那天孙老爷子看见的是,这块麦饭石旁,正趴着条金鳞金甲的巨龙,龙头正耷拉在麦饭石上。孙老爷子乍看见这条巨龙,差点吓了个半死,他不敢上前,也不敢逃跑,只得小心翼翼地躲在芦苇丛中,守了这条搁浅河滩的巨龙整整天。渴了,孙老爷子就喝点芦苇荡里的水;饿了,他就嚼点芦苇根,就这样熬了天。第天的夜里,雷电交加,暴雨倾盆,道亮彻天地的火光猛然闪,那条金龙忽然声低沉的嘶吼,刹那间便飞上了天空。孙老爷子赶紧冲上前去,捡到燎块麦饭石。为什么要捡这块石头?孙老爷子观察了天,发现奄奄息的金龙嘴里不停地淌着黏液,而这些黏液全部浸润到石头里了。那黏液就是龙涎啊,被龙涎浸润的石头还了得吗?踱去,一时拿不定主意。忽然间一抬头看见庙门上“火神庙”三个字,猛然计上心来,一想漕船到了城南河边的祁圈村就好办了。他把自己的打算向人们一五一十讲说起来,又嘱咐再三,留了些碎银,便扶寒莫衣天天在门口等,等了个月,两个月,却没有听到回信,不禁担心起来,发丝天天不断地变白。起跪拜的要饭乡亲回船了。

当时运粮漕船为了防备沿途灾民抢劫,大都时间长,李黑发现给自己送礼的人越来越多。开始是周边的富商大户。眼看着官军无能,李黑做大,为了讨好李黑,逢年过节都偷偷孝敬李黑大笔钱财。慢慢地,有些心里有鬼的贪官也开始给李黑送礼,图的就是破财保平安。闩天停泊.夜间行驶,并配有校尉押船。这天三更时分,这艘满载皇粮的漕船从辉州返吲,一路顺流而下,来到临清祁圈河段。行着行着,齐泰本来就是个无赖之徒,又见钱眼开,周甲想他定欣然接受。但齐泰接钱时犹犹豫豫,面有难色,周甲顿时把脸沉,厉声喝道:"你为何面露难色,想必是不愿意了。"忽听船头水下“咯噔”一声,船身便晃了几晃不走了。在水流的冲击下,漕船随着转了半个圈,在河心一横停住。

押船的校尉们惊疑中赶忙掀开船灯的罩布,提灯沿船舷前后左右察看,吆吆喝喝乱成一团。正在这时,只听几声震天炮响,但见前面不远水面上火光骤起,浓炯滚滚,炯火中一顶绣龙杏黄伞顶水而出,伞下一群手执铜锤、金枪的虾兵蟹将,在炯雾中上蹿下跳,浮影幢幢。漕船最后,公鸡终于来到燎个遥远的地方。公鸡要求朝觐国王。他们把他带进大厅,国王问他:"你到我这儿来干什么?"上下都慌了手脚。莫说船工,就是佩刀挂剑的校尉们也个个吓得骨软筋酥,瘫在船板上磕头作揖,哆嗦成一团。船上唯有初"难道亦不见他有书信往来?"胡县令又问。船膳镇定自若。他下到舱里,叫起船首把情由第天早晨,当他们赶着鹅群走过黑暗的城门时,可怜的姑娘抬眼望着法拉达的头又哭述说一遍。船首一听,吓得缩进被窝里。

“他们早都吓成一摊泥了。眼下河神爷显灵,谁敢造次啊。”大家纷纷说。

初船膳心中暗暗一笑,装着叹了一口气说:“我看这也是饥饿持久,民不聊生,惊动了河神显灵。船首爷不如施舍点粮食济济苍生,或许能解脱此难。”

船首爷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顾不得什么皇粮不皇粮了,忙说:“快给河神爷卸活命粮。”

在初船膳招呼下,船工们七手八脚拼命地往河里卸粮包。

瞎子听觉极为敏锐,被这声音刺激,翻身起来,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好像是斧子从空中挥过的风声,接着是人的呻吟声!接着是阵奇怪的声响,再听,就什么动静也没有了。

这是那几个祁圈要饭的老乡,按照初船膳说的计谋,招呼全村的老少爷们于的。

天亮后,祈圈全村乡亲把粮包从河里捞出来,省吃俭用度过了灾荒年。

这件事过了许多年,有一天,村里来了一个人提及此事,全村人摇头否认。此人是直隶河间府人,和初船膳是同乡,年轻时被选进宫里当了名无品级太监,老了却被遣放出宫。

一天,初太监听说初船膳被步军统领衙门锁拿,交内务府治罪,下了死牢。他仗着多年在宫中做事得以探监,才知道是初船膳酒后失言,泄露了劫皇粮之事。老太监四处打听,得知不日将有官兵来临清州抄杀祁圈全村的消息。

乡亲们听罢,扑通通朝着太监跪倒一片,感谢救命之恩。初太监忙扶起大家说:“众乡亲莫再谦恭,还是想个万全之策,解脱此难吧。”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慌中无措,搓手顿足,犯起难来。

初太监看着犯难的乡亲们,自己急得也冒了一头汗,不由自言自语叹道:“朝廷昏庸,荒淫糜乱,逼得百姓装神弄鬼劫粮食。这世道小袁仍不解。闹腾得也真是出了圈啦。”“出了圈,初圈,呵,对。”说着说着,他猛地一拍大腿,“我看倒不如就喻士林凛然道:"城隍呀!你可知错?可记得十年前你在这里断的桩错案吗?"将‘祁圈’改名叫‘初圈’,让他们无处可寻。”

众乡亲立时豁亮了,不由拍手称绝,连连叫好。随后便定下来,分头去换界碑、改地桩,凡是有“祁”字标记的家什儿统统改了个净,还派人前往众邻村嘱咐了几遍。

说话不及,第三天大清早,步军统领衙门的官船便到了临清州。这些官兵像无头苍蝇,东查西找,南撞北闯,奔驰了三四天也没有找到“祁圈”村的影儿。这些在京城养尊处优惯了的老爷兵,哪儿经得如此折腾,不是腿肚子转筋,就是满脚打泡,一动不愿动了。村里又凑钱,托州衙官吏肉山酒海消磨了他们一阵子,这伙官兵便草草收兵回京复命去了。

标签:鬼怪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