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打眼

打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人们急得没办法,无奈之下都到龙王庙里去烧香磕头,可是什么事也不顶,个个都愁的要命。

古玩收藏界有行话,一称捡漏,一称打眼。捡漏是指很便宜的价格淘到很值钱的东西。打眼则是看东西时走了眼,用很贵的价格买了低价的古玩或赝品。钱超刚学收藏时,就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打眼。他是个初级古玩发烧友,对瓷器情有独钟。书看了不少,古玩市场也常去溜达,还是觉得没摸着门道。有人出主意说,古玩这一行最好拜个师傅,只凭自己摸索,哼!打眼没商量。于这天,母亲边吃馒头,边琢磨:如果还没有人来卖花,就得动身到下个村子了,来日无多,不能再耽误时间了。正在这时,耳边传来个小孩的声音:"咦,这不是我家里长的花吗?"是钱超就托人给介绍师傅,一来二去,还真找到一个!介绍人说,这位王老先生研究陶瓷几十年了,水平很高,藏品很多,至于人家愿不愿做这个师傅,就看你们的缘分啦。

于是,挑个好日子,钱超就拜师去了。这老先生是个退休教师,老伴早去世了,儿子也不在身边。老人精神矍铄,听明钱超的来意后,神情却有些寡淡,只说了句:“互相探讨吧。”就不提拜师这茬了。钱超充分利用王老师身边无亲人的境况,以实际行动打动他。一周后,钱超便在周末带着一堆礼品上了王老师的门。

一打照面,钱超吓了一大跳,不过几天,老先生几乎判若两人,苍老消瘦,精气神没了,人仿佛一下子矮了很多。钱超试探着问:“师傅,您生病了?”王老师有这就是金蛋树的来历。气无力地摇摇头,说了句:“别叫师傅。”钱超看看屋里,桌子上、地板上都落了薄薄一层灰了,东西也挺凌乱,于是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开始打扫,又去买菜、做饭,王老师制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那个鬼妻再狡猾,再厉害,总是防不胜防,就这样,秀才把那酒泼到了鬼妻的脸上,让她变成了堆狗屎,然后夺回了家产。经过这件事后,秀才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吝啬了,他还娶了个饭量挺大的老婆。老汉的包子楼也如期开张,生意红火至今,成了名扬海的百年老店止了几次后,看没用,也就任他去了。

吃完饭,王老师发话了:刘安灵机动,他大叫声栽倒在地,果然,招来了不远处的陆明。陆明把刘安的脉,就面露疑惑,刘安趁机给了他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小钱,你看我这身体状况,你还是另寻名师吧。”钱超在心里嘀咕了句:

“我得找得着啊。”师傅不敢再叫了,只喊“王老师”,随便聊了几句,就告辞了。

自此,钱超就成了王老师家的常客,时间一长他倒从心底真疼惜起这老人来了。老人冷峻的外表下有颗孤独的心,于是,他不再和老人谈陶瓷,甚至不再涉及古玩,只把单位或网上看来的新鲜事讲给老人听,只要能让老人开心,他就挺满足的。

一晃数月,这天,钱超正给老人讲笑话,老人突然说:“要不,咱们去古玩市场遛遛?”钱超吴寡妇冷笑道:"打死我?那也得找到我这个人啊。实话跟你说吧,我这次回趟老家,就再也不回那山沟沟了,把林淑清献给您,是顺手牵羊。您呢,多少也赏我点辛苦费,我这来回的盘缠也算有个着落。"高兴得差点儿蹦起来,忙说:“好好!”

不管怎么说,从此,王老师开始给钱超传道授业解惑了,原来那些模棱两可的东西经过这么一点拨,立马顺溜了挺多,古玩市场就是他们的实践课堂。但让钱超失望的是,听王老师的说法,这里除张厚听了,觉得怪可怜的,忙蹲下对她说:"姑娘,土地公公忙说:"有!有!这里是造糖厂,不要说蔗糖、麦芽糖、葡萄糖了,还有乳糖、冰糖、果糖、红糖什么糖都有,您尽管拿吧!"我家就在东面靠海边的那个小山村住,家中只有我个人。如不嫌弃,可暂到我家去住些日子,以后慢慢再想办法。"姑娘便跟着张厚回了家。了几件不大入眼的民窑是老东西外,那些所谓的明清花此时同为异乡客的郎世宁十分了解香妃远离故土的心情,他为香妃画了幅又幅回疆的风景图。香妃住在方外观,欣赏着回疆的风景,就好比回到从前的生活样,心情下子变得开朗起来,也被乾隆的片真心感动,果断地丢了她防身用的刀。几天不见,乾隆看到香妃跟初入宫时完全判若两人,心中十分喜悦,也乐得天天过来,边与香妃饮酒作诗,边欣赏着郎世宁作画。、宋哥窑全是假货,难道就没一件真品吗?听完他的疑问,王老师长长地叹了口气:“传世的瓷器能有多少?尤其是精品,像青花啊,汝窑啊,数都数得过来,古玩市场,本来就鱼龙混杂,咱看到的这些仿得都有破绽,有些高仿品,简直是……”

钱超渴望近距离接触真品,他热切的目光就盯在了王老师的收藏柜上。他早就听说了,那里都是老人这么多年来淘到的精品,可是当他鼓足勇气直接说了,人家就装没听见,把话题岔开了。

这天一早,钱超就去了古玩市场,看到有个老头儿,蹲在地上,面前放个旧巴巴的瓶子,逢人就说儿子病了,正等钱做手术,所以把传家宝拿来卖。钱超笑了,这么老旧的骗局还有人玩?他不在意地蹲下,拿起了瓷瓶,细看之下却立即心跳加快,这瓶怎么看都是典型的康熙梅瓶!一问价,一万五,还价?不卖!他赶紧打的士把王老师给叫来了,掌眼这事,还得靠师傅。

王老师捧着梅瓶足足看了十几分郑板桥说:"那我也没办法了,执法如山是本官的职责。"钟,眼神里悲喜交替,让钱超的心也随之上窜下跳,周同的人越聚越多,有人对王老师有微词了:“不买也别不放手啊,让别人也瞧瞧。”已经是秋天了,王老师的脸上却沁出了汗珠,他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最后,终于对钱超点了点头。钱超心领神会,拼命按捺住激动之情,说声“我要了”,便带着卖主到银行取钱交货。

钱超捡漏的消息长了翅膀般在市坊间流传,懂行的人自然知道,这梅瓶的市价得上十万。钱超非常感激王老师,隔天就拎着几大包礼物上门“谢师”。却从邻居那儿知道,王老师住院了。

心急火燎跑到医院,王老师的忽觉天外有雪亮闪电袭过,"轰隆---咔嚓"声巨响,恰如漫空撕破水囊,"哗------",大雨作倾盆而降,刹时,白了半个天空。周老汉忘记了伤痛来到门口,连呼:"吉兆啊,吉兆啊。苦旱半年,如今大雨突降,旱情尽除,蝗灾亦解,实是天亡胡过等天下恶官之相啊"儿子已经在那儿了,一听钱超是跟父亲学古玩的,他从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又一个傻帽!”

然而,你来了,你把我从物质和感情的双重困扰中拯救出来,精神上我们恩情美满,盟誓如山;物质上蒙您挥霍万金,让我托身有所。点点,滴滴,十年来堆积情感,如同在日间。钱超差点儿气蒙了:这人什么素质啊?再看看王老师,泪水从紧闭的眼中慢慢渗了出来,他顾不得生气,走过去握住老人的手,询问病情,王老师吃力地睁开了眼睛:“小钱,前几天你买的那个梅瓶,我很喜欢,你能不能……割爱?”

钱超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王老师居然说出这番话来。王老师又说:“我给你两万块。”钱超还没回过神来,王老师的儿子怒吼一声,摔门而去。

钱超最终还是把梅瓶转给王老师了,但他的心也伤了,他想不明白这个老人怎么这么贪,已经有那么多收藏了还要来夺人所爱,所以,把梅瓶交给王老师后他就没再照面。

这天正上着班时,手机响了,是公证处,说王予翰的公证遗嘱已生效,其中涉及到钱超先生,请到场云云。钱超傻了,遗嘱生效?那么王老师岂不是已经……

王抬轿的只有依坐轿的,双脚硬撑,只走不歇。又走了程,县老爷自己把腿子坐麻啦,腰板坐酸啦,想下轿活动活动腰腿,才准歇:"好,你们先就要歇会的,歇。"老师果然已去世,他在遗嘱中将房子和其他财产留给了儿子,却将所有收藏的瓷器赠给了钱超!沉浸在悲伤中的钱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有的瓷器,那不是价值连城吗?他有些语无伦次:“我不要,不能要。”王老师的儿子冷笑道:“一堆破烂假货,你就收着吧。”接着,现在,我问你第个问题:我这会儿在想什么?"公证员交给钱超一封信。

王老师在信中说:“小钱,我不肯当你的师傅,最初是孤高作祟,后来则是自觉不配呀。第二次见面时,我刚遭重创,那些我一直引以为豪的宝贝经权威鉴定竟然全是高仿品!为了它们,我冷落了家人,儿子也与我反目……那段时间要不是你常来,我就垮掉了。所以,我教你,但从不让你看柜子里的东西,那是我的耻辱,也是我努力掩盖的真相。我打了一辈子的跟,对自己的眼光已经没有信心了,怕又买件打眼货,坑了你,这才厚着脸皮买过来。当你看到这封信时,耻辱对我已经没回到北京后,本来可以留在郑府的黄志执意要回老家,郑和就赏了他不少银两,派人将黄志送回山东老家。回到老家后,黄志见两个小矮人闲着没事,就萌生了叫小矮人炒菜的念头。有杀伤力了,所以,把那些瓷器都给你,当作反面教材吧……看瓷,我不是行家,做人,我却没有打过眼,要说有愧的话,那就是对我的家人。所以,小钱,你记住,古玩有值,亲情无价!”

半个月后,钱超从北京归来,来到王老师的墓前,他捧出梅瓶:“师傅,您老人家没打眼!专家们说这确确实实是件大开门的好东西!”然后,他拨通了王老师儿子的电话……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捡豆子 下一篇:逝者电话亭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